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五章 传功林宇
    不知不觉中,林宇已在山谷内呆了五个月,这几个月林宇一边跟着无崖子学习武功,一边跟着苏星河学习琴棋书画,本来听说无崖子要求林宇学习琴棋书画,林宇还满腹怨言,但是无崖子却说:“我逍遥派弟子,不说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少也要熟知一二,”

    林宇立刻哑口无言,只得乖乖的跟着苏星河苏师兄学起这些东西,还好林宇自从被系统绑定之后,记忆力悟性什么的,大大提高,别的不说,最少可以做到过目不忘了,跟着苏星河学起东西来,效率不可谓不快,短短几个月,就学的七七八八了,苏星河激动之下,连忙向无崖子禀告这样好消息,无崖子也乐的合不拢嘴,连连赞叹老天有眼,能够赐给他这一佳徒,

    这些东西之中,林宇最感兴趣的就是器乐,对于古琴,林宇展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无他,林宇知道,日后可是有不少武侠人物喜欢音乐,用着个来跟他们交友,正是不二法门,

    除了这些,无崖子每天抽出几个时辰指点林宇练功,为他指正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的不足之处,林宇的进步可以说是一日千里,唯一没有太大变化的就是内力,这个东西靠的是水磨的功夫,常人没有日积月累,难以大成,但是林宇是一般人么?别的不说,但是北冥神功这一绝学可以吸取他人内力,又不会像吸星大法一样造成内功驳杂就是逆天的作弊器了,还有无崖子的七十年内力,也等着林宇日后继承,再说,林宇自己也知道不少其他武侠世界里可以提升功力的天材地宝,如菩斯曲蛇的蛇胆,血菩提,还有射雕里面梁子翁的那条宝蛇,所以林宇自己很是淡定,无崖子见此,也不由的赞叹林宇不骄不躁,正是学武之人该有的品性,

    无崖子看林宇没有学过招式,又将“天山六阳掌”传给了他,这天山六阳掌可是能解除“生死符”的绝学,林宇连忙用心练习,几个月功夫就有所小成,

    这天,无崖子将林宇唤到屋内,对林宇说道:”徒儿,你这几月的进步,为师非常满意,为师也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了,一身内力与其带入土中不如传给你,这样也可省去你十数年的苦功,希望你不要像为师一般,说不定日后可以登上绝顶,突破到那先天之境,“

    林宇不由得暗暗吃惊:”原著中,无崖子可是在数年后才到了大限,为何现在就时日不多了,莫非是为了给我指点武功,耗费了心力,才导致早衰,“想到这,不由得有些伤感,虽然林宇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无崖子的一身功力,但是几个月相处,受到这个师父的悉心教导,心中早已认可这个师父,如今见到师父大限将至,不免有些伤心,

    无崖子见林宇面露悲色,心中更是认可这个弟子,缓缓道:”好孩子,不要难过了,师父在这山谷中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寻得佳徒,能为我报仇,除掉丁春秋这个逆徒,今日传功与你,也是了了一桩心愿,你且上前,为师将内力传授与你,日后替我除了那个逆徒“

    林宇上前,盘膝坐到,伸出双掌,与无崖子掌心相对,林宇可不是虚竹那个小和尚,他身上有北冥神功,不用像原著一样用头顶来接受功力,只需与无崖子四心相对,运气北冥神功,就能把无崖子的内力转到自己身上。只见无崖子运起内力至二人双手交接处,林宇也运转北冥神功,默默吸取无崖子的北冥内功,然后在经脉中运转数圈,转换成自己的内力,在运转到丹田处,二人一传一吸,数个时辰之后,无崖子双手一挣,挣开二人连接,然后含笑看着自己的徒儿,

    半晌,林宇也将无崖子的内力全部运转到丹田气海之中,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看向无崖子,此时的无崖子哪里还是当初林宇所见的模样,之前无崖子虽是满头银发,但是气质脱俗,飘飘欲仙,此时的他,失去了一身内力,又大限将至,分明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人,见无崖子笑着看着自己,林宇跪倒在无崖子面前,喃喃道:”师父“

    无崖子笑着将右手所戴的指环褪下,拿到林宇面前,林宇接过指环,无崖子说道:”这指环就是我逍遥派的掌门信物,你得了我一身内力,现在就是我逍遥派新一任的掌门,你戴着这个指环,去天山灵鹫宫找你师伯巫行云,让她将天山折梅手传你,“然后又从怀中掏出一副画卷,递给林宇,”你去找这幅画中的人,告诉她,我再也见不到她了,替我说一句抱歉,“说完,无崖子就含笑而去了,

    林宇接过这两样东西,然后对着无崖子的遗体,缓缓磕了三个响头,就退了出去,苏星河已守在外面不停踱步,见林宇出来,连忙问道:”小师弟,师父,师父他。。。?“

    林宇点点头,举起手中的指环,对着苏星河说:”师父已经仙去,他把掌门之位传给了我,大师兄,麻烦你为师父准备好东西,我想亲自给师父守灵几日,“

    苏星河见到指环,自然明白这一事实,对林宇拜倒,”谨遵掌门师弟口谕,“然后进入屋内,

    二人为无崖子准备好了后事,期间苏星河将自己的几个徒弟召回,正是那”函谷八友“,让他们见过林宇这位掌门师叔之后,向林宇请求将他们重新收入门墙,林宇想逍遥派只有寥寥数人,日后还要指望这几个人帮他壮大逍遥派,无不应允,

    然后林宇又吩咐几人替他打听乔峰和丐帮还有大理段氏的一举一动,一有消息就去并报他,八人被师父重新收入门墙,见到林宇这个掌门师叔,自然是全心全意为林宇办事,不敢有半点延误,

    替无崖子举行完葬礼,林宇也离开了擂鼓山,此时距离剧情开始还有一段时日,闲及无事,想起无崖子临终吩咐,林宇便驾马西行,到天山见一见那位”童姥“师叔,

    西行数日,林宇在途中遇到数次劫匪,此时的林宇再也不是那个刚出道的小菜鸟,单人匹马,就料理了这些劫匪,本着不浪费的精神,将这些人的内力全部吸收,转化为北冥内力,可惜这些人武力实在低得可怜,也仅仅给林宇带来了不到十年的内力,林宇现在身负将近八十年内力,自然是眼高于顶,对这些不甚在意,

    这日,林宇终于到了天山脚下,一路上风餐露宿,这天山周围也没有什么人家,林宇只能快马加鞭,期望早些到达灵鹫宫,好好休息一番,还没到半山腰,林宇便被一队白衣少女拦住,这些白衣女子个个双十年华,手中拿着长剑,见到林宇只身牵马上山,纷纷拔剑喝到:”什么人,竟敢来灵鹫宫脚下撒野,站住,再走一步我们就剁了你,“

    林宇见这群女子凶神恶煞,心中不喜,但是想到是那位童姥师叔的手下,自己又要有求于她,只能强按怒气,上前行礼说道:”几位姐姐,我是你们童姥的师侄,麻烦你们为我引见童姥.“

    “童姥也你是能叫的么,还敢冒充童姥的师侄,看剑,”为首的女子听到林宇的话,拔剑怒喝道,

    林宇无奈,只能上前运起天山六阳掌的“阳歌天钧”,这一掌林宇只用了三成内力,但是林宇是何人,他的得自无崖子七十年内力,加上近日所得,已有八十年功力,而阳歌天钧这招威力又是极大,即使是三成也不是那女子能接住的,眼看那女子要招架不住,林宇只得偏转掌力,只见“轰”的一声,地上被轰出一个大坑,那女子本以为自己小命不保,见到身旁的地面,不由得暗暗庆幸,

    “怎样,这位姐姐,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乖乖的为我通报童姥把,在下真的是童姥的师侄,有要事告知,还是不要耽误了你们姥姥的大事,“

    这女子见林宇无意伤她,狠狠的瞪了林宇一眼,然后跟其他几个人说了几句,自己一人跑向山顶通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