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三十八章 生死对决?
    方墨崎信步上前,走到岸边,那块‘木头’距离岸边仅仅一米。

    只见他伸出竹竿拍打着‘木头’,挑逗对方。

    “挲!”

    画面从极静到极动,木头飞腾出来,血盆大口直扑方墨崎,果然是一条大鳄鱼。

    鳄鱼算上尾巴,长约2。5米,是一条成年马莱鳄。

    方墨崎反应迅速,早有准备地向后一退,险之又险地避开了鳄鱼第一次咬合。

    竹竿啪的一声抽打在鳄鱼腹部,打得鳄鱼浑身僵了一僵,在落地的一瞬间又四肢爬动,动作快速地冲击,巨口张到极限。

    方墨崎猫腰躲开正面,与此同时竹竿一捅正中鳄鱼上颚利齿,杠得鳄鱼头一偏,第二次咬合再次空了。

    紧接着方墨崎利落地一个扑击,趴在鳄鱼背上,双手死死按压住鳄鱼的大嘴,骑在它身上。

    方墨崎两次挑逗鳄鱼并且向后闪躲,正好将鳄鱼引上岸,进入了一个比较好的作战主场。

    “别乱动了,今天午餐就吃你吧!”

    方墨崎抽出先努伊人的刀具,胸脯和右手按压在鳄鱼嘴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剩下一只左手捏着刀具顶在鳄鱼前肢腋下,正要捅进鳄鱼心脏中。

    突然背后响起燥乱的水声,方墨崎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不用回头,也知道还有鳄鱼在身后袭击它!

    此时方墨崎的姿势糟糕的很,浑身都压在马莱鳄上,一只手用着刀力气已经使出,正是新力为生之际。

    只见他头也不回,没有丝毫迟疑地滚动起来,左手用力把刀捅进马莱鳄心脏,顺着这个力道,身子向左边翻滚,放开了身下的马莱鳄。

    马莱鳄心脏被洞穿,狂躁地扭动巨大的身躯,尾巴乱甩几下,就半张着嘴死去。

    刚才背后袭击他的鳄鱼身长三米,扑了一个空,此时正闭合着嘴趴在死去的马莱鳄背上。

    千钧一发,方墨崎只需再慢一秒,就会被它咬中。

    被鳄鱼咬中,几乎可以判死刑了,因为鳄鱼的咬合力惊人,并且咬住猎物就绝不会放开,还会进行死亡翻转。

    人类脆弱的身躯会在瞬间被绞碎,然后拖入水中溺死,根本没有自救的办法。

    方墨崎躲过了背后一击,这才有时间看看场上情况,随后悚然发现,冲上来的鳄鱼不止一只。

    还有一条两米多的马莱鳄从水中冲出,几乎是紧随着前面一头,间隔不足两秒,让方墨崎站起来的时间都没有。

    只见方墨崎双腿一蹬,做出一个后空翻的姿势,但是上半身还留在地上,当下半身腾空而起,躲过鳄鱼咬合时,方墨崎几乎只是用肩膀与后颈支撑全身的力量。

    他翻了一个跟头,重新趴回地面,脸一抬,正面对着鳄鱼咬空的血盆大口。

    连续的躲闪,方墨崎几乎是极限动作,换成其他人早就死了。

    之前借着捅刀的力量翻滚,然后连续后空翻跟头,就已经放弃了那把刀。

    此时方墨崎两手空空,脸距离鳄鱼的嘴不足两尺!

    只见两条鳄鱼四肢疯狂爬动,短距离冲刺速度极快,大嘴一张腥味扑鼻。

    这几乎封死了方墨崎一切闪躲的可能性,而他又没有武器,几乎是绝境。

    方墨崎眼看着就要丧生鳄鱼之口,眼神突然变了,变得异常凌厉,仿佛是一头发狂地野兽。

    浑身肌肉紧绷,血管和青筋暴起,就像即将扑出去的野狼。

    就在此时,一箭以迅雷疾风之势射来,正中距离方墨崎最近的鳄鱼,箭矢从鳄鱼口中斜射而入,穿脑而出。

    方墨崎看到这凌厉的一箭,眼神惊异片刻,但身体却暴起而没有丝毫迟缓。

    暴起的方墨崎一拳打在鳄鱼下巴,强行让其闭嘴,紧接着右腿瞬间弓起,再踏出。

    他就以一种奇异的姿势稳稳站定,身子前倾之势用肩膀顶在鳄鱼身上,一下子就把它顶翻。

    方墨崎没有停下,手速快的惊人,抱住鳄鱼往地上一扑,顺势压在鳄鱼身上。

    右手探出捏住还插在之前那条马莱鳄心口的刀子,手起刀落,噗呲一声刺入鳄鱼心口,将其秒杀。

    干掉鳄鱼,方墨崎松口气站起来,第一眼先是看向河水,确定没有第四条出现,这才对着众人一笑。

    众人都惊讶地看着他,简直不相信这是人类能做出来的动作。

    全程的动作太麻利了,敏捷而犀利,从头到尾都是人类的极限反应。

    从他与第一条鳄鱼战斗开始,再到三条鳄鱼全死,整个过程不超过七秒钟。

    看得人眼花缭乱,很多人根本没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因为鳄鱼的攻击和方墨崎的反击都太快了,场上恐怕只有郑辉看明白发生了什么。

    至于蓝牧,他前面也没怎么看清楚,倒是方墨崎被两头鳄鱼围攻时,他才瞬间变身发箭,射死一头。

    借着精灵的目力,才看明白方墨崎最后是怎么反杀一头鳄鱼的。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众人欢呼而上,迎接着方墨崎,并且七手八脚地帮忙拖鳄鱼尸体。

    唯有郑辉和杜宇看着蓝牧,因为刚才所有人都傻乎乎观战时,只有他反应过来瞬发一箭,秒了一头鳄鱼。

    郑辉不知道蓝牧的厉害,惊疑不定地看着蓝牧,不相信刚才那一箭是他射得,要知道郑辉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去帮忙。

    倒是杜宇盲目地崇拜蓝牧,不吝啬赞扬,蓝牧却浑不在意。

    方墨崎浑身血污地走过来,没理会其他人的欢呼,而是伸手拍了拍蓝牧肩膀。

    “多谢啦,这一箭虽然没什么用,但我承你的情。”

    其他人听了这才想起来刚才有人射了一箭,只是太快了,直接秒杀了鳄鱼,随后方墨崎又是一连串反杀动作,这才混淆了众人的注意力。

    “刚才那箭是他射得?我还以为是郑辉呢!”

    “他不是个记者吗?一箭把鳄鱼秒了?”

    “好像真的是,如果是郑辉射得他早就叫起来了。”

    蓝牧无视了众人的话,跟方墨崎说:“承我的情?听你的意思好像不需要我帮忙啊。”

    方墨崎笑笑,没有立刻回答蓝牧,而是先招呼众人处理鳄鱼尸体。

    “郑辉,你教大家怎么处理鳄鱼,我记得你会弄的。”

    “就地生火,中午就吃鳄鱼大餐了,要快,五个小时鳄鱼尸体就会腐烂。”

    “我和蓝牧去去就回,你们做自己的事。”

    说完这些,方墨崎提起弓箭拉着蓝牧走到丛林里,大树遮蔽了他们的身影,众人看了看,就很听话地没有追上来。

    “怎么了?你要说什么不能当面说?”蓝牧很诧异方墨崎把他拉到小树林里。

    方墨崎神秘一笑道:“你反应很快,我指的是危急时刻的反应很快。”

    “没有实战经验的话,就算是天赋异禀的人,危急关头也未必能发挥出真正实力。”

    “我见过不少厉害的射手,遇到真正的精于搏杀的猛兽就慌了,连一半实力都发挥不出来而致死、致残,最终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而再也不能成为真正的猎手。”

    蓝牧点点头,说道:“好像是这样,正所谓纸上谈兵,理论派再强大,实战却未必强大。”

    “没错,身体习惯了训练强度,遭遇生死搏杀时,肌肉会松弛而反应不过来,又或者恐惧破坏了冷静而大脑一片空白。这一切都是缺乏实战磨练。”方墨崎一边说,一边看着蓝牧笑。

    蓝牧疑惑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方墨崎举起手中的弓箭说道:“我想再和你进行一次对决!真正让实战型射手分出高下的对射!”

    “对射?你射我,我射你,看谁快?”蓝牧更迷糊了。

    方墨崎笑道:“当然不是,你知道我曾经得过全球弓箭业余爱好者大赛第二名吗?”

    蓝牧点点头,他听说过,不过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官方正赛。

    方墨崎严肃地说道:“这的确只是一个业余爱好者的比赛,虽然是全球性质的,但赞助者只是一群财阀出钱举办,没有什么公益的意义,纯粹是让全球的非职业射手进行一次排名赛。”

    蓝牧说道:“为了决出个天下第一?”

    “嗯,你可以这么理解。”方墨崎不知为何突然变得怅然起来。

    见他心情变得沮丧,蓝牧心想他这么厉害的人,参加个业余爱好者的大赛,竟然只是第二名,第一是谁?

    于是说道:“别沮丧了,不就是个第二名嘛!你让其他输了的人怎么想?没事嘛,下次再赢个第一回来。”

    方墨崎苦笑地摇头道:“没有机会了,我再也没有机会成为真正的第一。”

    “为什么?”蓝牧问道。

    “三年前,我还是29岁,就已经声名鹊起,成为世界知名的极限猎人。被人邀请参加全球弓箭业余爱好者大赛,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可后来听说,这个大赛并不是一般的业余比赛,而是真正的实战型射手的最高荣誉。”

    “参加的选手全都是顶尖实战射手,各个国家的翘楚。他们进行生死对决,在各种场地进行实战对射,彼此互为猎手又互为猎物。考验选手的手速、移速、反应、力量、意识、技巧、经验、策略……”

    蓝牧惊道:“生死对决?实战对射?难道是杀个你死我活,血流成河吗?”

    方墨崎叹了口气道:“也不是这么说,主办方终究还是不希望太多人死,所以要求每个人的心口安放一块钢板,保护前后不被洞穿心脏,除此以外,其他任何地方都可以射击。”

    “其实这种防护措施没有好大意义,因为在真正的实战射手眼中,人类身上的要害实在太多了。”

    “所以那种比赛终究只是业余,而不被任何官方承认,因为每一次都会死亡不少人。”

    “毕竟实力相近的两名高手,只有在真正的生死对决中,才能分出胜负。”

    “有的人,为了荣耀,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说到这里,方墨崎长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