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二十四章 自然意志
    一起严重的袭警杀人事件,一名警察重伤,一名殉职。

    当众多警察和救护车赶到时,一切都晚了,凶手逃逸,马翔也被判定当场死亡。

    倒是在巷子口被捅倒的警察没有死亡,虽然也伤到要害,但坚持到了医院,进行紧急抢救。

    至于马翔,他的尸体被放置在停尸房,鲜有人问津。

    局里的专案组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第一时间冲到急救室外,就为了等被抢救的警察出来。

    而来看马翔的,仅有他的所长老爹,和女警察唐静。

    看着他爹苍老迟暮的样子,蓝牧沉重地低头站立着,一语不发。

    唐静见到蓝牧,好不容易才辨认出他来,没有管蓝牧为何伪娘样,只拉着他轻声问道:“你在现场?”

    蓝牧缓缓点头。

    唐静说:“他怎么敢冲到最前面?他怎么敢自己上去抓凶手的?”

    蓝牧听了这话,心里更加地痛苦。

    没有他在,马翔未必敢自己抓人。

    若不是他展现出疾速能力,若不是他拦住凶手去路,若不是他轻易放倒对方。或许就不会逼急对方,让其为了逃脱而冲着马翔下杀手。

    这都是他的大意导致的,谁也想不到,那人心狠如斯。

    此时蓝牧已经明白,那人或许根本不是什么记者,而是一个娴熟的杀人犯,心狠手辣,应该与解尸案有关。

    唐静见他沉痛不语,叹了口气,没有追问。

    很快程铭也赶到医院,一冲过来就问到:“怎么搞的?他妈的这是怎么搞的?”

    他嗓门很大,一下打破这沉寂的气氛。

    如果马翔是在抢救的那个,马翔老爹或许会训斥程铭。但现在人都死了,老爹已经没有心思训斥了。

    程铭过来见到众人,唐静是女的,他便冲到一身警装的马爹面前,竟然一把捏起马爹的衣领吼道:“你们警察搞什么?凶手抓到没有?特么的老子废了他!”

    蓝牧冲上去,一把推开程铭,把他按在椅子上说道:“给我冷静!这是马翔的父亲!”

    程铭一愣,尴尬异常,急忙向所长道歉,他是不认识马翔父亲的。

    只见马爹这时长叹一口气,强行振作起来。程铭的话提醒了他,凶手还逍遥法外呢,他虽然老了,但还没到意志消沉的时候!

    “你就是马翔同学吧?蓝牧对吗?”马爹知道蓝牧,很显然马翔经常提起蓝牧。

    蓝牧恭敬地回答:“是的。请节哀。”

    马爹点点头,一挥手便走:“你跟我来!”

    蓝牧跟着马翔的父亲离开,留下程铭呆立着,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听唐静慢慢跟他解释。

    马爹直接把蓝牧带到了派出所,进入了所长办公室后,开始单独询问蓝牧,了解当时的情况。

    面对马翔的父亲,蓝牧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地把情况一说,包括自己是马翔带去偷拍的事。

    马翔是他儿子,人都殉职了,放水让朋友偷拍这种事情已经没有追究的意义了。

    反倒是对于当时的情况,很重视。

    “你是说马翔以为他是记者,所以才敢一个人去抓的?”

    蓝牧点头道:“没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也帮忙就不会……”

    马爹摆摆手,苦笑道:“跟你没关系,这孩子我很清楚,他非常独立,他什么事都想靠自己的能力,我……”

    说了两句,马爹就说不下去了,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后,又斩钉截铁道。

    “凶手不会逍遥法外的,他跑不了!”

    “蓝牧,你现在立刻协助我们把凶手形貌画出来,他既然露了脸,就一定能抓到!”

    蓝牧一直在等局里的人传唤他,这事本来应该是局里直接负责,派出所协助的,但现在身为所长的马翔父亲,似乎想亲手解决这个案子,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局里。

    他想了想,就把偷拍的素材给了马爹,并告诉他,这里面就是凶手的相貌。

    马爹双眼如炬道:“好!好!蓝牧,局里一会儿会派人来找你,偷拍的事情不用说了,其他的你不必隐瞒,要多多配合。”

    蓝牧笑而不语,没有正面答应这句话。

    马翔父亲要私下里查案,蓝牧也不会闲着,这个案子,他管定了。

    果然,没过多久局里的人就找上来了,要求他配合。

    蓝牧什么也没说,直接跟他们走了。

    接下来是持续了一整天的问询,对于这些警察,蓝牧只说自己是路过看到好兄弟马翔,然后发现疑似记者的家伙,接着对方逃跑,他们追击,直到对方暴起杀人。

    不管警方问了多少遍,蓝牧都是这个回答。

    关于凶手的相貌,蓝牧却认真地描述了,他也想警方能找到那人。

    又是到晚上,蓝牧才堪堪回家。

    询问期间程铭打了他无数个电话,蓝牧这时才回过去。

    “牧哥!你去做什么了?干吗化妆啊?”

    “程铭,没什么,我在现场,警察找我问问话。另外,马翔的后事你多帮衬着点……”

    程铭怅然道:“怎么会这样?我怎么跟小玲交代啊!”

    “小玲?”

    “牧哥你忘了?是马翔未婚妻啊!他们都订婚了!”

    听到这话,蓝牧诺诺半天,他也没了主意。

    只好说道:“总要告诉她的……”

    “不过我这些天有事,你先顶着吧!”

    程铭气道:“你有什么事啊?还有什么事比马翔的后事重要?”

    蓝牧沉默半晌,说道:“有!马翔不能白死。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挂断电话,蓝牧深吸一口气,快步走向家里。

    他已经决定了,马翔的仇,他要亲手报!

    不光是杀害马翔的凶手,不管他背后是谁,所有与解尸案有关的罪犯,他都要一一找出来。

    亲手制裁!

    马翔是他最好的兄弟之一,眼看就要结婚了,却因公殉职。

    蓝牧无法接受自己视若无睹,唯有替他血债血偿。

    他一直都不是很相信警方的办案效率,与其被动的等待凶手被抓,不如亲自去找。

    而且他要的不是凶手伏法,而是复仇!

    当蓝牧回到家中,先是很正常地陪了一下苏月,等苏月自己进房间后,他开始翻找衣物。

    找了一套几年前穿的黑色帽衫,用帽兜罩住脑袋,拉链高高系住,再穿条牛仔裤,他便直接出门了。

    直到第二天他才回来,这一整个晚上,他将魔都三分之一的地方走遍了,所有的行道树都被他用自然之力改造。

    并且将凶手的样子交流给它们看,凡是遇到此人,被改造过的树就会记住,等到蓝牧在附近时,就会通知他。

    原本树木就对精灵亲和力极大,改造之后更是拥有与精灵交流的资质。

    他要将全魔都的树都变成他的耳目,一切罪恶,都逃脱不出自然的意志。

    ……

    一连三日,蓝牧日夜不缀,终于将整个魔都的树都改造了一遍。

    为此他不仅不累,反而神清气爽。

    生命能量在他与树之间转换一次,对于他似乎也有着微弱的益处。

    这三天他不光没有感觉到饥饿,反而自然之力还丰富了一些。

    凡是有树的地方,就是他自然意志笼罩的地方。

    然而寻找凶手的事,依然毫无线索。

    蓝牧有些失望,这实在是个笨办法,虽然在全市都布满了眼线,可如果凶手不出门,还是没有用。

    “他到底躲在哪里?”

    在蓝牧变身精灵的第五天,他没有再找凶手。

    因为今天是马翔出殡的日子。

    马翔的家人,同学,朋友,还有派出所的同事,该来的都来了。

    蓝牧还看到一个哭得异常伤心的女人,和马翔手机上的照片一样,正是他的未婚妻小玲。

    程铭和蓝牧一直在葬礼上帮忙,这几天主要是程铭陪马翔家人张罗此事。

    马翔已经被烧成了灰,一路上由他母亲捧着,最终安葬在明嘉山。

    一直到了晚上,人散了大半,只剩下一些亲密的人留着。

    派出所的警察们还在,毕竟他们所长就是马翔老爹,不管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他们至少陪到了最后。

    葬礼结束,饭也吃完。

    蓝牧单独和马翔父亲聊了起来,询问警方的查案进度。

    只见马翔父亲摇摇头,说道:“你提供的录像的确拍到了凶手的样子,我查了,他叫郁河图,今年23岁,山东人,技校毕业来魔都打工的,因为他追求公司的女经理,被指认骚扰后丢了工作,被辞退是上个月的事。”

    “难道……”蓝牧楞道。

    “没错,解尸案他嫌疑最大,因为那个女经理是解尸案中的第一个死者,他差不多也有动机。”

    “这么明显,警方为何还调查这么久?女经理一死,早就应该怀疑他了!”蓝牧惊道。

    马翔的父亲却摇摇头道:“没有那么简单,局里之前调查过他,他有绝对的不在场证明。”

    “什么不在场证明?”

    “女经理死亡时间的前后,他就在派出所被拘留,所以不可能犯案。”

    “啊?”

    “他正好被指控猥亵妇女,被抓了。”

    蓝牧一想,就说道:“他一定有同伙!那个同伙为他报复女经理,因为他肯定嫌疑最大,所以故意让他猥亵妇女,被拘留制造不在场证明。”

    马翔的父亲点点头说道:“没错,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可惜晚了,当我们去抓捕他时,已经找不到他人了,连屋内的东西都没有收拾,很显然,那天他杀死……马翔后,根本没有回出租屋,而是直接躲起来了。”

    “我们这几天搜查了各个黑旅馆,黑网吧,甚至是娱乐场所都没有找到他。有极大的可能性,他躲在某个人的家里,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同伙的家中。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是谁,也不可能搜索每一个人的家。”

    “只能在各个地方蹲点,排查监控,意图找到他。”

    蓝牧追问道:“监控呢?”

    “监控显示那天他跑掉后,最终消失的地方是平湖步行街。那里没有监控,所以我们还没有发现他最后去哪了。”

    马翔的父亲又说:“不过他跑不了!只要他还在魔都,我一定能抓到他!我就不信他永远不出现了!”

    “就算他一直躲在民居里,我们一家家搜也要搜出他!”

    蓝牧点点头,他知道警方总能找到他的,现在全城的警察都在找郁河图这个人,他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但是,蓝牧不准备慢慢等警察找到他,确定了郁河图最后消失的地方,蓝牧就离开了。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