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十三章 盲女
    蓝牧彻底离职,现在是无事一身轻。

    程铭也递交了辞职报告,下个月就正式和报社没关系了。

    两人此时在街头路边摊吃夜宵喝啤酒,不一会一名胖乎乎的警察走到这里,放下包直接坐下,拿起程铭的酒杯就咕噜咕噜几大口。

    “呦!马神探来了?你好恶心,直接用我杯?老板!再拿一个杯子!”程铭叫嚷着。

    胖乎乎的警察穿着警服,衣服却被撑着鼓鼓的,肥肉甚至要从扣子缝隙里漏出来。

    “马翔,听说你订婚了?什么时候结啊?”蓝牧敬了他一杯笑道。

    “在申请婚假呢!什么时候批下来什么时候结!”

    马翔是蓝牧的高中同学,两人关系很铁,高考后一个新闻专业,一个进了警校,也不知道这副身材是怎么当得警察。

    至于程铭则是蓝牧大学同学,还是蓝牧介绍马翔给程铭认识的,结果这两人相性极合,玩着玩着,几年下来竟然比跟蓝牧自己还铁,也不知道这两人是不是有什么超友谊的关系。

    不过蓝牧很诧异,他当时出差前,记得马翔还处于相亲状态,怎么没几天,就突然订婚了?

    提出了这个疑问,马翔笑眯眯地说道:“嘿嘿嘿,魅力大没办法,你看我老婆。”

    说完,马翔翻出手机相册,里面一大堆他和一名美女的合影。

    “真的假的?这是你未婚妻?”蓝牧都要惊了,他还是单身狗呢,这死胖子就和美女订婚了?

    “当然是真的,我当时也不信,结果那天和他们俩吃饭,可算见着真人了,你还别说!那是……真不般配!”程铭也在一旁说道。

    “去你的!”马翔瞪了程铭一眼,然后说道:“你们是嫉妒我!等我瘦下来你们就知道我有多帅。”

    三人扯淡了半天,蓝牧终于说到正题。

    “……就是这样,我要自己弄个工作室,暂时和程铭合伙,你可要帮我!”

    马翔瞪大了眼睛,惊诧道:“不是吧?你们要我加入?我可是警察诶!”

    “我没让你加入啊!你还做你的警察,我的意思是,你给我提供新闻情报,我付你酬金。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马翔无语道:“你让我做卧底啊?”

    “什么鬼?你就说帮不帮吧!要是有什么重案、大案、要案可得想着我!”蓝牧笑道。

    怎料马翔脸色一变,然后尴尬道:“有的案子是不公开的,你可别逼我违反纪律啊!”

    蓝牧一怔道:“还真有?魔都的?什么案子藏得这么深?”

    “不能说,真的,上头下了严令,一个字都不能往外蹦,一个月了,还没破呢!我就是因为这案子,想结婚,连假都请不了!”马翔苦恼地说着,又灌了一杯酒。

    蓝牧也不为难他,就说道:“行,你有你的纪律,我哪能为难你。这个案子要是以后能公开了,你可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那当然!没问题。以后有什么事我也通知你,酬金什么的你看着给吧!算了,还是别给,万一……你还是请我吃饭吧!”

    “我懂得!这样吧,酬金存我这,你结婚要用钱直接找我拿!”蓝牧爽快说道。

    说完,三个哥们举杯喝了一通,开始闲扯淡。

    马翔突然问道:“对了,你这工作室开哪啊?这年头租金可不便宜。”

    “就开在家里!我那楼下就有个摄影楼,洗胶卷什么的我可以直接租用他们的暗室。我只需要在家里配置两台电脑就好,基本的仪器买到手我估计就没钱了,以后能赚到钱再说吧。”

    “牧哥你够有魄力的?这就一股脑地把钱全砸进去啊?”马翔咂舌道。

    蓝牧付之一笑,缓声道:“我有我要追求的事业,被开除正和我心意啊!”

    “我去辅州这十几天,经历了很多。感觉人真的是太脆弱了,我至少有三次,差点死掉。我觉得自己不能再浑浑噩噩地过下去了,面临死亡的时候,钱财就真的只是身外之物。”

    “也就十来万块钱,我全部拿出来,拼一场梦想!谈不上什么魄力不魄力的。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牧哥!我们都支持你!我这些年也存了几万块,跟你梭哈了!”程铭大嗓门地叫道。

    “梭你个头,还是留着讨老婆吧!”蓝牧笑骂着,但还是很感动。

    程铭这人从大学认识起,跟他就是好哥们,两人一起毕业一起工作,是可以极度信任的伙伴。这回自己要单干,他二话不说就跟着辞职,蓝牧知道拦不住他,心里挺愧疚的,暗下决心一定要带他一起成功。

    马翔跟他们关系也一样铁,见两人这么有气魄的拼,心里也动了意思,可惜,他身为警察只能从其他方面帮帮忙。

    “牧哥,你这工作室想好名字了吗?在我印象里,你取名字的能力可是突破天际的……烂啊!”

    蓝牧知道自己很不会取名字,有些尴尬地说道:“呃,暂定为……蓝程工作室。”

    “噗!”马翔一口酒喷了出来,看着苦笑不说话的程铭,楞道:“真的啊?”

    程铭无语地点点头,表示真叫这名字。

    “蓝程……我的天,牧哥,我要是跟你合伙,是不是叫蓝翔啊?”马翔忍不住吐槽道。

    蓝牧大怒道:“滚蛋!”

    ……

    蓝牧第二天醒来时,头痛如裂,昨晚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还能坚持着回家也算是厉害了。

    不过宿醉的感觉极度难受,下了床想去洗漱一番,突然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鼻子塞住了,喉咙也痛,额头发烫,好像发烧了。”

    蓝牧摸了摸额头,忍不住咳嗽两声。

    “好久没喝这么多酒了,昨晚莫不是着了凉生病了。”

    “啧啧,还没开始奋斗呢,身体先病倒了,我可真是的……”

    蓝牧自嘲一笑,突然心念一动,变身为白毛狮子。

    感受到身体澎湃的力量,之前的鼻塞头晕的症状统统消失。

    “啊!爽啊!就是肚子饿!”

    蓝牧就以白毛狮子的形态打开冰箱,一股脑地把里面积存的香肠腊肉什么的都拿出来吃掉了。

    “不饱啊!味道也比野味差远了,看来以后要在家里常备肉食,变身后可是大吃货,不会养不起吧?”

    蓝牧给白毛狮子形态补充了一下能量,就直接变回人类。

    再看人类形态,宿醉没有了,头晕没有了,发烧没有了,鼻塞也没了。

    恢复到最健康的身体状态,神清气爽。

    “真方便啊!”

    “咕噜噜……”

    蓝牧肚子饿得咕咕叫,这才想起来,人类形态的自己还没吃东西呢,昨晚吃得夜宵恐怕全吐了。

    “算了,出去吃吧,这都中午了。”

    蓝牧现在是无业游民,不用像以前那样天天跑口采访,撰写稿子,好久没这么轻松过了。

    他住的地方位置很好,附近就有个小广场,那里有许多商城、超市和快餐店。

    走进一家快餐店,吃完一人份的快餐后,他竟然还感觉不够。

    “难道白毛狮子的饥饿感传导到我身体里来了?”

    蓝牧又吃了一份快餐,不够,又加一份,第三份吃完才堪堪饱了。

    “我这食量比以前大多了,难道每次用能力修复人类身体,就需要通过进食补充能量?”

    “不过这样也不差,大不了比以前多吃两份快餐而已。”

    走出快餐店,蓝牧直奔附近的电脑城。

    他准备配置两台不错的电脑,顺带去电信办个光纤。

    蓝牧穿插近路,拐过两条小街,突然听到前方有争吵声。

    抬眼一看,一名少女闭着眼睛,手拿拐棍不停地挣扎。

    一对中年夫妻拉扯着她,嘴里还说着:“你瞎跑什么?还不赶紧跟我们回去?”

    那少女约莫十八九岁左右,看起来像个高中生,长相清秀,素面朝天,头发也只是随便扎着,跟其他蓝牧印象中的高中生少女气质截然不同。

    衣服穿着也很简单,大概就只是三十块钱的t恤和牛仔裤,最大的特点就是皮肤很白,似乎很少出门晒太阳。

    只见她声线很轻柔,但此刻却面露倔强的高声道:“我不回去!我要去找我妈妈!”

    “你妈早死了!”那中年妇女尖声道,说完还一脚踢掉了少女手中的棍子。

    那少女听了这话,挣扎地更厉害了,那对夫妇一不留神让她挣脱,可她刚转身就跌跌撞撞,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上。

    “我妈没死!你们都骗我,她肯定没有死的!”

    中年妇女见她挣脱,却自己摔倒,冷笑一声,冲上去就是一巴掌。

    少女脸上被打出一道红掌印,她捂着脸,却倔强地一声不吭。

    那中年妇女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死死钳住她的手,说道:“几天不打你,都忘记自己姓什么了?白养你十几年了?你永远是我们苏家人,就得听我们的!”

    蓝牧走到近前,他听了这么几句就有些看不下去了。

    而且他还发现那少女似乎看不见,是个盲女,之前被踢掉的就是拐棍。

    于是他忍不住说了一句:“喂,有话说话,别动手。”

    说完,还伸手拦住了中年妇女扬起的巴掌,因为她还想再打一巴掌。

    蓝牧拿捏住中年妇女的手臂,那妇女惊叫一声喊道:“你干什么?给我撒手!”

    “好好好……”蓝牧果断腻歪地撒手。

    这时那中年男人也冲上来,伸手就要推蓝牧,被蓝牧扭身躲开。

    “你谁啊?别多管闲事!这是我们家事知道吧?”

    蓝牧大概看出来这对夫妻是少女什么亲戚之类的,如果真是别人家事,他的确不好管。

    “我没管啊!只是让你把她放开,有话好好说,强迫着是什么意思?”

    似乎是看着蓝牧这个外人在,中年夫妇撇撇嘴也就不好再打,于是中年妇女就说道:“好,苏月,听到了吧?我也不打你,乖乖跟我回家,别在外面给我丢人现眼。”

    少女苏月却很坚定地退后,还高喊着:“不!救我!他们要我去卖·淫。”

    本来还不想多掺和的蓝牧刚准备走就听到这么一句,顿时愣了。

    那中年妇女大怒地去拉苏月的头发,还怒骂道:“你这死瞎子说什么?我们养你这么大,还给你介绍相亲,你就这么报答的?”

    中年男子也怒吼道:“太不知好歹了,养你这废物还有什么用?”

    “救命!她们要我在家里陪男人,我不要才跑出来的!”苏月哭叫道。

    一边说卖·淫,一边又变成了相亲。蓝牧身为外人搞不清楚情况,不过听这两人说话张口瞎子,闭口废物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蓝牧便拦在苏月身前,格挡开了中年妇女的爪子。

    “我说了,别动手动脚的,把话说清楚!可别是拐卖人口吧?”

    中年男子哼声道:“小子我看你很不爽,叫你别多管闲事!我今天就动手给你看!”

    说完一脚就踢了过来,蓝牧也不是没有脾气,火气上来也是一脚踹出。

    正踹在中年男子的小腿骨上,与此同时,右手迅猛刺出,两指直插对方眼球。

    关键时刻,变指为拳,打在男子脸上,就听见惨叫一声,对方连连后退,踉跄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蓝牧深吸一口气,他刚才差点学起白毛狮子的搏斗杀招了。

    好在反应及时,改为一拳打中鼻梁。

    他年轻力壮,打起架来还没怕过谁,从小就是孩子王,对方年纪比他大根本不是对手。

    “真别惹我,我不想……”

    蓝牧话还没说完,中年妇女撒泼地双手抓来,指甲很长。

    锋利地指甲直接在蓝牧脸上挠了起来,又是抓头发,又是撕脸皮,上来就是绝学鸡爪疯。

    蓝牧第一时间不愿对她出手,这才糟了重,脸上留下了好几道血印。

    要不怎么说跟这种女人打架吃亏呢,她发起疯来一般男人还真没辙。

    蓝牧脸上破相,气得钳住她双手,把她往后用力一推,也弄倒在地。

    那女人不依不饶还要起来,蓝牧大怒道:“你别发疯啊!再疯我把你老公废了!”

    听了这话,那女人看了看地上被两招打倒的老公,这才不敢再出爪子。

    “你小子管什么闲事?我报警抓你!”

    蓝牧冷笑一声道:“这事我还就管了!要管就管到底!”

    “报警好啊!我来帮你!”

    说完,蓝牧直接打了小马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