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四十三章 别拿祥瑞不当妖怪
    蓝牧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变成了传说中的九尾白狐。

    虽然只是外表只是狐狸,却流露出惊心动魄的魅力。

    只是站在山头,披星戴月,迎风而立,九条尾巴随风舞动,便自生出一股出尘的气质。

    “这股能量……”

    蓝牧发现自己用尾巴吸收了月光,月光的能量没入最中间的一条尾巴中储存了起来。

    “只有这一条尾巴能吸月华,其他八条干嘛的?长着好看?”

    蓝牧想不通,又看向被他一念之间就凝聚成形的雾气。

    这些雾气原本散漫在他四周,被他驱使下,聚而化为水镜。

    心念再动,雾气散开,重归无形。

    “我真的变成妖怪了?这真的是神话中的九尾白狐?”

    蓝牧好不容易才接受这个现实,他没想到自己连神话传说中的生物都能变。

    九尾狐之说亘古便有,东亚诸文化中都有九尾狐的传说,这种似妖似仙的奇兽在中日韩三国古籍中皆有描述。

    甚至于东南亚小国和印度也有相关的记载,但不管是哪里的神话,其对于九尾狐的描述基本大同小异。

    最初九尾狐乃仙兽,可谓:“世太平则出,为祥瑞也。”是国家昌盛,帝王贤明的瑞兆。

    而后到了宋代乃至以后,渐渐被妖魔化,又为妖狐,代表了狐媚祸生,是妖媚的名词,传播到四方诸国。

    可不管怎么说,九尾狐是东亚文化共通的象征,无论问谁,他脑补都一定是具绝世之容姿的形象。

    “但是……我是男的啊!”

    蓝牧无语了,在风中凌乱着。

    他变成精灵也就罢了,怎么又变成了九尾狐,难道要出去魅惑苍生吗?

    “传说九尾狐善于幻化人形,通常都是以人世间种种人物形象,以假乱真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我怎么变?”

    只见一条九尾狐在山顶蹦蹦跳跳,尾巴扫过树林土石皆寸土不沾。

    好像有一层薄薄的气障阻隔了尘埃,让他这条白狐一尘不染,始终保持着华美的白色毛发。

    九尾狐身形不小,体型若狗,如果伸长了他那巨大的尾巴,算起来全身总长度约有四米多,其中尾巴就占了两米八。

    只见他突然被九条尾巴包裹,变成白色的毛茸茸一团。

    待尾巴展开,哪里还有白狐?石头上静静地躺着一名青年,浑身不着片缕,皮肤光滑白净。

    然而不止如此,九条尾巴依旧在屁股上摇曳,毛发闹得他痒痒的。

    “我去……尾巴变不了吗?”

    蓝牧折腾半天,始终不知道如何收起他这巨大的尾巴,这九条尾巴聚在一起,比他人还大得多,飘在他身后像飞舞的雪白长裙摆。

    耳朵弹动两下,伸手一摸,蓝牧就绝望了。

    不光尾巴收不起来,连那毛茸茸的妖狐耳朵也俏生生竖起,时不时还能一动一动的。

    一挥手,雾气聚拢成形化为镜子,蓝牧看着自己的样子叹了口气。

    “我的幻化太不到家了,这分明是个妖怪啊!”

    镜子中的蓝牧,外表的确还是他的样子,但双眸猩红,短发散落,两支狐狸耳朵钻出黑发,露在外面,背后是九条巨大的尾巴当背景。

    明明是他自己本人的样子,气质却截然不同,由内而外散发着惊人的魅力,一举一动间都有动人心弦的诱惑。

    “唉……”

    蓝牧长叹一声,跪在地上,失意体前屈,心如死灰。

    “这样的幻化,变不变没有区别。”

    “而且这回变身比上次晚了一天多,足足间隔了八天才变身,算起来七天强制期结束后,方墨崎应该已经离开了。”

    “看来我是不能赴约了……这种样子,要是进入吉隆坡,恐怕会震惊世界吧?”

    蓝牧抚摸着自己庞大如盖的尾巴,实在是无可奈何。

    如果只顶着兽耳,还可以掩盖,但是带着这九条大尾巴,难道说自己在cosplay吗?

    蓝牧只能认命,决定老老实实在深山里把七天强制期熬过去。

    “我受够了这种变身……下次变个霸气点的吧?”

    他忍不住吐槽两句,却听到了仿若婴儿般的声音在说话。

    这童音清脆空灵,声线直击心底,回声在山顶随风荡去。

    虽然能说人话,但听了这声音,蓝牧也懒得吐槽了。

    盘坐在地,自己抱着自己的九条大尾巴,闲的没事研究一番。

    几个小时过得很快,月亮早已落幕,随之而来的是晨曦的朝阳。

    吸收了一晚上的月华,阳光一出来,他第四条尾巴本能性的舞动。

    与月华的清凉不同,一股灼热的能量灌进全身,最后沉淀在尾巴中。

    “原来阳光也能吸收?”

    研究了一晚上的蓝牧思绪一下子打开了。

    “第四条尾巴原来是吸收太阳能的……那么只剩下三个不知道了……”

    蓝牧探究自身,发现九尾狐所有的能力全都来自于尾巴。

    第一条尾巴代表了幻化,可以把自己幻化成任何人的样子,理论上可以以假乱真,但他一切都靠本能,幻化能力不过关,始终无法变化狐狸耳朵和尾巴,结果就只能保持在电视剧里常看见的那种妖怪形象。

    第二条尾巴就是纯粹的幻术了,至于具体有什么用,他还想不出来,只能本能性的让他具有蛊惑人心的能力,例如魅惑一只云豹乖乖地躺在他身边,变成温顺的宠物。

    第三条尾巴就是他操控雾气的能力,可以让身体周围弥漫着雾气,最高可以令雾气浓郁的遮蔽视线,甚至任意聚散,随心控制,但没有丝毫攻击力,全部聚合起来也就是一滩水罢了。

    第四条就是吸收太阳能,但储存在尾巴里,也不知道有什么用,至今蓝牧也没发掘出如何使用太阳能。

    第五条同样如此,吸收月华,也是储存起来,除了清凉凉的感觉,并没有什么鬼用。

    第六条尾巴就厉害了,能让身体包裹着薄薄一层力场,随心所欲地隔绝外物,不仅仅有祛尘的功效,甚至能防护自身。只是防护能力有些低下,他用力拿箭头刺自己,还是会刺中肌肤,留下白印子。

    如此算来,如果他被强弓重弩射中,依旧会受伤,更别说枪械了。

    至于剩下的三条尾巴,他根本没发现有什么用,就好像纯粹是卖萌的。

    太阳慢慢升高,山顶始终暴露在烈日暴晒下,蓝牧有第六条尾巴的力场保护,根本不担心晒伤。

    只见他一整天都平心静气地吸收太阳能,一直到黄昏将近,这才结束。

    看着夕阳西下,他站起来慵惫地伸个懒腰,感觉跟睡了一觉似得。

    “这莫非就是吸日月精华修行?感觉不错,一点也不累,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呢……”

    “不过……竟然会肚子饿?”

    晒了一天太阳,感觉浑身由内到外都懒洋洋的,蓝牧却惊讶的发现自己腹内空空,有饥饿感。

    “我不是仙兽吗?就算是妖怪……也不应该肚子饿吧?”

    “原来修炼也要吃东西啊……这……”

    蓝牧不知道自己想吃什么,只能跑下山去丛林里觅食。

    然而他习惯性地直接跳下石头,在山崖陡坡上奔跑,却忘记了自己现在不是白毛狮子。

    “啊!”

    蓝牧狼狈地摔倒,从山上翻滚下去,根本没有白毛狮子的潇洒。

    他再一次经历了曾经坠下山崖的恐惧,身体滚动着,磕在石头上,树枝上,尾巴本能性卷成一团保护自己。

    等到他落地时,晕头转向,白皙的肌肤伤痕累累,有些地方出现轻微的擦伤。

    “还好第六条尾巴的力场保护了我,不然这一路滚下来,肯定筋断骨折。”

    六尾防护还算给力,摔了这么久并没有大碍。

    不过他很快懊恼,郁闷地想着。

    “怎么弱爆了啊?我还是不是妖怪啊?有这么弱的妖怪吗?”

    “力气没力气,速度没速度,就只有长得好看吗?观赏性妖怪?”

    随后蓝牧想了想,可能是我幻化人形的原因,幻化人形同时也继承了人类的柔弱。

    想到这里,蓝牧取消幻化,变回了九尾狐形态,一只俊俏的大狐狸就来到了林中。

    果然,狐狸身体要比人类敏捷多了,怎么说也是兽型,比较适合自然环境,人类的身体退化根本不适合在山林里纵横披靡。

    如果刚才是兽型下山,也不至于一路摔下来,蹦蹦跳跳地下山,肯定比人类灵活。

    “貘?又看到一头貘,没胃口,不吃!”

    “蛇?花里胡哨的,好恶心,不吃!”

    “鹿?也没什么胃口,不吃。”

    “牛蛙?靠!给我滚远点!”

    蓝牧在林中散步,跑来跑去,也找不到自己想吃的东西。

    为了寻找可以吃的东西,蓝牧是纯粹遵循本能挑选,只要身体没胃口,他就果断挑食。

    如此逛遍了山底附近的林子,遇到了各种动物,最终他找到了内心渴望的猎物。

    “鸟……原来想吃鸟啊……”

    蓝牧四肢并用,爬上一棵大树,缓慢靠近一个鸟巢,里面有几只小不点,树枝上还停落着一只麻雀大小的不知名鸟类。

    然而蓝牧刚刚靠近,那鸟儿就警觉了,尖叫着蒲扇翅膀飞起,护着鸟巢。

    蓝牧心一横,直接扑上去,却被那鸟躲开。

    自己则叼着鸟巢里一只小鸟落地。

    不顾大鸟嘶叫,蓝牧团着毛茸茸地尾巴果断跑掉。

    等他停下来把小鸟吐出,小鸟已经被他本能性地吸干了血,成了尸体。

    再看尸体,他已经没胃口了。

    “靠……我原来只想喝血啊……”

    鸟太小了,蓝牧只喝了一小口血,就靠这种捕猎效率,蓝牧都要哭了。

    这时,一只山鸡带着斑斓的羽毛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九尾狐澎湃的渴望又来了!

    蓝牧扑上去,怎料那雄鸡威猛霸气,眼珠子一瞪就啄了过来,翅膀也扑闪着让他低空飞跳,显得极有威势。

    不仅如此,林中又冲出来几只山鸡,蓝牧被啄了几口,哪怕有力场保护也感觉吃痛。

    心里隐约感觉自己正面刚不赢!只好扭头就跑。

    “九尾狐啊!九尾狐……”

    “你真的是妖兽?咋连个捕猎都不行呢?”

    可是他跑,山鸡却不放过他,竟然气呼呼地追着赶着。

    蓝牧一怒,我怎么说也是个妖兽!连鸡都敢欺负我?

    真拿祥瑞不当妖怪了?

    第二条尾巴微微舞动,蓝牧不跑了,蹲坐在原地,面朝诸鸡。

    只见山鸡们气势汹汹冲来,突然温顺下来,迷恋地看着九尾狐,缓缓靠近。

    “原来不是靠爪子捕猎……而是技能啊……”

    蓝牧心想这才乖,叼住一只山鸡脖子,只吸了一口,便令其倒地死去。

    如此反复,这些山鸡全部被他吸干了精血。

    至于蓝牧,仅仅喝了点血,就立即停止了,对于肉什么的根本没有欲望。

    但只吸了这么点血,蓝牧并没有感觉到满足,总觉得这些东西太低级,喝不够。

    “感觉只靠喝血,我喝一吨也喝不饱的样子……”

    “这应该不是九尾狐真正的食物……”

    “天……我到底该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