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二十三章 人类之脆弱
    “死胖子!这就是你的妙计?”

    蓝牧都快无语了,他今天一大早赶到摄影器材店买了个盗拍摄影机,乒乓球大小,握在手上,或者藏在口袋里,很不起眼。

    马翔昨晚让他带这个来,就是让他今天假装看热闹的路人,在一旁偷拍。

    因为他们今天去的是死者失踪的地方,很可能当时凶手就是在这里绑架了死者。

    这种现场对于警方其实没有屁用,时隔这么久,就算有什么线索肯定早就没了。

    所以这种事情才交给派出所协助调查,并且也没必要封锁现场。

    马翔得知这个情况后,心想反正不封锁现场,只要没人看到蓝牧拍摄,蓝牧完全可以假装路人偷拍。

    虽然就算拍不到什么重大新闻,但以后这案子曝光,把今天警察检查死者失踪的行动素材,配上字幕。也可以说是“警方办案中”,或者“第四个死者失踪的地方……”之类的噱头。

    而且,马翔一心想立功,说不定现场就遗留了凶手的蛛丝马迹!

    现在是第二天早上,马翔和几个警察在一个小区外的小街上工作。

    见到蓝牧来到,那无语的样子,马翔凑上去笑道。

    “我这是帮你,你不还是来了?”

    “反正你已经知道这案子了,对你没什么好保密的,我的老婆本可就靠你帮我赚了!”

    蓝牧偷偷打开摄像机盗摄,说道:“就这破素材,赚个毛啊!你们可赶紧破案吧!我可不希望被人惦记着。”

    马翔笑道:“我也想赶紧破案啊!”

    “等这案子结掉,我就可以结婚了。”

    蓝牧哼道:“你这个叛徒!以后肯定是个气管炎。”

    马翔一脸你嫉妒我的表情,也没多说,继续去工作了。

    这条小街路很偏僻,如果是晚上,这里会非常黑,所以一般人肯定会尽量从路灯下走过。

    警方重点检查地就是路灯附近有没有线索。

    其实这只是例行的排查而已,局里对这里都不抱什么希望,实在是凶手太狡猾了,到现在一点马脚都没露出来。

    白天这里还有不少行人,他们见到警察工作,一些人冷漠地走过,一些人可能还会围观片刻,但很快也就离开。

    也就蓝牧无所事事的样子,东看看西看看,一直在警察面前晃。

    有的行人也想拿出手机拍摄,却被警方制止,并且驱赶开。

    蓝牧暗道:“看来警方是想一直隐瞒下去了,这案子恐怕一但曝光,警方的压力会巨大吧?”

    “可不曝光,警方也查不出线索,这可真是……”

    “如果凶手现在罢手,远走他乡,恐怕这案子会成为悬案吧?”

    蓝牧到处偷拍,几个警察瞪了他一眼,但应该见马翔认识他,这才没有多说什么。

    所里都知道马翔老爹是所长,这点面子还是卖他的。

    见到警方无聊而散漫的工作,蓝牧也变得散漫,他四处张望,突然,无意间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

    悄悄地把目光挪过去,见到一名青年,脸上还带着稚气,看样子刚步入社会没多久。

    也跟他一样在围观警方做事,不过蓝牧五感惊人,并且第六感也敏锐地感觉到被人监视。

    蓝牧眯着眼睛,他很快看出了哪里不对劲。

    那青年胸口有一个别致的纽扣,蓝牧目力极强,看仔细后,突然笑了。

    因为那是个纽扣摄像机,也是专门偷拍用的!

    “哈……这是遇到同行了?”

    “这案子可是我的囊中物……”

    蓝牧不动声色,晃悠到马翔身边,碰了他一下。

    马翔回过头问道:“咋啦?”

    蓝牧偷偷指了指那青年,然后轻声说道:“他用纽扣摄像机偷拍你们,应该跟我是同行。”

    马翔一看,见那人也晃悠很久了,立刻明白蓝牧的意思。

    有道是同行是冤家,新闻素材这东西,越少人有越好。

    “我来!”

    马翔对蓝牧点点头,然后晃悠着他那肥胖的肚子走过去。

    那青年见到马翔靠近,先是一愣,然后听到马翔说:“喂!你别拍了!把纽扣……”

    蓝牧就跟在马翔身后,听到马翔口气这么霸道,咧着嘴苦笑。

    只要这记者同行把纽扣摄像机交出来,警方把内容一删,警方办解尸案的素材就只有自己有了。

    可接下来,对方的反应却大为过激。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那青年二话不说,扭头就跑,速度很快,一溜烟就跑出了小街。

    “我靠!”

    “你别跑!把摄像机交出来!”

    马翔和蓝牧一愣,都急忙追上去。

    这案子是保密的,虽然不知道这个记者为什么会来拍,但马翔自然是不愿意有外人偷拍,如果这案子提前曝光,就是他失职的表现。

    终于蓝牧,则是身为同行,自然也要保证这案子解禁后,自己是独一份追踪探案报道。

    两人追了出去,其他警察倒是没太在意。

    留下四个警察在现场,只让一个警察小跑地跟上去。

    那青年速度极快,双腿飞跑,连追了几百米,眼看着他钻进一个巷子里,就要追丢了。

    蓝牧顾不得暴露速度,突然一个加速,如风一般追上去,也钻进了巷子。

    只见蓝牧急速地逼近那人,距离不断拉近。

    那青年没想到蓝牧跑这么快,急得不断推翻身旁的东西,试图拦住蓝牧。

    蓝牧微微一笑,跳起两米高,直接越过重重障碍,落到青年身后。

    “吧唧!”

    蓝牧顺手一拌,那人猝不及防就被绊倒了。

    然后蓝牧冲到前方,拦住了青年的去路。

    紧接着,马翔这才追到巷子口,看到蓝牧拦住青年,哈哈大笑道。

    “你跑啊!你再跑啊!妈蛋!累死我了!”

    马翔气喘吁吁,拳头捏得啪啪直响,不断靠近。

    “跑的还挺快!真不愧是做狗仔的!”

    蓝牧一听,这话不对劲啊!怒道:“别开地图炮啊!”

    马翔摆摆手道:“没说你!小样,你跑的了吗你?还是落到小爷手里了!”

    马翔这人自从当警察来,就没抓过贼!就他那身材,平日里也是混日子,所以他才那么渴望立功。

    今天逮到这人,虽说只是个盗拍的记者,但他逃跑,就可以说他妨碍公务,马翔可乐坏了!

    对马翔来说,这可是开了张了!

    “牧哥你别插手!放着我来,把我的英勇表现拍下来,到时候我也能上报纸了。”

    蓝牧呵呵一笑,拦在小巷另一头,青年是跑不了的,所以举起手中的摄像机,好好拍摄。

    然而,情况突然惊变,那青年骤然暴起,撞上马翔肥胖的身躯。

    紧接着蓝牧就听到连续三声噗噗噗!

    这是刀子入肉的声音!

    蓝牧大惊,一把扔下摄像机冲了上去。

    那青年一把将呆愣着的马翔推到蓝牧身上,突破了包围圈,自己直冲向巷子口。

    蓝牧抱住马翔,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直冲鼻腔。

    看到马翔心口染血,竟然被青年在心口连捅三刀!

    鲜血如泉般涌出,马翔瞳孔都放大了,什么话都说不出,眼看着就活不成了。

    “不!这不可能!”

    蓝牧此刻突遭惊变,简直想飞身上去干掉那青年。

    但马翔现在弥留之际,身体毫无支撑,全靠蓝牧抱着。

    看着青年跑出巷子,正撞上赶来的马翔同事,然后那同事就倒地,很明显也被青年突袭了。

    “马翔你坚持住!”

    蓝牧顾不得管凶手了,把马翔平缓地放在地上。

    鲜血还在从心口流出,蓝牧立刻双手盖在上面,疯狂注入自然之力。

    然而那三刀下来,马翔的心脏都捅烂了,自然之力虽然有点恢复生机的功能,但并不是万能的,对于这种绝对的致命伤,也无可奈何。

    磅礴的自然之力仅仅只是让心口止血,稍微愈合一些。

    但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青年捅刀时,甚至最后一下还搅动过,是下了绝杀的死手,狠到极致!

    “草!妈蛋!废物!废物!废物!”

    蓝牧发现自己的自然之力不管用后,顿时陷入绝望中。

    他憎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大意,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彻底制服青年,可他没有。

    此刻他心里悔到极致,痛恨自己为什么救不了自己的兄弟。

    人类的身躯太脆弱了,脆弱到会轻易的凋零。

    再多的自然之力灌入马翔体内,却再也没有动静。

    因为,马翔已经是一具尸体。

    他的兄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