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十五章 丐帮之变
    乔峰却是没有丝毫反应,淡淡的道:“如何是在下的不是,请包三先生指教。”

    包不同道:“我家慕容兄弟知道你乔帮主是个人物,知道丐帮中颇有些人才,因此特地亲赴洛阳去拜会阁下,你怎么自得其乐的来到江南?嘿嘿,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乔峰微微一笑,说道:“慕容公子驾临洛阳敝帮,在下倘若事先得知讯息,确当恭候大驾,失迎之罪,先行谢过。”说着抱拳一拱。

    林宇几人也是暗叹乔峰脾气之好,不料包不同居然受之不疑,点了点头,道:“这失迎之罪,确是要谢过的,虽然常言道得好:不知者不罪。可是到底要罚要打,权在别人啊!”

    听到这话,林宇再也忍不住了,运转内力,凌波微步轻轻一动,就来到了包不同的身前,包不同只觉眼前一花,就看到面前多出个白衣男子,不由得大惊,“你是何人,”

    林宇也不理他,运起天山六阳掌,对着包不同那张臭嘴,就是一掌,这一掌林宇可是运了足足五分实力,直接让那包不同倒飞出去,旁边丐帮弟子们看到此景,纷纷拍手叫好,

    “好,这一掌漂亮,”

    “早就见这种满嘴臭粪的人不爽了,教训的好”

    林宇见包不同飞了出去,脚步一动,就跟了上去,还没待包不同停下,又是一掌上去,这次林宇怕打出人命,不好向乔峰交代,只用了三分内力,但也不是包不同受得住的,又飞出去米,然后林宇又跟上,再打,包不同再飞出去。

    最后,乔峰看不下去了,对着林宇说道,“二弟,可以了,不要把他打死了,到时候不好给慕容家交待。”

    林宇闻言,才停止出手,这时包不同那张胖脸,明显的可以看出又胖了三圈,一张脸被打的满是鲜血,估计他亲妈到了这里,也是认不出来了,包不同指着林宇,怨毒的说道,“你,你等着,我们家,公子会给我报仇的!”

    林宇闻言,轻蔑一笑,瞧也不瞧包不同,开口道:“告诉慕容复,不用他来找我,改日我一定就去见识见识他那斗转星移!”

    一旁围观的阿朱阿碧这时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扶起包不同,三人正准备转身离开,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一阵声音,

    “谁敢欺负我包三哥,让我‘江南一阵风’来回回他,”

    二女闻言一喜,同声叫道,“风四哥。”

    众人闻言,向出声处转头望去,只见一株杏树的树枝上站着一人,树枝不住晃动,那人便随着树枝上下起伏。那人身形瘦小,约莫三十二三岁年纪,面颊凹陷,留着两撇鼠尾须,眉毛下垂,容貌十分丑陋。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林宇心道:“看来这人便是阿朱、阿碧所说的风四哥了。”

    林宇正要出手,那边林子里又走出来四名老者,有的白须白发,有的红光满面,手中各持兵刃,正是丐帮的四位长老,那四人走到乔峰面前,行了一礼,说道“拜见帮主,”

    乔峰连忙回礼,“四位长老,不必多礼。”

    那边风波恶正要对林宇出手,站在一旁的王语嫣看不下去了,毕竟包不同、风波恶是慕容复的家将,而自己虽然不喜欢慕容复了,但是怎么说他也是自己表哥,连忙叫住风波恶,“风四哥,你们别打了,阿朱阿碧,你们到我这边来,”

    风波恶几人看到王语嫣,也是有些惊奇,连忙来到王语嫣身边,阿碧和王语嫣最为亲密,连忙问道,“表小姐,你怎么来到这里了,怎么不见舅太太?”

    王语嫣抱着林宇的手臂,笑着跟他们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夫婿,是母亲大人同意他带着我来这里的”

    众人闻言,面色各异,包不同被林宇打成了猪头,自然是恶狠狠的看着林宇,风波恶也是满脸敌意,阿朱阿碧虽然对林宇没有什么敌意,但也是面露忧色,毕竟他们之前见王语嫣和慕容复极为亲密,早就把这位表小姐当成了慕容家未来的夫人了,现在见到王语嫣移情别恋,自然脸色不好看了。

    他们这样看着林宇,林宇当然也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好脸色,包不同是林宇的手下败将,自然是守不了林宇这种眼神,招呼了风波恶一声,二人扭头就走,

    阿朱阿碧,有些犹豫,虽然王语嫣已经嫁人,跟自家公子没有可能了,但是她们毕竟是多年玩伴,许久不见,也是十分想念王语嫣,最后王语嫣看不下去了,亲自拉住她们的手,开口劝她们留下,

    “好啦,好啦,阿朱阿碧,这么久没见到你们,你们就留下来陪陪我嘛,待会再把你们两个送回表哥那,他是不会在意的,”

    二女闻言,才留了下来,林宇在一旁看着三个女人窃窃私语,不由得摇了摇头,不再去管她们,专心看着乔峰那边的变化,

    乔峰这边,已经到了众人商讨马大元之死的事情,全冠清这个小人也跳出来向乔峰逼宫,林宇不禁摇摇头,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这个全冠清工于心计,武功却是一般,用阴谋想要夺取乔峰的位置,要不是乔峰身世暴露,又怎么奈何的了乔峰,这个江湖,靠的还是实力啊。

    乔峰见全冠清语气不善,又察觉到诸帮众的神气大异平常,帮中定已生了重大变故,问道:“传功、执法两位长老呢?”

    全冠清道:“属下今日并没见到两位长老。”乔峰又问:“大仁、大信、大勇、大礼四舵的舵主又在何处?”全冠清侧头向西北角上一名七袋弟子问道:“张全祥,你们舵主怎么没来?”那七袋弟子道:“嗯……嗯……我不知道。”

    乔峰素知大智分舵舵主全冠清工于心计,办事干练,原是自己手下一个极得力的下属,但这时图谋变乱,却又成了一个极厉害的敌人,见那七袋弟子张全祥脸有愧色,说话吞吞吐吐,目光又不敢和自己相对,喝道:“张全祥,你将本舵方舵主杀害了,是不是?”

    张全祥大惊,忙道:“没有,没有!方舵主好端端的在那里,没有死,没有死!这……这不关我事,不是我干的。”

    乔峰厉声道:“那么是谁干的?”这句话并不甚响,却充满了威严。张全祥不由得浑身发抖,眼光向着全冠清望去。

    乔峰知道变乱已成,传功、执法等诸长老倘若未死,也必已处于极重大的危险之下,时机稍纵即逝,当下长叹一声,转身问四大长老:“四位长老,到底出了什么事?”

    四大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盼旁人先开口说话。乔峰见此情状,知道四大长老也参与此事,微微一笑,说道:“本帮自我而下,人人以义气为重……”说到这里,霍地向后连退两步,每一步都是纵出寻丈,旁人便是向前纵跃,也无如此迅捷,步度更无这等阔大。他这两步一退,离全冠清已不过三尺,更不转身,左手反过扣出,右手擒拿,正好抓中了他胸口的“中庭”和“鸠尾”两穴。

    这几下兔起鹘落,一气呵成,似乎行若无事,其实是出尽他生平所学。要是这反手一扣,部位稍有半寸之差,虽能制住全冠清,却不能以内力冲激他膝关节中穴道,和他同谋之人说不定便会出手相救,争斗仍不可免。这么迫得他下跪,旁人都道全冠清自行投降,自是谁都不敢再有异动。

    乔峰转过身来,左手在他肩头轻拍两下,说道:“你既已知错,跪下倒也不必。生事犯上之罪,却决不可免,慢慢再行议处不迟。”右肘轻挺,已撞中了他的哑穴。

    见到乔峰将全冠清制住,林宇不由挑了挑眉,果然,纵使全冠清等人谋划许久,还是被乔峰一力破局,这幕闹剧也是结束了,乔峰吩咐张全祥道:“由你带路,引导大义分舵蒋舵主,去请传功、执法长老等诸位一同来此。你好好听我号令行事,当可减轻你的罪责。其余各人一齐就地坐下,不得擅自起立。”

    张全祥又惊又喜,连声应道:“是,是!”

    众人等了些许时候,林子东南角处,一群人向这里赶来,正是被解救出的传功、执法等人,乔峰见众位长老到齐,连忙招呼林宇、段誉等人,准备把这两位结义兄弟介绍给丐帮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