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四十七章 九命?
    “……”

    “这里是七号小组,东南35度方向没有发现。”

    “这里是八号小组,东南60度方向没有发现。”

    “……”

    “这里是十六号小组,东北35度方向没有发现。”

    整个行动的负责人统筹各个搜捕小组的回报,很快发现了异常。

    “十号小组呢?十号小组为何没有回复?”

    “长官,连续呼叫三十分钟了,没有任何答复。”

    “他们搜索的是什么方向?”

    “东北60度方向。”

    长官一拍桌子,叫道:“又被催眠了!肯定是这样!”

    “立刻让附近的小组去支援,每分钟都要保持信息通畅。”

    虽然没有发现敌人,但无故失联这种情况太熟悉了,和山顶上发生的事一模一样。

    大概确定了敌人可能存在的区域,附近的小组开始收拢包围圈。

    至于在包围圈中,十号小组的四名成员正痴迷地在一棵树下高举双手。

    他们迷恋地看着树上的九尾白狐,仿佛看着女神一般,不停地想靠近她,却始终无法靠近。

    蓝牧兽形态趴在树枝上小憩,九条大尾巴柔顺地垂下去,好像白色的帘幕。

    大树又高又直,四个警察不管怎么爬,怎么跳,都无法靠近那位于高处的九尾狐。

    在他们心中,这种渴望而摸不着的迷恋,更加折磨地他们发疯。

    “又是直升飞机,距离这么近的话,就不要怪我了。”

    只见前方有灯光扫荡,低空中螺旋桨的噪音不断靠近。

    当直升机飞到蓝牧头顶,距离实在太近了,驾驶员好像被一种奇异的魅力所吸引,不自主地看向树梢。

    他看到了上面优雅端坐的九尾狐,那极致的美感吸引着他抛弃直升机,竟然朝着九尾狐扑过去。

    蓝牧抬着头,看着直升机因为无人操控从他头顶越过,最终砸在远处的丛林里坠毁。

    “唦……”

    只是轻轻一跃,蓝牧就跳到另一个树梢上,恰好躲开驾驶员,只见驾驶员砸断了树杈,从树上掉下去,重重地落在地上。

    骨碎的声音非常明显,这驾驶员被他所迷惑,竟然直接跳机,把自己摔残了。

    不光如此,四面八方还不断地有警察靠近,每当他们靠近一定范围时,都会跟看到珍宝一般,痴迷地扑上来,在这棵大树下叽里呱啦,蹦蹦跳跳。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警察聚在这棵树下。

    到最后蓝牧的尾巴下有五十多名警察抬着头看着他。

    他们的通讯器响成一片,却没有人顾得上接听,都拥挤着想要靠近蓝牧。

    一窝蜂地围在同一棵树下,相互碰撞,相互推搡,高举着双手就好像一群沙漠中的遇难者在追求着唯一的一瓶水。

    五十多名警察失联半个小时,就连直升机都坠毁,指挥处都急疯了。

    “还有一组呢?第一组应该还没到吧?立刻告诉他们不要靠近目标。”

    “先在远处把情况汇报过来,然后待命。”

    好在指挥官反应过来了,及时阻止了仅剩的警员靠近失联地带。

    不多时,一组汇报道:“长官,其他小组的兄弟们都在前面,他们……他们围在距离我四十米的一棵树下,那只狐狸就在树梢上。”

    “他们围着?跟在山顶上时一样吗?”

    “是的,好像被催眠了。”

    指挥官满头大汗,他第一次遇到这种对手,同时催眠五十多个人,还是人吗?

    “没有发现可疑人嘛?”

    “报告长官,没有可疑人,视线范围内只看到那条狐狸……”

    “莫非还真是九尾狐?真的是超自然事件?”

    指挥官犹豫不定,现在局势陷入尴尬境地,他是既不敢派人过去,也不能就此罢休。

    五十多个警察成为人质,这事让他也不敢向上头汇报,使得他现在进退两难。

    “信我啊!所有的一切肯定都是那条狐狸做的!”拉宾还在苦苦劝说,这一回,指挥官将信将疑了。

    “拉宾教授,你有什么方法救出我的属下们?”指挥官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问道。

    拉宾说道:“那条狐狸非常诡谲,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上报情况,请求更多支援,或者干脆要求军队出马。”

    “二就是放弃活捉九尾狐,直接用狙击枪击毙它。”

    指挥官怒道:“拉宾教授,我没有问你怎么抓九尾狐,那只是一条狐狸!”

    拉宾教授也怒道:“愚蠢!一切都是狐狸造成的,击毙狐狸就能解决一切。”

    “不过你最好叮嘱狙击手重伤狐狸就行,活着的对于我更有意义。”

    指挥官叹了口气,一边向上层报告,一边让第一组警员对那条狐狸予以击毙。

    这边的困境也如实被记者了解,并及时发送素材给吉隆坡的媒体。

    坠毁了一架直升飞机,五十多名警察被作为人质。

    神秘的九尾白狐,未知的凶杀罪犯。

    马莱很久没有这么大的新闻了,可这同时也是吉隆坡警方的耻辱。

    当天晚上新闻就在吉隆坡传遍了,甚至开始在全国传播。

    民众纷纷开始质疑警方的办案能力,被一个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到现在连对方的样子都没见到。

    并且出现前所未有的五十多名警察作为人质,如果连警察都被当做人质,那还怎么指望警方能保护民众?

    面对民众和媒体的质问,吉隆坡警察部长对外公开讲话。

    一方面无限夸大对方的实力,一方面否认九尾狐存在的现实,而将此案定性为伪装鬼怪杀人事件。

    并且全城的警力几乎都出动了,向公众立下承诺:“哪怕搜遍大汉山热带雨林,也一定要抓捕凶犯。”

    与此同时,蓝牧还在默默地等待变身结束的最后时刻。

    突然一声闷响,一颗子弹从极远处穿透枝叶射中蓝牧。

    就见蓝牧从路上落下来,猛然栽倒在地。

    子弹的来源处,一名狙击手自信地一笑,对耳麦说:“ok,目标已被击毙……子弹命中目标头……什么?怎么可能?”

    被击中头部的蓝牧晃晃狐狸脑袋,浑身是血地从地上爬起。

    周围全是迷恋至深的警察,可此时这些警察似乎清醒过来,一脸莫名其妙地发懵。

    蓝牧急忙再次施加魅惑,却发现这一回并没有把所有人都控制住,仅仅魅惑住了前几排的警员。

    “范围缩小了?怎么可能?”

    “不对,我刚才被狙击手射中了吧?可我怎么没死?”

    “明明被射中额头,我感觉自己脑袋都炸开了,怎么一转眼我却没死?”

    蓝牧一边想,一边不敢久留。

    只见他扭头就跑,毕竟被狙击手锁定住,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跑着跑着,蓝牧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他……少了一条尾巴!

    “什么鬼?我怎么只有八条尾巴了?”

    少掉的尾巴是第九条,是一条他并不知道功能的尾巴。

    现在想来,有两种可能性。

    一,第九条尾巴的能力就是替死,当九尾狐死亡后,以一条尾巴为代价,重新复活。

    二,每一条尾巴都能替死!自己刚才已经死了一次,所以消失了一条尾巴,而九尾最大的秘密或许就是有九条命。

    总之,蓝牧可以很确信,他刚才的确死了一次,脑袋被狙击枪爆开,当场死亡!

    “该死!我竟然被杀死了!”

    “刚才如果九尾狐只有一条命,我便真的死了,再也醒不过来了!”

    越想越憋屈,蓝牧咬牙切齿,他若是刚才窝囊地死在这里,那份不甘心简直要突破天际了。

    “狙击手是吗?你给我等着!”蓝牧此时疯狂逃窜。

    死亡一次的感觉难以形容,没有死过的人根本不知道,临死前那一瞬间的情绪爆发,一个人几乎所有的情绪都会在那一刻迸发出来,可却拥堵在心中,无法形容也无法让人感受。

    躲了几公里外后,蓝牧直接钻进一个树洞中。

    虽然他很想给自己一条尾巴讨回公道,但他知道九尾狐还是太弱了。尽管魅惑之力天下无双,可是自身的脆弱是致命的威胁,别人只需要一颗子弹,就能让自己归西。

    “距离强制期结束……”

    “还有半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