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七章 天山折梅手
    第二天,林宇起身,在梅剑等人的服侍下洗漱完毕,在天龙世界呆了大半年了,他的头发也不像初到之时那么短,给人误认为和尚了,换上梅剑为自己准备的新衣,林宇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的模样,镜中的自己身着月白衣衫,身形修长,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再加上来自现代的身份,让林宇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遗世独立的气质,好似谪仙,在一旁伺候的梅剑几女纷纷不住的打量着,见林宇回头瞧着几女,都红着脸低下了头,

    用过早膳,梅剑对林宇说道:“公子,童姥吩咐过了,请您用完早膳之后到练武厅等她,”

    林宇点点头,示意梅剑带路,两人沿着小路直走,到了灵鹫宫偏西位置的一座大厅,梅剑嘱咐林宇稍等,独自走到一静室前小声对里面说道:“童姥,公子已经到了,“

    不消片刻,里面传来童姥那苍老的声音:”好了,我知道了“

    而后,静室的门缓缓地开了,童姥从里面走出来,负手走到林宇身前,绕着林宇打量了一圈,然后问道:”林小子,我问你,你跟你无崖子师父都学了些什么?“

    ”师父传了我一套天山六阳掌和凌波微步,还有北冥神功的心法,也一并传给了我,“林宇答道,

    童姥点点头,”既然你已经学了这些,又有我师弟那数十年内力打底,那我就把我的绝学《天山折梅手》传给你,你且听好,我这天山折梅手包罗万有,虽然只有三路掌法和三路擒拿法,却涵盖了剑法、刀法、鞭法、枪法、抓法、斧法等等诸般兵刃的绝招,变化繁复、深奥、精妙,这天山折梅手最擅长空手入白刃,不论对方用什么兵刃,都能产生妙招,夺敌兵刃,我这天山折梅手是永远学不全的,将来你内功越高,见识越多,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这六路折梅手中,我先传你口诀,你先记下“

    说完,便默诵口诀,这口诀非常拗口,每一路的口诀都是七个字一句,共有十二句,八十四个字。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这八十四字甚是拗口,接连七个平声字后,跟着是七个仄声字,音韵全然不调,倒如急口令相似,林宇有过目不忘之能,记起来倒也不难,

    记下口诀之后,童姥先是让林宇顺念,然后又让林宇倒念,这也不算太难,又让林宇跑着把这几句口诀念出,这口诀的字句与声韵呼吸之理全然相反,平心静气的念诵已是不易出口,奔跑之际,更加难以出声,林宇念诵这套歌诀,浑身内力随着口诀运行,不由暗道这口诀的神奇,

    半日之后,林宇已是将口诀念得纯熟无比,童姥又开始传他招式,待得林宇将招式熟悉之后,又是半日功夫,童姥点点头,对林宇说道:”你这小子记性还算不错,今日就到这里了,明日再来这里继续练习,“然后招呼守候在边上的梅剑带林宇回房休息,

    就这样,林宇白天与童姥练习折梅手,晚上与梅剑几女交流,促进感情,日子到也过得潇洒,转眼就是半个月过去,童姥见林宇已经将招式练习的熟练,每日就在习武厅内与林宇过招,

    起先,林宇哪里是童姥对手,他虽然招式已经熟悉,但这天山折梅手千变万化,童姥又习练了几十年,早已不知融入了多少武学进去,根本不用几招就将林宇打到,后来日子久了,林宇跟童姥过招,渐渐有了经验,他本过目不忘,又继承了无崖子七十年内力,可以说在功力上面跟童姥是不分上下,开始童姥还可以用三分功力将林宇打败,但是后来逐渐增加,先是五分,然后七分,最后用十成功力与林宇过招,林宇也能与她斗得不分上下,童姥见此,也暗暗吃惊自己的师弟不知从哪找来的小变态,学起东西来简直快的惊人,同时也不免有些高兴,林宇实力越是高强,对她的帮助也是越大,到时候对付李秋水那贱人,也是更加容易,欣喜之下,对林宇更加的喜爱起来,如果说之前只是因为无崖子的缘故,爱屋及乌,传林宇武功,现在更是把他当成自己的传人看待,对于林宇跟她的几个婢女之间的暧昧,也是乐见其成,

    待得林宇将天山折梅手练得炉火纯青的时候,天山童姥又带他来到一间密室,密室的墙壁上刻着不少武学,刀枪剑棍,各类招式应有尽有,“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收集的各类武学,虽然不如我的天山折梅手,但也有不少可取之处,师侄你不妨看看,若是能有所领悟也好,”说完,又吩咐梅剑等人在此处伺候林宇,自己回到武厅之内的静室修炼去了,

    之后,林宇白天在密室内研究各类武学,晚上在屋内练习北冥心法,至于梅剑几女,在得知这位童姥师伯的默许后,林宇也不客气的将她们几个收入房内,

    既然与四女发生了关系,林宇也将几女看作自己的女人,见几女武功一般,怕日后跟自己外出遇到不测,忙向童姥请求,传授几女逍遥派功法,天山童姥既然已经认可了林宇是自己这灵鹫宫未来的主人,自无不允,林宇遂将自己得自密室的武功和天山六阳掌传给几女,至于天山折梅手这门武功,需要高深内力才能习得,几女内功不高,贸然学习只会走火入魔,

    林宇只得作罢,想着日后寻得什么恶人,将其内力用北冥神功吸收,再传功给几女,再把天山折梅手传给她们,

    这日,林宇在屋内练功,梅剑进屋,立在一旁等候,林宇此时内功不可谓不高,已经可以隐约感应周围几丈范围的动静,睁开眼睛见是梅剑,问道:“可是师伯有事传唤?”

    梅剑上前,”公子,童姥让我请你到大厅有要事相商.“

    林宇闻言,一把抄起梅剑,运起凌波微步往大殿敢去,不消片刻,就到了大殿前,放下梅剑,林宇来到殿内,见童姥正站在屋内,问道:“师伯唤我,莫非是之前曾提起的事情?”

    ”没错,姥姥我所练的内功,叫做‘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这功夫威力奇大,却有一个大大的不利之处,每三十年,我便要返老还童一次,我自六岁起练这功夫,三十六岁返老还童,花了三十天时光。六十六岁返老还童,那一次用了六十天。今年九十六岁,再次返老还童,便得有九十天时光,方能回复功力,返老还童之后,功力全失。修练一日后回复到七岁时的功力,第二日回复到八岁之时,第三日回复到九岁,每一日便是一年。每日午时须得吸饮生血,方能练功。我生平有个大对头,深知我功夫的底细,算到我返老还童的日子,必定会乘机前来加害,我要你在那贱人来袭的时候替我挡住她,待我功成之后,你我二人除掉这个贱人!“

    林宇深知这人定是李秋水,对于这两位师叔伯的恩怨,他也是了解的一清二楚,心中有意开解二人,有苦于不能让二人见面,只能借这个机会来让二人解开恩怨,于是回到,

    ”师伯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挡住这个强敌,“

    ”好,姥姥三日后就是返老还童的时候,到时候你就在此守着姥姥,那贱人知我底细,必会不顾一切的前来偷袭,“

    童姥遂吩咐手下这几日严加戒备,自己回到静室内准备,等待返老还童,林宇也在门前打坐守候,等待李秋水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