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七章 得救
    蓝牧恢复意识时,首先就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一睁开眼睛,便看到白色的病房。

    他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右手还吊着药水,便一边调整状态,一边把身体向上挪动,最终靠坐在病床上。

    病床对面还有其他病床,这不是一个单人病房。

    想了想,蓝牧抬起左手想按铃呼叫护士,突然一阵剧痛,他一看,左手臂上进行了专业包扎,但这也提醒他,这个部位中了枪伤,明显还没养好,动一动就痛苦不堪。

    没办法,他只好求救对面病床躺着的病友。

    “你好,麻烦能帮我叫一下护士吗?”

    怎料他问完,对面病床的男子却假装没听见,躺平身体装睡。

    刚才明明看到他还偷瞄自己来着!

    “什么情况?”

    蓝牧不明所以,只好挪动着正在打针的右手,好不容易按了铃。

    不久后,护士走进来,看到他醒了,立刻笑道:“你可算醒了!”

    说完,护士帮他把手放好,又检查了一下药瓶,然后就直接往门外走。

    “诶?等会儿!别走呀!我问一下……是谁救了我?我躺了多久了?什么时候能出院?”蓝牧见她要走,急忙出声。

    护士回过头说:“你昨天上午被送来,现在刚好一天。什么时候能出院要问医生,另外,很快就有人找你问话了。”

    蓝牧见她急匆匆走出去,有些奇怪,想到自己的枪伤,立刻恍然大悟。

    “看来一会警察们就要到了。”

    然而十分钟后,首先进入病房的是记者阵容。

    记者阵容很简洁,就是一名女记者和一名男跟班。男的负责拿数码相机拍摄,女记者穿着干练的职业装,头发高高扎起成马尾,拿着录音笔就对着自己问话:“蓝先生,你好,我是辅州都市报的记者,我叫秦钰。请问你受到枪击是否与最新的盗猎案有关?”

    蓝牧听完哑然失笑,这是他极为熟悉的质问式采访,开始就直入主题,不会给你太多回避空间,每一句话几乎都是问:是或者不是。

    “秦记者是吧?我能先看看你的记者证吗?”

    秦钰一怔,从口袋里拿出记者证挂在脖子上,蓝牧扫一眼就清楚了,的确是辅州都市报的,并且和自己一样都是跑口记者。只不过蓝牧还同时是编辑,有的时候可以拒绝一些跑口采访。

    “蓝先生,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秦钰似乎很迫切,用期待的大眼睛看着蓝牧。

    蓝牧调整了一下坐姿,说道:“什么问题?能再问一遍吗?”

    秦钰深吸一口气,把问题再问了一遍。

    “枪击这个事,嗯,我的确是受到枪击。”蓝牧磨磨唧唧地回答。

    秦钰倒是很有耐心,又问道:“那是否与最新的盗猎案有关?”

    蓝牧却不正面回答,而是说:“最新的盗猎案是指什么?这好像只有警方能确定吧?对了,警察什么时候来?”

    秦钰似乎经验不足,很快被带偏了,回答道:“大概很快就来了,诶!请正面回答问题,蓝先生。”

    蓝牧笑笑,他看出来秦钰是个新手,大概也就刚转正的那种,还当是每一个采访对象都是普通居民呢,对于他这种老油条来说应对经验不足。

    不光秦钰问了半天没问出来什么,还好几次都被蓝牧带偏,反倒被蓝牧反套了几个问题。

    就在秦钰咬牙切齿时,警方终于到了,四名警察走进了病房,一下子就把蓝牧的病床给围住了。

    “嗯?秦记者到了?不好意思,我们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们能先出去吗?”

    警察一进来,为首的就直接让秦钰先退避一下。

    秦钰脸皮也是薄,竟然哦了一声,退出去了。

    蓝牧笑笑,知道警察的问题是不可回避的,也不必要回避。并且他也想让那伙盗猎者落网!

    “蓝先生,你的个人信息我们也了解的差不多了,请你直接把受到枪伤的原因说一下吧?”

    蓝牧自然是有一说一,把自己被推下山,到发现盗猎者,再到险死还生,逃出生天,一系列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当然,期间对于自己变身的事情是完全不提的,不过见过白毛狮子的说辞,倒是不能不说。

    听到蓝牧的口录极为详细,几个警察面露笑容。

    蓝牧着实提供了几个很有用的线索,比如说巡林员小唐,这就是案件最大的突破口。

    “赶紧行动起来,王堂立即去把这个小唐控制住,胡舵立即通知各个部门,在所有离开辅州的高速上设置排查,并且调看监控,务必找到所有符合蓝先生描述的车辆,并且截停。”

    “最后麻烦蓝先生,马上配合我们的人把几个嫌疑人的面目特征描述一下,制作成画像。”

    “我要回局里问一下岭南那边的同事,这群人应该杀过人,岭南那边一定有卷宗案底。”

    蓝牧点点头,尽心地描述相貌,其中对于盗猎者头目和黄盛描述的最详细,这两人的绘像出来后几乎和本人一模一样。

    “就是这样了,你们靠着这个,一定能抓到他们!”

    留下来绘制画像的熊警官收起笔记本电脑,感谢了一下蓝牧就准备走。

    蓝牧却叫住了他,问道:“我能问一下,是谁救了我吗?我记得自己失血过多晕倒在郊外的。”

    “哦,就是门外的秦记者啊!也是她报的警。”

    蓝牧点点头,又问道:“那你们是怎么知道有盗猎案发生呢?我记得辅州这次盗猎案隐藏的很深,难道秦记者她见过盗猎者了?”

    熊警官说道:“那倒不是,你中的枪很明显是土质猎枪,这种猎枪一般是盗猎者才会用的。并且那头金钱豹现在就关在动物园呢,我们近期就准备把他放生回藩篱山了。”

    “原来如此……”蓝牧点点头,若有所思。

    熊警官再次感谢了一下蓝牧,让他好好休息,随即离开了。

    不一会儿,秦钰又抿着嘴进来,坐在蓝牧床边。

    蓝牧叹了口气,知道是秦钰救了自己后,感觉有些尴尬。

    一开始他还本能的欺负这个同行,现在想来,对方救了自己,他还这样做有些过分了。

    “不好意思,谢谢你救了我。”

    秦钰听了喜形于色,说道:“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我见过你的证件,你是魔都记者,跟我们报社根本不冲突,你是前辈,就别欺负我了,现在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蓝牧心想反正这种外地的新闻,晨光的确是不追求独家报道的,只是那封匿名信莫名其妙递到了魔都,这才有他出差的这回事。现在想来,那封匿名信就很有问题!

    这个信息还没有提供给警方,看来他还得去一趟当地警局。

    “蓝先生?蓝先生?”秦钰见蓝牧不说话,急得咬嘴唇,那样子蠢萌地可爱。

    蓝牧见她都快哭了,不禁乐了,于是正面回答了她的问题。

    几个问题下来,采访也步入正轨,秦钰问得也越来越犀利。

    不过在蓝牧看来,还是稍显稚嫩,几个问题都没有问到点子上,于是还主动帮秦钰补充了几个问题,直到把事情交代的极为详细。

    这并不是报恩,救他一命的恩情不是这么简单就能还的。

    “基本上就是这样了,完全足够一期大新闻,对了,你交给编辑写文案的时候,记得让他先提枪击的事情,再提盗猎案……咳咳,不好意思,职业病……这种事情你们编辑应该懂得。”

    “嗯,对了,如果你和编辑关系够好,完全可以让他把你也写进去,毕竟你救了我,也算是参与了这次案件。虽然你我都是做幕后工作的,但让读者记住你也没有坏处。”

    秦钰被蓝牧指导了几番,很是感激,道谢几声后,急急忙忙就要走。

    蓝牧见她风风火火的有些冒失,急忙喊道:“留个电话啊!喂!”

    “我……”

    然而秦钰已经冲出了病房,看来是急着提交素材。

    蓝牧摇摇头,他本想等伤好了正式向她道谢,吃顿饭什么的。

    不过她既然这么急就算了吧,到时候直接找到她单位就行了。

    病房一下子空旷下来,整个病房就两个人,除他之外,只剩下对面病床的病友了,那人还在装睡。

    蓝牧呵呵一声,想来对方知道他中了枪,又时常有警察来,估计误会了什么。

    不过蓝牧也无所谓,找了半天,终于在床头抽屉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手机还剩不足百分之十的电,他急忙把草稿箱里准备好的信息发给梁主编。

    等了一小会,眼看着手机电量不足,他还是打了个电话过去。

    嘟嘟了几声,突然变成了“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诶?”

    蓝牧一怔,明明打通了,怎么会突然占线?这种情况很明显就是被突然拉黑了。

    接下来他又反复呼叫梁主编,一连几次下来都是占线。

    直到十分钟后,手机即将关机,他打了最后一次,还是占线。

    “滴……”

    手机终于耗尽最后的电量变为黑屏。

    蓝牧的心也沉下来了,他已经确定自己被拉黑。

    “魔都那边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