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二十六章 办案直觉
    警方快速地收敛尸体,搜查郁河图居所,安抚附近居民。

    一连串的事情有条不紊地做完,天已经放亮。

    在他们刚赶到时,有见到一个人影在郁河图尸体附近,然而一闪而过,警方大力搜索附近都没有可疑人员,不得不暂时放弃追查神秘人。

    郁河图的尸体、遗物,乃至那个录音笔都被带回市局。

    听完了录音笔的内容后,结合附近居民听到的天诛二字,一个关于天诛的神秘人存在开始在警局流传。

    警方对于神秘人的态度很迷茫,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

    有的警察认为,神秘人就是个杀人犯,杀了他们重要的嫌疑人,虽然录音笔证明他就是解尸案的凶手之一,可即便如此,神秘人滥用私刑就是犯罪。

    而有的警察态度暧昧,认为神秘人纵然是杀人犯没错,可帮他们沉寂一个多月的特大解尸案做出了巨大突破,案情已经明朗化,有了录音笔的内容,他们很快就能寻找到负责解尸的主犯曲某。不管怎么说,神秘人也是靠向他们警方一边的,也是所谓正义的一边。即使手段过激了一些,但还是可以理解。

    当然,对于警方来说,不管是可以理解的,还是绝不宽恕的,他们都是将神秘人定位为罪犯。

    局长反复听着录音,每当录音中蓝牧淡漠的声音出现,他的眉头就跳动一下。

    突然,局长一把掌拍在桌子上,对着手下怒吼道:“都愣着干什么?今天统统加班,一定要把凶手抓到!”

    警察们面面相觑,一个胆子大的硬着头皮问道:“叶局长,哪……哪个凶手?”

    “哪个凶手?你说哪个凶手!”叶局长此刻火气很大。

    那警察被吓得一抖,轻声说道:“两个都抓?”

    “废话!这个家伙杀了我们重要的罪犯,还是报了警,当着我们面杀的!这和打我们脸有什么区别?这是对我们头上警徽的挑衅!还敢自称什么狗屁天诛?这种人,比解尸案的凶手还要罪大恶极!”

    “甚至我还怀疑他是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杀了郁河图灭口,我就不信他真是为了清扫邪恶而天诛。”

    叶局长很明显是嫉恶如仇,尤其憎恨这种目无法纪的狂徒,他实在是被蓝牧这种替代法律裁决罪犯的行为给气坏了。

    警察们立刻了解了叶局长的态度,纷纷出动,开始搜查两个凶手。

    一个是解尸案中的主犯,涉嫌绑架、杀人解尸,非法人体试验等一系列罪行。

    另一个是谋杀郁河图,挑衅警察,无视国家法律,美其名曰天诛的神秘人。

    警方终于有了线索,虽然是一个罪犯提供的,但总算不是一头雾水了。

    市局大概分为了两个组,第一个组负责抓捕曲某,从他的姓氏和籍贯山东来查,魔都姓曲的山东人并不多,更何况还有疑似学过外科医学的情报。

    另一组则由叶局长亲自负责,专门调查神秘人,通过法医验尸,以及录音中的内容来看,可以确定凶手使用的是弓箭。

    再根据现场的情况和一些蛛丝马迹来判断,凶手应该身手也很好,因为一般人很难从楼顶落到三楼的外置空调机上,稍不留神可能就直接跳楼了。

    就算是兵王出身的叶局长,他本人也自认很难办到。

    再从他比警方更早找到郁河图的情况来看,对方要么有独特的情报来源,要么有更为独到的搜查手段,否则一个人是怎么比全市的警力还快地找到郁河图?

    虽然就凭郁河图躲得那地方,只要再晚半天,警察就能找到他。可神秘人比他们快,就是比他们快,并且手段悄无声息,没有被人发觉,实在是厉害。

    结合这几点,叶局长从兵伍出身的人开始查起,他翻出记录了魔都居住的所有退伍军人,其中退伍的特种兵全部都在警局备案过,这里有他们详细的资料。

    可查来查去,也没找出哪一个退伍兵精通箭术的。

    “莫非他箭术并不高超,使用这种凶器只是故意掩人耳目的手段?其实他本人不擅长弓箭?”

    叶局长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毕竟凶手很明显是蓄意谋杀,怎么可能不做充足的准备?为何要故意使用这种一眼就看出来的凶器呢?就不怕暴露自己吗?说不定就是故意选用弓箭,误导警方。

    “虽然有这种可能性,不过弓箭方面的线索还是不能放弃,必须查到底。”

    叶局长派人调来了大量的资料,最终排查出魔都最会使用弓箭的三个人。

    “杨黎,国家一级运动员,拿过奥运射箭比赛90米铜牌,亚洲射箭70米排位第一?这个不可能,这是国家队的运动员,怎么可能去玩什么天诛?”叶局长还看过杨黎的比赛,这种前途似锦的人一般不会是凶手。

    “张凯瑞,国家一级运动员,国际射手表演大赛三等奖,连续四次全国射箭表演赛冠军?这个更不可能,他没有这个身手。”叶局长光看张凯瑞的照片,就把他排除了,这种纯粹为了美观而健身的人,肌肉都是虚的,怎么可能在警方的眼皮子底下,从层层包围中逃脱?

    喝了口水,叶局长看向最后一份资料,其为魔都森林俱乐部元老,公认为实战型射手第一人。

    “咦?方墨崎,野外生存专家,动物学博士,国际射击业余爱好者大赛第二名,全国猎手协会第一人?”

    “亚马逊雨林厄瓜多尔、非洲大草原坦桑尼亚、婆罗洲湿地丛林、巴西潘塔纳尔大沼泽、大兴安岭原始森林、太平洋毒蛇之岛凯达尔?”

    叶局长看着方墨崎一大串履历,这个年仅三十二岁的男子,野外生存经历太丰富了,足以称为大师。

    射杀过群狼,肉搏过雄狮,吃过巨蟒,宰过鳄鱼,甚至还遭遇过发狂的黑熊全身而退。

    被毒蛇咬伤,坚持三天不死获救。

    被河马重创,荒野爬行二十公里求生。

    被三十九头鬣狗包围,遍体鳞伤杀出重围。

    越看叶局长就越心惊,这真的是人?难怪被称为极限猎人,挑战的无一不是人类极限。

    这种人能在各种极限环境下生存,必然身手敏捷,战斗经验丰富,特别是他的箭术完完全全是实战型,从各种角度来说都符合这一次的谋杀案。

    能偷偷摸摸提前找到郁河图,并且将其审讯杀死,之后在警车已经到了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

    这种实力,恐怕也只有这种号称极限猎人的家伙才能做到吧?

    “啪!”

    叶局长一拍桌子,拿着这份资料大步地跨出办公室。

    他叫叶惊鸿,军伍出身,退伍又做了警察二十年,手里处理过的大案、要案无数,早已养成了一种办案直觉。

    这一回,看到方墨崎的资料后,他就有一种预感。

    “此案一定和方墨崎有关!”

    “我的直觉不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