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三十九章 你永远都是猎物
    蓝牧凝重地说道:“比赛在哪里进行?死了人难道没有政府管吗?”

    方墨崎眼眸毫无波动地说道:“每一次开赛,都是不同的地方。主办方财势熏天,射手们对决前都是自愿签署了生死协议,所以这种大赛一直安稳地举办着。”

    蓝牧严肃道:“你参加了那种比赛,然后得了第二名?”

    方墨崎说道:“是的,我一路击败各国强者,不杀一人,却连胜通关,最终和一个人进行决赛。”

    蓝牧惊讶地看着方墨崎,没想到在那种生死对决中,他还能不杀一人连胜,说明他遇到的每一个敌手,和他实力差距不小,这才能做到。

    方墨崎继续说道:“那个人很强,是真正的全球最强射手,美国第一探险家,也是冒险者盖茨家族的天才。”

    “他叫本拉图·盖茨,参加三次大赛,连续三次第一,并且一人未杀,全是轻松获胜。”

    “从未被射中过一箭!”

    蓝牧眨巴眼,看到方墨崎眼神流露出回忆和缅怀,还有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

    “你跟他最后一战,决出世界第一?败了?所以你第二?”

    方墨崎低沉地说道:“是的,我和他签署了生死协议,进行最终对决。当时很多人都说,我是最有希望战胜他,成为新王的人,因为我也是一路碾压到决赛的。”

    “那次对决的场地在哥斯达黎加的原始丛林,主办方划分了一片区域,只能在布满隐蔽摄像头的区域内作战。”

    “规则内可以隐藏在任何地方,并且没有时间限制。我与他互为猎手,同时互为猎物。”

    “直到一方死亡或者一方认输,如果被射中心口的钢板,则判定‘死亡’,算输。”

    蓝牧听得入神,没有出言打断他。

    方墨崎继续回忆道:“我和他在方圆三公里内隐匿、搜寻、试探、死战……”

    “他无论是反应还是箭术都超过我,丛林侦查和反侦察能力也极为出众。”

    “我一直是被压制,对决足足持续了三天,在那种挑战生死极限的三天里,我成长得很快,几次危机都挺了过来。”

    “三天不吃不喝不睡觉,我和他都快到极限,最终决战于雨林中。”

    “盖茨终究要更强,先射出了一箭,我反应稍微慢了零点几秒,没有选择躲避,而是立刻回射了一箭。”

    蓝牧瞪大了眼睛,问道:“你慢了!所以你输了?”

    方墨崎语气低沉道:“他的箭射中我的心口,穿透了钢板差点扎进肉里。”

    “而我的箭本来也要射中他心口的,可他……太高傲了,明明有钢板护心,却非要去躲闪这一箭。”

    “他在极限的时间里做出了一个我当时根本做不到的动作,躲开了心口的位置,那一箭射中了他的肺。”

    “主办方之后判定我输,他再次第四次成为世界第一射手,而我也因为是唯一一个射中盖茨的人,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二名,无人反驳。”

    蓝牧拍了拍方墨崎的肩膀,说道:“不要灰心,下次再来,一定能赢的,你们差距并不很大。”

    方墨崎说道:“我的确是这么想的,之后我苦练箭术,并且不断去各种危险的地带磨练自己,在极限环境中让自己成长。”

    “一年过去,我成长的很快,三十岁却把反应磨练到人体极限,可以说绝不会在硬实力上比盖茨差了。”

    “可当我再次想挑战他时,却被告知,早在当年大赛结束后不久,他就细菌感染而死,就是因为我那一箭。”

    说到这里,方墨崎紧皱眉头,不甘而又惋惜。

    “盖茨家族的人告诉我,在雨林中三天,我的箭充满了病毒和细菌,射中他后导致肺部感染而死亡。”

    “那家伙,如果当时不躲开我的箭,他根本不会死!”

    “可他太骄傲了,为了荣誉,为了没有人能射中他,非要拼了命地闪避。”

    “为了能赢,他宁愿被真正地射中肺部,也不愿心口的钢板中箭。哪怕当时我射中他心口,也会因为我先被‘死亡’而输掉。”

    “所以,那一次的结果是……我输了,他死了。”

    “那家伙,我再也没有机会击败他了。”

    说完这些,方墨崎神情沮丧,因为一个他生平最大的对手死亡而伤心。

    蓝牧想起来当初在俱乐部看到他的背包里,一大堆武器中央,有一块被洞穿的钢板。

    稍微一想,蓝牧就知道方墨崎把那块被盖茨射穿的钢板,一直保存着,这块钢板象征着他唯一一次失败。

    恐怕他心里从来没有平静下来,始终缅怀着那个死在他手上,却赢了他的人。

    这或许就是对手之间的惺惺相惜。

    “可……可你为何要与我生死对决?你想要我和你去参加那个大赛?”蓝牧突然想到方墨崎最一开始的话,一脸莫名地问道。

    方墨崎稍稍平静心绪,对蓝牧说:“三年了,除了盖茨我再也没有被击败过,你却用弓箭赢了我,还是碾压。”

    “说实话,光凭射术一项,你已经远超我和盖茨了。”

    “可真正的实战射手,还需要生死之间地对决才能分出胜负。”

    方墨崎一脸认真地说道:“盖茨击败我,我无话可说!他也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可我决不允许输在其他人手上!所以……和我生死对决吧!”

    “只有在这种真正的决斗中战胜我,我才会认可你。”

    蓝牧见方墨崎如此肃穆,似乎是玩真的,稍显犹豫。

    他倒不是怕了,至今为止蓝牧两个变身对象的主场,都在丛林中。

    如果是在这里对决的话,他不相信自己还能死。

    “可是……我把你当朋友,生死决斗真的好吗?”

    听到蓝牧这话,方墨崎一愣,哈哈大笑道:“我也把你当做朋友啊!”

    “戴上它吧,我都准备好了。”

    说完,方墨崎拿出了两套护心钢板,连接着绳索相扣,能护住前后心。

    蓝牧接过护心装备,叹了口气道:“可是你刚才还和鳄鱼搏斗,消耗了体力,用得着现在就比吗?”

    “没关系的,我并没有多少消耗,而且这片丛林我来过很多次了,比你熟悉的多,你很吃亏的。”

    蓝牧有些无语,只得说道:“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

    “我应战了!”

    “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真心不想再和你对决了。”

    方墨崎笑着倒退着离开,一边隐没入丛林中,一边还说道。

    “好的……范围就从这里一直到之前的营地……”

    “可要注意隐藏自己哦,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完,彻底消失在丛林中。

    蓝牧也拿出弓箭,认真起来,转身也移动位置,不断在丛林里跑动,大约五分钟后,躲在了一棵大树后。

    “没有时间限制的话,拖得越久体力消耗就越大。”

    “在丛林里除非生吃食物来补充热量,一旦生火很可能就会被发现踪迹。”

    “敌暗我明的情况下,将处于绝对劣势。”

    蓝牧一开始还装模作样地分析一番,最后发现自己根本是毫无经验,还煞有介事地学人家高手干嘛呀?

    “啧,直接变身搞定吧?速战速决,杜宇他们还在等我们回去吃午饭呢。”

    想到这里,蓝牧先是变成了精灵,然后戴好帽子,轻盈地爬上四十多米的树。

    他敏锐地眼神观察着四周,耳朵虽然被帽子掩盖,但也不安分地一动一动地听着动静。

    突然,一声弦动。

    一支箭从枝桠中飞出,直奔他而来。

    蓝牧一惊,自然之力灌注双腿猛地一个位移,闪开了这一箭。

    “好悬!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蓝牧不敢多待,敏捷地在树冠上纵跃,一起一落地跑向远处。

    这回他的速度远超人类形态,五分钟左右已经迷失在丛林中了。

    看了看四周,蓝牧在树叶下躲好,思考着对策。

    “方墨崎真的有两下子,我人类躲藏的位置那么快就被他轻易发现了。”

    “还好我提前变身精灵,这才能躲开那一箭。”

    “再晚一些,恐怕我连变身都来不及,就被射死了。”

    蓝牧有些后怕,刚才要是人类形态,可能箭射中自己才反应过来,若是就这么死在方墨崎手上,可真是冤死啊。

    如此蓝牧更加不敢大意,决定始终保持变身状态。

    人类形态的自己太弱了,在和方墨崎这种极限强者生死对决时,人类的自己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嗯,刚才我已经尽力观察他的位置了,可精灵状态下的自己,依旧没有发现隐藏的方墨崎,可见他的隐藏功底深厚,没有侦查经验的自己,即便五感远超人类,也是不够的。”

    “果然还是要靠白毛狮子吗?”

    “互为猎手,又互为猎物的对决啊……”

    “追猎者,无疑是最为合适的变身对象。”

    脱掉上衣和帽子,蓝牧瞬间化身白毛狮子,猩红的目光穿透重重帷幕,无数生物落入他的感知之内。

    “在追猎者面前,你永远只能是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