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五十章 顶罪陷害
    天蒙蒙亮,晨曦降临。

    一夜之间发生太多事情,但蓝牧终归是安然度过,此时他以人类姿态行走,无人知道他就是昨夜闹得吉隆坡警方颜面无存的始作俑者。

    蓝牧此时正在用英语和路人交流,对方蹩脚的英语弄得蓝牧头大如斗。

    马莱有自己的语言,但英语毕竟是他们曾经的官方语言,所以很多人还是会马式英语,这是一种口语化的英语形式,带有很重的马来语、华语方言及泰米尔语的影响。

    虽然名义上是英语,可恐怕只有当地人能听得懂,蓝牧用中式英语与其交流,简直好像鸡同鸭讲。

    而且对方似乎看出了他是华人,对于反复的问路感到厌烦,直接抬手对着公交站牌,指了一个站名说了句英文。

    蓝牧听懂了,是让他去那里。

    指完站牌后,那人直接快步离去。蓝牧也不在意,现在是上午七点,只当是对方急着上班。

    他掏了掏口袋,没有钱,别说钱了,他除了弓箭什么都没有,可以说一切东西都在杜宇那里。

    蓝牧现在可谓是落魄之极,他心想:杜宇拿着我的东西,根据我和方墨崎的约定,他肯定会把我的钱包与护照给方墨崎。那么方墨崎如果急着回去了,肯定会把我的东西留在约定地点等我去取。

    根据约定,如果蓝牧没去赴约,那么事后去约定地点肯定也能拿到东西。

    到时候有了钱,有了护照,想回去还是很容易的。

    “可是约定地点叫华欣酒店,这地方在哪啊?我特么又不认识路!”

    蓝牧懵逼了,原计划是到吉隆坡后打电话给方墨崎来接他,可方墨崎现在明显离开了,他又身无分文,出租车也坐不了,处境尴尬至极。

    这时一辆公交车来到,蓝牧抬眼记住了路人所指的站名,站名下方还有英文标示chinatown。

    “原来是唐人街,或许华欣酒店就在那里,即便不是,那里华人多问路还是很简单的。”

    决定去处,他转进一个巷子瞬间变身追猎者,然后隐身而出,跳到公交车顶,他伏在上面免费坐车。

    这一路上他仔细地观察每一站,心里数着,大概是第六站就要下了。

    不过两站过去,他欲哭无泪地发现,这俩公交好像是免费的……

    因为每一个人上车都没有投币,更没有刷卡,上车就坐,到站就下。

    “我去……免费公交啊!亏我还隐形趴车顶……”

    六站后,蓝牧跳下车,看了看站牌,名字的确就是路人为他指的。

    而且一个很明显的红底大牌坊就立在路口,上面写着繁体的茨厂街三字。

    这里就是吉隆坡的唐人街,华人遍布世界,每个地方的唐人街叫法不同,但基本都会有类似的牌坊在。

    白天的唐人街不热闹的,也就有几家卖些小吃、冰镇饮料,街道上空荡荡的没几个人。

    唐人街到处都是中文,小部分繁体,一大部分竟然都是简体,看着亲切,有一种总算找到组织了的感觉。

    盛夏的吉隆坡非常热,明明才八点左右,太阳就已经很毒辣了。

    一名卖茶饮的中年商贩注意到蓝牧,笑道:“华人?”

    蓝牧一愣,趁机凑上去点头道:“是啊!魔都来的。”

    “吼,好地方啊!热没?饮杯罗汉果龙眼冰糖炖冬瓜茶先的嘛!”

    蓝牧傻眼,罗汉果?龙眼?冰糖?炖冬瓜?茶?这什么鬼饮料啊喂!

    中年大叔头略有秃顶,和颜悦色还带着商贩特有的狡黠,口音是明显的粤语,在知道蓝牧是魔都来的后,立刻切换成普通话,当然是粤普。

    蓝牧囊中羞涩,难以启齿,只得拒绝大叔递过来的什么什么冬瓜茶。

    中年大叔早就看出蓝牧衣着落魄,国内过来却没有行李,说不定是糟了什么变故。

    见他满头大汗,又不买茶饮,便笑道:“送你了,喝吧。”

    蓝牧不好意思,急忙摆手摇头:“不用了,真不渴。”

    “诶,换成软妹币也就两块多,快喝!”

    大叔把秘制茶塞到蓝牧手中,蓝牧笑笑,仰脖喝掉。

    还别说,里面虽然混了一大堆东西,味道却还不错,清凉祛火,挺有滋味的。

    蓝牧喝了茶后,趁机问道:“大叔,问个路,您知道华欣酒店吗?”

    “要是不知道,告诉我怎么去飞机场也行啊。”

    大叔想了想说道:“华欣嘛!我知,街尾拐过再到振华学校旁边就是的嘛。”

    蓝牧听明白了,道了声谢,便沿街走去。

    走到街尾,往右边一拐,迎面突然涌来一群学生,一窝蜂叽叽喳喳的,拿着标语在搞什么仪式或活动,全部是讲华语的。聚在一起喊口号,振兴华语什么的,看样子好像还是本地的华裔。

    街边的店铺里的人见了也都笑笑,那群学生也神情轻松,喊着喊着又打闹玩耍起来。

    看样子这似乎是附近的学生,经常性弄的活动,估计就是那个振华学校培养学生的学习氛围之类的吧。

    “看来就在前面了。”

    走了大约五分多钟,蓝牧看到了一所学校,学校旁不远处就有一栋七层楼的酒店,正是华欣酒店。

    “终于找到了。”

    蓝牧进了酒店,见前台只有一名少女,便问道:“你好,我有个朋友之前住在0501,他是不是已经退房了?”

    少女一愣,用蹩脚的普通话说道:“请稍等……”

    这女孩的华语比大叔的差远了,还带有浓重的闽南口音。

    少女在前台翻查了片刻,就说道:“是的,0501三号就退房了。请问先生还有什么事?”

    蓝牧咦了一声:“三号就退了?不是说等我到四号吗?”

    “那个,他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我是他朋友,他一定有叮嘱你们会有人来找你们吧?”

    少女眨巴眼,艰难地听明白了蓝牧的话,说道:“没有,我不知道。”

    蓝牧呵呵一声,无语了。暗道方墨崎搞毛啊!难道我真的要坐飞机偷渡?

    苦笑地摇摇头,蓝牧走出华欣酒店,茫然地在唐人街乱晃。

    钱包、护照等行李全在方墨崎那,自己想用正常的方式回家是不可能的了,能保证不被当地查到自己黑户就不错了。

    至于被遣送回去,蓝牧首先就排除了,与其被当成偷渡客遣送回去,不如直接偷渡回去,不声不响的更好。

    不知不觉,蓝牧又晃到唐人街口。

    那群学生正好也在街口,此时也不喊学校教的口号了,反而扎堆在一起议论什么。

    卖茶饮的大叔也在一旁,正在和一名愁眉苦脸地男子说话。

    蓝牧走过去,正听到一句:“我只能求杨老大了,咱们马戏团是真没了办法哦。”

    大叔回答那男子道:“怎么搞成这样?李魏那么老实,怎么惹到这么大的事?”

    “真不是他干得呀!李魏他哪有顶大的本事?昨夜全城警力出动,听说还死了不少警察,李魏当时就跟我们在团里看电视,警察突然就冲进来把他抓走了,这没道理的嘛!”男子愁眉苦脸,语气委屈的不行。

    大叔叹气道:“事情太大了,昨夜全城骚动,现在正是风口浪尖,杨老大也出不上力啊!”

    学生们却很愤怒道:“我们都知道昨夜出了大案子,可那是在大汉山啊!隔着一百多里,哪有到城里抓人的呀?”

    “你们看!你们看!这是刚刚公布的新闻!”一个学生拿着手机叫喊着。

    一下吸引了大家注意力,全都看向新闻。

    “礼河村寨杀人案嫌犯被捕,六名特警因公牺牲……嫌疑人李魏,男,26岁,其罪大恶极,系马莱籍华人,龙越马戏团饲养员,精通催眠术,以其在马戏团饲养的亚洲赤狐为掩作案,伪造为鬼怪杀人……经过警方一夜努力,终将其逮捕归案……穷凶极恶,翌日提交法院公诉……”

    蓝牧也凑在人群外看着那则新闻,这都是当地警方公布的信息,一大早各个媒体都开始报道此事。

    新闻中还有被抓捕犯人和狐狸的照片,李魏方头国字脸,一脸茫然,那只狐狸看的蓝牧更是醉了,分明是一只红毛狐狸,身形娇小,算上尾巴也就一米四的身长。

    一个学生楞道:“李魏还精通催眠术啊?”

    另一个学生愤怒地说道:“你傻啊!就算他会催眠术,能杀得了六名特警吗?而且昨夜媒体报道的狐狸分明是白色的!今天拿条红狐狸是把我们当傻子啊!”

    这么一说,谁还看不出警方公布的消息真假?分明是胡说八道!

    龙越马戏团在唐人街很有名,每年唐人街的华人头子杨老大,都会花钱请他们来唐人街演出,一年好几次,马戏团的成员都被唐人街居民所熟知,李魏就是个里面普通的饲养员,他养的不仅仅有狐狸,还有鸽子、猫狗、猴子、熊仔,甚至是大蟒。

    此人平日里就很老实,要说李魏昨夜去杀了十人还弄死六名特警,打死他们也不信啊!

    “杨叔来了!杨叔来了!”学生们正在愤怒的议论,突然有人喊了一声。

    蓝牧回头看去,一辆黑色轿车开过来,停在路边走下来一名两鬓掺白的老头,看起来极为精神,估计也就五十来岁。

    他身后还跟着一名西装打领的青年,在场的人见了,都真心地喊了一声杨老大。

    那老头就是杨老大,板着脸走到学生面前说道:“都喊什么呢?别喊了,回去上课!第一节课不上了?”

    被杨老大一顿训斥,学生们还不服气,喊道:“李魏给抓了!肯定是被冤枉的!”

    杨老大肃然道:“那也不管你们事,回去上课!小祖!尤其是你!我现在就叫你爸来把你拉回去!”

    一名学生被杨老大指名点中,一缩头都在人群里。

    其他几个学生也不敢闹腾了,只得乖溜溜地回学校。

    终于搞定这群闹腾的学生,场上只剩下马戏团的男子和卖茶大叔,还有蓝牧。

    杨老大打量了一下蓝牧问道:“你是谁?我没见过你……”

    蓝牧笑道:“你好,我叫蓝牧,魔都来的……”

    杨老大咦了一声道:“是你?蓝牧?”

    “诶?”蓝牧一惊道:“你认识我?”

    杨老大笑道:“你是小方的朋友吧?”

    蓝牧顿时恍然大悟,笑道:“方墨崎是我朋友……他是不是留了东西……”

    杨老大拍拍蓝牧肩膀说道:“他走前叮嘱我找你,没想到你自己找来了。没错,你的东西都在我这,回国的事情我都会帮你搞定。”

    “那太感谢了!”蓝牧急忙道谢,暗道方墨崎人脉还挺广,这杨老大一看就是地头蛇,在唐人街极为威望,方墨崎要在马莱做什么事,估计也得找他帮忙。

    杨老大不在意地笑道:“谢什么啊?你是小方的朋友,就是我杨雄的朋友!”

    就在这时,马戏团的那人忍不住愁眉苦脸地插嘴道。

    “杨老大,李魏的事我只能求你了!您要不救命,他死定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