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六章 逃出生天
    “你知道它的巢穴?在哪?快说!”老猎手惊喜地追问道。

    蓝牧却突然闭口不提,转而说道。

    “这地方又没有坐标,我怎么说?除非是我带你们去找。”

    老猎手冷笑着,他知道蓝牧是想活,不过他说的也有道理,想了想便答应道。

    “好,就留你一命,可你要是不能给我们带对路,你知道后果的。”

    蓝牧松了口气,暂时糊弄过去了,至于接下来怎么办,他要好好想想。

    老猎手接下来发号施令道:“小洪,你带人把这头野猪运走。”

    “黄盛,这小子交给你了,别让他跑了。”

    黄盛一口答应,把猎枪背上,找来粗硬的麻绳,把蓝牧结结实实绑好,勒得蓝牧直吸气。

    感受着对方的绑法,根本就是死结!蓝牧心更凉了。

    “走!”

    黄盛推搡着蓝牧先走一步,穿过重重密林,因为被绑,又时常被踢两脚,脚步踉跄。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蓝牧累得头晕眼花,再加上胸口憋闷,差点晕倒。

    就听到黄盛叫道:“到了。”

    “嗯?”蓝牧抬头一看,他竟然走出了密林,眼前开阔,竟是平缓的草地,不远处还有田垄,几辆大货车停在几米外。

    货箱是封闭的,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但联想这群人的身份,恐怕那是专门用来放猎物的。

    黄盛打开了货箱,把蓝牧往里面一推,用蛮力给扔了进去。

    刚一进去,就听到一声咆哮,蓝牧惊悚地看到车厢里有不少铁笼子,其中一个装着一条修长的身影,正是一头金钱豹!

    “哈哈!小子吓坏了吧?这可是老子亲自抓得!这会儿麻醉剂的药效已经过了,正是饿了一天,你可别吓死了啊?”黄盛坏笑着,故意把他绑到金钱豹的笼子上,然后把车厢门一关,不管他了。

    一开始蓝牧还有些心悸,可仔细一瞧,就见金钱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还低着头闻他衣服裤子上的气味。

    “这……”

    蓝牧一愣,再看金钱豹的尾巴,上面果然有一条不明显的划痕,正是自己下午用爪子划得。

    “猫猫?”

    听到这声呼唤,金钱豹脖子一缩,整个身子躲到笼子的另一端,瞪着眼睛看着他。

    “我去……你也被抓了?”

    金钱豹听不懂他说话,但识得他身上的气味,那是谁也假冒不了的,白毛狮子的气味!

    蓝牧变身了七天,虽然现在变回来了,可衣服之前一直缠绕着腰上,早就沾满了他的气味。

    这气味对于金钱豹来说,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这回想来,蓝牧已经知道,为什么蚊虫不叮咬他了。

    “猫猫!猫猫!别怕!过来啊!”

    蓝牧此时已经陷入绝境,看到自己和曾经的宠物关在一起,欣喜若狂,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

    “你怕什么啊!你是我的宠物呀!你忘记了?”

    “猫猫这个名字还是我给你取的呀!”

    “喂!你怎么抖得更厉害了?”

    “你可是金钱豹啊!是食肉的猎手啊!别真得跟个猫咪一样好吗?”

    现如今猫猫可是蓝牧唯一的救命希望,他耐心地跟金钱豹说话,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费劲了口水,终于降低了金钱豹的畏惧,缓缓靠近了他。

    金钱豹虽然凶猛,在他面前还是很温顺的,或许是因为那气味的缘故,蓝牧把手递在它嘴边,它都不敢咬。

    “听话,帮我咬绳子……”

    “就是嗷嗷,懂吗?嗷呜嗷呜,咬!嘎吱嘎吱,你滴明白?”

    蓝牧又废话了一堆,终于用象声词让猫猫懂得意思,只见它听话地张开大嘴,撕咬起绳子来。

    金钱豹也知道绳子不好吃,可摄于白毛雄狮的淫威,不敢不从。

    “太棒了!猫猫,你真是太乖了!”

    蓝牧挣脱绳子,双手活血,兴奋地不行。

    这绳子绑得太紧了,差点把他这双手给绑废了!

    可现在挣脱了绳子,却还是没用,他没有一点信心能从这群人的手中逃脱出去。

    这时,他听到外面有大动静,似乎大部队回来了,听说话声,还把那头巨型野猪给运回来了。

    随后老猎手就问黄盛他在哪里,黄盛拍了拍车厢说道:“喏!这里待着呢!”

    蓝牧趁机叫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这里有豹子啊!”

    黄盛哈哈大笑道:“你小子就在里面老实待着吧!哈哈哈!”

    老猎手也说道:“大家抓紧时间休息,明天一早让这小子带路,我们先去踩踩点。”

    听了外面的话,没多久,就没动静了。

    蓝牧在车厢里走来走去,思考着脱身之计。

    他想了一个将计就计,明天先带着他们在森林里乱逛,找个机会逃跑。

    但很快否决了,首先他现在绳子已经被咬烂了,明天一早就会被发现,到时候肯定会遭受一顿毒打,猫猫也一定会跟他分开,而且对方会绑得更紧,说不定连动都动不了,更别说趁机逃跑了。

    退一万步,就算他在森林里逃了,也会迷路,没有这群人带路,很难逃出深山老林。

    “这个馊主意,我没有多余的机会了,现在我已经解绑,唯一能利用的就是猫猫,它怎么也算是个猛兽,勉强能帮上忙。明天早上他们一定会开门放我出去,那是我唯一的机会,我一定不能错过!”

    “但是猫猫被关在笼子里,我现在该想的是,如何把猫猫弄出来。”

    想到脱身的唯一机会后,蓝牧全神贯注地研究笼子上的那把锁,可锁太结实了,周围也没有什么工具,他弄了半天也没有办法解开。

    “笨蛋!电影白看了!”

    蓝牧一拍脑袋,想到一个电影情节,他何必要解开锁?这是个笼子呀!只要把笼子的铁柱弄弯,开出一个大点的口子。

    猫猫身形又修长,很容易就能钻出来的!

    “可是我需要湿透的衣服和一根棍子。衣服我有,但没水没棍子啊!”

    蓝牧不甘心,直接把长袖t恤脱下来,扭成麻花状,缠住铁栏,用力的扭转,想要撼动两指粗的铁柱。

    可是他失败了,光有衣服并不能扭开。

    生死存亡之刻,他苦思冥想,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终于在危机意识下,他想到了替代方法。

    没有水,用尿也行啊!

    他憋了半天,终于憋出点动静,弄湿了衣服,扭成麻花。

    蓝牧现在也没心思去嫌弃这个嫌弃那个了,这人生过的,太特么刺激了。

    “还差木棍……木棍……可恶,我特么身无长物,用什么代替啊!”

    “长的……长的……咦?”

    蓝牧一低头,看着身下一物,发现他还真的有个长物可以替代。

    只见他坐下来,把那双已经破烂的运动鞋脱了下来。

    他有四十二码的脚,这鞋算是够长了,就是被变身时的大脚掌给撑破了,可鞋底没事啊!

    把两双鞋并在一块,用湿润的衣服和铁柱系在一块,开始费力地扭转。

    果然有效,五分钟后,他硬生生把两根铁柱扭到了一起,露出一个大豁口。

    双手伸进去,把探头探脑的猫猫拉扯出来,金钱豹身子细,头出来后,整个身子就都能出来了。

    “nice!我的宝贝啊!天一亮,就看你的了!”

    蓝牧接下来一晚上都没睡,生怕错过最佳时机,他抱着猫猫,不断地给它洗脑,试图临时训练一些口令。

    几个小时后,天似乎亮了,外面有些动静。

    蓝牧贴着货仓,很快听到了黄盛那熟悉而又可恶的声音,眼珠子一转,就拍打着货仓叫道:“黄盛!黄盛!”

    “呦呵!一大早的叫你爹我干嘛?”黄盛的声音越来越近,氤氲着怒火,已经来到车厢门口。

    蓝牧不打算让他们准备齐全后,再放自己出来,因为那样自己逃脱的几率会大为降低,说不定一枪就打废了。

    必须提前让人打开车厢门,现在并不是所有人都醒来了,逃跑的最佳时机,就是这个时候!

    咔嚓,黄盛果然怒气冲冲地打开了车厢门。

    蓝牧双眼一亮,叫道:“就是现在!猫猫!”

    门一开,阳光照射进来,蓝牧忍不住闭上眼睛。

    然后猫猫纵身一跃,扑了出去。

    “哎呀!”黄盛惊叫一声,朝一旁躲开。

    蓝牧眯着眼睛看去,心里一凉。

    因为猫猫扑出去被躲开后,连头都没回,撒丫子都跑,已经蹿出十几米远了。

    “不是吧……你个养不熟的就这么抛下我啦?”

    蓝牧懵了,这跟他计划的不一样,而这稍一犹豫,黄盛已经反应过来,就要掏枪了。

    “没机会多想了,该死……拼了!”

    蓝牧从车厢上纵身跃下,直接扑倒了黄盛,手指头还朝黄盛眼珠子抠去。

    黄盛没想到蓝牧如此凶狠,还好他身强力壮,挡开了致盲一击。

    但蓝牧变身白狮七天,学会了许多猛兽猎杀的搏命方法,手指不行,那就用牙!

    这可是拼命的搏斗,无所不用其极,反观黄盛束手束脚,一心想推开蓝牧再用枪威胁,这样一来,便失了先机。

    黄盛被蓝牧弄得狼狈不堪,耳朵脖子血肉模糊,疼得大喊大叫。

    蓝牧一时间搞不定黄盛,眼看着其他人反应过来,再拖下去自己必死无疑。

    他不禁绝望,还是不行吗?就连拼命都拼不赢吗?

    “嗷呜!”

    就在这时,一声咆哮,猫猫杀了个回马枪,扑到黄盛脑袋旁,一口就咬住了黄盛的脖子。

    结果就是,蓝牧和猫猫,一人一边咬住了黄盛,把黄盛疼得直翻白眼,身子疯狂挣扎,那巨力直接掀飞了蓝牧。

    然而猫猫死咬着不放,还有力气拖着黄盛乱甩。

    “厉害,我这牙口就是不如你,猫猫干得漂亮!”

    但蓝牧高兴不了多久,其他盗猎者已经拿着枪冲向这边,老猎手更是对着他开了一枪。

    “砰!”

    这一枪正中左臂,好在他趴在地上,黄盛挡住了他下半身,而老猎手又故意留他一命,所以这才瞄准手臂的。

    若是他刚才站起来,这一枪绝对正中大腿,让他丧失逃跑的能力。

    “妈的,真狠!”

    “猫猫,快松牙!我们走啦!”

    蓝牧拍了拍猫猫的脑袋,起身就跑,还故意跑着s型步伐,也不知道这电影里的玩意有没有用。

    至于猫猫很听话地松开嘴,撒丫子就跟着跑了,而且速度极快,一溜烟就超过了蓝牧。

    “跑跑跑!打不中我!打不中我!”

    蓝牧不敢回头,不敢减速,不敢多想,一个劲地想着快跑。

    耳边砰砰的枪响,也不知道这群人瞄准的哪里,反正是一枪也没打中他。

    没多久,他就跑出近两百米,落到田垄中,那里还长着稻子,密密麻麻地正好遮挡他的身形。

    于是一人一猫,不对,是一人一豹终于逃出生天,不会再被子弹打中了。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停息,跑过一个个田垄,又看到高速公路,也不敢停歇,顺着高速公路一路狂飙。

    跑了会想到万一他们开车追,自己在这路上岂不是很明显?

    于是他又跳下高速公路,继续在田垄上跑,跑着跑着,他又上了一条高速公路。

    此时天已经彻底大亮,他足足跑了一个小时,累得跟狗一样趴在路边栏杆上。

    口干舌燥,浑身发虚,脸色惨白,嘴唇毫无血色。

    一阵头晕目眩,他这才想起,自己还中了一枪。

    在彻底失去意识前,他看到了一辆电视台采访车停在自己面前。

    “天啊!终于遇到组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