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十六章 精灵
    “什么情况?”

    蓝牧审视自身,顿时惊了。

    他再次变身,并且不是白毛狮子。

    身体变得轻盈矫健,这种身轻如燕的感觉有点像白毛狮子,但又不尽相同,至少力量远远不足。

    并且体内也有特殊的能量,但这种能量仿佛被周围环境所压制。

    只见他冲进卫生间,对着镜子一看,相貌还是自己,但皮肤吹弹可破的柔美,双眸淡绿色,耳朵尖尖直立,附着了半透明的绒毛。

    身材也变得修长,尤其是双腿,又细又长。

    外表偏向阴柔,精致到有些虚假,就好像是把自己的脸ps过一般。

    不过总的来说,还是能看出是蓝牧,这回所变的是类人形的异族,所以外貌还沿袭着自己的样子。

    最大的变化,要数那一头飘逸的黑长发,乌黑亮丽,又直又滑地垂在背后。

    蓝牧摸了摸胸口和身体,松了口气,还是男人。

    不怪他吓一跳,这简直太像是变性后的蓝牧了。

    “我的天……”蓝牧坐在床上,他需要冷静一下。

    毫无疑问,变身能力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白毛狮子只是第一个,现在又变了类似小说中精灵的样子。

    “变回人类!变回来!”

    蓝牧心想着,外表却没有丝毫变化,他点点头,果然和猜想的一样。

    “每一次强制变身,都会持续至少七天,和白毛狮子一样,如果所料不错的话,七天后,我又能自由在精灵与人类之间转化形态了。”

    “关于七天后,我变身白毛狮子的能力是否还存在,又或者被覆盖掉,就只能等到时候才知道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蓝牧根据已有的情报,总结了一下自己的能力。

    主要来说,是变身超自然生物的能力,变身后继承了该生物的本能天赋,可除此之外,却没有相应的知识。

    第一次变身会强制存在七天,七天后可以和人类形态随时转换,转换过程中,可能因为白球能量洗刷了一遍身体,所以人类形态下的疾病、伤势都会被治愈修复。

    变身白毛狮子结束到现在变身精灵,中途间隔了七天左右,难道每隔七天就有一次强制变身?

    “不对,白毛狮子强制变身结束时是下午五六点左右,而这回变身精灵却是凌晨三点。怎么算也不是七天整,变身间隔时间只能等下一次新的变身对象出现才能判断了。”

    蓝牧看着镜子里长发飘飘的自己,完全有做极品伪娘的潜质,简直欲哭无泪。

    “什么时候变不好,偏偏这个时候。算了,起码没有被人看到,可我难道七天不出门吗?程铭他们找我怎么办?”

    看着自己的样子,蓝牧有些苦恼,这能力就这点不好,变就变吧,还非要强制七天,简直蛋疼。

    想了想,他找出剪刀,准备先把自己这一头飘逸黑长直给咔嚓了。

    可手刚抚摸着长发,感受到其中的柔顺,心里一颤,他突然把剪刀一扔,下不去手了!

    “靠靠靠!不是吧?不就是剪个头发吗?这副身体你不至于吧?”

    “我还就不信了!上次饿了六天我都坚持下来了,还在意你这个?”

    蓝牧心一横,咔嚓一声,就把自己这一头黑长直给剪掉了。

    剪刀咔嚓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眼泪哗哗地往外流,仿佛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呜呜呜……妈蛋,剪个头发还哭了,我真是醉了。”

    慢慢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对着镜子剪头发,虽然剪得很乱,但总算是剪成了短发,不过即便如此,这头发也还有二十厘米长,再剪下去,实在下不了手了。

    真要剪成男子汉的板寸,恐怕自己会哭晕在厕所。

    不过他也松了口气,虽然身体本能排斥剪头发,可本能就是本能,在主意识下定决心后,还是会被压制。

    智慧生命与普通动物最大的区别之一,就在于压抑天性,所以从古至今人类会给自己设置各种条条框框,约束人类本身。

    无论是礼乐、仁义、道德、法律都是人类自己制造出来约束自己的。

    说不上到底是压抑本能好,还是释放天性好,但要还想走出这个门,他非得好好压制这副精灵身体的天性不可!

    可接下来,他就打脸了。

    因为他实在看不下去,自己住的地方如此肮脏!

    “天哪,我是怎么在这样的环境下睡觉的。”

    他先是把自己剪下来的头发收集起来,整理好放进一个盒子里。

    然后带上塑胶手套,开始深夜里的大扫除……

    大扫除刚开始没多久,很明显动静打扰到了苏月,她耳朵极为敏锐,睡梦中依旧被惊醒。

    不过现在蓝牧的五感也敏锐的一塌糊涂,听到苏月在卧室里穿衣下床的声音,立刻说道。

    “苏月,我在收拾东西,打扰你了不好意思,我会小声一点,你继续睡吧,不用出来。”蓝牧的声音还是他自己的,只不过稍微变得柔和了一些,显得有点中性,不过无伤大雅,略微蹙着嗓子说话也就好了。

    苏月原本是要出来的,她听出来蓝牧在打扫卫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半夜做这些,但她立刻就打算帮忙。

    不过她还是很乖的,蓝牧让她不要出来,她也不好违逆。

    “知道了,牧哥。不过你早点休息吧!这些我会做的。”

    此时她心里想的是,牧哥趁着自己睡觉时半夜大扫除,难道是特意避开自己,想要把屋子收拾的干净点,这样她要做的事就更少了。

    蓝牧哪里知道苏月怎么想的,他是纯粹因为洁癖和强迫症才半夜打扫卫生的。

    这么无语的事情,打扰到苏月休息他已经很愧疚了,所以决不能让苏月出来帮忙。

    “跟你没关系,苏月,你快休息吧!我有自己的苦衷……”

    苏月隔着门对蓝牧说道:“牧哥,谢谢你这么帮我。但是这是我份内的事情,你收留我已经帮了我很多了,如果牧哥把我的事情也做了,而我却在睡觉。那么我自己也看不起自己了。”

    蓝牧一愣,停下手上的活,想了想,意识到自己伤害苏月的自尊心了。

    这小女孩虽然柔弱,可性子倔强。自己说好是请她来打扫卫生和做饭的,这是她的工作,如果自己身为老板代替她把事情做完了,虽然某种意义上帮了她,但过分的帮助她,也是一种小看。

    这些事情都很小,在她姑姑家已经做过很多年了。苏月做起来轻车熟路,并不会因为自己眼睛看不见而有多么不方便。

    如果连这点小事都不让她做,她会觉得自己被人瞧不起,很没用。

    想到这里,蓝牧笑笑,把手套摘下,说道:“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全。”

    “我要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我要出门,你把屋子打扫干净。”

    苏月在卧室里开心地笑道:“谢谢你,牧哥。”

    “别动不动就谢谢,太见外了,赶紧休息!”蓝牧几乎用命令的口吻说。

    苏月隔着门对他鞠了一躬,然后上床休息了。

    蓝牧听了一会,确定她睡着后,看了看收拾一半的客厅,实在睡不下去。

    只见他悄悄地拿起一些生活垃圾,给黑色塑料袋打上死结后,目光锁定窗外,马路对面的一个垃圾桶。

    垃圾桶距离他约有六十米,垃圾袋装了满满一大袋子,约有四十斤重。

    心血来潮,他随手一扔,垃圾袋顿时飞了出去,形成一个美妙的抛物线。

    然而他一出手,就知道自己力量不够。

    垃圾袋在五十米左右就几乎力竭,眼看着就要落在马路上。

    蓝牧心念一动,一股清风般的能量联系上垃圾袋,硬生生让垃圾袋又飘了十来米,精准地落入垃圾桶中。

    “这股能量有点像风,又有点不同。”

    蓝牧心痒难当,再加上这屋子睡不下去,干脆纵身一跃,身子轻盈地落在窗台上。

    他住在三楼,十几米高度对他来说视若无睹。

    只见他直接跳楼!身子轻飘飘地落在地上,特殊能量随意在体内转了一圈,都没有任何消耗,便做到了高空落地。

    身旁的一棵行道树无风自动,仿佛在向他招手示意。

    虽然没有语言,可蓝牧还是感受到了树木对他的致敬。

    伸手抚摸上大树,立刻感受到这棵树的年龄,健康程度等,并且一股自然的力量被吸了出来。

    吸收到这自然的能量,自己爽快了,大树却变得萎靡,枝桠都耷拉着,不过却没有丝毫怨言。

    “别慌!我还给你!”

    蓝牧心念一动,又把那股自然之力反哺回去,能量贯穿树木,再看大树顿时焕然一新,还长出许多枝桠,原本有些长歪的主干也奇迹般做了些调整。

    看起来这棵大树变得更加生机盎然了,可蓝牧明明只是把吸来的能量还回去而已。

    “莫非在这一来一去间,能量有了某种转换?变得更容易吸收了?或者出现了某种质变?”

    蓝牧对于这种行为只有本能操控,却没有相匹配的知识,对于这些问题没法证实。

    “我记得附近有个公园,那里有一片树林。”

    “这马路边上空气质量还是太差,要不是能量在体表净化空气,我真怕自己呛死了。”

    此时凌晨三点多,马路边上没有行人,除了路灯下,到处是黑黑一片。

    蓝牧的淡绿色眼眸流光溢彩,目光穿透黑幕,轻盈矫健地姿态在都市中穿梭。

    他的速度很快,一公里的距离他只用了一分多钟就到了,这么算起来,他的速度已经超越了人类极限。

    只见蓝牧轻轻一跃,提纵身体,优雅地落在公园中的树枝上。

    他的身体附着了看不见的能量,让他能像鸟儿一般立在枝头。

    细细的枝桠承载着他的重量,他能很轻松地在树木间纵跃,这种能力甚至比白毛狮子还厉害。

    因为白毛狮子,不能像他现在一样,违背地心引力地站在树干上!

    是的,站在树干!身体与地面平行,仅仅凭借着双脚的接触,就仿佛被吸在树上一般。

    体内能量的妙用,还远远不止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