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五章 险死
    蓝牧在深山老林了,天色已晚,夜幕降临,他变回人类也不敢到处乱走。

    只好靠坐在巨型野猪身上,摆弄着手机,希望能找人来解救自己。

    可随后他绝望地发现,手机没信号!

    “我考!不是吧!”

    不管蓝牧怎么摆弄手机,这里就是没信号。

    打不出求救电话,难道要他自己走出去?

    蓝牧沮丧地看着黑暗的树林,放弃了走夜路的打算,决定在这里凑合一夜再说。

    对于他来说,除了月光,手机的光就是唯一的光亮了,而电量只剩下三分之一。

    根据他的经验来说,要保持屏幕亮,只能坚持两个小时。

    没办法的情况下,他只好先阅读短信。

    21条短信,有19条是他的上司,梁主编发来的。

    还有两条是自己的好友兼同事程铭所发。

    他先看了梁主编的,短信虽多,说的基本是一个事,那就是……

    你特么死哪去了!

    “唉……我失踪了足足七天啊!主编你就不知道报警吗?”

    蓝牧看着一条一条怒骂他的短信,梁主编简直把他骂成了不负责任,目中无人,没有大局观,肆意玩失踪,十恶不赦的恶劣员工了。

    看到最后一条短信,梁主编说他无故旷工四天,还根本就没去已经打好招呼的有关部门采访,也没有任何解释,对此他已经上报,对他做出了开除处理。

    “我的梁主编啊,你对我可真好,你就没想过我可能是特殊情况吗?”

    “唉……这工作可不能丢。”

    蓝牧很喜欢报社的工作,既稳定,待遇也不错,又有激情,符合他的脾气,对他的胃口。总的来说,就是这工作很重要,他不想丢。

    为此他写了长长一篇回复,抑扬顿挫,涕泪横流,把他新闻专业学到的笔法统统运用上了,势必要保住工作。

    他用的理由是自己在暗访盗猎时遭遇了黑恶势力的袭击,坠落山崖,大难不死,还在保护区内发现了盗猎团伙,亲眼看到他们猎杀了一头珍惜的巨型野猪。

    为了增加说服力,他还特意拍下了野猪的照片,从多个角度讲述了事情经过。

    当然,他全程隐瞒了自己变身白毛狮子七天的经历,这将是他一生最值得回味的秘密记忆。

    不过,这封超长短信毫无意外地发送失败,根本没有信号,他只能无奈地保存到了草稿箱里。

    至于他的好友程铭的短信,很简单,一封是告诉他另一个好朋友马翔跟女友订婚了。

    另一封是问他到哪去了?怎么不和报社联系,联系好的工作任务也不完成,玩起失踪了。

    看得蓝牧哭笑不得,好嘛,我失踪了你就发一封短信问问而已?

    “感情我俩这么深厚的友谊,还不如梁主编对我关心多呢!”

    梁主编可是足足发了19条短信,急得跟兔子似得。

    对于程铭的短信,蓝牧不急着回复,等回家再说。

    他看了看电量,还剩百分之十,急忙关机,周围一下子陷入黑暗。

    “还好是夏天,不然这过一夜,我非大病一场不可!”

    蓝牧靠着野猪想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周围全是各种蚊虫,死猪尸体招惹了不少毒虫蚂蚁。

    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这些蚊虫根本不落在他身上,可光是在附近飞舞就够烦人的了。

    实在忍受不了的蓝牧,决定离开这里,再找个好点的地方过夜。

    可他刚站起来,就看到远处有灯光靠近,似乎有一群人走过来。

    “有人?太好了!”

    蓝牧没有高兴多久,当他看到出现了一行人后,心都凉了。

    来者共有十二人,其中有七人正是下午遭遇到的盗猎者团伙!

    只见他们有五人都带着伤,身上包扎着白色绷带,早已处理好的伤口。

    “他们怎么回来了?是了,他们舍不得这头巨型野猪尸体,过这么久了,他们肯定认为白狮早离开了。”

    “我傻了,竟然还留在这里……不过这或许不是什么坏事,我已经变回人类,说不定可以利用他们带我离开这该死的丛林?”

    蓝牧眯着眼睛盘算着,灯光照在他脸上,刺激的睁不开眼睛。

    “老大!这有人!”

    “你是谁?”

    听到盗猎者的询问,蓝牧自然地回答道:“我特么倒霉死了,从观景台掉下来,差点没命,你看我衣服,都破得不能穿了!走了一整天,天都黑了,手机也没信号,我还以为出不去了呢!”

    “你们可算来救我了!辅州的救援队就是及时啊!”

    听了他一席话,盗猎者们面面相觑,算是听懂了他的意思,这是把大家当成来救他的人了。

    可是你刚才说什么?从观景台掉下来?

    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端着手电筒,凑近一看,指着蓝牧叫道:“老大,是他!他是那个记者!”

    “啊咧?”蓝牧懵了,什么情况?我都变成人了,你们还认识我?

    可随后他反应过来,对方竟然还知道他的职业!

    “啊!你们……”蓝牧感觉一股子凉气从后脊梁升起。

    那壮汉龇牙冷笑道:“我们什么?嘿嘿。”

    “呃,没什么,你们认识我啊,是不是我朋友叫你们来救我的?不对啊,我不是记者啊!我就是个服务员而已。”蓝牧假装镇静地说着,根本不敢指认这群人的身份。

    但他现在已经百分百确定了,这些盗猎者,就是七天前那天晚上,偷袭他并且把他扔下观景台的狂徒!

    “别装了,喏,这是你的证件不?晨光报社都市编辑、跑口记者蓝牧,嘿嘿,好长的头衔啊……你就是老子亲手扔下来的!”壮汉直接掏出了蓝牧的工作证,一把甩在了蓝牧脸上。

    蓝牧脸色铁青,漠然不语,强行让自己冷静,弯下腰,捡起了自己的证件。

    “他妈的,你竟然还没死?命真大啊!”壮汉一脚踢中蓝牧肚子,巨力让他连连退后,差点摔倒。

    蓝牧被踢中肚子,稳住身形,强忍着剧痛,冷声道:“你们简直无法无天……”

    “我只是向观景台值班人员询问了一下盗猎的事情,你们就要弄死我?竟敢如此草菅人命?”

    壮汉一巴掌甩在蓝牧脸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满嘴口臭地说道:“人命?”

    “我们兄弟几个谁没几个人命在身?从岭南逃回来,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好地方,没有巡林警,管理疏松,虽然值钱的野货比较少,但也凑合了,你小子非要断我们财路?”

    “妈的,你小子还挺聪明,竟然直接怀疑到守林巡卫是我们的人。就是靠着小唐给我们开后门每周才能这么大大方方地在保护区狩猎,要给你这死记者搞黄了,我们喝西北风啊?”

    蓝牧听得莫名其妙,想了想才明白过来,这群人说的小唐,应该就是七天前他反复逼问的景区工作人员。

    我考!你们不是吧?我只是看那人回答的语焉不详,就多问了几句。

    他心理素质不是那么差吧?没见过记者的专业逼问吗?竟然跟你们说我怀疑他了……天!冤枉啊!

    “你们……竟然因为这么可笑的理由……要灭我口?”

    壮汉不耐烦地抬起猎枪,指着蓝牧的脑袋,残暴道:“可笑的理由?你管是什么理由,反正你小子留不得!”

    “这里夜深人静,正是杀人留尸的好地方,一枪崩了你,谁也不知道!”

    “等到几十年后,恐怕你的尸骨化了,都不会有人能找到你。哈哈哈!”

    说完,壮汉手上用力,就要扣动扳机。蓝牧感觉到死亡的临近,这种感觉,就像七天前落下山崖,浑身残废躺在地上等死的感觉一样。

    不!我日你全家!你们就这么随意的要杀我?

    “等……等一下!”

    蓝牧疯狂地颤抖,牙都要咬碎了。

    此时他前所未有地期盼力量,就像白毛狮子那般恐怖的力量,强大到这群人都是蝼蚁!

    “对了!白毛狮子!”

    “你们不想知道白狮的下落吗?”

    壮汉冷笑道:“什么白狮黑狮的?”

    “等等!黄盛,你放下枪!”说话的是下午见到过的老猎手,他急切切地走上来,推开了壮汉。

    壮汉黄盛疑惑地放下枪,问道:“老大,怎么了?”

    老猎手没理他,双眼放光地问蓝牧道:“你刚才说白狮?那个全身雪白毛发的雄狮?”

    蓝牧见黄盛放下枪,紧绷的心稍微放松,呼出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暂时安全了。

    “是的,就是一头白毛雄狮!”

    老猎手突然笑了,想伸手拽着蓝牧衣领,刚抬手就一阵剧痛,他两个肩膀都受了重伤,包扎的绷带渗出血来。

    忍受着剧痛,老猎手眼神中闪烁着凶光和怨恨。

    黄盛这才反应过来叫道:“老大,他说的白狮,不会就是你们遭遇的那头……”

    老猎手冷笑道:“那样的白色雄狮,全世界都不会有多少……”

    “小记者,你下午是不是看到了我们和那头白狮的战斗?”

    蓝牧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是晚上才到……”

    “别撒谎!小子!”老猎手一副看破的表情,打断了蓝牧的话。

    “刚才你被枪指着脑袋时,已经暴露了一切,你小子当时一定在场,亲眼看到了!”

    “不然也不会笃定地说出,‘你们不想知道白狮的下落吗’这句话了!”

    黄盛听了也在一旁用枪托砸了蓝牧一下,恶狠狠地说道:“妈的,就知道你小子不老实,快说!”

    蓝牧吞了口唾沫,暗道自己还是太嫩了,说道:“是的。我都看到了。”

    “当时我在附近,听到了枪声,就朝这边走来,看到了一头威武的白色雄狮扑倒了你们中的一个人,还抓伤了他。”

    “我躲在远处的树后看着,你们不敌白狮,逃跑了。”

    黄盛怒道:“什么逃跑?你小子懂个屁!”

    “诶。”老猎手制止黄盛又要继续打的举动,冷笑道:“逃跑就是逃跑,没什么不能承认的。”

    “说吧,我们走后,白狮去哪了?”

    蓝牧张了张嘴,看着一群拿着猎枪围着他的人,突然闭口了。

    “哼,小子,你不说就是死,说了还有一线生机。”老猎手森然道。

    蓝牧不傻,他知道自己说了必死,不说才是有一线生机。

    而且他也没法说,只能瞎编。他自己就是那头白毛雄狮,他上哪给这群人找白狮去?

    眼看着黄盛又要用枪托打他,他漠然道。

    “我知道白毛狮子的巢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