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三十章 少看点小说!
    最终蓝牧还是加入了森林俱乐部,反正除了年费以外,他没有任何义务。

    杜宇帮蓝牧办好了各种手续,蓝牧很快成为森林俱乐部成员。

    然而几个老牌会员得到消息赶来后,纷纷打量着蓝牧。

    “郑辉你来得正好,这是咱们俱乐部请的外援,后天跟你们一起出行。”

    王陵摸了摸鼻子,对郑辉说:“你和他一起带队。”

    郑辉眉头一皱,方墨崎不在,森林俱乐部绝大多数都是自己带队,为什么要请外援?

    这是不信任自己的能力了?还是会员们的要求?

    只见他看了眼蓝牧的申请资料,“刚加入俱乐部?”

    “这个蓝先生之前是哪个俱乐部的?”郑辉稍微跟蓝牧点点头,就问王陵。

    王陵尴尬地说道:“没有俱乐部。”

    “哦……原来是猎人协会的……蓝先生你好,我叫郑辉。”

    蓝牧跟他握了握手,又听到郑辉说。

    “蓝先生排名多少啊?鄙人排名19。”

    蓝牧说道:“我不是猎人协会的,只是新闻工作者。”

    郑辉一愣,随后大吃一惊地看着王陵说道:“不是?新闻工作者?”

    王陵点点头。

    郑辉紧皱眉头有些怒道:“这不是开玩笑嘛?”

    “王经理你怎么搞的?这两天都准备好了,你突然插个记者进来?还是领队?”

    杜宇终于不爽了,说道:“记者怎么了?牧哥是我邀请来的,我认为他比你强!”

    “杜宇,你没搞错吧?你请外援也不至于随便拉个记者来啊?”

    杜宇话说到这份上,郑辉也一脸火气了,继续说道:“你问问大家,这次出去,他们是愿意让我带队,还是让这么一个门外汉来瞎指挥?”

    一旁还有其他会员,听了郑辉的话,觉得有道理,纷纷点头。

    王陵急忙站出来说道:“郑辉你别说了,蓝先生肯定是有本事的,不然杜宇也不会极力推荐。你是不知道,昨天他打了我一晚上电话……”

    “杜宇知道什么呀?自己也半瓶水呢!野外生存不是随便玩玩的,没有经验还瞎指挥的话,会害死全队的。”郑辉怒道。

    杜宇白了他一眼说:“有经验就像你一样?这里不敢去,那里不敢去,遇到野兽就带着大家躲,有意思?跟你出去过的人都说没劲,一点也不刺激。”

    杜宇说完,旁人都不说话了,只是看着郑辉,很显然,大家心底也觉得不刺激。

    “我这是为了你们的生命安全着想!就你们还找刺激,我一个人照顾的过来吗?”郑辉气道。

    “方墨崎就照顾的过来呀!如果只是爬爬山,睡睡树袋,吃吃野菜就叫野外生存,我去嵩山玩不好吗?”

    杜宇一提方墨崎,郑辉就没脾气了,那人是个变态,普通的荒野如履平地,郑辉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所以你叫找个记者来气我?你再找也得找个圈内人啊!”郑辉只能拿蓝牧说事:“王经理,你想好了,我要是带着拖油瓶,出了什么事我可不负责任。”

    王陵就是个两头倒,他是答应了杜宇让蓝牧做领队,现在又好言好语地劝郑辉,弄出个双领队。

    “郑辉,他名义上是不能带队的,还是不能没有你啊!你就算是多带个队员嘛……”

    杜宇郁闷,他明明是想帮蓝牧争取到领队,郑辉才是名义上的,毕竟让那家伙来带队,有野兽的地方不能去,危险的地方不能去,简直无趣的很。

    所以他一定不能让郑辉成为实际领队。

    “王经理,我们说好的,这次带队是我牧哥,而且我告诉过你了,牧哥的箭术已经超越了方墨崎,你怎么就不信呢?”

    杜宇不说还好,一说郑辉就笑了。

    “王经理,我算是明白你这带孩子的心态了……超越方墨崎?杜宇你知不知道方墨崎是实战型第一射手?全国第一猎人?”

    “记者是吧?你知道什么是专业猎人吗?很多东西不是看电影能学会的!”郑辉还说道:“你是想跟队拍摄吧?那也没必要做领队呀,这样,你跟队的时候多问我,多学学,我带着你绝对没问题,放心吧。”

    杜宇见王经理也是一脸正该如此的样子,急忙争辩道:“多问你?跟你学?学什么?炸裂连珠箭吗?”

    郑辉一愣,疑惑道:“什么炸裂连珠箭?”

    “连珠箭知道么?第一箭还在空中,第二箭就追上去,射中前面一箭,直接射爆!天女散花!”杜宇描述着他所见神奇箭术。

    郑辉错愕道:“你在说神话吗?”

    “什么神话?我亲眼所见,牧哥轻轻松松就射出来了!而且牧哥他例不虚发,一箭快似一箭,跟机关枪一样。”

    “噗……”郑辉终于听明白了,哈哈大笑道:“我还在想你说什么呢……杜宇啊,别老看些漫画小说什么的,还机关枪……是这样么?突突突……哈哈!”

    说完,郑辉还模仿着机关枪的动作,学舌发音。

    他这一模仿,旁边的会员们纷纷笑了,把弓箭使用的和机关枪一样?一听就扯淡啊!

    “杜宇啊!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吹牛了?”

    “小宇你可以的……对了,他是不是还会爆裂二矢震荡箭啊?”

    “少看点小说!”

    王陵在一旁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昨夜杜宇也是这么跟他说了一晚上,弄得他不厌其烦,看在大老板的面子上,才勉强答应了。

    杜宇见众人都笑他,脸上挂不住,对蓝牧说:“牧哥,露两手吧!不然领队被他争去了。”

    蓝牧正在用微信联络以前的同学,根本没在意这群人对于他的争执。

    听到杜宇的话,蓝牧收起手机说道:“做不了领队,有出场费吗?”

    杜宇笑道:“当然有,我亲眼所见的,当然相信你的实力!”

    “那行,不是领队就不是领队吧,出场费少点也没关系。”

    杜宇看蓝牧不愿意展露实力,而大家还在笑他,就这样算了实在挂不住脸,只得不断挠头,甚至说:“牧哥,你要这样,出场费可能就没有……因为不合规矩,都是我一个人出的。”

    “哦,那我先回去了。俱乐部会员也退了吧,年费怪贵的。”蓝牧摇头说道。

    杜宇急忙拉住蓝牧,一脸憋屈道:“别,牧哥,我是真受够了他那胆小劲。”

    蓝牧拍了拍杜宇的肩膀说:“我的确没有任何经验,这种干货可不是靠嘴说说有就有的。”

    “下次吧,我迟早也要走出去拍一些实录的,到时候通知你吧。”

    杜宇与他萍水相逢,对他还真挺好的,蓝牧知道了这家伙竟然为了见识自己的箭术,自己出钱硬要把自己弄成领队,也怪不容易的。蓝牧想赚钱办法多的是,也不想这么拿他的钱。

    郑辉见蓝牧想走,微微一笑,仿佛在意料之中一般。

    “走倒也不必,既然你已经加入了森林俱乐部,那么这次的活动你也能参加的,你是个记者,我想跟大家伙说一说,还是会卖我一个面子,配合你拍摄的。”

    杜宇想了想,突然决定似得张口道。

    “等等!牧哥!”

    杜宇拉住蓝牧,打了个电话。

    通讯录上备注的名字是表哥,正是森林俱乐部的老板。

    不一会他就说起来:“哥,俱乐部这两天不是要去马来西亚吗?我请了个朋友外援,我只认他当领队,你说……”

    “什么外援啊?别闹腾了,方墨崎回来了,我已经拜托他带队。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啊?”

    杜宇听到表哥的话一怔,脸上的确又惊又喜,然而看向蓝牧,却有有些纠结。

    他知道方墨崎带队是没有人能反驳的,只见他欲言又止,最后只得问道:“那……他什么时候到俱乐部?”

    “应该马上就到!对了,你刚刚说请了你朋友当外援?这没问题,不过下次吧,方墨崎好不容易才答应老哥的。”

    “好……好吧。”

    杜宇挂掉电话,神情尴尬。

    “牧哥,这回是当不了领队了,你看……普通队员如何?放心,我按照领队的出场费给你!”

    蓝牧摇摇头说道:“不用了,担一份责任才拿一份钱,没有你私人掏钱的道理,下次吧。”

    杜宇怅然,郑辉笑道:“看来毕老板还是有主见的,请外援也得有基础啊,凡事都是如此,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切,领队又不是你!你笑什么?”杜宇白了他一眼说道。

    “不是我还能是谁?咱们俱乐部实战型射手就那么几个,我是唯一一个在猎人协会排名前二十的,难道还不够格吗?”郑辉耸耸肩说道。

    “嘿嘿,难道你的意思是,猎人协会第一人不够格吗?”

    “呃……”郑辉一愣,惊道:“方墨崎回来了?”

    “你以为呢?”杜宇说完就去追蓝牧。

    蓝牧还没走远,他不是不想赚这个钱,可他虽然可以依靠精灵之躯纵横森林,但也不能白拿杜宇的钱。

    “牧哥,你为啥不把炸裂连珠箭射给他们看啊?我保准让他们惊得下巴都掉了!”杜宇追上来问道。

    蓝牧摇摇头,他自然不敢到处炫耀精灵箭术,哪怕他过十来个小时就能变回来了。

    杜宇死拉着蓝牧不让他走,疯狂劝说他能跟团一起出去。

    在他想来,这一次有方墨崎,又有蓝牧这个神射,探险一定很精彩,无论如何都要留住蓝牧。

    “别啊!牧哥,高手不是都惺惺相惜的嘛?”

    “咱们俱乐部有一个人,叫方墨崎,号称极限猎人,国内第一号射手,你难道不想见识见识吗?”

    “就算不想见识,可你已经加入俱乐部了,这次行程免费,对你的拍摄也很有利吧?有方墨崎在,咱们绝对不会无聊的!”

    杜宇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蓝牧拗不过他,总算被说动。

    主要还是听到那句行程免费的话,反正他要拍摄纪录片的,不如欠这个人情,先把工作室第一个作品制作出来。

    “这……好吧。”

    蓝牧刚说完,杜宇大喜过望,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小宇,又帮我吹牛了?快介绍一下你旁边的美女是谁?”

    听到美女二字,蓝牧像是被撩拨到了什么,愤愤地偏头看过去。

    只见两个人一前一后相隔三米多走进来。

    杜宇对着前面一个中年汉子惊叫道:“方墨崎!方……方哥你来啦!”

    蓝牧知道第一人是方墨崎后,视线掠过去看向后面一个,随后他心里就咯噔一声。

    他认识第二个人,虽然只见过一面,但蓝牧却记住了他。

    “这不是公安局长吗?他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