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三章 盗猎者
    多亏杨琦帮忙,还真拿钱给蓝牧买了一百根香肠。

    把蓝牧感动的稀里哗啦的,硬是把身上仅剩的一百块也全给了杨琦。

    杨琦进进出出厕所好几次,如今也不客气了,收了钱笑道。

    “你是没吃过香肠是怎么的?一百多根,你就这么在厕所里给塞进肚子了?”

    蓝牧尴尬地说道:“我也是没办法,多谢你了。”

    杨琦见他不肯说,也不多问,拿了钱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如今也耽搁了将近一个小时,他心肠再好,对蓝牧这厕所怪人再有好奇心,现在也兴趣缺缺了。

    留下蓝牧一个人在厕所里继续拥挤着。

    不过蓝牧也没留他,他感激杨琦,可也多给了点钱,算是一场交易。毕竟自己还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变回人类,有什么纠葛,当场算清比较好,说不定以后再也不能兑现。

    多等了几分钟后,蓝牧再次开启狩猎律动,周围所有生物的行踪都逃脱不出他的感知。

    只见他隐形之后,逃出厕所,三步并作一步,急忙忙地窜向栏杆,纵身一跃,直接从山腰上跳了下去。

    浑身细胞激动地发抖,直接从这座小山落下,重重地砸在山壁上。

    轰得一声,四肢插进岩石,挂在了半崖处。

    乱石飞溅,他却兴奋异常。这身躯皮糙肉厚,对着坚硬岩石磕着碰着也无伤大雅。

    到了这里,他已经不需要隐匿行踪,自由自在地感觉真好,他疯狂地下降,不一会就落到崖底,钻进了茂密的山林中,不见踪影。

    吃了一百多根香肠,勉强恢复了一丝丝体力,让他又能隐形几秒钟,总算逃出了人类的视线。

    回归大自然,他感觉自由是多么爽的一件事,能够畅快地奔跑,跳跃,为所欲为!

    跑到自己住的水塘边,找到不久前猎杀的野兔,看肉质还可以,立刻用打火机生火,然后给兔子剥皮清洗,弄了一堆篝火,烧烤野兔,吃得贼香。

    一连串的事情,他饥肠辘辘又很疲惫,这具身体消耗实在太大了,强则强矣,可也要补充营养。

    他烤起了兔肉,没多久,看着兔肉吱吱冒油,蓝牧口水流了一地,大快朵颐起来。

    吃了一个还不够,放下树枝,身子一闪冲出去,很快就一手抓着一只小动物跑回来,继续烤肉吃。

    就这样,他吃完又抓,抓完就吃。足足吃到夜幕降临,月上梢头。

    附近能抓的动物都给他吃光了,他拍了拍肚子,周围全是骨头渣,这才勉强半饱。

    数了数自己吃了多少,悚然一惊,他这一顿竟然吃掉了三十多只小动物,蛇鼠鸡犬来者不拒,这也才半饱。

    要靠这么吃下去,恐怕这座山都给自己吃空了!

    蓝牧心里还是有生态保护意识,知道自己的存在已经超出了这片生态食物链的承受能力了。

    “嘶!”

    “吃个半饱就够了,不能再吃了……这山里都快养不起我了!”

    莫名其妙成了个吃货,让蓝牧很是苦恼。

    说来讽刺,他是来采访盗猎团伙的事情,结果自己反倒在山里大吃特吃起来。

    好在他吃的都不是什么珍稀动物,只不过是些寻常的山间野味,再说他也不是环保主义者,自己都快饿死了,还不准吃吗?

    只不过他存在本身已经超出了生态承受力,以后要换着地方吃,不能只在一块区域狩猎了。

    收拾了一下篝火,在周围挖了一些土,把篝火掩埋熄灭了。反正自己有打火机,随时可以生火。

    火光熄灭,山林一下子陷入黑暗,他往地上随意一趟,直接开始睡觉。

    身在深山老林,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有危险。

    笑话,如此强大的野兽身躯,哪个不长眼的野兽敢靠近自己,真当丛林之王不吃荤吗?

    吃饱喝足,呼呼大睡。

    第二天日上三竿,他本能性地惊醒,阳光刺激着眼睛,可他眼睛也不知道什么结构,直视太阳一点事也没有。

    一醒来,他首先发现的,是一头近在咫尺的金钱豹。

    “呦呵!这可是珍稀动物。”

    蓝牧刚醒来肚子就有些饥饿,不过体力倒是恢复的很好,看来昨天的食物全部转化为能量吸收了。

    他当然不会去吃这头金钱豹,山里有那么多野生动物,不至于吃珍稀保护动物。

    “去去去……”

    蓝牧龇牙咧嘴一番,挥挥爪子,想赶走金钱豹。

    怎料金钱豹先是被吓一跳,在附近徘徊两圈后,又凑近了。

    “呵!你不怕我?”

    蓝牧怎么说也是变身了六天,对自己这副身躯还算了解。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就好像是天生的王者一般,一般动物见到自己就跑,自己的气味就散发着狩猎者的威势,这还是第一次有动物敢靠近自己,动物一般都是相信本能的,这金钱豹胆子也太大了。

    蓝牧拍拍手,像逗狗一样,逗弄着金钱豹,让它更靠近些。

    金钱豹说胆子大吧,却又不是那么大,谨慎地靠近,走着猫步,亦步亦趋。

    蓝牧虽然能轻易猎杀金钱豹,但他自然不会,孤独地待在山里,以后也没个人说话,还不知道要待多少年,如今有个不是那么怕自己的动物,他倒动起了养宠物的念头,也算是有个陪伴。

    金钱豹猫步走着极慢,蓝牧不耐烦了,直接从地上站起,叫道:“快来啊!”

    他这一嗓子起了反作用,吓得金钱豹面露惊恐,扭着身子就跑,前肢还因为动作过激,打滑了,滑稽得不行。

    眼看着蓝牧内定的宠物跑了,他笑了一声,双腿一蹬,身子如闪电般窜了出去。

    要说这世界上有什么陆地爬行动物的速度能跟他媲美,恐怕也只有豹子了。

    虽然山里的金钱豹比不上草原上的猎豹速度快,但起码在这片山区里,它已经是速度之王了。

    蓝牧和金钱豹一前一后追逐着,纯粹是吓唬它玩,也算是在深山老林里百无聊赖吧。

    又或许是另一种形式的调教,他想要驯服这头金钱豹。

    他俩一路追逐到森林深处,也不知道跑了多远,那金钱豹都累得气喘吁吁,佝偻着身子了。

    蓝牧从树上跳下来,落到它面前,阳光都被他这高大恐怖的身躯遮蔽了。

    金钱豹缩着身子靠着树干,瑟瑟发抖,哪里还像山林里的猎手?根本就是个可怜兮兮的小猫咪。

    “这小豹子也是可怜,被我追了这么久,心里说不定怕得要死吧?真是个傻猫!我吓唬它都不知道。”

    “对了,我这怪物躯体像极了狮子,虽然是白毛,可说不定就是一种猫科动物,哎呀,以后不能乱说傻猫了。”

    蓝牧抱起金钱豹,摸了摸它脑袋,又调戏了它下巴和柔软的肚皮,捋顺了金钱豹纹的皮毛,看样子是真把金钱豹当做猫咪宠物来养了。

    “以后你就叫猫猫了,走!想吃啥!吃啥!”

    蓝牧真是孤独出毛病了,抱着金钱豹仿佛宠物,在山林里纵横跳跃。

    顺手抓了几只山鸡,立刻生火烤肉。

    不光自己吃,还喂猫猫吃,这可是熟食,没有血腥味,一开始猫猫还不愿吃。

    可在蓝牧的淫威下,咬了一口,立刻一发不可收拾,开始和蓝牧抢食起来。

    一只山鸡下肚,猫猫就差不多饱了。剩下的蓝牧全部解决,还是饿的。

    “唉,不够塞牙缝啊……但是不能再吃了,要克制食量。”

    为了长远着想,蓝牧不敢大肆捕猎,毕竟在没有办法变回去前,他还得在这里靠山吃饭。

    接下来,他百无聊赖,玩弄着猫猫,可怜的金钱豹,被他的大手折磨的眼泪汪汪。尾巴上还被蓝牧用利爪划了一条痕迹,作为他宠物的标记。

    可摄于蓝牧的威势,金钱豹不敢反抗,真的就像一只小猫咪。

    玩着玩着,蓝牧就没兴趣了,靠在石头上睡觉。这六天多以来,他在山里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睡觉。

    等他午睡醒来后,发现猫猫已经不见了,想来是趁他睡觉溜了。

    “啧啧,养不熟啊!”

    蓝牧也不在意,山里不可能只有一头金钱豹,它也有自己的窝,没必要强行留下。

    看了看天色,日头偏西,大概是下午四五点钟左右。

    他活动一番身子,就开始搜寻猎物。

    吃多了小野味,他晚饭想找到一头大点的动物,省得反复捕猎。

    在开启狩猎律动后,视野一片猩红,密密麻麻地动物或远或近都呈现在他眼前,无视了所有遮蔽物。

    “发现大家伙了……”

    在距离蓝牧将近一公里的远处,有好几只大型生物。

    他舔了舔利齿,身形快速地在丛林里穿梭。

    可当他越靠近,却越觉得不对,直立行走的生物,在地面上……

    随后他反应过来:“那是人!”

    蓝牧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态,一方面他想避免和人类接触,可另一方面,他又想要靠近人类,和他曾经的同类交流。

    “大约七个人,嗯?不光有人,还有头大家伙,好像是野猪,或许他们遇到麻烦了,我去看看!”

    蓝牧在远处发现这群人似乎在被一头野猪追逐,立马加快的速度。

    当他停在一棵大树上时,亲眼看到七个穿着皮衣的壮年男子,每个人都拿着长猎枪,那种一眼看去就知道是手工打造的土制枪。

    此时他们正被一头惊人壮硕的野猪攻击,横冲直撞的野猪仿佛一头怪兽,肆意冲击着他们的阵型。

    “开枪!开枪啊!”

    “没用啊!这家伙起码中了我三枪,屁事没有!”

    这群人仓皇地躲避着,借助着丛林的树干,东绕西绕,闪避野猪的撞击。

    可明明有好几次机会能够逃走,这群人却没有,反倒是绕开野猪攻击,还留在原地走位,伺机对着野猪的脑袋瞄准。

    “嘶……这群人好像是……盗猎者!”

    蓝牧眉头一皱,原本想要暗中帮助他们的想法立刻收了起来。

    再看那野猪,狂性大发,身高一米六,都快有马高了,浑身的鬃毛倒竖,犹如钢针一般恐怖,臃肿粗壮的身躯仿佛一头小象,敦实的四肢极具爆发力,土地被他刨得稀巴烂,恐怖地吨位令他每一次冲锋都威势惊人。

    更别说那又粗又长的獠牙,再添几分杀伤力。

    蓝牧若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会相信世界上会有如此变态的野猪,这哪是野猪啊?简直是辆坦克!

    眼尖的蓝牧发现野猪身上鬃毛里藏着几颗子弹,像是卡在肌肉里似得。

    想来,是这群盗猎者主动招惹这头不知道活了多久的野猪,这才让它狂性大发,根本是自作自受。

    反正这群人是盗猎者,被野猪教训了也是活该,蓝牧是不会出手帮忙的。

    他宁愿站在猪这边,也不愿站在那些人这边。

    可人终究是人,更何况是经验丰富的盗猎者,他们对付野兽很有一套。

    哪怕是猎枪没用,他们也没放弃猎杀这头大得惊人的野猪。

    野猪皮糙肉厚又能如何?两个身手灵活的猎人绕到野猪背后,开枪对着屁股打。还有两个在一旁对着猪脑袋射击,剩下的则在正面不停的牵制。

    如此相互配合,轮流拉仇恨,看得蓝牧目瞪口呆,跟网游拉怪似得,这群猎人是把野猪当做boss打了吗?

    野猪屁股肉柔软,经不住几枪,很快就脚步踉跄了。屁股上全是血,原本猩红的双眼也变得糜萎不堪。

    “糟糕,大野猪要不行了!”

    蓝牧看得焦心,恨不得跳进场内,一手一个把这群盗猎者统统制服。

    但他有满心顾虑,始终下不定决心露面。

    野猪流了许多血,又冲撞了很久,体力耗尽,终于停下身子,浑身发抖。

    “它不行啦!”

    “太好了!这么大一头野猪,我这么多年都没见过呢!”

    “快!不要破坏皮毛,用枪插进嘴巴,打爆猪脑子就行了。”

    这群人一阵欢呼,步步逼近野猪,野猪已经是强弩之末,却依旧不倒下,凶狠地盯着七人。

    七人筹措半天,磨磨蹭蹭,深怕野猪还有拼死反扑的力量。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野猪这动物厉害的很,山里虎豹豺狼都不敢惹它,发起疯来老虎都要被撵着跑。

    经验丰富的盗猎者当然知道野猪临死反扑的力量最恐怖,更何况是如此庞大的野猪,简直闻所未闻。肯定是磕着就死,擦着就残!谁也不敢第一个上去试探,一时间僵持了。

    蓝牧怜悯地看着巨型野猪,叹了口气,他是天生的狩猎者,当然看得出来这头野猪已经到了极限。

    只见他终于下定决心,在树上脱下了腰缠的破烂衣物和鞋子,藏好以后,赤裸着身子往地上一扑。

    半空中他就发出一声响亮的狮吼,临近的人震耳欲聋,吓得心跳都慢半拍,双腿发软。

    惊恐地朝声音的源头看去,顿时脸色惨白。

    一头身形雄壮,四脚着地的白毛狮子正瞪着猩红的双眼看着他们,迈着猫步,一步一步地靠近。

    就不提那虬结的肌肉和恐怖的利爪,仅仅凭着白毛狮子威风凛凛的卖相,就吓坏一群人。

    他们哪里见过这么大的狮子,那狂野的狮鬃肆意张扬,霸气四射。

    “嗤……”

    白狮仅仅龇牙咧嘴地从牙缝里喷出一丝口气,发出一声嗤响。

    就有一名年轻的盗猎者双腿一软坐在地上。

    看样子已经被吓尿了。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