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十四章 苏月
    “小马,这里有人拐卖少女,你来一趟吧,嗯,我在现场呢。”

    “好,地点是……”

    蓝牧快速地把位置一说,然后挂了电话。

    中年男子站了起来,捂着鼻子,鼻血还在流。

    “你还叫人?”

    蓝牧摊摊手道:“报警啊!这事让警察处理最好!”

    中年夫妇相互看了一眼,那妇女就说道:“这是我们家事,你想干嘛啊?”

    “我是她亲姑姑!养了她十几年,给她找个男人相亲还……”

    “停停停!别跟我说这个。”蓝牧直接打断她的话。

    然后说道:“你说你是她姑姑就是啊?你们两个有一点亲戚的样子吗?”

    “她这么小,眼睛还不方便,你们到底是让她相亲还是卖·淫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不是她父母,那么我完全可以怀疑你们拐卖她。”

    中年妇女大喊道:“我当然是她姑姑,不信你自己问她!”

    蓝牧看向苏月,此时苏月躲在他身后。

    “他们两个是你亲戚吗?”

    苏月紧闭着眼睛,低头不语,一言不发。

    蓝牧一看就明白了,估摸着这两人真是她姑姑和姑父,只不过对她不好,还逼着她相亲,所以才跑出来找妈妈的。

    不过少女既然不说,自然是不想回去的,她很精明的一言不发,即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蓝牧了然道:“呐,她可没说你们是她亲戚,你们别想带她走,等警察来吧!”

    接下来,无论这对夫妇说什么,他都不理会。

    到后面对方还想动手,强行带走苏月,可都无法越过如山般挡在前面的蓝牧。

    大约五六分钟,马胖子就开着警车到了现场。

    下车见到蓝牧和一对夫妇对峙,就说道:“一看这小巷子就是个拐卖人口的地方。”

    蓝牧听了一笑,给马翔递了根烟。

    马翔接过,却没有抽。中年男子也有样学样掏出烟来发,却被马翔拒绝道:“别!不要贿赂我!”

    中年男子一窒,就明白这警察跟蓝牧是一伙的了。

    马翔听蓝牧把情况说了一遍后,也没跟那对夫妇多说话,直接道:“走吧,别在这闹了,去所里好好说说吧。”

    中年妇女似乎有些不安,赔笑道:“这位警官,这事是我们家事,这女孩是我弟弟的孩子,我让她回家,这警察可管不着吧?”

    马翔脸色一板,还挺有气势,说道:“警察管不管的着你说了不算,我是接到报警才出警的,别废话了,去所里聊吧。”

    两人没办法,跟着上了警车。

    他们和蓝牧一起坐在后座,苏月一个人坐在副驾驶。

    马翔很好奇地看着苏月,但有外人在场,便没有多对蓝牧说话。

    很快,他们就到了鹤楼派出所,进了派出所,这地方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还是很有用的,不一会就把情况调查清楚了。

    档案上一查,马翔就告诉蓝牧:“他们真是少女的姑父姑姑,监护人也是他们,这苏月父母双亡,眼盲也是天生的。”

    “这女孩在盲人学校把义务教育读完,就没上学了,天天都待在他们家里,也没法工作。毕竟没人愿意要个员工是瞎子的。”

    “今天满了十八岁,快十九了,没有收入天天吃闲饭,那夫妇就说要给她找个男人嫁了。”

    “牧哥,这事咱管不了,法律上也没说不能强迫孩子相亲的,全国那么多父母逼着孩子相亲结婚,也没人为这事报警啊。警察最多劝两句。”

    蓝牧皱着眉头,问道:“那少女说卖·淫,又是怎么回事?”

    马翔说:“那夫妇说子虚乌有,小孩子不懂事,以为相亲就是卖·淫。”

    “小孩子?你别总是那夫妇说,那夫妇说的,你就没问问女孩自己的意思?她也成年了,就算是个盲人,也有对事物的基本判断,你就听片面之词的?我跟你说,那夫妇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蓝牧严肃道。

    “是是是,我这不还没问嘛,赶紧就给牧哥你汇报了。”马翔笑道。

    蓝牧嘿了一声说:“你是警察我是警察啊?跟我汇报什么,办你的案子。”

    话虽如此,蓝牧还是放心不下苏月,跟着马翔去到苏月坐的地方。

    苏月此时捧着一杯水喝,恬静地坐在椅子上,那平静柔弱的样子,和吵闹的派出所形成鲜明对比,仿佛整个世界的喧嚣,都与她无关,此刻显得是那样的出尘。

    一名女警察正在她旁边,问一句,她就答一句。

    马翔和女警察打声招呼,也坐下来问道:“唐静,问得怎么样了?”

    那女警察唐静说:“她叫苏月,十五岁辍学,之后就一直在姑姑家里做家务,他们家所有的活都让她一个人做,包括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甚至还有按摩。”

    马翔惊道:“这么狠?她一直做到现在?”

    唐静瞟了他一眼说道:“还有更狠的,这家人很不喜欢她,虽然她是那女人弟弟的孩子,不过那女人弟弟早就死了,弟媳把女孩养到五岁就把她托养给了这家人。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为什么啊?”马翔问道。

    “因为她妈妈……”唐静看了眼苏月,用笔在记录本上划了一条线,正是刚才查到的一个信息。

    蓝牧也凑上去看,才得知,她妈妈早就得癌症死了。

    马翔低声道:“她还不知道?”

    唐静也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回答:“她姑姑跟她说过很多次了,但是她始终不信。”

    然后唐静用正常的声音说:“这家人平时就虐待她,认为她只知道吃闲饭,没有用,又不是自己的孩子,对她动辄打骂,根本不像个亲戚样!”

    “苏月长大到十八岁,越来越漂亮,这家人就又觉得她是个摇钱树,认为反正她找不到工作,不如让她做……”

    蓝牧在旁边听到现在,终于怒道:“就让她卖·淫?”

    唐静看了一眼蓝牧,马翔解释道:“他是我哥们,没事。”

    唐静就继续说道:“这孩子说,她听觉很灵敏,听到了那对夫妇在房间里偷偷商量,以自家为地点,很隐蔽,找男人以相亲的名义上门,然后就让她陪客,第一次的价格为两万,还说会有人喜欢盲女这种调调的。”

    “我操!然后呢?”蓝牧低吼道。

    唐静叹道:“这孩子很倔强,听到了自然不可能任人摆布,就等到她姑父上班时,一个人偷偷跑出门,想一个人去找她妈妈。可怜她眼睛看不见,又很少出门,没跑多远就被夫妇俩找到了。”

    “唉……”马翔叹了口气,他都觉得这女孩可怜了。

    蓝牧更是火气直窜,还有这样的亲戚,简直该死。

    “马翔,这女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回去了,那对夫妇已经构成犯罪,你们警察管不管?”

    听了蓝牧的话,马翔苦笑一声道:“没有证据啊,别说这只是女孩听到的,就算是女孩录了音也没用,那对夫妇完全可以说只是开玩笑而已,毕竟这没有构成任何犯罪事实。”

    蓝牧听完更恼了,眼睛一瞪刚要说话,旁边的唐静突然拍了桌子说道:“胖子你有没有点同情心?真不知道你怎么混进警察队伍里来的!”

    马翔一副委屈地表情说道:“唐静,我说的不对吗?难道仅仅因为她片面之词就把那对夫妇拘留了?”

    唐静看起来是个淑女,彪悍起来简直吓人:“你傻啊!这家人对她又打又骂,完全可以说他们家暴,苏月也成年了,只需要证明其能独立生活,谁也不能强迫她去谁家。”

    “她眼盲,怎么独立生活?”马翔无语道:“你就算给她办个身份证也不顶用啊!那对夫妇是她监护人,女孩连个工作都没有,你让她搬哪去住?”

    唐静哑然,虽然苏月已经成年,可她是个盲女,毕竟特殊情况,没有一个合适正当的理由,警察也管不了她监护人带她回家。

    “不就是工作嘛,我帮她找!”蓝牧在一旁听明白了,直接说道。

    唐静大量了一下蓝牧说道:“你?你帮她找什么工作?”

    这回轮到蓝牧傻了,他这人热心肠,要帮人就帮到底,见苏月如此可怜,无论如何都要帮助她。

    不过话虽如此,可他还真想不到如何妥善安排苏月,毕竟一个盲女,能做的事情本来就少,难不成送她去盲人按摩?可哪有这么年轻漂亮的啊?万一被人欺负怎么办?到时候还得让警察三天两头去照顾着点,也太麻烦了。

    想来想去,蓝牧干脆直接说道:“我打算开个工作室,如果她愿意的话,就做我的员工吧!平时打扫打扫卫生,下厨做做饭什么的。包吃包住,一个月三千,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

    马翔听了一拍巴掌说道:“得嘞!牧哥这话我放心,她有了工作,又有住处,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即便是盲人,也可以选择不要监护人,就算是她姑姑,也管不着她了。”

    唐静知道蓝牧和马翔是哥们,虽然对蓝牧还不是很信任,可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于是说道:“倒是可行,不过你要在所里登记信息,以后我们会经常去检查,要是知道你欺负她,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晓得了,还不知道她本人愿不愿意呢!”蓝牧边说边看向苏月,他心中,隐隐有着期盼。

    苏月在一旁全程听了三人的话,此时微微一笑说道。

    “家务的话,我都可以的,洗衣做饭就交给我吧……如果累了我还会按摩……”

    “为了我让你们这么费心,真是谢谢你们了,我虽然看不见,但这么多年已经习惯做这些事情,绝对不会给蓝先生添麻烦的。”

    蓝牧见她同意,心里高兴,急忙说道:“不麻烦,不麻烦,按摩什么的不必了,我还没那么娇贵。”

    “放心吧,工作室很小,没多少事让你做,一个月三千不会少你的。”

    “以后你就是蓝程工作室的员工了!”

    “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的员工!”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