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二十章 诛丁春秋
    原来丁春秋被阿紫偷了神木王鼎之后,便带着手下的弟子,来开了星宿海,到中原各处找寻阿紫,原来,这神木王鼎天生有一股特异气息,再在鼎中燃烧香料,片刻间便能诱引毒虫到来,方圆十里之内,什么毒虫也抵不住这香气的吸引,丁春秋创出的化功大法,经常要将毒蛇毒虫的毒质涂在手掌之上,吸入体内,若是七日不涂,不但功力减退,而且体内蕴积了数十年的毒质不得新毒克制,不免渐渐发作,为祸之烈,实是难以形容。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因为有此祸患,所以丁春秋才必须有神木王鼎相助方可修炼此功。

    自从阿紫偷走这个宝贝之后,丁春秋可谓是夜不能寐,他一身武功都是靠着毒物,现在没了宝鼎,只能命令弟子在找阿紫的途中,抓一些毒虫毒蛇,来给自己练功,但是这些东西哪里是这么好找?所以他只能带着弟子不停的换地方寻找。

    阿紫靠着沿途星宿派独有的暗记,很快带着林宇几人找到丁春秋的所在,这丁春秋自称“星宿老仙”,只见他银须银发,肌肤又如婴儿一般红润光滑,手执一把鹅毛折扇,就连林宇见到了他,也不得不承认,此人单从卖相上看,不比恩师无崖子差多少,难怪能勾搭上李秋水。

    丁春秋见到阿紫,暗自欣喜,淡然自若的挥舞着扇子,坐在一架躺椅上,身边尽是他那些徒弟,他淡淡的开口对阿紫说道,“我的好徒儿,为师找你可是找的好辛苦啊。你也是调皮,拿着为师的宝鼎到处乱跑,现在既然回来了,那就把为师的东西交出来吧,这样回去也可免了你受那”腐尸毒“之苦。”

    阿紫见识了林宇的武功,虽然心中有底,但是长期耳濡目染之下,对丁春秋的畏惧还是占了上风,不由得躲在林宇的身后,眼珠一转,说道,“丁春秋,你,你这个恶人,天天在星宿海打我骂我,我早就不认你了,现在我可是有了靠山,看到我身边这个人了么,他是我新认的师父,今天我带他来,是要找你报仇的。”

    “哦?”丁春秋看了看林宇,见林宇年纪轻轻,不免有了几分轻视,嘲弄道,“不知,你的这位小师父,要怎么替你报仇啊?”

    林宇见阿紫在丁春秋面前,拉出自己做靠山,感到有些好笑,但是见丁春秋这样说话,有心刺激他一下,一把扯过阿紫,玩味的说道,“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你这一个徒弟。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丁春秋,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无崖子这个人啊?“

    ”无崖子!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难不成你是他的徒弟。“丁春秋听到无崖子的名字,面色大变,再也不复刚才潇洒的模样。

    ”我的好师兄,看来你的记性还不算差嘛,我还要感谢你,当年若不是你把师父打下山崖,让他老人家双腿尽废,我又怎么会得到他传功呢?你说,要我怎么感谢你,不如,就让我把你送下去跟师父见面把!“林宇说完这话,双足一点,运起凌波微步冲向丁春秋,手里使出“阳春白雪”,朝着丁春秋天灵扑去。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丁春秋听到传功二字,已经感到不对,见到林宇扑来,也顾不得形象,随手扯过身边一个弟子扔向林宇,自己一骨碌的,从椅上翻下去,然后运起凌波微步躲到一边去。

    林宇见丁春秋扔来一人,也不敢用手去拍,连忙化掌为指,数道“六脉神剑”射向那人,果不其然,那人落地之后浑身上下,竟然变成了绿色!林宇一看,暗道好险,果然是丁春秋最拿手的“腐尸毒”。也不敢上前跟他过招,只是遥遥的对着他,双手连动不停地使出“六脉神剑”射向丁春秋。

    丁春秋见到林宇的剑气,连连躲闪,但是这剑气威力奇大,又十分密集,左腾右闪之下,不免有些狼狈,浑身上下的衣服变得破破烂烂,头上的发簪也掉了,满头银发乱抖,好不狼狈。

    见林宇的剑气厉害,丁春秋也不甘示弱,躲避之际连连抓住几个弟子,扔向王语嫣,梅剑几女,他看出来了,这个少年得了无崖子内力,又善使剑气,自己根本不是他对手,只能对着他身边的几个女子下毒手。丁春秋自认不是什么正派人物,为了活命,做起这些事情自然是豪不愧疚。

    谁知梅剑几女得到林宇传授北冥神功,除了王语嫣刚刚跟随林宇外出,没有多少练手的机会之外,其他四女都身负三十来年的内力,虽然比不过乔峰、鸠摩智一流,但是也远胜江湖之上的绝大多数人,四女练手,还有一套合击剑法,用来抵挡丁春秋,真少绰绰有余。

    只见梅剑几女拔剑将那些尸体远远的挑开,然后挥剑上前,口中齐声喝到道,“老贼无耻,公子,我们来助你一臂之力。”

    林宇之是摆摆手,口中说道:“梅剑,你们退下,保护好语嫣跟阿紫,丁春秋,你不是喜欢用毒么,梅剑,拿酒来。”

    梅剑闻言,从马车内拿出一坛酒,扔向林宇,口中说道,“公子,接酒。”

    林宇一道剑气射向酒坛,“哗”的一声,酒坛在空中炸开,酒水飞溅而出,林宇用内力吸过一道酒水,运转生死符法门,将酒水化成数枚冰片,射向丁春秋。

    丁春秋在林宇开口之时就暗暗戒备,见到林宇化酒水为冰射向自己,连忙躲避,谁料肩间“缺盆穴”上微微一寒,便如碰上了一片雪花,跟着小腹“天枢穴”、大腿“伏兔穴”、上臂“天泉穴”三处也觉凉飕飕地。丁春秋忙催掌力抵挡,忽然间后颈“天柱穴”、背心“神道穴”、后腰“志室穴”三处也是微微一凉,

    他自知中了林宇的暗算,但除了冰片入体之时感到一凉,并无其他症状,忽然间“伏兔穴”和“阳交穴”上同时奇痒难当,情不自禁地“啊哟”一声,叫了出来,然后只觉几处穴位上同时发痒,疼痛难忍,他一声“啊哟”叫过,跟着又是“啊哟,啊哟”两声,不一会,就难受的倒在地上,不住的打滚。

    见丁春秋这般惨状,林宇也产生了一丝快意,他走到丁春秋身旁,此刻丁春秋已经连动弹的力气都没了,林宇对着丁春秋的小腹丹田处,微微用力,将其丹田气海毁去,丁春秋见到林宇毁了自己的内力,艰难的抬起手,指了指林宇,“你,你,你好......”话还没说完,一股黑血自他口中流出,顿时气绝身亡。

    原来丁春秋身上有无数剧毒,他自己用内力保持这这些毒素保持这平衡,现在林宇把他的丹田废了,内力流失,那些原本压制的毒素也压制不住了,也就是说,林宇没有把他弄死,他被自己给毒死了。可能有人想问了,为什么林宇不把丁春秋的内力给吸收了,林宇也想啊,但是哪敢吸,丁春秋身上都是毒,连内力都有毒素,他有没有百毒不侵的本事,吸了丁春秋的内力,岂不是自寻死路?

    杀了丁春秋,林宇看向他的那些弟子,除了被丁春秋当暗器扔向林宇的之外,刚刚丁春秋中生死符的时候,又跑掉了不少,现在只剩下十来个,见林宇看向自己,那些人连忙对着林宇倒头就拜,不停说道:“少侠神功盖世,轻而易举的将丁春秋这恶贼除去,我等愿为少侠鞍前马后。”

    林宇对这种奴颜媚骨之人没什么兴趣,抬手废去他们的武功之后,就叫他们滚蛋,还警告他们,不得下毒害人,不然林宇表示自己会去亲自取他们的狗命,这些人千恩万谢之后,纷纷溜走了。

    既然丁春秋已死,林宇也算是完成了当年在无崖子面前的承诺,林宇带着阿紫和几女,坐上马车,继续向着聚贤庄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