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四十章 对决结束
    蓝牧变身追猎者,身形消失在丛林中。

    他的脚步无声无息,狩猎律动搜索着人形生物。

    不一会,他就发现了一个人猫着腰隐蔽潜行,很显然就是方墨崎。

    “真是厉害啊!这么快就找准了我逃跑的方向。”

    蓝牧注意到方墨崎潜行的方向正是自己所在的位置。

    只见他如疾风般掠过树杈,在树与树之间腾跃,不一会儿就落到方墨崎所在地的附近。

    站在高处,无形的狮子幽幽地盯着方墨崎,居高临下。

    原本方墨崎正在低着身子飘忽不定地移动,突然他一怔,藏身在一棵树后,惊疑不定地抬头张望。

    “咦?”

    蓝牧见他望过来,立刻手脚并用地转换地点,很快爬到另一棵树上。

    再看去,方墨崎似乎也有察觉,目光也移动过来,凝重地看着蓝牧的方向。

    蓝牧大惊,连续转换几个地方,无论是树上还是地上,只要看向方墨崎,就会被发现。

    不过好像方墨崎并不能看到蓝牧,只是察觉到蓝牧的方向有人盯着他,就仿佛目光犹如实质般令他警觉。

    “这家伙,他是第一个能察觉到隐形追猎者的人!”

    之前蓝牧在任何人面前隐形,都不会被察觉,所以一直没有发现白毛狮子的隐藏能力还有这种缺陷。

    面对警觉性极高的人,追猎者几乎毫不收敛的杀气根本无所遁形。

    “先退吧。”

    蓝牧见方墨崎弯弓搭箭朝他的方向试探性射来,立刻决定先离远一些。

    隐形的追猎者躲开这一箭,轻盈地落在地上,退出一百多米后只用狩猎律动远程观察。

    果然,在这个距离上,没有直接看向方墨崎,就不会被发觉。

    追猎者的感知中,方墨崎射完那一箭,就快速地转移地点。

    不过很可惜,只要他不超出蓝牧一公里,就无法逃脱蓝牧的感知。

    蓝牧保持距离在一百米以内,隔着几十棵树监视方墨崎。

    见他停在一处地方后,立刻变回精灵,跑到一棵大树顶端,凭借他双腿的吸附能力,屹立在树冠上而不倒,一边快速移动,一边射出一箭。

    ……

    方墨崎很久没跟人进行这种对决,一开始还兴奋异常。

    一边小心地隐藏自己,一边轻松找到蓝牧逃走的方向。而且他发现蓝牧完全没有迷惑性地隐藏自己,几乎是像普通人一样在丛林里穿梭。

    以至于方墨崎找到他,靠近蓝牧十五米内时,他还在一棵树上发呆。

    “这种警觉性……果然没什么经验吗?”

    方墨崎很失望地射出一箭,直逼蓝牧心口。

    然而看到蓝牧快速反应并躲开后,方墨崎眼睛一亮,立刻追上去。

    “反应倒是超乎寻常,我面对这一箭都没法躲开,除非早有准备……果然他是故意的嘛?”

    方墨崎想到这里,速度放慢几分,始终警惕地隐藏自己。

    追了十分钟,方墨崎摇摇头,从蓝牧的逃跑痕迹来看,他速度很快,并且始终在树上腾跃,这种能力的确强大,可是没有任何技巧性地隐藏,逃跑方向被方墨崎轻松得知。

    “嗯,大概了解了。身体素质强大,速度快,反应快,能在树上高速移动……不过意识一般,经验不多,侦查和反侦察能力极差。”

    “根本不是个猎人,倒像是个战争射手,如果在正面对决中,我必死无疑。”

    “不过在丛林里,论起隐藏、偷袭,他绝不是我的对手……一直逃跑是没有用的,永远都只能处于被动之中,下一次被我突袭到,我是不会再让你有机会躲避了。”

    方墨崎把蓝牧分析的七七八八,正准备继续追击蓝牧时。

    突然一股杀气如芒刺背!

    这不是普通的杀气,就好像是一头凶兽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弱小的猎物只能颤抖。

    “什么东西?”

    方墨崎大吃一惊,急忙看向危机意识的来源方向,然而那里除了树叶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体积很小的生物?不!应该是隐藏的很深,我找不到!”

    方墨崎头皮都在发麻,第六感不断地警醒他,有一个危险的生物盯上他了。

    只见他极尽所能,不断潜行改变自己的位置,试图摆脱这股视线的纠缠。

    然而无论他怎么躲藏,那股危机感依旧如跗骨之蛆,让他汗毛战栗。

    可不管他怎么寻找危机的来源,却始终不能看到敌人。

    这是一个无形的敌人,这种敌人最可怕!

    多年的极限生存练就了他强大的危机意识,可从来没有哪一次有这回无力。

    “不行,不能再被动下去了。”

    方墨崎抬手射了一箭,箭矢飞向危机的来源处,然而这一箭射空了,穿过两个树杈中间,钉在了远处的一颗树干上。

    “没有敌人……在哪里?咦?好像离开了……”

    方墨崎这一箭射出后,那股跗骨之蛆的感觉消失了,貌似暗处的敌人远离了自己。

    经过这么一番博弈,方墨崎不敢久留,不断转移地点。

    正当他清理自己移动的脚印和痕迹时,一道轻微的破风声靠近。

    “唰!”

    方墨崎刚躲开,却发现根本不必要躲,因为这一箭射偏了,仅仅只是射中一棵树干,距离他还有一米多远。

    不过很显然,他的位置暴露了。

    “这是蓝牧的箭!他怎么发现我的?”

    方墨崎再次转移地点,同时隐蔽地搜索附近,却始终没找到蓝牧的蛛丝马迹。

    “这家伙,除非也学会了隐藏痕迹,不然就是从离我更远地地方射得箭。”

    “不过,那么远的地方,他是怎么确定我在这里的?”

    方墨崎看向树冠高处,他不信蓝牧能在百米外找到他,为了测试心中的猜想,他故意站在原地不动了。

    过了十秒钟,一箭从高处射来,洞穿层层树叶,突然出现在方墨崎面前。

    “果然!”

    方墨崎早有准备,一个快速卧倒,便躲开了这一箭。

    “他竟然能在那么远的地方知道我的位置,怎么做到的?”

    方墨崎不断地移动,试图逃脱蓝牧的锁定,然而他只需要在某个地方停留几秒钟,那里就必然会遭遇一箭。

    虽然是很敷衍的一箭,几乎不可能射中他,但这种敌在暗我在明,永远被动挨打的感觉很不好。

    前不久方墨崎还是追击蓝牧,怎么突然之间,情况倒转,变成蓝牧追击他了。

    “二十七箭!”

    “二十八箭!”

    “二十九箭!”

    方墨崎并没有放弃,在不断逃跑的同时,也在默数蓝牧所射的箭数。

    不仅如此,从蓝牧第四箭开始,他就有心销毁蓝牧的箭,每当蓝牧射过来,方墨崎逃跑前都会想办法毁掉那支箭,防止被回收。

    “之前射杀鳄鱼用了一箭,再加上他追杀我所消耗的箭数……他应该没有箭了!”

    “不过不能大意,他如此浪费箭枝,说不定是麻痹我,而且他还可以回收之前我没来得及销毁的三支箭。”

    “唰唰!”

    方墨崎又被射两支箭,这回箭又急又快,他很艰难地躲开。

    “距离近了!这应该是从三十米外射来的!”

    方墨崎又特意在原地等了一会,迟迟没有箭射来。

    “啧,用完了吗?不对,应该是只剩下一支箭……”

    “这个时候才知道珍惜箭枝吗?未免太晚了。”

    方墨崎一边销毁箭枝,一边警惕四周。

    突然一个声音从树上传出。

    “方墨崎,你认输吗?”

    方墨崎听出是蓝牧的声音,哈哈大笑道:“每支箭都很珍贵的,你的试探也未免太奢侈了。怎么样?你还剩多少支箭?”

    蓝牧在树顶说道:“真正的对决,一支箭就足以分出胜负了。”

    “你说的没错……那么你是要和我最后决胜了?”

    方墨崎刚说完,蓝牧在树顶突然叫道:“小心了!”

    话音刚落,方墨崎就听见一声明显的弦动。

    “这就射了吗?”

    方墨崎本能性地回射一箭,然而那一箭飞入树叶中,没有遭遇到其他箭。

    “唰!”

    就在方墨崎射箭的同时,树底飞出一支箭,直奔方墨崎心口。

    方墨崎瞳孔瞬间收缩,那一箭又快又急,根本不是寻常的弓能射出来的。

    箭身破开空气,甚至能看到无形的气劲缠绕。

    方墨崎意识到蓝牧的手段,在树顶假开弓,然后瞬间来到树底,射出真正的一箭。

    虚虚实实,欺骗了他。

    原本这种伎俩并不足以击败他,然而他还是大意了,没意识到蓝牧能从几十米高的树顶一秒多钟就落到地上。

    更加没想到的是,这一箭会如此之快!快到不可思议。

    “噗!”

    方墨崎左肋下中箭,箭枝插进肌肉里,卡在那里。

    躲开了,方墨崎最后关头超越极限地躲开了这一箭,然而只是躲开了心口部分,还是被射中了。

    正如当年他与盖茨的对决,他也在这种时刻,做出了不可思议的闪避。

    “咳咳……你真的能控制箭速……”

    方墨崎依旧坚持站立着,他伤得没有想象中重,因为那支风速箭在最后关头突然慢下来了,就好像是被控制着,突然减缓速度。从一支本该洞穿人体的快箭,变成了只卡在肌肉里的慢箭。

    蓝牧从树后走出来,他手中只握着那把便宜的制式反曲弓,箭袋空空如也。

    “方墨崎,你和盖茨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方墨崎笑道:“是啊!我和他是一样的人……”

    “为了赢!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心口中箭!”

    “除非一方死亡或者认输,否则对决将继续。你这个时候现身,是放弃了吗?”

    “结束了!”

    方墨崎弯弓搭箭,锁定了蓝牧的心口。

    蓝牧根本不设防,大刺刺地站着,此时他戴着帽子和墨镜,淡定地说道。

    “你输了。”

    “咚!”

    一支箭从方墨崎身后飞出,正中他的后心,发出低沉地闷声。

    方墨崎后心被重击,整个人都傻了,手中无意识地放箭了。

    这一箭直飞向蓝牧,就见他一个潇洒地横移,轻松躲开了这一箭。

    比起方墨崎,蓝牧的闪避毫发无损。

    蓝牧捡起这支箭笑道:“只要不是偷袭,你永远不可能射中我。”

    方墨崎不可置信地回头,看着自己背后,一支箭静静地躺在地上。

    准确的说,这不是一支正常的箭,而是一根笔直的树枝,前头被利器削成尖锐的箭头。

    “树……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