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二十五章 天诛
    夜晚,蓝牧一身黑衣帽衫,背负着弓箭,在平湖步行街楼顶穿梭。

    这条街一二楼基本都是商铺,至于高楼层上都有人居住。

    蓝牧悄无声息地开始搜索,他没有利用轻身能力一家家从窗外搜查。

    而是吹起了口哨,紧接着他身后来了一大群鸟,各种各样的都有,在他身边飞舞着。

    “搜索所有窗户,找到目标汇报给我。”

    一声令下,鸟儿们四散而去,扑腾着翅膀飞过每一户的窗外,寻找着目标。

    这是蓝牧强行抓捕的鸟类,各种各样的鸟都有,他强制吸取了每一个鸟儿的生命力,然后再反哺回去。

    以此改造了鸟儿,让其拥有和他沟通的能力,有了沟通交流,这些鸟儿也成为自然意志的耳目。

    这都是为了找到凶手而想到的办法,以自然之力驯养的动植物,都将笼罩在自然意志下,这就是精灵的领域。

    虽然这里不是森林这种主场,但帮忙找个人,还是有点用的。

    蓝牧也没有闲着,鸟类的搜索还是稚嫩了一些,他也在各个楼层顶端纵横,用他顶尖的目力扫描着脚下每一个人。

    终于,在后半夜,蓝牧接到一只鸟儿的回报。

    发现疑似目标的人。蓝牧立刻让鸟儿带路,他紧随其后。

    矫健的身姿穿梭于钢铁丛林,悠然地一跨,就能跃过两栋楼的间隙。

    郁河图果然躲在平湖步行街,他躲得地方没什么特殊的,就在一栋民居中。

    他睡在三楼的一个房间里,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

    蓝牧站在窗外的空调机上,看到床上熟睡的郁河图,森然地笑了。

    只见他敲了敲窗户,把郁河图惊醒。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郁河图猛然从床上跳下,第一眼就看到窗外的黑衣人,浑身被笼罩在黑影中,脸上也戴着口罩和墨镜,一般人看了绝对会警觉。

    然而郁河图第一时间并没有惊叫,反而是试探性问了一句。

    “狼叔?”

    这回轮到蓝牧愣了,什么鬼?狼叔?认错人?

    这个狼叔是他的同伙吗?

    紧接着郁河图看到蓝牧背后的弓箭,立刻反应过来这是敌人!

    只见他不光不跑,反而抽出一根铁棍朝窗外捅去。

    玻璃被捅碎,发出刺耳的声音。

    蓝牧看着负隅顽抗地郁河图,漠然摇头,轻轻一偏,就躲过了这一击。

    并且顺手捏住了铁棍,往怀里一拉!

    郁河图被这么一带,向前踉跄两步。

    蓝牧快速出手,一把掐住郁河图的脖颈,把他直接从屋内拉扯出来。

    只见郁河图上半身悬空在外,只剩下双脚还搭在窗台上,整个人失去平衡。

    若不是蓝牧提着他后颈,他就直接掉下楼去了。

    郁河图大喊着:“你是谁?你是谁?”

    蓝牧没有理会他,而是淡漠地说道:“郁河图,用你的手机报警。”

    “啊?你说什么?放开我!你特么放手!”郁河图没有理会蓝牧,而是剧烈挣扎。

    可惜蓝牧手上包裹着一层自然之力,死死钳制住郁河图。

    不过还是让他偏过头,从下往上看到了蓝牧遮得严严实实的脸。

    虽然他看不到相貌,但他却很聪明,恍然大悟道。

    “是你!那个戴墨镜的伪娘!那天你也在场!”

    蓝牧脸一黑,森然道:“照我说的做,报警!”

    说完,他直接松手,郁河图失去平衡,往窗外落去。

    紧接着蓝牧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腿,再加上他自己也本能性地手扒拉在空调上,这才没摔下去。

    “再说最后一遍,报警。”

    郁河图知道自己栽了,不再无谓地挣扎和瞎闹。

    不知道他心里在盘算着什么,不过还是缓缓拿出手机,慢慢开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就说你是郁河图,对不起所杀的每一个人!”

    “我……我……”

    接通电话,听到那头接线员的声音,郁河图搞不清楚这家伙要做什么,但现在只能照着做。

    “我是郁河图,我……我对不起被杀的每一个人……”

    郁河图说完,就听到电话那头一阵惊乱,很显然,他的电话也被警方获知,此前他一直关机,警察打不动这个电话号码。

    现在突然接到了情报中郁河图的电话,还是报警的!警方立刻就被惊动了,接线员在十二秒内连续换了两个,最后是一个浑厚的声音说道:“你在什么地方?你这是在挑衅警方。”

    郁河图欲哭无泪,他可不是挑衅警方。

    蓝牧微微一笑,在一旁轻声说道:“你把位置告诉警方吧,然后把你犯罪的全部过程和同伙说出来吧!”

    郁河图蹙着眉毛冷哼道:“同伙?我没有什么同伙!”

    蓝牧见他不承认,也不在意,他本来也没指望郁河图老实交代。

    不过,郁河图放弃了唯一的生机。

    “嗯,不说就算了。”

    与此同时,警方那边听着电话那头莫名其妙地话,立刻问道:“郁河图!你在和谁说话?你现在在哪?你到底要做什么?”

    郁河图感受到蓝牧身上越来越沉重的压力,心里乱一团糟。只得憋屈地说道:“妈的,我……我在平湖步行街!有人要杀我……草!”

    这话说的,郁河图自己都觉得羞愧,他身为一个杀人犯,前不久还杀了一个警察,结果今天就憋屈地报警,被威胁着告诉警察有人要杀自己,这种蛋疼的感觉,他快疯了。

    “错!”

    蓝牧突然说道:“这是天诛!”

    说完,蓝牧突然松手,郁河图直接从楼上坠下,就听见他仓皇地喊叫,然后是嘭得一声。

    三楼不算太高,郁河图在下落的时候很好地保护了自己要害,这一下竟然没摔死他。

    只见他先是惨叫了几声,然后强忍着伤势,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朝远处逃去。

    不少住户打开窗户往外看,他们都是被这里一连番事情给吵醒的。

    有的人还往外边看边喊:“嘿!有人跳楼诶!”

    一个就住在郁河图隔壁的住户打开窗户,先是看了看旁边破碎的窗户,又看向地上仓皇逃窜的郁河图。

    没有看到其他人,便嘀咕道:“刚才还听到有人对话,天诛什么的,人呢?”

    郁河图疯狂地逃跑,他断了一条腿,同时一边胯骨貌似也碎了,右手还脱臼,只能强忍着痛苦踉跄着走。

    走出了几十米,就听到有警铃响起,很显然,大辆警车在靠近,四面八方都是那该死的警铃声。

    “妈的!真是栽了!”

    “不过那家伙没追上来就好,看来他也见不得光。”

    郁河图时不时回头看着,根本没见着刚才那人的身影,似乎已经离开了。

    只见他嘀咕道:“落到警察手里,总比落到他手里好。”

    他能感受得出,蓝牧是真得想杀他。

    可突然,一个漠然地声音从头顶响起。

    “说吧,你同伙是谁?否则你没有机会被审判了。”

    郁河图悚然一惊,他猛然抬头,就看到路灯上站立着一个黑影,弯弓搭箭已经锁定了他。

    “你……”

    他根本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到的,黑夜中,一身黑衣,神出鬼没地降临在他头顶,他都毫无所觉。

    “咻!”

    一箭飞出,正中郁河图完好的左手。

    郁河图惨叫一声,终于害怕了,只见他大喊大叫着:“救命啊!警察救命啊!”

    “咻!”

    又是一箭!这回是他的右胸,洞穿了他的肺叶。

    只见他艰难地呼吸着,不敢大喊了,肺部痛得要命。

    “别杀我!”

    蓝牧淡漠地问道:“说吧,同伙是谁?”

    “我说!我说!是狼叔!狼叔帮我的!”郁河图服了,他现在只想活命,被箭矢刺进身体里的冰冷感觉让他浑身战栗。

    “继续。”蓝牧又弯弓搭箭,咻得一声射中他左腿。

    “别射了!狼叔是我老乡,也是山东人,我只知道他姓曲,偶遇认识的,总共没见过几面……咳咳咳……”

    郁河图说了几句话,肺部一阵剧痛,但他不敢耽搁,深怕又是一箭射来,急忙说道:“我被张红开除后跟他抱怨,他说可以帮我出气,然后就绑架了张红,我那个她时,她剧烈反抗,我一气之下,不小心把她掐死了……咳咳咳。”

    “狼叔说他来解决,会让警察验不出真正的死亡时间。然后我不清楚他的本事,为了不被怀疑,就故意被派出所拘留。”

    “之后我才知道他把张红分尸了,好像还做了什么手脚,警察验的都是伪造的死亡时间。”

    “咳咳咳……这件事后我就跟他一条贼船了,他每个星期都绑架一个女的送给我玩,然后交给他做什么实验……咳咳……具体的我不知道,他好像做过医生,手术刀耍得非常灵活。”

    “每次分尸都是他干的!我只是打打下手!”

    蓝牧冷笑道:“但是你杀了警察!”

    “我……我那是没办法……”

    蓝牧问道:“那个人是叫曲狼吗?”

    “不是,我只知道他姓曲,让我叫他狼叔,可这肯定是假名啊。”

    “还有什么没说吗?”蓝牧笑道。

    郁河图惊恐地看着路灯上挺立的黑影,恐惧道:“没了,我就知道这么多了,别杀我!”

    “咻!”

    最后一箭,正中郁河图的额头,将其一箭击杀。

    郁河图死前表情恐惧,充满了不甘与惊慌。

    警笛声响彻四周,车灯已经照射过来。

    蓝牧迅速地从路灯上跳下,快速拔掉了所有的箭,然后随手扔了个录音笔。

    随后他迅速离开,犹如一阵风般敏捷,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当警方赶到现场,看到尸体时,已经晚了。

    神秘人只留下给他们一个录制了郁河图死前所有交代的录音笔。

    警察们心情很沉重,又有些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