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二十一章 连环解尸案
    蓝牧越想越兴奋,甚至脑补自己以后变身更厉害的存在。

    “我可以去原始森林的最深处探索奥秘,也可以与世界上最危险的动物近距离接触。”

    “如果白毛狮子的隐身还能用,我可以去世界上最危险的贼窝拍摄,也能去神秘的古迹探索,甚至还能独闯龙潭,潜入任何一个国家全境封锁的秘密地带。”

    这一切都将建立在他独一无二的超能力之上。

    至于第一个纪录片去拍摄哪里,他还没想好。

    当务之急,还是先把器材买了,他来到一家熟悉的摄影器材实体店。

    这里有大量的家用摄影机和专业高清摄影机。

    家用和专业的拍摄效果完全不同,一台家用摄影机全套的价钱,还不一定买得起一台专业摄影集的支架。

    蓝牧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红1专业摄像机,光支架就要两万多,两只电池和充电器就要一万二,电池就比他买的全套弓箭都贵了!

    取景器两万二,镜头适配器两万六。

    各种各样的高级存储介质,甚至包括raid形式的160gb专业硬盘,要价三万三。

    另外红1的两个超级镜头,分别要价三万七,和七万一。

    这一套下来,往少的算都要二十三万多!

    蓝牧全部的存款合起来,都买不起这么一套设备。

    就这,还不是最贵的,如果和拍电影用的大型摄像机相比,这个价格还真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想到自己的存款只剩下十五万,他最高最高,也决不能买超过十万的设备。

    但又要这设备防水,能适应长期的野外拍摄,挑来挑去,他选中了松下的一款。

    全套下来,差不多要七万七,搭有配套的防水膜具,和两套电池,硬盘。

    忍痛刷卡后,他把设备当做宝贝一样带回去。

    接下来要想赚钱买更好的设备,可就全靠它了。

    眼看天色将晚,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他抓紧时间赶回去,苏月一个人在家一整天了。

    可就在他没走多久时,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精灵的五感比人类强大太多了,嗅觉也可以与白毛狮子媲美。

    这股味道他闻过很多次,或许对于人类来说,只是淡淡的腥味,但他闻起来,却是浓郁的血腥!

    “哪里?”

    他搜寻着味道来源,最后锁定在十几米外的垃圾桶。

    只见蓝牧缓缓靠近,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血腥味就越来越浓。

    “在垃圾桶里?是什么?这股熟悉的血腥味。”

    然而就在他距离垃圾桶仅仅五米时,一个城市清洁工走过来,手上还拖着一辆垃圾车。

    蓝牧立刻拿出手机,假装在玩。

    注意力却一直锁定着垃圾桶。

    没多久,清洁工打开垃圾桶后盖,用钳子把一堆堆垃圾扒拉出来。

    蓝牧很快锁定了其中一个很奇怪的黑色塑料袋。

    这黑色塑料袋很大,里面鼓鼓地,袋口紧紧被扎住,而一切的血腥味都是从其中流露出来的!

    蓝牧想了想,走了上去,他见清洁工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就直接说道。

    “大哥,你没闻到血腥味吗?”

    清洁工莫名其妙地说道:“什么血腥味?”

    说完,他还特意闻了闻,不在意道:“好像有点吧,怎么了?可能有死老鼠。”

    蓝牧摇摇头,指着黑色垃圾袋说道:“不是死老鼠的味道,血腥味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这里?”清洁工还是不明所以,他工作一天够累了,搞不清楚眼前奇怪的年轻人到底要做什么。

    “麻烦你,把这个袋子捅破看看。”蓝牧严肃地说道,他似乎明白这股熟悉的血腥味是什么了。

    “捅破?年轻人,一片玩去!捅破了垃圾你捡啊?”清洁工摇摇头,用钳子夹住垃圾袋就想往垃圾车里放。

    可垃圾袋似乎很重,清洁工大叔夹了几次都捏不起来。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诶?什么东西这么重?”清洁工大叔这回不用蓝牧说了,自己就把袋子捅破,打算分多次夹走。

    捅破袋子后,首先看到的是一堆头发,乌糟糟的。

    蓝牧悚然一惊,举手拨打了马翔的电话。

    这个血腥味,是他闻过很多次的,死人的味道。

    清洁工大叔似乎还不明白是什么,用钳子拨弄着里面的东西,直到他钳子似乎插进了什么里,然后用力一夹,把一个东西拉扯了出来。

    当他看清后,顿时惊叫一声。

    “啊!”

    钳子瞬间脱手,整个人向后弹跳一步,甚至站立不稳,半蹲着扶住垃圾车,冷汗登时就下来了。

    蓝牧看得清清楚楚,一颗长发的人头被夹了出来,清洁工大叔的钳子刚好插进一只眼睛里,这才提溜了出来。

    眼看着清洁工大叔被吓坏了,他可能这辈子没见过死尸,还是这种被分尸的头颅!

    恐怕他回想起这一天,亲手用钳子插进眼珠把人头夹出来,以后都不敢乱夹东西了。

    手机拨通,马翔熟悉的声音传来。

    “牧哥咋啦?请我喝酒啊?我今天下不了班了,上头又有任务,让我到处蹲点呢。”

    “你来一趟,有个大案子,解尸案!”蓝牧沉凝道。

    马翔一愣,竟然说道:“你知道了?”

    “嗯?我知道什么?”蓝牧诧异道。

    “咳咳……什么解尸案?你在哪?说清楚点啊!”马翔似乎很焦急。

    “你别急,我就在现场,民生广场往东走,这里没有岔道,你沿着路过来就能看到我。尸体在垃圾桶里,我就在旁边。”蓝牧急忙先报了地址,刚要说说详细情况,马翔就直接打断了他。

    “我马上到!牧哥你千万别走!一定要控制现场,一定要保密!”

    说完,马翔就直接挂断电话了。

    蓝牧注意到马翔不寻常的表现,立刻反应过来,这不是一个新案子,马翔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

    清洁工大叔缓过气来,看着蓝牧大喊道:“报警!杀人了!杀人了!”

    “别喊!”

    蓝牧一个跨步来到他身边,一只手扶住他,一只手捂着他嘴。

    自然之力包裹着双手,死死钳制住大叔,大叔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我已经报警了,这件事情一会有警察跟你谈,你现在不要大喊大叫,这是保密事件!”

    其实蓝牧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但马翔叫他保密,他自然要胡诌一通,先稳住这个清洁工大叔。

    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人不少,已经有几个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想看热闹。

    蓝牧大急,连忙一脚踢翻垃圾车,让垃圾车倾覆,掩盖了黑色塑料袋。

    几个想围观的人吓了一跳,这人太猛了,一脚就踢翻了垃圾车。

    蓝牧瞪了他们一眼,他们便不敢靠近了。

    不过他们隔着两米,拿出手机各种拍摄,还议论纷纷。

    蓝牧一律无视,只要不发现人头就行。

    没过多久,马翔就出现了。

    这一次他比以往来的更快,仅仅才过去了两分多钟,他就到了!

    而且因为下班高峰期堵车,他竟然是骑摩托车来的!看样子还是一辆飙车族的摩托,也不知道从哪征用过来的。

    只见这大胖子气喘吁吁地跑到蓝牧身旁,拿出警察证一亮,大嗓门喊道:“别看了!都别看了!散开!散开!”

    怎料他这一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见他是警察,反而更不愿走了。

    蓝牧无语,放开了大叔,对马翔说。

    “怎么就你一个人赶来了?”

    “大部队马上就到,我这不先赶过来控制现场嘛!这可是在领导面前好好表现的机会啊!”

    “诶?你变性了?”马翔盯着蓝牧的脸,有些不敢相信这美少年是他的牧哥!

    “你特么才变性了!看仔细了,我!”蓝牧暴怒,粗着嗓子说道。

    马翔仔细打量,样子还是蓝牧的样子,就是皮肤太好了,下巴也细了不少,脖颈纤细洁白,怎么看怎么像个伪娘。

    “不是吧?牧哥你有这爱好啊?我听说流行伪娘什么的,你化妆了?”

    “滚!我本来皮肤就好,是你眼睛有问题!”

    马翔不信,他眼睛有没有问题,他还能不知道吗?

    蓝牧无奈,只能说道:“你别管了,我以后再跟你说这事。”

    他一打岔,随后又严肃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何要保密?”

    马翔好不容易把注意力转移回来,这才说道:“反正你也知道了,算是目击者,我就不对你保密了。”

    只见他凑到蓝牧耳边轻声说道:“这解尸案一个月了,这是本月第四起,平均一个星期一次,都是杀人解尸,然后扔在垃圾桶。我听你一说就知道又是这个案子。”

    马翔没有多说,蓝牧一听就懂,光这点信息就足够了,光看马翔这焦急程度,和警方的重视程度就明白。

    “你们是不是什么线索都没有,一个多月了,连凶手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马翔叹了口气回答:“可不是,这案子厅里急疯了,我们各种加班加点,全城可能犯案的地方都蹲过点,什么笨办法都试过了,就是没有头绪。”

    “而且这案子影响太恶劣了,又一个月没有进度,所以一直保密?”蓝牧了然道。

    “唉……事后我跟你说吧,咱哥俩先保护好现场。”马翔叹气道。

    蓝牧点点头,又说道:“一会我可以拍照摄像吗?”

    马翔看了看他的警察同事们还没到,悄悄说道:“我看悬,一会我们领导要来,你这跟他没亲没故,他肯定不会同意。”

    “要拍的话,你现在就拍!我给你遮着点,拍的素材你可别乱传,等案子破了,你再抢第一手发表。”

    蓝牧表示明白,用脚踢开垃圾车,快速打开摄像机,因为新买的,他调试了一番,这才能拍。

    马翔身高体胖,往那一挡,可劲地让蓝牧偷拍。

    蓝牧大概录制了三分钟左右,马翔就急吼吼地叫道:“别拍了,领导来了!”

    蓝牧听完马上把机器收好,塞进包里,往背后一挎,动作干净利落。

    他看到六辆警车到了现场,十几名警察迅速把现场包围,开始驱散群众。

    一个领导样的人,皮肤皲黑,身材挺拔,看气势还当过兵。

    马翔因为是第一个到的,所以领导上来就问他。

    “确定了吗?还是那个案子?”

    马翔把情况一说,倍儿详细,领导点点头,却不苟言笑,蹲下身检查了一下黑色垃圾袋。

    然后说道:“检定科的人呢?都愣着干什么?赶快采集线索。”

    过了一会,一个科员报告道:“局长……”

    局长直接说:“还是不行吗?”

    “是的,和前三次一样,什么线索也没留下,垃圾袋至少扔在这里三个小时了,至于死者的具体死亡时间,需要回局里详细检查才能知道。”

    局长点点头,他早有心理准备,于是立刻说道:“把现场收拾好,还用我教吗?快!别等记者来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蓝牧愣了,有些尴尬。

    “你们就是发现尸体的人?行,跟我们回去一趟吧,了解一下情况。”

    局长的语气坚定,不容拒绝。

    蓝牧本身也想多了解点情况,自然配合警方。

    警察这回的行动非常迅速,现场很快收拾的一干二净,所有垃圾包括垃圾车都被拖走,连垃圾桶都没留下。

    看着警方离去,现场一片干净。

    围观群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交头接耳聊了聊,也就淡漠地散去。

    他们什么情况都不了解,这种事情根本不会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