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十六章 身世之谜(一)
    乔峰带着林宇,段誉走到丐帮的几位长老面前,指着二人对丐帮众人说道,“众位兄弟,我今日好生喜欢,新交了两位好朋友,这位是段誉段兄弟,这位是林宇林兄弟,我们三人意气相投,已结拜为兄弟。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众人已经见过林宇痛揍包不同了,心中早就把他当作是自己人,自然是没有异议,但是见段誉斯斯文文的,又没出过手,心中有些异议,不过乔峰毕竟是帮主,又刚刚立威,自然是没有人非议什么,

    乔峰又转过来,给林宇、段誉二人介绍丐帮众位长老,除了之前宋、奚、吴、陈那四位长老,还有刚刚来到的传功、执法长老和大仁、大勇、大礼、大信各舵的舵主,林宇和段誉纷纷朝他们拱手见礼,

    乔峰说道:“大伙儿分别坐下,我有话说。”众人齐声应道:“是!”有的向东,有的向西,各按职份辈份,或前或后、或左或右的坐好,群丐似乎乱七八糟的四散而坐,其实何人在前,何人在后,各有序别。

    乔峰见众人都守规矩,心下先自宽了三分,微微一笑,说道:“咱们丐帮多承江湖上朋友瞧得起,百余年来号称武林中第一大帮。既然人多势众,大伙儿的想法不能齐一,那也是难免之事。只须分说明白,好好商量,大伙儿仍是相亲相爱的好兄弟,大家也不必将一时的意气纷争,瞧得太过重了。”

    坐在乔峰右首的一个面色蜡黄的老丐站起身来,说道:“请问宋奚陈吴四位长老,你们命人将我们关在太湖中的小船之上,那是什么意思?”这人是丐帮中的执法长老,名叫白世镜,向来铁面无私,帮中大小人等,纵然并不违犯帮规刑条,见到他也是惧怕三分。

    四长老中宋长老年纪最大,隐然是四长老的首脑。他脸上泛出红色,咳嗽一声,说道:“这个……这个……嗯……咱们是多年来同患难、共生死的好兄弟,自然并无恶意……白……白执法瞧在我老哥哥的脸上,那也不必介意。”

    众人一听,都觉他未免老得太也胡涂了,帮会中犯上作乱,那是何等的大事,岂能说一句“瞧在我老哥哥的脸上”,就此轻轻一笔带过?

    白世镜当然不会依他,又是一阵逼问,他是执法长老,自然不能放过犯错之人,不一会,几个假传消息的帮众都已自首,四大长老意图废去乔峰之位的阴谋也暴露在了众人面前,诸帮众自是人人震动,

    白世镜朗声道:“宋奚陈吴四长老背叛帮主,违犯帮规第一条。执法弟子,将四长老绑上了。”他手下执法的弟子取过牛筋,将四位长老绑上,

    白世镜见四大长老伏首,又开口道:“众位兄弟,乔帮主继任上代汪帮主为本帮首领,并非巧取豪夺,用什么不正当手段而得此位。当年汪帮主试了他三大难题,命他为本帮立七大功劳,这才以打狗棒相授。那一年泰山大会,本帮受人围攻,处境十分凶险,全仗乔帮主连创九名强敌,丐帮这才转危为安,这里许多兄弟都是亲眼得见。这八年来本帮声誉日隆,人人均知是乔帮主主持之功。乔帮主待人仁义,处事公允,咱们大伙儿拥戴尚自不及,为什么居然有人猪油蒙了心,竟会起意叛乱?全冠清,你当众说来!”

    全冠清被乔峰拍了哑穴,对白世镜的话听得清清楚楚,苦于无法开口回答。乔峰走上前去,在他背心上轻轻拍了两下,解开他的穴道,说道:“全舵主,我乔峰做了什么对不起众兄弟之事,你尽管当面指证,不必害怕,不用顾忌。”

    全冠清一跃站起,但腿间兀自酸麻,右膝跪倒,大声道:“对不起众兄弟的大事,你现今虽然还没有做,但不久就要做了。”说完这句话,这才站直身子。

    林宇听着他们在这里讨论,十分无趣,突然听到全冠清的这句话,不由得打起了精神,这后面马上就要关系到乔峰的身世之谜,之后乔峰就要面对人身的一次又一次打击,他既然已经和乔峰结拜,不能不做点什么,

    这边,全冠清也详细的向丐帮众人讲述的自己的推测,但是又被乔峰一一推翻,四位长老已是幡然悔悟,大骂自己误信了全冠清的阴谋。

    吴长风大声道:“帮主,咱们所以叛你,皆因误信人言,只道你与马副帮主不和,暗里勾结姑苏慕容氏下手害他。种种小事凑在一起,竟不由得人不信。现下一想,咱们实在太过胡涂。白长老,你请出法刀来,依照帮规,咱们自行了断便是。”

    白世镜闻言,叫手下弟子取出法刀,九柄精光灿然的短刀并列在一起,一样的长短大小,火光照耀之下,刀刃上闪出蓝森森的光彩,一名执法弟子捧过一段树木,九人同时将九柄短刀插入了木中,随手而入,足见九刀锋锐异常。

    未待白世镜出手,林宇就上前,一把夺过那摆满法刀的树木,站到了众人中央,乔峰忙道,“二弟不可”

    林宇转头,对着乔峰微微一笑道,“大哥,我若是不夺刀,你是不是就要自己拿刀代这几个人受过了?”

    乔峰闻言,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二弟怎会知道大哥的想法,“

    ”我知道的还不止这些呢,看你们闹到现在,也该让我来上场了,“林宇笑道,然后走到全冠清面前,说道:”不知,这位全舵主,可有什么想要说的呢,还不快去把康敏那女人给交出来,不然等会我开口,你可就什么机会都有了哦。“说完,林宇邪邪一笑。

    全冠清被林宇盯着,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好似没有秘密可言,不由得心生恐惧,“你...你到底是何人,怎么知道我的计划。”

    旁人顿时哗然,忽然马蹄声响,北方有马匹急奔而来,跟着传来一两声口哨。群丐中有人发哨相应,那乘马越奔越快,渐渐驰近。

    片刻之间,那乘马已奔到了林外,一人纵马入林,翻身下鞍。那人宽袍大袖,衣饰甚是华丽,他极迅速的除去外衣,露出里面鸠衣百结的丐帮装束。那人走到大信分舵舵主跟前,恭恭敬敬的呈上一个小小包裹,说道:“紧急军情……”只说了这四个字,便喘气不已,突然之间,他乘来的那匹马一声悲嘶,滚倒在地,竟是脱力而死。那信使身子摇晃,猛地扑倒。显而易见,这一人一马长途奔驰,都已精疲力竭。

    大信分舵舵主捧着那小包呈给乔峰,说道:“西夏紧急军情。信使是跟随易大彪兄弟前赴西夏的。”

    乔峰接过包裹,打了开来,见里面裹着一枚蜡丸。他捏碎蜡丸,取出一个纸团,正要展开来看,忽听得马蹄声紧,只见东首乘马已奔入林来。马头刚在林中出现,马背上的乘客已飞身而下,喝道:“乔峰,蜡丸传书,这是军情大事,你不能看。”

    林宇闻言,不屑的笑道,“不就是西夏一品堂那帮人回信说时间照旧的么,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位徐长老,你居然说我大哥不能看,那你说说,这丐帮还有什么人比我大哥有资格啊?”

    这人见林宇一口叫破内容,也是一惊,指着林宇道,“你.....你又是何人,怎么知道我丐帮机密,”

    乔峰连忙上前,为这人介绍道,“徐长老,这是我结义兄弟,林宇,江湖人称'逍遥公子'。”这徐长老闻言,不再说话,似乎有些忌惮林宇,

    林宇拍拍手,笑道,“好了,也差不多了,那边的几个你们也一起出来把,别再拖着一个一个上场,让我来给你们一样一样的说清楚把,”

    话音刚落,从远处走来几个人影,果真如林宇说的一样,还有人要来,众人啧啧称奇,待几人走近,才看清,先到是一对夫妇,看年龄约有六十几许,后面又紧跟着一头驴子闯进林来,驴上一人倒转而骑,背向驴头,脸朝驴尾,那倒骑驴子之人说是年纪很老,似乎倒也不老,说他年纪轻,却又全然不轻,总之是三十岁到六十岁之间,相貌说丑不丑,说俊不俊。

    乔峰大声说道,“原来是太行山的谭公谭婆贤伉俪,这位前辈,又是何人?”

    那人刚要回答,林宇却抢先说道,“看他跟着这两人就知道,一定是那喜欢自己师妹,又争不过谭公的赵钱孙了,”

    “小子,你是何人,怎么知道我是赵钱孙。你说谁不如那老头了。”

    ”赵钱孙,你别不服气,若是你能对你师妹好点,像那谭公一样,任打任骂,那你早就跟你师妹在一起了,“林宇淡定的白了他一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