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五十八章 叛逃者
    “你要杀我?”白泽躺在地上颤声道。

    蓝牧变身为白毛狮子,冷声道:“你说呢?”

    说完,寒气逼人的利爪就要落下。

    “等……等一下!”白泽急忙叫停。

    “嗯?”

    蓝牧的爪子悬停在白泽眼前,不屑道:“怎么?怕死了?刚才不是还很硬气吗?”

    白泽苦笑一声:“妈的,我只是让你别折磨我了……谁特么想死啊?”

    “呵呵,亏你还是高级成员,你的手下之前还玩自爆,想跟我以命换命。”

    “你这个当头子的,竟然贪生怕死,不觉得羞愧吗?我对你们的组织很失望啊。”

    白泽冷哼道:“他们是特遣队成员,不是我手下,只是临时指挥而已。”

    “特遣队的人都被洗脑了,或者说百分之九十九的成员都是用生命捍卫‘组织原则’的人。”

    蓝牧玩味道:“那剩下的百分之一呢?”

    “canc坚守的原则简直愚蠢,明明有超自然的力量不用,却偏偏要坚守可笑的自然,如果直接利用收容物的力量统一全球,对付异常事件时难道就不会更轻松了吗?”白泽懊恼道。

    蓝牧说道:“这么说你们内部分为两派?”

    白泽犹豫道:“你可以这么理解,一方叫原则派,是boss们的原则捍卫者,在我看来都是被洗脑彻底的家伙。”

    “一方就是我这种,用他们的话讲,就是缺乏思想教育……嘿嘿。不过我们是少数派。”

    见蓝牧不动声色,白泽突然急迫道。

    “我一直认为收容物虽然对人类有危害,但只要控制得当,也不是不能接受。如果我有权限,哪怕是能随便使用预知日记,你也绝对逃不掉,我会给你布下天罗地网!”

    “狐狸,你就算杀了我,也摆脱不了canc的纠缠,他们不把你收容是绝不会罢休的!”

    蓝牧冷笑道:“难道不杀你,他们就不抓我了?”

    白泽呃了一声说道:“你不杀我,他们还是不会放过你……”

    “那不是废话!你还是去死吧!”

    “等等!但我很了解canc的收容措施,我可以帮你不被他们抓到!”白泽说道。

    蓝牧无语道:“你这就叛变了?”

    白泽涩然地说:“我本来就跟他们不是一路的,我才不会那么暴殄天物呢!”

    “哦?你要做什么?”

    “哼,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砰砰砰!”一顿毒打加治疗。

    白泽幽幽地说道:“我要建立自己的组织,同样是收容异常事物,但在不危及地球和人类的情况下,应该善于利用收容物。只有拥有足够的力量才能做更多的事,我才不会仅仅把收容物当做威慑来用。”

    “难道各国政府就没有建立类似的机构吗?”蓝牧问道。

    白泽说:“当然有,大国政府怎么可能让一个非政府组织压在头上?”

    “只是canc垄断了收容,各国出现的异常事物通常第一时间就被组织插手。canc不允许组织之外的个人或势力拥有收容物!boss的原话是,他不能保证所有人都能克制贪欲。”

    “所以除了少数的几个国家外,各国都授权委托canc来进行收容措施。”

    蓝牧插嘴道:“就像你之前说的中国和北朝?他们拒绝签约,所以收容措施是由自己组建机构来实施?”

    “没错!”

    听到肯定答复,蓝牧想到了潜龙,方墨崎当临时工的那个神秘机构。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我完全可以长期待在中国,canc也奈何不了我吧?”

    白泽摇头道:“并没有这么简单,canc在大中华区也有势力,界主……也就是总负责人叫洛易。”

    “大中华区虽然是我们控制力度最弱的一个地方,但他们也足以收容你了,甚至还会和中国本土机构合作。”

    “狐狸,就算你很强大,面对动真格的收容措施,也绝对束手无策!”

    白泽微笑道:“说真的,你是我见过最特殊的收容物,从来没有哪个收容物像你这般诡异,又是狐狸、又是狮子的……尤其是你逼近人类的灵性。”

    “昨夜见识到你的实力,我就感觉你的与众不同,或许,与你合作是我的机会。”

    “我熟知组织的情报网分布和收容手法,如果你在暗,我在明,两两合作,借助中国这种canc影响力低的地方,想做什么不可以?”

    听了白泽的话,蓝牧暗道:他不知道我能变身人类,可以在自然与超自然之间转换。不过我的确需要他的情报帮助,毕竟这么强大的势力还不是我能抗衡的。

    但蓝牧还是说道:“我还是不能相信你,杀了你最保险。”

    白泽急道:“你放心,我会展现出诚意的!我知道六个收容物的所在地,还清楚马莱所有canc的分部。”

    “最关键的是,组织还不知道我叛变了,如果我帮你逃脱追捕,等于也把自己逼上绝路。”

    “组织对于背叛者是毫不留情的,你被逮住还有机会被收容,至少不会死。”

    “我如果被逮住,就会沦为d级人员。”

    蓝牧疑惑道:“d级人员?”

    “也就是‘炮灰’人员,大部分是各国死刑犯,专门作为研究收容物特性的试验体。”

    “这么多年死在收容物之上的d级人员,围起来可绕地球一圈。”白泽叹气道。

    “啧啧……你的意思是,背叛组织的你没有其他路可以走,只能跟我一样亡命天涯?”蓝牧说道。

    白泽点头道:“可以这么理解,但不至于那么惨,不要太悲观了。”

    “在中国canc的势力很薄弱,凭你的能力,还有我的帮助,完全可以捕获一些收容物,到时候至少可以和大中华区分部抗衡,自保绝对没问题。”

    蓝牧还在沉思,白泽眼看天光大亮,焦急道。

    “别犹豫了,这个地方太危险,卫星随时会发现我们。”

    “找个地方躲起来!”

    ……

    蓝牧最终还是选择暂时相信他,大白天的,canc特遣队要发现他太容易了。

    他们躲在海边的一处丛林里,找到大片的棕榈树叶遮在头顶,这样可以防止被卫星发现。

    白泽角色转变的非常快,他一瘸一拐地说道:“还好昨夜你把特遣队全部消灭了,这样有效地拖延了组织得知收容失败的时间,现在应该才刚刚开始对你进行追踪。”

    “喂喂……他们都是你队友吧?就算只是手下,你这样庆幸他们死光真的好吗?”蓝牧忍不住说道。

    白泽笑了:“队友?表面看我位高权重,身为域长主管一国之地的分部。”

    “看似高管,但其实都是虚的,外派的域长顶多在自己主管的区域作威作福,总部随便派来的特遣队都和我平起平坐,更别说超机动作战队了。”

    “我这种头衔属于被架空的,主要是收集情报和与各国保持联系,相当于交流性质的外交使臣。”

    “canc真正的主力都是各大秘密基地,或者研究所,还有特遣队和超机动作战队。”

    蓝牧懂了,还什么高级成员,也就是个被下放到地方的行政专员而已。

    “你角色转换也太快了吧?突然变得和组织是仇人一样,别忘了你是我的俘虏!”

    白泽苦笑道:“就是因为被你俘虏了我才只能这样。”

    “要么死在你手里,要么背叛组织。我还有第三个选择吗?”

    “如果是那些被洗脑的人,肯定会选择死亡。”

    “然而我还有太多未完成的事了,绝不想死!”

    白泽盯着蓝牧说道:“虽然你是收容物,但现在对于我来说,保护你就是保护我自己。如果你被抓,我一个人是不可能逃脱组织的追捕。”

    “至今为止,叛逃者的生还率为……零!”

    “我希望成为第一个活下去的叛逃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