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五十一章 死刑
    杨雄听了那人的话,并不意外,可也笑不出来了。

    “李勤仁,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事?”

    “我刚才就是去警察部了解情况了,很难啊!警方言辞一致认定是李魏所为,我根本插不上手,警察部长专管此案,基本咬死凶手是李魏。”

    马戏团的李勤仁眼中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低着头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杨老大了。”

    说完,李勤仁垂头丧气地走开,却立即被杨雄拉住了。

    “别放弃!这事我肯定会管!我知道李魏是你侄子,他的本事我很清楚,必然是被冤枉的,而且警方的说辞疑点重重,明天法院初审我会去运作!我会让小林作为律师出席,一定还李魏清白!”

    李勤仁眼神中再次绽放光芒,欣喜道:“杨老大!真的能救李魏吗?这孩子本来就是被冤枉的!林楚,你说他肯定能没事的对吧?”

    李勤仁激动地拉着杨雄身后的青年,那青年正是林楚,只见他面无表情漠然道:“这个案子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我初步判定胜诉的可能性只有一成,警方既然决定冤枉李魏,就必然准备好了无数的证据,从风向中可以看出,当局上上下下都盼着能尽快结束此案,平息这件事。一切都对李魏极其不利。”

    李勤仁原本还抱有极大希望,可听了林楚直白的话后,立刻又陷入绝望。

    杨雄瞪了林楚一眼,林楚看着杨雄无辜道:“我说的是实话。”

    瞎说什么大实话!蓝牧在一旁都看明白了,这个林楚一点也不懂人情世故,当着人家亲属的面说得这么惨。

    杨雄连忙安慰道:“放心,我还会打通关系的,找来七八个律师,李魏肯定会没事的。”

    然而杨雄怎么说,李勤仁的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他了解林楚,知道林楚说的是大实话,想救李魏的确是一件大难事。

    “不用说了,杨老大,我都知道……只能看这孩子的命了。”

    说完,李勤仁给杨雄鞠个躬,岣嵝着离去。

    杨雄待他走远,又瞪了林楚一眼,随后拉着蓝牧离开。

    蓝牧跟着杨雄来到华欣酒店,这才知道原来华欣酒店就是杨雄开的。

    前台的少女认出蓝牧,把事情跟大老板杨雄一说,杨雄哈哈大笑道:“是我疏忽了!前台每天都换班,我以为你昨天就会来,所以没跟今天上班的员工打招呼。”

    蓝牧笑笑,怪不得呢,方墨崎看来还是挺靠谱的。

    杨雄带着蓝牧开了一间房,又拿出一个包,正是蓝牧当初带来马莱的包,里面身份证护照钱包什么都有。

    “介绍认识一下,林楚,我一个故人的孩子,去年从苏丹大学毕业,是法学院的高材生。现在从事律师工作,同时还在考研。你们都是年轻人,可以认识认识。”

    杨雄引荐林楚给蓝牧认识,蓝牧笑着跟他握手。

    林楚这人性子很淡漠,有些呆板,从之前的行为就可以看出来,他人情世故方面还是欠缺许多。

    杨雄又说:“你签证要到期了吧?我让林楚帮你买飞机票,送你上飞机。”

    蓝牧说道:“我的签证是三十天,还有十来天呢,该错过的都错过了,我也就不急了。”

    听说李魏的事后,蓝牧就知道是自己昨夜的动静连累了他,心里愧疚,眼看李魏遭了秧,他决不能坐视不管。所以此时他反而不急着回国了,至少要处理完这件事情!

    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还不管,他无法原谅自己。

    “哦!也好!那我肯定要尽地主之谊,这酒店你随便住,另外我会派个人陪你到处玩玩,当个翻译什么的。”

    怎料蓝牧摆摆手说道:“林兄弟就挺好的,不必另外找人了。”

    还不等杨雄说话,林楚就直接说道:“我很忙,必须在开庭前找出有利于李魏的证据,没有空给你当翻译。”

    蓝牧说道:“那正好了,李魏的事情我也想帮帮忙。”

    林楚冷漠地摇头,却被杨雄拉住了,只见杨雄大笑地说道:“不愧是小方的朋友,好!小林,你就带着他吧。”

    杨雄的话林楚还是听的,只得点点头。

    ……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可以说李魏没有丝毫胜诉的可能,我唯一能证明他不是凶手的方法,就只有依靠大量的证人来证明他昨晚在马戏团,而不在大汉山。”

    一整天两人都在奔波,杨雄有事离开了,蓝牧跟着林楚去各个律师所请一些大律师组建辩护团。

    一路上蓝牧一直追问林楚,无奈下林楚才把这个案子的棘手之处告诉他。

    听完林楚的描述,蓝牧长叹一声,知道光靠打官司,李魏是救不出来的。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没有……只能尽人事听天命。”林楚直说道。

    “天命啊……”蓝牧低喃着。

    第二天,法院仓促开庭,蓝牧和林楚都去了法庭,杨雄也到了现场。

    蓝牧见杨雄眉头紧锁,就知道他的路子也失败了。

    现场来了很多华人,在唐人街华人是一体的,尽管他们祖上来自不同的地方,但归根到底还是华人,在异国他乡生活好几代人,就是靠着相互扶持才发展壮大。

    然而结果似乎早已注定,尽管林楚和辩护团据理力争,局势也极度不利。

    警方的公诉人拿出大量伪造的证据,证明李魏有极端暴力倾向,证明李魏精通催眠,证明李魏事发当天就在那片丛林,并且有村寨的村民出面作证指认他。

    一系列对于李魏不利的证据摆出,反而把林楚拿出的证据斥为伪造,甚至还想反诉林楚和其他被告证人做伪证。

    为李魏作证的马戏团成员都气疯了,当场就想在法庭上动手,结果被强行驱逐出法庭,并且立即休庭。

    休庭后,在场的华人都知道局势不妙,杨雄更是盛怒。

    “官方真想弄虚作假,必定天衣无缝,我们败诉的几率为百分之百。”说话老实巴交的林楚,一句话更是打击士气,李魏的亲朋好友一个个都绝望了。

    回到酒店后,林楚开始思考怎么让李魏的量刑轻一些,在他看来,这才是更有实际意义的想法。

    可两个小时后,一个更糟糕的消息传来。

    李勤仁在知道还不了李魏清白后,竟然带着人想去警察局抢人。

    “愚蠢!”

    杨雄第一时间要赶过去,蓝牧和林楚也跟着上车。

    他们来到警察局,依靠杨雄的人脉好不容易才进去了解到情况。

    “李勤仁也被抓了,他还连累了他们马戏团……”

    林楚摇头漠然道:“最不可取的方法,这是官方要李魏顶罪,我们闹得越凶,官方就压得越狠。”

    蓝牧问道:“有没有办法捞出他们?”

    林楚点头道:“把李叔他们放出来,这个还是可以做到的,但李魏是彻底没救了。”

    这件突发的事情弄到了半夜,杨雄个人出了三十万,才把马戏团的人保出来。

    第二天又去参加了庭审,法院方面直接给出一审判决,李魏杀人事实成立,绞刑死刑。

    “真的是死刑……李魏……”

    李勤仁面如死灰,晕倒在场,最后是杨雄带人把他送回酒店安顿。

    几个马戏团的成员唉声叹气道:“李魏倒霉啊!这是天降大祸。”

    “妈的,明明是冤枉,没天理啊!”

    “真的没办法了吗?那些村民是怎么昧着良心作伪证的!”

    “如果他们翻供,李魏是不是还有得救?我们继续上诉,一直上诉!”

    “对!一直上诉!我们去求那些人翻供,他们怎么能做伪证呢!”

    马戏团的人群情激奋,一个个还不放弃。

    林楚却在一旁冷不丁地说道:“他们不会翻供,你们给的政府都能给,政府能给的,你们给不了。”

    “就算他们翻供,上诉也没有机会了,李魏近期就会被执行死刑,我们只有收尸的机会,现在可以开始准备后事了。上诉反而可能会让警方迁怒于你们,要知道你们昨夜还聚众意图劫狱,现在处于保释阶段。”

    马戏团的人听到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有你这么说话的嘛?

    “林楚你说什么?你还是不是人?李魏是被冤枉的你知道吗!”

    “你现在说这种话有没有良心?”

    “你父亲要听到这话,早就打……”

    这人话还没说完,就立刻被打断了。

    “闭嘴!”杨雄怒吼一声,他素有威望,立刻震慑住众人,大家都不敢说话了。

    “林楚你以后给我多学学人情世故!读书读傻了吗?”杨雄又对其他人低声说道:“小林他没有恶意,只是……唉……是我没教好他。”

    “林楚!你出去!”

    林楚一脸无辜,但杨雄发话,他只好退出房间。

    蓝牧不动声色,竟然也跟了出去。

    两人走进林楚自己的房间里,林楚说道:“你跟着我有事吗?”

    蓝牧耸耸肩说道:“我只是想知道,李魏被关在哪里。”

    林楚老实地回答道:“判决已下,他现在应该暂时被关押在吉芭监狱。一个星期后就会被押走执行死刑。”

    蓝牧点点头又问道:“那监狱怎么去?”

    林楚盯着蓝牧,半晌才说道:“开车去,那里是重犯监狱,很偏僻。没有公交,更没有出租车愿意去。”

    “啧……”蓝牧一听就挠挠头。

    想了想对林楚说:“好,我知道了,没事了,你忙你的吧。”

    说完,蓝牧就打开门准备走出房间。

    可冷不丁的,身后响起林楚的声音。

    “如果你想去劫狱,我可以送你去。”

    蓝牧猛地回头,看着林楚说道:“什么意思?”

    林楚又说道:“你难道不是想劫狱吗?我说我可以开车送你去!”

    “你为何觉得我想劫狱?还有劫狱不是很愚蠢吗?那里一定防守森严。”

    “之前的确很愚蠢,但现在不同,正常手段已经救不了李魏,除了劫狱救走他,没有其他方法了。”

    蓝牧深深地看了林楚一眼,他的确想自己去劫狱,他决不允许这个无辜的华人顶着自己犯下的罪名去死!

    可有这么明显吗?竟然直接被林楚看出来了。

    林楚继续说道:“你很关心这件事情,我看得出你很想救李魏。”

    “可是你从前天到现在,没有做出任何帮助。但我看你的眼神,发现你心有成竹,似乎在等待情况到最糟糕的时候。”

    蓝牧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已经极度震惊了。

    “我的确是想帮忙,但我做不到啊……”

    林楚说道:“你怎么做到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告诉你,如果你想去,我可以送你。仅此而已。”

    “……”

    蓝牧突然笑了,他看出来林楚其实很关心这件事,只不过每一次都老实地把实话说出来,语气又生硬,这才弄得大家很不愉快,因为谁也不愿听冷冰冰的坏消息。其实林楚没有一丝恶意。

    蓝牧觉得自己的感觉没错,直接说道:“好吧,你送我去。”

    “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