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十二章 被离职
    青树山庄的特大凶杀案终究纸包不住火,第二天的报纸就有许多家当地媒体报道了此事。

    虽然对于详细案情描述不清,但至少死者十二人,并且还有枪械这种事情还是报道了出来。

    随后第三天,辅州市局干脆公开此案,向媒体召开记者招待会,详细介绍了案情。

    其中最令人惊讶的是死者的身份,有八名盗猎者,曾经在岭南大肆盗猎,是盗猎团伙中的资深队伍。不光猎取珍稀动物,还经常为客户活捉某些珍稀作为宠物,相比起来,后者更加赚钱。

    不光如此,这伙盗猎者在岭南还牵扯进五起谋杀案,竟然还是在逃的通缉犯,其中黄盛更是身负三条人命,还都是警察!

    从岭南调来的卷宗里显示,这群人无不是罪大恶极之辈,岭南警方对其围追堵截多年无果,最近这伙人流窜到辅州作案,其中四名被警方逮捕,八名被人谋杀在青树山庄别墅区。

    至于另外四名,警方没有提供过多的信息给媒体,只是随口一提属于涉黑分子。

    但仅仅如此,也足够媒体和民众脑补这起十二名死者的特大凶杀案了,到底是仇杀?还是黑吃黑?

    当从警方处得知作案者有极大的可能性只有一个人,疑似职业杀手所为。

    这个情报更是引爆了辅州,要知道有三名死者是散落在别墅外一百米到三百米不等,可以说从现场来看,这十二个人是被追杀致死的,如果是一人所为,那么这个人该有多厉害?

    十二个拿枪的壮汉,被一人追杀逃命,最终一个个被一击致命。

    这是拍电影吗?这个杀手不太冷?还是刺客联盟?

    青树山庄事件发生后四到五天,这个案件逐渐发酵,因为死者都是罪犯、通缉犯之类的,以至于民众不仅没有因为特大凶杀案而恐慌,反而都在议论这个杀手。

    毕竟杀手这种职业,离普通民众太遥远了,尤其是这么厉害的人物,大部分人认为这不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活。

    所以民众热议的话题,从凶杀案本身,快速转变到神秘杀手身上来。

    有的人在讨论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这种电影式的杀手,以一敌十,一击致命。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有的人在讨论这个杀手的目的,有没有可能是为了替天行道才十步杀一人的?

    甚至有的大学生在想该杀手是男是女,长得怎么样?是不是又冷酷又温柔的矛盾性格?

    以至于后来,网络上还开始有人崇拜起杀手,话题早就把凶杀案本身抛到九霄云外了。

    很快为了扭转舆论,许多家媒体开始宣扬正确的法律观念,这个杀手不管有什么理由,他本身也是罪犯。

    杀人就是犯罪,无论他所杀得人是不是该死,都是触犯了法律,绝不值得提倡和崇拜。

    ……

    不管这次案件在辅州闹出多大风雨,当蓝牧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些舆论时,人已经回到了魔都。

    “这事闹的满城风雨,亏辅州当局还想尽量遮掩,结果也没什么乱子嘛!”

    “这年头,大家的重点根本就不关注你是不是特大凶杀案。”

    蓝牧笑了笑就关闭了手机新闻,心思回到魔都自己的事情上来。

    “报社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梁主编把我拉黑了,我还是要先找程铭探探底。”

    蓝牧到了魔都第一时间没有去报社,而是先回家了,那是租的房子,一室一厅,自己一个人住,潇洒得很。

    刚到家就又给程铭打了电话,这回很快就通了。

    “牧哥,怎么了?我刚回魔都,你就知道了?”程铭的嗓门很大,平时就大大咧咧的,说话生怕别人听不见似得。

    蓝牧听了这话,一下子了然,问道:“你也出差了?”

    “那可不,你走后两天,我就跟杨老大去了趟昌州,听说那里发掘出了汉朝古墓,我们报社派了十六个人呢!我也去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还别说,真牛掰,听说是现在所发现的考古贡献最大的汉朝古墓了。”

    蓝牧问道:“挖掘古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一个星期就搞定了?”

    程铭咳咳两声,嗓门声音终于低了下来。

    “那不是……呃……要不了那么多人吗?据说要挖掘三四年呢,咱报社就留了两个人在那常驻,我不就回来了嘛。”

    蓝牧嗯了一声,又说道:“那你也不知道报社这几天的情况咯?”

    “情况?什么情况?”

    蓝牧跟程铭关系很好,直接就把自己在藩篱山被人弄下山,过了七天野人生活,然后和盗猎者搏斗,决死逃生,接着协助警方破案的情况说了一遍。

    能说的他都告诉了程铭,光是如此,也足够离奇,一般人哪遇得到这些事?可以说他本身的经历,就足够一场大新闻了。

    “……你是不知道,那一枪打中左臂,得亏我当时趴在地上,不然要是腿受伤,你以后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基本情况就这样了,你可以去查查辅州这几天的新闻,就知道我没骗你,真是大案子啊!我就近距离认了尸体的!”

    “……梁主编绝对是拉黑了我,永远打他电话都是正在通话中。就算开除我,也得有个正式的解约程序吧?直接就当没我这个人了?你说这算什么事?”

    程铭听完,消化了半天才说道:“牧哥,你出差一趟,就遇到这么多事?啧啧,我出差怎么没有呢?”

    “别扯了,看来你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本来想找你探探底的,算了吧,我还是赶紧去一趟报社吧!”蓝牧摇头说道。

    程铭急忙说:“行,你快来吧,我马上到报社了,先给你探探底,行了吧?我说牧哥啊,你怎么总是这么多疑啊?讲道理是你失踪了这么多天,连个假也没请,找你也找不到,难怪梁主编把你拉黑呢!”

    “切!”蓝牧懒得跟他多扯,直接挂了后,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又在自家找到另外一张银行卡,便直接出门了。

    先去取了一千块钱,充实了一下干瘪多日的口袋,然后直接打的前往晨光报社。

    来到报社门口刚下车,就接到了程铭的电话。

    “怎么样了?梁主编在吗?”

    程铭说道:“牧哥,有点不对劲啊!梁主编单方面宣布了你离职,你的办公室都被人占了……”

    蓝牧听了眉头一皱,说道:“什么情况?我办公室的东西呢?”

    “都扔在仓库呢,要我帮你拿么?”程铭说道。

    “拿你个大头鬼!嗯……总编在吗?”

    蓝牧怎么说也干了几年了,不说因为不可抗力的事了,就算自己旷工多日要解约就解约吧,可哪有人不在,你单方面就把我给炒了?招呼都不打一个?发个短信就够了?直接拉黑?

    或许吧,主编一句话的确可以把他炒了,可你也得按程序走吧?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直接拉黑?

    程铭也觉得有些诡异,就说:“总编去首都了,跟你同一天离开的魔都,现在报社很多事情梁主编都可以代为处理,人事那边的他都帮你搞定了。”

    蓝牧沉吟片刻,说:“我在报社外,你先出来。”

    等了一会,程铭走出来,寸余的短发,穿着休闲,身高足有一米八,就是长相不可恭维,只能说他爱国。

    程铭走到蓝牧身边,先是递了根烟,两人就站在报社门外抽起来,才开始说话。

    “牧哥,我刚出来碰到梁主编了,直接当面问了他,他说你合同上报社是可以单方便与你解约,公事公办没有问题。还让我通知你去把东西拿走,另外去人事领一下解约单。”

    “合同上?合同上还写了不可抗力呢!我差点没命回来,他跟我公事公办?”蓝牧莫名其妙丢了工作,有些恼火。

    倒不是他多么舍不得这份工作,以他的能力,魔都那么多家报社,去其他家做也是一样的。

    这不过看样子这个梁主编好像故意针对他,让他气不过罢了。

    本来大家解约就解约,开开心心和平分手。怎么他弄起来,就这么恶心呢?

    蓝牧与程铭走进报社,单位的人都认识他俩。

    “呀!回来啦?听说你辞职了?找着好事了?”一个同事正急匆匆往报社外走,见到蓝牧笑嘻嘻说道。

    蓝牧苦笑一声道:“哪有好事啊?我这是被辞职,行啦,你忙你的。”

    走到总务处的仓库,仓库主管见到他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了。

    “来领东西?签个字吧。”

    蓝牧没有动手,先说道:“签字不急,我先看看东西少没少。”

    仓库主管点点头,带蓝牧进了仓库,指着一个箱子说:“这都是你的,你们办公室的人帮你收拾的。”

    蓝牧检查了一番,没有少东西,他放在办公室的东西一样不差,全部在这了。

    “我等会再来领,好像还要去人事处吧?”

    “别啊,赶紧领了呗。”

    蓝牧摇摇头,和程铭直接去到人事处。

    到了门口,他一眼就看到里面一个小职员,立刻叫了声:“张群!”

    然后使了使眼色,张群见到蓝牧,立刻了然,跑出办公室。

    “牧哥,你总算回来了!到底去哪了?”

    蓝牧又把自己为什么失踪解释了一遍,张群咧着嘴笑道:“你牛啊!那盗猎案原来是你曝光的呀!我还以为那新人真那么厉害呢!”

    可随后又皱眉道:“牧哥,你回来太晚了,老梁把所有事情都处理了,除非总编发话,不然你就已经是离职状态了。”

    “等会等会……新人?什么情况?你怎么知道辅州的盗猎案?在网上看的?”蓝牧问道。

    “辅州盗猎案嘛,谁不知道?一人高的巨型野猪,这都是前几天的新闻了。魔都这边是咱们报社首发独家。”张群继续说道:“前段日子有个新人入职,第一天就带着新闻呢,有图有真相,一人高的巨型野猪,那牙比我手臂还粗。”

    蓝牧看了程铭一眼,说道:“几天前魔都就报道了辅州盗猎案?”

    程铭道:“我不清楚啊,我也刚回来。”

    蓝牧突然笑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老梁你可真嚣张啊!”

    程铭一听就明白了,说道:“牧哥,难道老梁拿了你的新闻,然后把你甩了?”

    蓝牧把手机草稿箱里的彩信发给他看,程铭和张群见内容详细,还有报纸上的原图,立刻懂了。

    “他妈的,他有病吧?这新闻值几个钱啊?打声招呼再发不行吗?”

    蓝牧摇头道:“不是值几个钱的问题,那新人是他亲戚吧?”

    “我失踪几天老梁就很生气,在短信里就已经说要开除我。”

    “我想他本来也只打算正常开除我,毕竟我无故旷工,他跟我没什么交情,公事公办很正常。”

    “但有了那个新人就不一样了,我好死不死在打电话给他前,把这封彩信发过去了,之后,打给他就被拉黑。”

    “我估计他当时看了彩信就改变主意了,起了心思,然后把新闻给他亲戚开道。”

    程铭和张群怒道:“我们打电话给总编,把你手机上的彩信给他看。”

    蓝牧又摇头道:“不,虽然这事找总编,我也能解决,但我不想这么做。”

    “说实话,我更想做一个自由的节目,如今正好。老梁开除我是没有任何意见的,早就想好了,只是没想到他开除的这么难看罢了。”

    “我准备一个人搞新闻,不再和任何一家媒体有合约关系了,到时候我想给哪家提供素材,就给哪家提供素材。”

    程铭听完,突然说道:“好!我挺你!牧哥,我也辞了。”

    蓝牧笑道:“你辞个屁啊!我是被开除的!”

    “牧哥,我被杨老大压得永无出头日,早就不想干了!”程铭不屑道。

    蓝牧搭着程铭肩膀,两人又看想张群。

    张群苦笑着说:“两位牛人,我家人好不容易让我在这上班的……我……”

    蓝牧哈哈笑道:“我没让你辞啊!好好干,以后我可是靠老天爷吃饭了,你还是在报社稳定点。”

    看着他俩抱着箱子离开报社,张群瘪瘪嘴低声道:“还要自由,哪有那么自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