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三章 初见段誉
    饭后,林宇决定在大理城中转转,欣赏下古代的美景。这大理城中随处可见是茶花,大理人对茶花的喜爱,可见一斑,林宇走到一处寺庙前,停了下来,原来,这寺庙前停着一队车马,周围有不少护卫守候在车子周围,林宇好奇,心道:“难道是那段氏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段誉。”

    只见车中走出弱冠少年,面如冠玉,文质彬彬,衣着华贵,林宇心道,这一定是段誉了。对于天龙里的主角之一段誉,林宇还是很好奇的,于是林宇随着段誉等人,走入寺中。

    这寺庙看着不大,倒也是精巧,随着段誉等人的前进,林宇也看到了不少名贵的茶花在寺庙中,有什么“风尘三侠”、“八仙过海“、“十八学士”,林宇一边打量茶花,一边默默地注视着段誉,这段誉果然是爱花之人,对这些花中名品流连忘返,爱不释手,想来他来此就是为了欣赏这茶花。

    林宇只顾打量段誉,却不留神自己的举动已经引起段誉身边护卫的怀疑,只见从段誉身后走出一个三旬男子,手持判官笔,上前对着林宇问道:“不知公子是何人,为何要盯着我家公子?”

    林宇见此人手拿判官笔,料想定是那四大护卫中的朱丹臣,于是笑着说道:“朱先生不要误会,小子林宇,第一次来大理,突然见到这位公子丰神俊朗,气度不凡,想结交一番,又怕有所冒失,还望先生见谅。”

    朱丹臣闻言,又见林宇年纪轻轻,气质不凡,与自己家世子可以说是不相伯仲,不由得放下警惕之心,而那少年见有人提及自己,也上前打量了林宇一番,见林宇仪表堂堂,心中也有结交的心思,笑着说道:“朱叔叔,不要那么紧张,这位公子一看就不像是坏人,在下段誉,见过公子,”

    “原来是大理镇南王世子,在下林宇,有礼了。”

    “我见林兄一见如故,林兄就叫我段誉把,不知林兄来大理所为何事?“

    林宇笑着说道:“在下汴梁人士,这次来大理,主要是想游玩一番。”

    段誉闻言,双目一亮,“正好,我也要在城中逛逛,林兄不妨随我一起,正好在下对着城中也颇为熟悉,可以带林兄游览一番,”

    林宇心道,正愁你不找我呢,欣然同意。

    于是段誉带着随从,陪林宇在城中四处游览,途中二人交谈,段誉自幼喜欢佛经,也阅览过不少书籍,可谓是满腹经纶,林宇来自现代,虽然没读过佛经,但是受现代文化熏陶,又喜欢看小说,说起话来自然带着许多十分新颖的观点,二者相谈甚欢,渐渐引以为知己。

    一旁朱丹臣等人暗暗称奇,自家公子从小喜欢读书,连镇南王段正淳的话也是不怎么听,今天居然跟一个相见不到半日的人说了这么多话,真是奇怪,这人谈吐不凡,也算是个奇人了。

    二人游览了数出景点,不免有些疲惫,林宇等人还好,练过内功,护卫也是饱受锻炼,但是段誉却是不行了,段誉见新交的朋友还在,也不好意思称累,朱丹臣看到段誉这般,上前说道:“世子,林公子,二位游玩了这么久也该累了把,世子,我们也该回去了,不然王爷回来怕是不好交代。”

    段誉心中正是为新交到一位挚友感到兴奋,听朱丹臣这么说,不免有些失望,但是转念一想:可以叫这位林兄到家中一聚,又觉得高兴起来,同时为感叹自己的机智。

    “林兄,不如来王府小住几日,明日我带你继续游览”

    林宇心想:既然原著里面段誉可以自学《凌波微步》,那不如让他教自己,正好跟段誉相谈甚欢,自己抢了他日后的机缘,乘此机会,把《凌波微步》传给他,也算是一番补偿了。于是欣然同意了。段誉大喜,吩咐手下护卫到林宇暂居的客栈里把林宇的行李带到王府,自己带着林宇先一步到王府。

    到了王府,段誉吩咐仆人替林宇收拾一间客房,又叫人沏好茶水,准备与林宇继续交谈,没多久,传来护卫的喊声:“王爷回府了,“段誉跟林宇连忙起来,迎向那人,林宇一见段正淳,不由得感慨,这段正淳一把年纪了,却是包养的很不错,也算是一个老帅哥,怪不得能让那么多女人念念不忘。

    段誉上前,一手抱住段正淳,拉着段正淳走到林宇身边说道:“父王,这位就是林宇,林大哥,我今日跟他一见如故,便邀他来家中小住,顺便这几日带他在大理好好游玩,”

    段正淳闻言,转头看向林宇,不免为林宇的气质所震撼,顿时心中对林宇有所好感,“林小兄弟,既然你跟我家誉儿相交,那我就叫你一声林贤侄把”

    ”见过镇南王“林宇上前拱手一拜,

    ”不必客气,贤侄既然是誉儿的好友,就叫我伯父好了,誉儿,这几日你们兄弟好好在这城中游玩,顺带替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段誉闻言,高兴的拉着林宇去看给他安排的卧房了,二人到了房中,林宇问段誉:”段兄,不知你对《易经》是否熟悉,“

    ”有所涉猎,不知林大哥有什么要帮忙的“

    ”那就好,我有本家传之书,里面尽是易经八卦,我对这东西也不慎了解,也没有名师可以指点一二,既然段兄对易经了解,那就拜托你了“林宇从怀中取出那本《凌波微步》,知道段誉不喜欢武功,也没有说是武功秘籍,只推说是家传之物,就是怕段誉不愿学武,

    段誉接过《凌波微步》,打开看了看,笑道:“林大哥不用客气,这有何难,这几****抽空为你讲解一番就是,”

    闻言,林宇总算是松了口气,谢过段誉之后,便推说先要休息,明日在拜托段誉讲解书中内容。

    次日,段誉为林宇讲解《凌波微步》,这本轻功以《易经》为基础,段誉便为林宇讲解《易经》,二人半日游玩,半日讲解《凌波》,凭借林宇过人的记忆,再加上练习内功之后耳聪目明,记忆力也提高了不少,短短三四日,便能了解书中内容,而段誉也在讲解过程中对《凌波》初步认识,在林宇劝说之下开始跟着学习这门轻功,一来是为了好玩,二来是为了以防不测,可以借此保命,而段正淳见到儿子原因习武,又见林宇传授的是一门上乘轻功,虽然遗憾儿子还是不愿学习内功,但是总算是有个好的开始,不免对林宇暗暗感激。

    一个月后,林宇跟段誉对《凌波微步》已经有所小成,书中的步伐基本已经熟悉,大理城内内外外也被二人游遍,二人的感情也越加深厚,最后在段誉的不断要求之下,二人结拜为兄弟,林宇比段誉大一岁,是大哥,段誉成了林宇二弟,段正淳对林宇传段誉上乘轻功由衷感激,又难以报道,遂默许了二人结拜。

    虽然段誉再三挽留结拜大哥,但是林宇还是想要离开大理,毕竟穿越了四五个月了,还没有到中原去逛逛,更何况,林宇还想见一见乔峰这一位书中的悲情人物,于是决意向段誉段正淳辞行,段誉本想随大哥一起离开,但是段正淳心疼儿子,怕段誉不会武功,会遇到危险,阻止了段誉,段誉闻言,立刻要求段正淳传他家传武学,以期能学有所成之后学林宇到中原游玩,段正淳见到段誉愿意学习,喜出望外,二人为林宇准备了不少盘缠,又送林宇一匹好马。林宇骑着宝马与段誉道别之后,想着中原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