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想死都难
    只见在艾德文这超音速数千倍的一拳下,蓝牧被瞬间打飞,血肉崩出。

    “变了”

    在艾德文惊讶的目光中,他发现刚才击中那个蓝皮肤的家伙,突然又不是蓝皮肤的家伙了,而是个青色皮肤的怪物。

    蓝牧关键时刻变成了沙鲁,硬抗了这一拳,直接小腹崩裂,五脏六腑都在渗血,胸腹之间出现了一个拳印似得的凹陷。

    不过这点伤势,很快就愈合了。

    此刻蓝牧兴奋无比道:“该我了。”

    蓝牧气焰一爆,刹那间冲到艾德文面前,一拳将其打到天上,随后瞬间出现在其背后,又锤到平台上。

    四级金属构成的坚硬平台被直接撞出一个深坑。

    平台上他的手下们,其实也是他的儿子们都被吓到了,反而躲到老远,根本不敢攻击蓝牧,只希望不要波及到自己。

    艾德文从深坑里爬出来,恼恨地抬起头想瞪蓝牧一眼。

    可还没等这一眼瞪出去,一个猛烈地膝撞就近在眼前,打得他面孔凹陷,鲜血直流。

    不过这回艾德文没有倒飞出去,稳住身形,以极快的速度反击一拳,眼看也要打在蓝牧脸上,却被蓝牧用手臂格挡。

    两人开始了超快速的激战,拳脚快到一般人根本看不见。

    突然爆碎的金属地板,和空气猛地炸裂等情况时常出现。

    只有当两人打到高空,才会明显地分辨出速度差异,蓝牧总能轻易地将其砸到地上。

    “竟然不会飞纯依靠肉身么,完全不会用气。”

    发现艾德文自身不会飞行,除了跳跃以外,则依赖于科技装备的反重力飞行等方式,刚才的激战中,所有装备都被毁掉了,艾德文立刻少了很多手段。

    一个只知道依赖收容物,而没有去学习足够多的东西修行自己的对手。

    蓝牧顿时对其没什么兴趣了,哪怕对方身体素质很接近他,实力的差距依旧很大。

    从沙鲁的兴趣中冷静下来,蓝牧直接把艾德文滞空在天上打,根本不让其落地。

    艾德文偶尔想反击一下,可一股磅礴的气浪阻止了他,轻松将艾德文的身体给掀飞。

    “死吧。”

    蓝牧已经摸透了对方的实力,一股全力凝聚的气功将其炸得湮灭,尸骨无存。

    细胞活性再高,当每一个细胞都被泯灭,自然也无从自愈。

    然而下一秒,在他粉碎的地方,艾德文瞬间又出现,完好无损。

    原地满状态复活。

    只不过是赤身果体的,其毫无任何羞耻心,吊儿郎当地瞪着蓝牧低吼道。

    “你这个怪物!你是杀不死我的!”

    说完,艾德文看了一眼典当镜,顿时光墙消失,镜子没入了他的眉心。

    蓝牧想要阻拦,可却没有光快,竟是让艾德文回收了这面镜子。

    “这件收容物,是寄生在你体内吗?他的副作用是什么?”蓝牧问道。

    艾德文冷哼一声,绝强的精神力刺入蓝牧大脑,霎时间让蓝牧失神。

    并且突然数十道高能激光射中蓝牧,将其汽化。

    不过显然没能将蓝牧每一个细胞都摧毁,他很快开始超速再生。

    再生的过程,依旧在高速移动,躲避接下来的激光攻击。

    从死亡边缘爬回来,沙鲁之躯只会更强。

    不过当蓝牧修复完毕后,却发现艾德文已经逃了。

    他乘坐了一艘个人小飞船,此刻远离平台几万公里了。

    “刚才不趁机搏一把,竟然跑了”

    蓝牧知道虽然搏一把没什么用,但逃跑的话,则更没用。

    他立刻化身奥创,直接侵入了艾德文的飞船,夺走了控制权。

    此时艾德文正在命令飞船全速前进冲向太阳,然后跳跃到其他星系去。

    他终于决定放弃孩子们,放弃整个文明的人口,独自一人逃跑了。

    “该死的蓝白社,黑玫瑰怎么那么没用?败了也就算了,开战了竟然一点消息都没传到这来!”

    艾德文极依赖科技,所以从来不用传讯符那种东西。

    “我卖了数千亿人,竟然还打不赢那个家伙还好我毁掉了所有传送阵,蓝白社的其他人一时半会儿还赶不过来。听说蓝白社有五级科技,大部队来了我想走都难”

    “早知道这么快,一开始就应该走的。”

    艾德文猜到黑玫瑰出事后,有点措手不及和将信将疑,以至于没有第一时间逃跑,反而造了更多的飞船,派飞船到处存放罐头屋,舍不得那几万亿的人口。

    毕竟大量的罐头屋是在两颗行星上的,要想带走就必须装上飞船。

    于是这点贪心,让他错失了唯一的时机。

    他如果早点逃到其他星系,还可以依靠宇宙的纵深逃亡,现在就晚了。

    “可恶!我存了那么久的人”

    虽然被逼的放弃人口,独自逃跑,甚至抛下了所有的孩子。

    但他心里忿忿不平,始终不甘心,异常恼火。

    此时他身边有个孙女,无辜地成为了他唯一的泄愤对象。

    这艘个人飞船本来是他孙女的,当然,这个孙女也是他的女儿

    现在成了他唯一带走的人口

    “气死我了!难道我要从头开始在一个星球花无数年去重新繁衍人类么”

    镜子只能典当人类,而宇宙中的其他地方,还能遇到人类的概率无限低,所以他要想变得更强复仇,要想无限续命,就必须重新繁衍出人类这个种族只靠他们两个人

    “不用麻烦了,艾德文。”

    正在艾德文准备泄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飞船内回荡。

    他悚然一惊,看向屏幕,就见一个银白色的面孔凝视着他,那眼神正如机器一样冷漠无情。

    “你”艾德文急忙想操控主脑,他比任何人都不信任人工智能,所以所有飞船都没有智能生命,充其量有点高智能的程序而已,反正傻瓜式操作,谁都会用。

    可现在,他无论怎么操作,都没有任何反应。

    “你控制了我的飞船?你这该死的智能生命!”艾德文慌了,他无比地后悔自己没有一开始就跑掉!还要留在那收集人口。

    银白色的面孔当然是蓝牧,他以奥创之躯废掉了整个文明所有飞船的曲率航行和跳跃引擎,其中对于艾德文操控的这艘,更是彻底控制,操控着飞船带着艾德文返航。

    蓝牧冷漠地凝视着艾德文,听着艾德文的谩骂,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艾德文骂够了,也冷静下来问道。

    蓝牧不说话。

    艾德文皱眉道:“你们想要什么直说吧!你们就是冲着我的收容物来的吧!实话告诉你们,这件收容物与我融为一体,除非我死掉,否则我不想的话,谁也拿不走!”

    “但是你们不要想着能杀死我,无论杀我多少次,我都会复活。我已经永生不死!”

    “我的细胞活性史无前例,每一次杀死我都要将所有细胞泯灭,如果不是懒得和你们战斗,那个青色的怪物我耗也能耗死他!”

    “我有多少条命,我自己都数不清!”

    “不如,我加入你们?我会将镜子释放出来,借给你们研究”

    听到艾德文试图为自己争取生机,蓝牧终于说话了。

    杀不死的家伙,依旧有很多方法可以对付。比如说封印,或者终生囚禁。

    艾德文显然也知道这点,否则当初也不会当逆光的手下了,也不会如此畏惧落入到蓝白社的手中而在这里色厉内茬。

    他故意说蓝白社为了收容物,所以要想得到收容物,就不能杀他。

    然而蓝牧在乎这么一个收容物吗?专门典当人类的东西,本就要无限期收容的,或许艾德文就是个很好的收容措施。

    只见蓝牧冷漠道:“永生不死吗?我会让你想死都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