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八章 疑心
    蓝牧打完吊针后已经快正午十二点,只见他从床上下来,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的充电器。

    他的随身物品都在床头柜里,一连七天在深山老林里生活,充电器什么的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无奈下,他跑到护士台借了个充电线,急忙给自己的手机充电。

    然后一边思考,一边去食堂吃饭。

    吃饱喝足后,他一边上厕所,还在想,到底是因为什么自己被拉黑,就算他真的被开除了,梁主编也没必要这样啊!

    虽然平时他和梁主编关系一般,可直接拉黑这种事情,摆明了是要和他断绝一切关系。

    “想不通啊!等会问问程铭,报社发生什么事了。”

    走出厕所,就是自己病房外的那条走廊,他见到几个壮汉走进自己的病房,看外表就知道来者不善,随即悚然一惊。

    “我在辅州根本没有认识的人,除了警察和记者会找我,还能有谁?”

    蓝牧想到了一个糟糕的可能性,想看看时间,却发现手机没带。

    但现在时间差不多是一点多钟,从秦钰离开到现在也有两三个小时左右。

    这个时候突然来找自己的,不是警察记者,就只能是那伙人了……

    “妈蛋,我算是知道为什么把匿名信寄到魔都了,看来寄信的人也清楚寄到本地没什么用。”

    “那伙盗猎者是巡林员自己放进去的,他们很可能在辅州有一个关系网,不是在媒体有人,就是在警方有人,更甚至两边都有!所以匿名信才会寄到魔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辅州本地还不知道的盗猎情况,我在魔都反而知道了。”

    蓝牧深吸一口气,急忙转身离去,下了楼走出了住院部。

    他不敢回病房,鬼知道那群人找他是干什么的。

    首先,他走出医院,找个了小卖部,先是找到辅州都市报的报纸,然后根据报纸上的电话,用小卖部的电话打给了秦钰的报社。

    先是以秦钰同学的名义,表示有个新闻,然后辗转几次,电话那头终于是秦钰了。

    “喂,你是蓝先生?”

    “我是蓝牧,你旁边有人吗?”

    “呃……没有,大家都在忙。”

    蓝牧立刻说道:“你现在一个人来我这,我要好好感谢一下你。”

    秦钰楞道:“呃,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

    “必须来!”蓝牧语气强硬,毕竟这关乎他身家性命。

    秦钰被蓝牧的强硬弄懵了,只好说道:“好吧,我马上到。”

    “你知道我在哪吗?”

    “嗯?你不是在医院吗?”

    蓝牧听到这里,基本可以确定秦钰本人没问题,想来也是,不然当初她就没必要救自己。

    而且蓝牧的感觉也告诉他,秦钰是一个很简单的人,不可能跟盗猎者有关系。

    “你提交素材的时候,都有谁知道?换句话说,你们报社还有谁知道我在这家医院?”

    “于编辑知道,主编也一定知道……还有我两个同事也知道,怎么了?”秦钰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情况了。

    “我在医院对面的小卖部,你把我的位置告诉这些人,多的不用说,然后立即过来!我送你一场大新闻!”

    说完,蓝牧就挂了。不过他没法离开小卖部,因为他身无分文。

    小卖部老板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毕竟他穿着病号服。

    蓝牧陪笑道:“我朋友马上来付钱,不好意思。”

    说完,蓝牧蹲坐在小卖部,紧盯着医院。

    大概十分钟左右,之前那伙进入他病房的壮汉走出了医院。

    蓝牧紧盯着他们,右手握拳,很是紧张。

    但随后就松了口气,因为那伙人连看都没看这边,直接上了一辆黑色丰田。

    “呼……”蓝牧松了一口气,他基本可以排除报社的问题了。

    可这样一来,他更加不敢报警了。原本他直接联系警方,说有一伙可疑的人在找他,警方一定会保护自己这个重要证人的。

    但谁知道警方内部有什么问题?

    等到那辆丰田离开后,秦钰才姗姗来迟。

    原本蓝牧是想跟踪那伙人,但现在肯定是跟不上了,干脆放弃。

    先拜托秦钰帮他付了钱,然后两人回医院,谨慎小心地靠近病房。

    “到底怎么了?什么大新闻?”秦钰稀里糊涂就跟着蓝牧走,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蓝牧嘘了一声,先是往病房里看了一下,没有其他人后,这才走进去。

    急匆匆地拿了自己的手机,并且带上自己的衣物,虽然他的衣服裤子都已经破烂不堪了。

    他想出院,怎么想都觉得医院一点也不安全。

    之前在盗猎者手中真是险死还生,当时死亡威胁对他的刺激太大了,以至于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太没有安全感了。

    “唉,哪里都不安全,现在想来,还是当初在深山里最潇洒自在。”

    蓝牧有些怀念自己还是白毛狮子的时候,就在他准备离开病房时,突然听到了那唯一的病友躲在被窝里哭泣。

    哭泣的声音很小,但他还是听到了。

    “嗯?”

    蓝牧突然又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僵硬地走到病床前,问道:“你哭什么?”

    那人哭声停止,却不说话,只是把头露出来,怯怯地看着蓝牧,身为一个男人,那样子极为窝囊。

    蓝牧又问:“刚才那伙人……不会是来找你的吧?”

    那人抹了抹眼泪,缓缓点头。

    “考!”蓝牧嘴角抽搐,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

    他无语了,知道自己闹了一个巨大的乌龙,还好他没有真的去跟踪那伙人。

    这时秦钰还是懵的,追问道:“蓝先生,到底是什么大新闻啊?”

    蓝牧哭笑不得道:“我……这……大新闻嘛……”

    他眼珠子一转,立刻指着病友道:“问他啊!刚才有一伙人凶神恶煞地找他,说不定他被人恐吓了!”

    两人一同看过去,那人一怔,眼神仿佛在说,你怎么知道?

    蓝牧撇撇嘴,暗道果然如此,于是说道:“秦记者,他应该遇到麻烦了,被黑恶势力威胁什么的,你这可是第一手采访……嗯,我先报警。”

    那人急得坐起来叫道:“别报警!”

    “我报自己的警,跟你没关系。”说完,蓝牧直接走出了病房。

    熊警官走前给他留了电话的,不一会就接通了。

    蓝牧直入主题,直接说自己感觉医院不安全,希望能立即出院,并且把匿名信的事情也告知了熊警官。

    熊警官考虑了一下答应了,但必须由警方来安排,毕竟蓝牧是重要的证人,可不能失踪找不到人了。

    蓝牧随口又问了下案件的情况,从熊警官口中得知,那个巡林员小唐第一时间就被控制住了,并且顺藤摸瓜逮到了四个盗猎者,只可惜他们似乎早有准备,货车上除了笼子什么都没有。这四个人看似只是普通的货车司机,不过他们和画像极为吻合。

    听到案件有重大进展,蓝牧也就放心了,这事交给警察,他不必多管了。

    挂掉电话后,蓝牧靠在病房门口,现在只需要等警察来接他就好了。

    只见他一边又打着手机给同事程铭,一边听着病房里,秦钰不断追问那人。

    可是程铭的电话始终没人接,蓝牧心烦意乱,决定暂时不管魔都的事情,先把这边的问题搞定再说吧。

    回到病房辅助秦钰采访那人,有他出手,不一会就把情况都套清楚了。

    原来那人是得罪了人,被人找来本地混混打了一顿,不光如此,还被威胁五万块,并且不得报警。

    这人也是窝囊透顶,被打怕了,真不敢报警。

    “秦钰,你把这事一曝光,通过舆论督促警方,这种事情很容易就解决的。你叫李周是吧?不用怕,这种事情你越怕越麻烦,才勒索你五万,不是什么大事,你一分钱都不用给,他们还要赔你医药费。”

    蓝牧对于这种事情见多了,很多时候都是受害者惧怕对方,最后都交钱息事宁人。他过去在魔都也通过不少舆论手段帮助受害者,最终警方一出马,稍微认真一点就解决了,不是什么大案。

    搞定了这事,又借此解释了为什么那么急把秦钰叫来,但蓝牧还是觉得自己有些太麻烦秦钰了,怎么说也是救命恩人,要不是现在自己身无分文,真想好好感谢一下对方。

    要来了秦钰的手机号码,蓝牧和她约定盗猎案解决后就请她吃饭。

    蓝牧为表歉意,一路把秦钰送到住院部楼下。

    秦钰浑然没有在意:“别送了,都说了是举手之劳,我也只是把你送到医院,跟着前辈我还学到不少东西呢,不要那么客气啦!”

    蓝牧笑笑,觉得秦钰这人不错,人长得漂亮,心地还很好,不过救命之恩就是救命之恩,蓝牧从不喜欢欠人情,他觉得请客是绝不够的,这份恩情以后慢慢还。

    送走秦钰后,蓝牧干脆就坐在医院小花园休息,刚才一番折腾,纯粹是自己折磨自己。

    “我也太多疑了,现在那群盗猎者恐怕还在苦恼怎么逃离辅州吧?怎么可能找到医院来呢?我也是醉了。”

    蓝牧自嘲地一笑,觉得自己职业病有点严重,就知道乱分析。明明不是警察也不是侦探,何必疑神疑鬼呢?

    这种事他不专业,没必要参合,交给警察就行了,自己只需要到时候指证便好。

    不久后,警察就到了,一名警察从警车下来,刚进医院就被蓝牧看到了。

    “这里!”蓝牧打了声招呼,迎面而去。

    来者是个二十七八岁的警察,见到蓝牧就说:“我是熊哥派来的,走吧,局里有医务室,你在那里也能修养。”

    “这样啊……”蓝牧看了看警察的证件,的确是警察,叫王京虎。

    “王警,出院不用办个手续什么的嘛?”

    王京虎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们都会做好的,你是重要的证人,尽快和我回局里就好。”

    蓝牧点点头,他也没什么行李要带,穿着病号服直接就上了警车。

    警车开离医院,蓝牧坐在副驾驶,还是习惯性试探问道:“案子怎么样了?抓着人没?”

    “刚抓着几个,和画像上基本一致,就等你去当面指认呢!”

    顺着话,蓝牧又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可惜王京虎都守口如瓶,不爱搭理他了。

    蓝牧也不在意的笑着,暗道辅州的警察嘴还挺严。

    警车行驶了半个小时,蓝牧一直没说什么,可当看到警车开出市区,来到郊区时,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

    他不是本地人,自然不会认识辅州的路,但开出市区这种事情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王警……怎么辅州市局在郊区吗?”蓝牧试探道。

    王京虎神色不变,随口说道:“当然不是,抓了几个犯人暂时在枣林区分局,我不是说了送你去指认吗?”

    “哦……”

    蓝牧不再多问,王京虎的话前后相应,没有矛盾的地方。

    心想自己还是别疑神疑鬼了,他见过无数次警察证件,王京虎的警察证件是绝对真实的,做不了假。

    于是蓝牧没有再多嘴,老老实实坐在车上。

    然而,几分钟后,蓝牧就后悔了。

    因为警车开进了一片别墅区……

    蓝牧急忙想开门,却发现车门是锁住的,他对着王京虎说道:“你……”

    话还没说完,王京虎就连按了三下喇叭,一栋别墅院子的铁门便开了,警车直接开了进去。

    看着铁门轰得一下关闭,蓝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心却沉到底。

    几名精壮男子等候多时了,直接走到了车门外,蓝牧根本无路可逃。

    蓝牧被带下车,夹在几人之间。

    “这就是你说的分局?”蓝牧冷笑着,有些咬牙启齿,他万没想到警察都不可信任。

    王京虎压根不理他,板着脸对一名男子说:“我先走了,就不见赵老板了。”

    “你赶紧回去吧!把行车记录和路况监控做点手脚,别被怀疑了。”男子说完,就打开了铁门。

    “用不着你教!”王京虎开着警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