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十七章 身世之谜(二)
    赵钱孙闻言,连忙转头问谭婆道,“小娟,他,他说的是真的吗?”

    谭婆幽幽的道:“从前你给我打了一掌,总是非打还不可,从来不肯相让半分。”

    赵钱孙呆若木鸡,站在当地,怔怔的出了神,追忆昔日情事,这小师妹脾气暴躁,爱使小性儿,动不动便出手打人,自己无缘无故的挨打,心有不甘,每每因此而起争吵,一场美满姻缘,终于无法得谐。数十年来自怨自艾,总道小师妹移情别恋,必有重大原因,殊不知自己只不过不如谭公有一门“挨打不还手”的法子。“唉,这时我便求她在我脸上再打几掌,她也是不肯的了。”

    这边赵钱孙在追忆过往,林宇却是不想在等了,默运内力于口中,对着林子东面朗声道,“那边的几个,还在等什么,难不成还要我请你们出来。”

    话音刚落,数乘马来到杏子林中,前面是五个青年,一色的浓眉大眼,容貌甚为相似,年纪最大的三十余岁,最小的二十余岁,显然是一母同胞的五兄弟,五人刚刚站定,跟着一骑马驰进林中,五人一齐上前拉住马头,马背上一个身穿茧绸长袍的老者飘身而下,向乔峰拱手道:“乔帮主,单正携犬子不请自来,打扰了。”

    乔峰也拱拱手,回道:“原来是”铁面判官“与泰山五雄”啊,幸会幸会。“

    林宇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我说你们几个是没听清楚刚才我说的话么,还有一个呢?“

    单正耳力极好,听出了这人是刚才说话之人,苦于猜不到林宇的身份,只得装作并未听见,朗声道:“请马夫人出来叙话。”树林后转出一顶小轿,两名健汉抬着,快步如飞,来到林中一放,揭开了轿帷。轿中缓缓步走出一个全身缟素少妇。

    那少妇低下了头,向乔峰盈盈拜了下去,说道:“未亡人马门温氏,参见帮主。”

    乔峰还了一礼,说道:“嫂嫂,有礼!”

    马夫人道:“先夫不幸亡故,多承帮主及众位伯伯叔叔照料丧事,未亡人衷心铭感。”

    林宇上前,打断道,”不用说了,下面你们听,让我来说吧,这中间的是非曲直,倒也有趣极了。“

    众人面色各异,知情者,如康敏,全冠清,白世镜等人,不由得心中打鼓,纷纷猜想林宇到底知道些什么,不知情者,也在猜测林宇三番四次的站出来,到底为何。

    乔峰最先开了口,他刚和林宇结义,又不清楚林宇来历,见林宇说出奇奇怪怪的一番话,心中不免有些担心林宇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精神失常,连忙问道,”二弟,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林宇笑道,”别急,既然演员都来了,那就让我把这场戏给你们细细的说清楚吧。“

    他先是走到康敏面前,对着众人说道,”这事情的起因要从一个女子说起,有个女子,爱上了一个男的,与他珠胎暗结,有了身孕。但是呢,这个男的却跑了,她就只能把孩子掐死,然后再嫁给了一个又老又丑的叫花子,我说的对不对啊,康敏?“

    康敏此刻脸色已是煞白,她哪知道林宇怎么会道出自己这些陈年旧事,心道林宇到底是人还是鬼,嘴上却强笑道,”奴家,奴家不知道这位公子到底在说些什么。“

    ”好,好,好,那咱们就继续说下去,这位女子,嫁给了这个乞丐之后,总是嫌她的夫君配不上她,于是想要勾引其他男人,她先是在洛阳百花会上勾引我大哥乔峰,但是乔大哥确是个真汉子,只当她是自己的嫂嫂,对她敬而远之。“

    乔峰听到这里时,已经明白了几分,抬头看向马夫人,却见她此刻已经面无人色,恐惧极了。

    这边林宇继续说道,”这女子见勾搭乔峰不成,心中却把乔大哥给恨上了,又勾搭了一位丐帮长老,二人偷情之时,不小心被自己的丈夫发现,二人一不做,二不休,将他灌醉,然后又将其杀害,伪造成是被他自己的成名绝技锁喉擒拿手给杀害,乘机嫁祸给姑苏慕容家,我说的对不对啊,白世镜,康敏?“

    林宇最后一句已经用上了内力,康敏、白世镜二人听来,犹如雷霆贯耳,心中不觉一颤,康敏早已经心神失守,顿时跪倒地上,掩面痛哭,白世镜也是声泪俱下,”都怪我,是我一时糊涂,误杀了马兄弟,乔帮主,我是凶手吗,你杀了我把。“

    众人皆是哗然,他们又不是傻子,事情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不会不明白,林宇之前所说的都是马夫人和白世镜私通之事,见二人表现,已经是对这件事情供认不讳,不由得心生寒意。

    乔峰看着白世镜和康敏,悲痛的说道:”白兄,你我相交这么多年,你怎会做出如此之事啊,来人那,把他们两个给压下去,听候发落。“

    ”大哥且慢。“林宇心知,就算现在不说出乔峰身世,日后还是会被有心之人说出,他又没有功夫跟那些跳梁小丑墨迹,只有现在快刀斩乱麻,先发制人,将事情说出来,日后在慢慢转变众人对乔峰的观念。然后又道,”小弟还有一件事没有说。“

    众人此时已将林宇视若神明,只觉他料事如神,听到林宇又有事情开口,纷纷安静下来,听林宇开口。

    林宇见到众人看着自己,先是问道,“如果有一个人,他小时候被汉人抚养长大,又学了汉人的文化,在汉人之中生活,那他是汉人么?”

    众人不明就里,但还是开口齐声道,“是。”

    林宇点点头,“那好,若是他有一天发现自己有契丹血统,那你们还当不当他是汉人呢?”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说这人学了汉人文化,又在汉人中生活,已经是汉人了,又有人说他有契丹血统,肯定算契丹人,众说纷纭,意见不一。

    林宇说道,“孔子曰:‘夷狄而华夏者,则华夏之;华夏而夷狄者,则夷狄之。’,既然孔子他老人家都这样说了,那你们又怎么能说这人是契丹人呢,他既然在我大宋,有是我汉人抚养长大,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汉人!”

    众人闻言,争论的声音也渐渐的小了,虽然还是有一些拘泥于契丹与大宋势不两立的人,但毕竟是少数了。

    林宇看着众人总算是认可了他的意见,总算松了口气,他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乔峰之事做铺垫,若是这些人再冥顽不灵,他也是没有办法。

    ”小友所言即是,我等这么多年,还拘泥于这胡汉之分,真是惭愧,惭愧。“

    众人回过头来,只见杏子树后转出一个身穿灰布衲袍的老僧,方面大耳,形貌威严。

    徐长老叫道:“天台山智光大师到了,三十余年不见,大师仍然这等清健。”

    智光和尚的名头在武林中并不响亮,丐帮中后一辈的人物都不知他的来历。但乔峰、六长老等却均肃立起敬,知他当年曾发大愿心,飘洋过海,远赴海外蛮荒,采集异种树皮,治愈浙闽两广一带无数染了瘴毒的百姓。他因此而大病两场,结果武功全失,但嘉惠百姓,实非浅鲜。各人纷纷走近施礼。

    智光和尚走到林宇身前,施了一礼,”今日听闻小友之言,才幡然悔悟,多谢小友指点。“

    林宇连道,”不敢不敢,既然大师也到了,那就一起见证一桩陈年错事把。“说完,眼神一飘,看向乔峰。

    智光和尚闻言,顺着林宇的眼光看去,看到乔峰,眼神一缩,开口试问道,”莫非是.....?“

    林宇点点头,”正是。“

    ”想不到,那件事情除了我们几个老家伙,还有人知道,真是天意啊,天意。”智光和尚摇摇头,走到一边,不再多言。

    乔峰被两人的目光看得有些奇怪,刚想开口,林宇却抬手,阻止道:“大哥,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疑问,我待会会对你一样说明的。”乔峰闻言,只得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