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十章 谋划六脉
    对于岳老三这个浑人,林宇到是不怎么讨厌的,也就上前点了他的穴道,然后走到云中鹤身前,试了试他的鼻息,见还有口气,又补了一掌上去,然后摸了摸他的怀中,只有一本秘籍,上书《鸿飞冥冥》,正是云中鹤的轻功秘籍,林宇也不在意,随手放入怀中,然后转头看向段延庆三人,

    此时三人已被折磨的痛苦万分,林宇走上前,抬手一招”阳歌天钧“,将叶二娘拍死,对于这种女子,早点杀了就是为民除害,林宇也不想跟她废话,至于玄慈那边,林宇倒也不怵,但是钟万仇跟段延庆这两个杯具之人,他还是不想杀死的,更何况他还想利用段延庆谋划些东西,遂上前给他们暂时压制了”生死符“的效力,让他们将段誉跟木婉清放出来,

    结果门一打开,段誉从里面抱出来的居然不是木婉清,而是钟灵,林宇不由得愣了愣,看来原著的惯性真大,段正淳一边来解救段誉,一边还是派人来挖了地道,偷龙转凤,将钟灵换了进去,至于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到的,林宇也不想多问,只是归结于剧情的修正力,

    最后皆大欢喜,段誉得救,大理段氏自然对林宇是千恩万谢,至于钟万仇跟段延庆,一者是钟灵名义上的父亲,一者毕竟跟段氏有着血缘关系,段氏也不好对他们动手,再者,他们是林宇打败的,林宇没杀他们,大理这边也不好说什么,而岳老三这个浑人,还是向原著一样拜了段誉为师,也算是林宇的师侄,林宇只好顺手放了这个浑人,

    最后众人向王府赶去,路途之中,段誉也知道了钟灵和木婉清是自己的妹妹,顿时心情郁郁寡欢起来,不过见到林宇这个结拜大哥来不辞辛苦的救自己,也是由衷感激,

    众人到了王府之中,段正淳连忙叫爱子和两个女儿先下去休息,自己跟段正明一同邀请林宇到大厅小叙,林宇知道他们这是要付给自己报酬了,也不推辞,连忙表示自己跟段誉是结义兄弟,自己也算是半个段家人,只是自己对段家的《一阳指》和《六脉神剑》十分好奇,想要阅览一番,

    ”林贤侄,不是伯父小气,你救了誉儿,又是他的结义兄长,这《一阳指》,倒也不是不能给你一观,《六脉神剑》是我段氏重宝,一直在天龙寺内,由枯荣师叔保存着,除了段氏子弟不能外传,还请见谅,“

    林宇撇撇嘴,就知道你们会拒绝,还好早有准备,连忙假意向段正淳表示理解,接过段正淳递来的《一阳指》秘籍,就回到了房中,

    入夜,林宇吩咐四女先去休息,自己运起凌波微步,溜出王府,跑到城外一处隐秘之处,只见段延庆早已在此等候,笑道,”不错啊,看来我之前的那番话还是有作用的,“

    是的,之前在万劫谷中,林宇给段延庆秘密传音,说自己知道段延庆的秘密,还说知道他有个儿子在何处,叫他入夜来此等候,段延庆果然如约前来,

    ”好了,林公子,我既然来了,那就告诉我,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把,“

    闻言,林宇笑道,”你可记得‘天龙寺外,菩提树下,花子邋遢,观音长发,’我今天想告诉你的是那个女人她不是观音,她那日跟你一夕之欢后有了你的骨肉,你的孩子现在还活着,而且我知道他在哪里,”

    段延庆闻言,如同触电一般,手中握着的双拐不由得一抖,激动之下,就要冲上来,但是又想到自己受制于眼前之人,说道:“说吧,你既然说了这些,肯定是想让我帮你做些什么,”

    “聪明,那天跟你欢好的女子叫刀白凤,是段正淳的妻子,你的儿子就是段誉,段正明无子,对段誉这个侄子可以说是视如己出,可以说你的儿子是他的继承人也不为过,”

    “轰”,段延庆只觉得犹如五雷轰顶一般,自己的儿子是段誉?这个消息让他不由得失神,自己的儿子现在是段氏唯一的继承人,可以说是皇位唾手可得,自己谋划这么多年的东西,在自己儿子身上就要实现了吗,

    林宇又道,“你说,我要是把这个消息告知段正淳他们,你儿子还能当上大理的皇帝么?”

    段延庆闻言,转头看向林宇问道,“别说了,只要你不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听到了这句话,林宇不由得笑了,“很简单,我只要六脉神剑的秘籍,你助我拿到秘籍,我保证不会说出去,段誉是我的义弟,我不会对他不利,”

    听到林宇想要六脉神剑,段延庆先是有些激动,但又想到自己的儿子,和本该属于自己皇位,又颓然低头道,“好,你说怎么帮你,我照做就是,只希望你到时候能说到做到,”

    ”我要你三日后跟我一起到天龙寺,找枯荣要《六脉神剑》“

    ”好“

    听到段延庆答应,林宇满意的点了点头,运起轻功,又悄然回到镇南王府内,三日后,林宇将四女留在了大理城内,自己与段延庆二人骑马向天龙寺行去,

    天龙寺在大理城外点苍山中嶽峰之北,正式寺名叫作崇圣寺,但大理百姓叫惯了,都称之为天龙寺,背负苍山,面临洱水,极占形胜。寺有三塔,建于唐初,大者高二百余尺,十六级,塔顶有铁铸记云:“大唐贞观尉迟敬德造。”相传天龙寺有五宝,三塔为五宝之首。

    段氏历代祖先做皇帝的,往往避位为僧,都是在这天龙寺中出家,因此天龙寺便是大理皇室的家庙,于全国诸寺之中最是尊荣。每位皇帝出家后,子孙逢他生日,必到寺中朝拜,每朝拜一次,必有奉献装修。寺有三阁、七楼、九殿、百厦,规模宏大,构筑精丽,即是中原如五台、普陀、九华、峨嵋诸处佛门胜地的名山大寺,亦少有其比,只是僻处南疆,其名不显而已,

    林宇二人到了寺中,林宇示意段延庆前去求见枯荣,枯荣未出家时本是段延庆叔父,段延庆去求见,必然比林宇要管用,寺中知客僧问来者是前朝太子,连忙前去通报枯荣大师,这枯荣在寺中面壁已数十年,天龙寺诸僧众,谁也没见过他真面目,但他当年毕竟有愧于段延庆,还是叫知客僧引段延庆二人入内,

    三人左转右转,到了一个小院之中,知客僧敲了敲门,”枯荣师叔祖,客人已经带到,“

    ”叫他们进来把,“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林宇与段延庆二人推门一看,屋内有一老僧,正背对着他们打坐,听到二人推门,转身向二人看了过来,眼前所出现的那张面容奇特之极,左边的一半脸色红润,皮光肉滑,有如婴儿,右边的一半却如枯骨,除了一张焦黄的面皮之外全无肌肉,骨头突了出来,宛如便是半个骷髅骨头,林宇心明知这是枯荣大师修习枯荣禅功所致,也不惊奇,

    那老僧见林宇没有被自己的面容吓到,点点头,对林宇露出赞许之色,他见林宇年纪轻轻,又和段延庆一起同来,料想是段延庆的徒弟什么的,见到林宇的表现不由得对他高看了几分,老僧看到段延庆拄着双拐,眼中愧疚之色一闪而过,对段延庆说道,”此番前来,你又所求何事,若是还是为了皇位,那就莫要再提了,“

    段延庆经过那天晚上和林宇的夜谈,已经放下对皇位的追求了,这几天他偷偷找到刀白凤去确认,刀白凤先是不承认,但是当段延庆得知段誉生日之后,又无奈承认了,不由得大喜,自己的儿子段誉日后能当上皇帝,那和自己当有什么区别,他现在就怕林宇将这件事情暴露出去,但是又受制于林宇,不得不帮他拿到六脉神剑,好堵住林宇之口,

    ”我是想要看一看我们段家的六脉神剑秘籍,你放心,我不会在去跟段正明争夺皇位了,现在一心只求武功,“段延庆为了儿子,不得不骗枯荣,谎称自己要看,

    枯荣本就心中对段延庆有愧,见他放下了执念,只是要求秘籍,也就同意了,遂从暗格内取出六卷皮卷,递给了段延庆,”这是六脉神剑秘籍,借你观看一个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