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二十二章 异装癖?
    “性别男?”

    “我身份证都给你了,有什么疑问吗?”

    蓝牧在笔录着,快给对面这警察气死了。

    “呃……没什么!”

    “清洁工张大叔说你才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他说是你让他捅破藏尸塑料袋的。”警察盯着他说道。

    “没错,我闻到了血腥味,觉得不对劲。”蓝牧如实说道。

    “为什么所有人都没闻到,就你闻到了?”警察的问话有些怀疑。

    “啧,闻到了不就闻到了,我嗅觉本来就非常灵敏。”

    警察眯着眼睛看着他,突然说道:“你为什么遮遮掩掩的?把墨镜摘了!大热天戴什么帽子?”

    蓝牧内心咯噔一声,他可不能摘帽子,不然精灵的耳朵就暴露了。

    只见他表面却不动神色道:“警察还管得了我穿什么?”

    “请你解释!为什么变装?我严重怀疑这身份证上的不是你!”

    蓝牧心里苦笑,却只能强硬地说道:“我化了妆不行吗?”

    “大男人化什么妆?你为什么改变自己相貌?”警察越发怀疑蓝牧,逼问道。

    蓝牧怒道:“我只是个过路的,不是什么嫌疑人,变装你管得着吗?”

    警察也怒道:“老实点!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与本案有关,说!你是不是负责藏尸的?”

    “我负责个屁啊!今天才知道有这案子的。”蓝牧自觉难以脱身了,不断提高嗓门,意图让马翔听到。

    马翔就在门外,听到里面吵起来立刻推门而入。

    “怎么了怎么了?他是目击者,不是嫌疑人,怎么吵起来了?”

    见到马翔进来,那警察说道:“你别被他骗了,这人藏头露尾,很可能就是他藏尸,然后再假装自己第一个发现尸体!”

    “我有病吗?藏了再找到,早就跑了好不好?”

    那警察指着蓝牧说道:“那你为什么不跑?”

    “我……我不想跟你废话了……换人吧!”蓝牧无语了,对马翔说:“能换个人做笔录吗?”

    马翔当然信蓝牧跟这个案子没关系,立刻拉着那警察笑道:“他不可能是嫌疑人,赵龙,你别怀疑他了。”

    “不怀疑?马翔,这是你说的?这案子到现在还没有线索,我们要怀疑一切!这人给自己变装,又第一个发现尸体,他的样子还和证件照不匹配,这种人我能不怀疑?那我们怀疑谁?”警察赵龙才不卖马翔面子,指着马翔鼻子说道。

    马翔一怔,蓝牧的样子的确有很大变化,这个问题之前也说了,不过蓝牧说过事后会给他一个解释,身为兄弟,他相信蓝牧跟这案子没有牵连。

    “赵龙,在前两次发现尸体的时候,蓝牧正在辅州出差,上一次案发时,他甚至在辅州住院,你去查一下,肯定有他的住院记录。他两次案发都有不在场证明,人家变装是他的隐私,你别乱怀疑。”

    马翔这话说完,赵龙愣了一下,想了半天说道:“可能他们是个团伙,他是从犯也说不定?”

    “赵龙!没有证据不要乱讲!你大可以放心大胆的去查他!但我们警方是没有资格定罪的,是不是罪犯你说了不算。”

    在马翔极力维护下,赵龙是问不下去了,只得怒道:“行!你来问!”

    “我会跟所长如实说明情况的!”

    说完,赵龙气呼呼地摔门离去。

    蓝牧摸摸鼻子,对马翔说道:“谢了,这事不会对你有影响吧?他应该去告状了。”

    马翔不在乎地说道:“让他告吧!所长是我爹!”

    “呃……”蓝牧一愣,笑道:“好哇,我才知道你还有个所长的爹,我就说你这德行能当上警察是奇迹,当初问你,你还说是靠自己的本事,这回漏底了吧?说!是不是走了后门?”

    “嘘嘘嘘!别嚷嚷!我就是正儿八经考上的警察,你别瞎说,所里没人知道我爹是所长!”

    “倒是你,还好你们不是什么嫌疑人,笔录是我们所里来做,不然要是局里过问,我根本帮不了你!”

    “快交代!你这样子到底怎么回事啊?现在能告诉我了吧?难道你真有异装癖?”

    听到马翔的问话,蓝牧有苦说不出,最终只能苦笑一声道。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我不知道怎么说,真的,兄弟,我有苦衷,过段时间,我会告诉你的。”

    马翔点点头,见蓝牧苦涩的样子,也就不逼问了。

    “行,笔录也进行的差不多了,这事交给我了,你先回去吧!”

    “你要还留在这,等会指不定又有乱子呢,你先撤!”

    蓝牧今天得亏有马翔帮忙,不然真麻烦了,自己现在处于强制变身阶段,再待下去要是惊动了局里,可能就暴露身份了。

    此地不宜久留,蓝牧点点头,带上自己的装备,直接走出派出所。

    等到他回到家中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一进门,就看到苏月孤零零地坐在椅子上。

    屋内变得十分的干净,窗户、地板、桌椅板凳都擦得一尘不染,自己的床铺也被叠好,铺设整齐。

    桌上准备好了晚餐,却一筷子也没动,很显然,苏月一天下来,打扫了家里,还为他准备了饭菜,却一直没有吃饭。

    “我有点事耽搁了,你怎么不先吃啊?”

    蓝牧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放下装备,坐到桌前,压制自己精灵的洁癖,先尝了一口菜。

    菜明显冷了,味道还是很不错了,是苏月做菜独特的口感。

    “牧哥,菜冷了,我再热热吧?”

    说完,苏月就开始忙活起来。

    菜的确冷了,蓝牧倒是无所谓,他是真对人类的饭菜没有欲望了,可苏月也没吃,为了不让她也吃冷的,就没有阻止。

    饭菜热完,两人默默地吃起来。苏月饭量不大,吃饱后就放下筷子静静等待。

    蓝牧基本没吃,强压着自己吃下两口,就恶心的一顿反胃,最后又全吐出来了。

    “不好意思,我在外面吃过了,这些剩菜剩饭就倒了吧,家里没冰箱,天气热,会坏的。”

    苏月点头,默默地收拾起餐桌。蓝牧也帮他一起收拾完,就让她回房看电视剧去了。

    蓝牧脱光衣服用热水冲了个澡,其实他身上也不会脏,冲澡只是习惯而已。

    只见他穿着一套新衣服,坐在床上摆弄着新买的摄像机。

    到了晚上十点,他突然接到了马翔的电话。

    “怎么了?出事了吗?”蓝牧问道。

    “没有啊?”马翔一楞,然后说道:“我是偷偷告诉你一声,赵龙的事情摆平了,笔录都很正常,没人会追究你变装的事了。另外……所里的人已经知道我爹是所长了……”

    马翔帮他搞定尾事,蓝牧还是很开心的,可听到最后一句,楞道:“啊?对你没影响吧?”

    “怎么没影响!虽然嘴上不说,但他们肯定都以为我是靠关系进来的!呜呜呜!我明明靠本事考上的啊!”

    “咳咳……”蓝牧笑道:“得了吧,别喊冤了!”

    马翔见蓝牧不吃他这一套,也就讪讪道:“对了,虽然搞定了,但我怕那赵龙找到局里。这案子毕竟市里非常重视,就连厅里都直接会过问的,下次我不一定能帮你了。”

    蓝牧点点头,他知道这案子必须尽快破,拖得越久,警方越焦急,很可能到后面反复梳理案件时,宁杀错不放过地找到他。

    “对了,牧哥,明天我跟队去死者失踪的地方调查,你要不要也来?”马翔突然说道。

    “我?不是保密的嘛?我能去拍摄?”蓝牧诧异道。

    “嘿嘿,我有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