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四章 巧遇劫匪
    林宇骑马赶了数日,这天到一林中,马儿已是略见疲态,林宇遂下马,牵着马儿步行,“都说逢林莫入,怎么这几天也经过不少林子,怎么还是没遇到山贼强盗呢,”林宇喃喃自语。

    突然,林中窜出数人,手持大刀长棍,为首的一人面目凶恶,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那人上前冲着林宇喊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兀那小子,赶快把值钱的东西和马匹留下,大爷饶你不死。“

    林宇闻言,不由得有些愣神:“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啊,难道我还有乌鸦嘴的潜质么,”

    “小子,发什么呆,快点交出来,不然大爷砍死你,”那为首大汉见林宇不搭理他,又喊道。

    林宇听到大汉对着自己叫嚣,有心试试自己的武功,立刻使出凌波微步冲向大汉,这凌波微步不愧是逍遥派的绝学,只见林宇绕着大汉转了数圈,不时还用手指点向大汉身上各处穴道,那大汉被林宇绕的头晕目眩,眼花缭乱,大汉大急,心想:”今天恐怕是要栽倒这小子手里了,“连忙冲着手下的几个小喽喽喊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今天我要弄死这个小子,谁打倒他,等会分钱老子多分他一份!“

    那几个喽喽听到老大发话,连忙抄起手里的刀剑棍棒冲向林宇,林宇见状有些慌了,毕竟他也是第一次与人打架,对方人多势众,手里还有兵器,要不是这几个杂鱼武功不高,可能一代大侠就要挂彩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林宇利用凌波微步不断躲闪,不时用手脚照着那几个喽喽的要害打去,渐渐的已经不再慌乱,趁着一个喽喽不备,林宇用手刀击向那人后颈,将其击昏在地,然后夺过他手中的兵器,抄着兵器就向剩下几人打去,这几人没学过内功,也就跟着老大学了几手庄稼把式,在林宇没有兵器的时候还能仗着人多,围攻林宇,现在林宇手里有了兵器,加上轻功高明,整个人如同泥鳅一般东多西窜,几个喽喽再不是林宇的敌手,纷纷被他打倒,那领头大汉见自己这几人不是林宇对手,对着剩下的人招了招手,”风紧,撤“,便带着喽喽们一哄而散了。

    林宇见劫匪都溜了,也没有上前追赶,刚刚一场大战,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他不断的躲闪数人围攻,又要找准机会予以还击,现在已是精疲力尽,若不是劫匪不敢力敌,说不定现在逃跑的可能就是他了,况且那些人跑入林中,又经常在这里打劫路人,说不定有什么埋伏,到时候万一阴沟里翻船,那可就不妙了。

    半晌,林宇看了看周围,确定那些劫匪已远去,立刻盘膝打坐恢复气力,半个时辰过后,林宇收功起身,长长的吐了口气,想到:“这回真是侥幸,我虽然内力比这些人高,但是没有学过什么招式,只能靠轻功,万一遇到什么高手,速度又没人家快,那就不妙了,看来要去找人谋划一些招数了。”想到这里,林宇顿时想起一个人,无崖子,此人被徒弟丁春秋打下山崖,靠着大徒弟苏星河帮助,在擂鼓山苟延残喘了数十年,以求有人能帮他报仇,林宇所学正是逍遥派的绝学,无崖子看在李秋水的面子上,肯定会传他攻法,更何况无崖子还有七十年的内力相送,原著里面虚竹那个丑和尚获得这份奇遇,顿时一跃成为乔峰一般的高手,现在这份奇遇要改姓林了,想到这里,林宇立刻起身上马,准备找人打听擂鼓山的所在。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林宇多番打听之下,总算是知道了擂鼓山的所在,骑马又行了两日,终于来到擂鼓山下,林宇下马徒步向山谷走去,果然,谷中有一老者,老者坐在一副棋盘前,手持黑白双子,在苦思冥想着什么,正是苏星河,那棋盘就是传说中的“珍珑棋局”,林宇牵马上前,对着老者拱手道:“苏师兄,小弟林宇,见过师兄,”

    老者听到林宇的话,缓缓抬起了头,双目精光一闪,也顾不得自己所立誓言,开口问道:“你是何人,难道你是丁春秋的人?不对,那贼人不会如此客气,你叫我师兄,莫非是哪位师叔伯的弟子?”

    林宇见老者怀有戒心,运起凌波微步,绕着苏星河转了数圈,然后伸出手掌对着他说道:“苏师兄不信,自可一试便知,”

    苏星河见林宇使出凌波微步,已是有了猜测,他也是跟着无崖子十数年,对这轻功虽然不曾学会,但也是见过多次,虽然林宇使出来时不如无崖子的步伐飘渺,但是也可谓是衣袂翻飞,飘飘欲仙,立刻激动的伸出手掌,贴住林宇的手心。林宇口道;“得罪了”立刻运起北冥神功,然后又缓缓的将手掌撤回,苏星河感受到那北冥神功的吸力,立刻激动的说道:“你,你果然是我逍遥派的传人,真是天助我逍遥派啊,”

    见到苏星河肯定自己,林宇笑笑,简单的说了自己的来历,林宇谎称自己勿落山谷,被一白衣女子所救,得她传授神功,又受她指点来此寻无崖子学习武功,苏星河也不疑有它,兴冲冲的带着林宇来到木屋前,打开木屋的机关,对林宇说道:“林师弟,师父就在里面,你自己去见他把,”

    林宇点点头,驱步向屋内走去,行了十几步,看到一人背对着他挂在房梁上,心知这必是无崖子,也不惊奇,无崖子听到有人进来,缓缓的回头,见到林宇,对着林宇上下打量,“嗯,不错不错,相貌清秀,气质不凡,正是我逍遥派上佳传人,看来星河的眼光不错。”

    林宇走上前,理了理衣衫,对着无崖子恭敬的一拜,“见过掌门,”

    无崖子点点头,对着林宇招了招手,“好孩子,你过来把,”

    林宇闻言,走到无崖子身前,无崖子一把握住林宇手腕,伸出二指放到林宇脉搏之上,感受到林宇体内的北冥真气,不由得奇道:“好孩子,你是北冥神功是跟谁学的啊”

    林宇又把之前对苏星河所说的内容复述了一次,然后掏出《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递给无崖子,无崖子看了看书,又看看林宇,顿时叹道:”师妹啊,这么多年了,你知道我在此处,却又不愿见我,你叫这个孩子前来,莫非是怕我一身功力无人可授,特意为我找来的传人么,唉,罢了罢了,这么多年,我早就不怨你了,但是那个逆徒对我所做之事,我必要杀他!“

    半晌,无崖子对着林宇问道:”孩子,你可愿拜我为师,学我一身武功,为师不求其他,只要求你日后有所成就,替我杀了那个逆徒?“

    林宇闻言,立刻跪在无崖子身前,认真磕了三个响头,叫了一声:”师父“,无崖子大喜,伸手连忙扶起林宇,对林宇说,”好孩子,快起来,今后你就是我无崖子的三弟子了,速去将你师兄喊来,我要通知他这一消息,让你们师兄弟好好相处,“

    林宇叫来苏星河,二人相互又在无崖子面前见礼,无崖子对着苏星河吩咐道:”星河,去叫人再造一间屋子,我要传你小师弟武功,他这段时间就要你多多照顾了,“苏星河连忙点头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