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九章 追猎者
    蓝牧算是看明白了,王京虎的确是名警察,他的身份不是假的。

    不过王京虎同时也是一个叫赵老板的人,所以借用自己对警察的信任,把自己诓骗到他们老巢了。

    这个赵老板很可能就是别墅的主人,甚至就是盗猎团伙的幕后老板之一。

    至少盗猎者所谓在辅州关系,就绝对脱离不开这个赵老板。

    “完蛋了……这回算是栽了。”

    蓝牧不动神色的把手放进口袋,开启了手机录音,这种事情他做得多了,闭着眼睛都能做到。

    随后他果然被带进了别墅内部,立刻就看到了几个熟人,都是当初他被生死威胁时记住的几个盗猎者。

    其中黄盛和老猎手都在其中,正在和主位上的一名中年人攀谈。

    几人见到蓝牧被带进来后,都不说话了,黄盛阴冷地盯着蓝牧,还伸手摸了摸脖子和耳朵。

    黄盛被蓝牧与金钱豹猫猫撕咬,耳朵都被咬烂了,此时包裹着纱布,像个绷带狂人,更显得他疯狂凶戾。

    “呼……”

    蓝牧知道自己落到这伙人手上讨不了好,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虽然蓝牧心中恐惧,可依旧保持镇定,不断地思索办法。

    “赵老板,这就是那个记者!”老猎手指认了蓝牧,确定没有抓错人。

    赵老板笑道:“你们这群人的名声我也听说过,竟然会栽到他手上?我听说他只是个外地的小记者。”

    “他可不简单,独自一人身无长物在藩篱山里野外生存了七天,当初被我们从山腰扔下去,现在看来也没伤筋动骨的。”老猎手说道。

    黄盛也插嘴道:“没错,更奇怪的是,那头野生金钱豹不伤害他,还帮着他攻击我!”

    赵老板说道:“这小记者哪里也去不了,你们可以慢慢的问!”

    “那头豹子过些日子就会被放生,藩篱山这段日子会盯着很紧,可惜了,我挺想要那头金钱豹的。”

    “不过放生就放生吧!不是很重要,最重要的是那头白毛狮子!”

    赵老板身子前倾,毫不顾忌蓝牧在场地说道:“我查过了,国内根本没有人养这种白狮,你们不必顾忌什么,那头狮子说不定根本没有主人。”

    老猎手忧心忡忡地说:“不可能是野生的,藩篱山不可能有野生白狮。”

    “我不管!那头白狮我要定了!至于有没有主人,那不是你们关心的事情!”

    这些人当着蓝牧的面说话,蓝牧越听心越沉,他知道事后不管如何,绝不可能指望他们良心发现放自己走了。

    “看好这个记者,没有他作为人证,你们被抓的人很快就会被放出来的。光凭两辆货车和几个空笼子,是不可能作为证据的,我自会找律师运作。”

    “把他带到地下室,白狮的事情,我只要结果。”赵老板说完,直接带着人离开了这栋别墅。

    蓝牧一怔,暗道这赵老板很谨慎,这栋别墅就算是他的,恐怕也不常来,估计是专门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的地方。

    赵老板走时带走了一半的人,除了八个盗猎者以外,只有四名精壮男子是他的人还留在这里。

    他们一走,黄盛就扑向蓝牧,一脚把他踹倒在地。

    蓝牧面露痛苦,却没有反抗,而是第一时间伸手在口袋里把手机直接关机了。

    果然,盗猎者们拖着他往车库走,车库有一个门通往地下室。

    黄盛粗野地搜身,把他身上所有东西都搜走了,见他手机关机,也没在意,直接和其他零碎东西一块扔到了车库里的一个铁桶中。

    蓝牧进入地下室,看到这里有不少土质猎枪,还有一些盗猎者的装备,很明显他们是把证物藏在了这里。

    “这里只要曝光,他们一个都跑不掉!并且证据确凿!我自然也没有后顾之忧了,不必以后还担心他们找我麻烦。”

    “可是……我现在自身难保啊!”

    他低头想着,突然挨了一巴掌,黄盛拿着绳子把他绑起来,蓝牧手臂还有枪伤,被绳子一勒更是痛得钻心。

    蓝牧厌恨地看着黄盛,忍不住低吼道:“混蛋,我当初就不应该放过你们!”

    黄盛对着他又是一顿毒打后,才说道:“不放过我?特么要不是我大意了,你能逃得掉?”

    蓝牧闭口不言,他指得是当初他还是白毛狮子时,对付那六个盗猎者,就不应该放他们走,至少也该打残,这样之后变回人身,也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

    现在悔之晚矣,说什么也没用了,蓝牧绝望地被他们逼问,尤其是黄盛,更是狠毒,想出各种方法折磨他,似乎不这样难消心头之恨似得。

    这群盗猎者问得无非就是白毛狮子到底在哪里?为什么野生金钱豹会帮你之类的。

    这些问题,蓝牧一个都回答不了,白毛狮子就是他本人,他怎么回答?

    因此他的不说话被当做了守口如瓶,很快就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这群人根本不会手下留情,下手一个比一个黑,毕竟在他们眼中,蓝牧是迟早要死的人!

    在蓝牧浑身麻痹,意识恍惚时,耳边不断响着被逼问的声音。

    “白毛狮子在哪?白毛狮子在哪?白毛狮子在哪?”

    蓝牧精神被拷问到极限,终于咆哮道:“我特么就是白毛狮!”

    恍惚的意识中闪过一道血光,蓝牧的眼睛骤然睁开,浑身的细胞都开始沸腾,随后仿佛多米诺骨牌一般翻新,一种由内而外的基因蜕变开始,一眨眼就结束了。

    他感觉浑身舒爽,连续被折磨的伤痛全部消失,力量仿佛浪花般层层叠叠地涌上来。

    五感被急剧强化,甚至第六感也自然放出,感知到整个别墅区的所有生物。

    那一个个生物,在他透过墙壁的目光中,呈现为一个个血色的人影,仿佛是猎物……

    而眼前逼问他的盗猎者们此时都傻了,仿佛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蓝牧不自禁地朝前走出一步,瞬间崩断了身上的绳子,熟悉的力量流转全身。

    “就是这个感觉!我……我又变了?”蓝牧打量着自己,果然,他又变成了白毛狮子。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只不过他有些虚弱,腹部还有个小洞,正是当初被老猎手射中的枪伤。

    “变身后,人类身体的伤势会被修复,但白狮的伤却还保持我变回人类前的样子吗?”

    蓝牧正在出神地想着,突然被大动静给唤回注意力。

    原来那些盗猎者都开始争先恐后地逃跑,冲向地下室的大门。

    其中黄盛更是跑得比谁都快,面露惊恐。

    蓝牧恨得牙痒痒,一个直冲,便撞开了所有人,拦截在大门前。

    这一撞没有留手,他们全都被撞得伤筋动骨,倒在地上哀嚎。

    蓝牧恐怖的野兽身躯施展开,双脚直立仿若兽人,血色的瞳眸盯着他们,口吐人言。

    “不是要找白毛狮子吗?”

    “我就在你们眼前!”

    蓝牧毫无保留,彻底释放出这天生追猎者对于猎物的杀念。

    而那群盗猎者犹如叶公好龙,此时都吓得崩溃了!

    前一秒还是被拷打的人类,突然犹如身在梦中,眼睁睁看着他变成了白毛狮子。

    竟然还直立行走,力大无比,甚至口吐人言。

    这特么是什么?妖怪?

    蓝牧看着一个个任他宰割的盗猎者,终于获得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和过去相比,还是变身后的他更好。

    远超人类的力量,让他至少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如此算起来,他两次变身白毛狮人,已经两次的从死亡边缘爬回来了。

    “原来我一直还有着变身的能力,只是我自作聪明地以为一切都过去了……”

    “不过很好!这种感觉很好!”

    蓝牧首先一把抓起黄盛,像拎小鸡一般把他举起。

    黄盛吓得双腿乱抖,甚至**,嘴里还喊着:“妖怪!你是妖怪!”

    “妖怪?或许吧……或许我真的是妖怪……”

    蓝牧见他还在胡乱挣扎,直接用利爪斩下了黄盛的双臂,鲜血洒下来,其他人都疯了,一个个往地下室角落挤去。

    黄盛大声哀嚎着,似乎剧痛下,反而激起了他的戾气,不惧反怒道:“你特么的找死!我会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你不是妖怪!你就是蓝牧吧!就是你吧?”

    “你像一条死狗一样被老子……”

    “噗嗤!”蓝牧只伸出一根手指,那利爪直接就刺进了黄盛的心脏,毫无阻力。

    “黄盛,你猎杀那么多野生动物,可曾想过会有一只妖怪将你猎杀?你以杀人为豪,可曾想过会有一天也被人杀?”

    蓝牧抽出手指,把黄盛的尸体随手扔下,他临死的表情依旧狰狞,还是充满了怨毒。

    其他盗猎者惊恐地看着他,那老猎手却仿佛冷静下来,压制住了恐惧,竟然大喊道:“不要怕!他不是妖怪!用枪打他也会受伤!”

    说完,老猎手拿起了地下室的猎枪,对着他就是一发!

    刚扔下黄盛尸体的蓝牧措不及防,中了这一枪,闷哼一声,正中胸口。

    盗猎者们见子弹有效,纷纷拿起猎枪射击。

    一顿射击后,子弹打烂了地下室的门,却看不见蓝牧的踪影,仿佛凭空消失了。

    “去哪了?”

    “突然消失了!”

    “真的是妖怪!快跑吧!”

    这时,铁门被踢开了,留守在别墅里的赵老板的人冲进来,怒吼道:“你们搞什么?乱开枪!”

    可随后他也傻了,因为见到了地上倒在血泊中的黄盛!

    “这!怎么回事?”

    盗猎者们不理他,一个个被突然消失的蓝牧吓坏了,用尽毕生速度冲出地下室,仿佛这里多待一秒都是危险一般。

    蓝牧眼看着他们逃出去,却没有立即现身。

    刚才中了一枪,痛得他发恼,却依旧保持足够的冷静。

    第一时间隐身躲开,这才没有被乱枪击中。

    这群人一个个都别想逃跑,白毛狮子是天生的追猎者,最擅长的不是正面猎杀,而是从暗处紧盯着猎物,一击致命,仿佛狩猎一般追杀!

    盗猎者一个个跑出地下室,而落到最后一个的人刚要跨出,突然一道利爪从下巴刺出,脊椎瞬间碎裂,当场死亡。

    蓝牧第一个猎杀对象,就是最后一个逃出地下室的盗猎者,一击致命,从隐身状态下瞬间出手,洞穿对方后颈。

    解决掉他后,蓝牧已经因为战斗自动现出身形,可随后又立即隐身,一闪而过的白色兽影,吓得其他盗猎者更加惊恐。

    盗猎者们拿着枪逃出地下室就立刻在别墅里狂奔,直冲向院子。

    四个留守的赵老板的人不明所以,他们没见过白毛狮子,还以为这群人发疯呢!

    “你们做什么?给我停下!不能就这么冲出去!”

    “滚开!别挡路!”老猎手真的已经疯狂了,直接用枪指着四人。

    “你疯了!赵老板知道了没你好果子吃!”那四人竟然也掏出枪来。

    “哼!赵老板亲自在这里也没用!快给我让开!”

    老猎手咆哮着,他每分每秒都感觉到生命的威胁。

    当他发现对方会隐去身形后,狩猎多年的直觉立刻向他示警。

    他明白这种怪物意味着什么,对方是天生的追猎者,你不知道他会从什么地方扑出来,瞬间秒杀你,这种看不见的死亡威胁才是最令人恐惧的地方!

    老猎手经验老道,知道的越多,就越恐惧!越觉得生机渺茫!

    他四处张望着,却看不到丝毫白狮的身影,不光如此,甚至连脚步声都听不到。

    可他的直觉告诉他,对方就在附近!甚至还在一点点地靠近!

    死神般的追猎者在不停靠近,却没有脚步声,那壮硕的白狮身躯却仿佛夜猫一般,悄无声息。

    看不见的杀手,可谓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