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二章 江湖救急
    说干就干,蓝牧抛下了对于人类社会的疑虑,翻身上山,四脚并用。陡峭的山坡在他脚下如履平地,依靠插进岩石的肢体,硬生生把身体往上拔!动作虽然笨拙,可极为有效。

    不多时,他便来到山腰处的观景台附近,他就是总这里摔下来的。

    这一路上,他还能看到当初自己滚下去,在山坡上所留下的血迹!

    “混蛋,我要知道是谁偷袭老子,非弄死他不可!”

    他心里恼火,一切的缘由都是那天被人偷袭,现在想来,这事颇为蹊跷。

    辅州市他是第一次来,没有熟人,更别说仇怨了,莫名其妙的怎么会被偷袭?

    而且对方明显不是为了劫财,打晕他直接从山上扔下去,强盗也没这么丧心病狂啊!

    想来想去,蓝牧隐隐觉得这事可能跟盗猎案有关,自己唯一跟本地的牵扯就是这次举报。

    也怪自己问话不谨慎,在和值班员交涉时暴露了身份,莫非,这些景区的工作人员,本身也和盗猎团伙牵扯上了?

    “啧,我还管得着这事吗?我连人都不是了……唉,先填饱肚子吧!”

    来到景区栏杆处,只见一头身形庞大的白毛狮子灵巧地翻身而上,弯腰弓背,潜行在山路上。

    附近也有不少游客,但都只顾着拍照,好像谁也没看见有怪兽来袭似得。

    蓝牧已经开启了天赋能力,进入隐形状态,只要他不主动攻击、触碰他人,是不会被发现的。

    于是,他堂而皇之地窜到缆车出口,值班室窗外。

    可到这里容易,要想带走火却为难了。

    缆车出口处人来人往,虽然不多,但他的样子完全不能被人看见,否则非引起大骚乱不可。

    这里的人有几乎人手一部相机或者用手机拍摄,只要看到他,必然会留下影像资料,如若传播出去……

    身在报社工作的他当然清楚现在这社会信息传播能力有多强大,若是被人发现,这地肯定火了,而且是大火特火!

    直立行走的白毛狮子,谁见过?三条腿的狗都能当新闻,他要暴露,人们还不要疯啊?

    可问题是这值班室一点也不隐蔽,就建在下缆车的地方,工作人员必须保证每一个乘客都安全下车,自然是紧靠着的。

    而他只要动手,触碰到他人,立刻就会取消隐形。

    “这可怎么办?这观景台是禁烟的,也没人会拿个打火机放在明处,要想拿到火,非得动手动脚不可。”

    蓝牧这一纠结犹豫,耽误了几分钟,很快就感觉到身体的虚弱。

    他明白,自己身体支撑不住了,隐形本来就消耗极大,再不离开,恐怕会自动现行。

    正在他抓耳挠腮时,突然鼻子耸动,闻到了香味。

    定睛一看,很多游客坐在准备好的石椅上,拿出包里的食物,大快朵颐起来。

    “现在好像是饭点……我的天哪!别当我面吃饭啊!你们还有人性吗?”

    看到这一幕,蓝牧肚子更是饿得绞痛,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他体型庞大,肠胃更是比牛肚子还厉害,这咕噜噜声格外响亮,就好像抽水马桶的声音似得,一下子引起了附近游客的注意力,纷纷朝他这里看过来。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而蓝牧心急如焚,他的身体本能告诉他,隐形还能坚持几秒钟。

    “完蛋了,我必须立刻离开!”

    蓝牧刚想走,就见一个青年捧着个香肠边吃便朝这边走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这……”

    被青年这么一挡,他注意到周围有不少人朝这里靠近,似乎想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那么大的动静。

    “你们好奇心要不要这么大啊?”

    蓝牧知道自己没法再三秒内逃走了,狮头快速一转,立刻纵身冲进不远处的一栋小平房,进了那里才反应过来,这是厕所!

    与此同时,他身形闪烁,已经虚弱至极,强制退出了隐形状态。

    “糟糕。”蓝牧来不及多想,拉开一扇门,就躲了进去。

    景区的厕所能有多干净?他嗅觉又极度敏锐,不禁后悔躲在这么个鬼地方了。

    小隔间空间又小,他长得比门还高,根本不敢抬头,只能缩着身子,尽量把自己挤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

    厕所人来人往,时常有人进出,而他这扇门紧闭,自然不会有人打搅。

    他躲在这里暂时安全,只不过是在活受罪而已。

    用了太久的能力,他身体提不起劲,精神糜萎。一股子狩猎者的凶性不断冲击着他的心智。

    堂堂丛林之王,天生的追猎者,竟然躲在狭小的厕所里饿肚子,对于这副身躯的折磨,实在太大了。

    “我要吃肉!”

    蓝牧饿得实在受不了了,竟然咆哮出声。

    他这一嗓子吼出来倒是爽了,可把旁边一隔间的人给吓瘫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骂咧道。

    “嚎个屁啊!拉个屎都不安生,还吃肉?脑残!”

    被人这么一骂,蓝牧怔了怔,不怒反喜,他反应过来,自己可是会说人话的呀!

    六天没有和人交流,都快忘记自己会说话了。

    想到这里,他乐坏了,急忙讨好道:“哥们!哥们!我错了,你别生气!”

    那人就蹲在他隔壁,听到蓝牧道歉,语气稍微好了些,说道:“就是嘛,吼什么吼?那么大嗓门,老子还以为你变丧尸了呢!”

    蓝牧欲哭无泪,心中哀叹,他这哪是变丧尸啊,比丧尸厉害多了。

    他急忙说道:“兄弟,打个商量,能帮个忙波?”

    那人也不疑虑,自来熟道:“怎么?拉屎没带纸?”

    “咳咳……”蓝牧苦笑道:“不是……”

    “那帮什么忙?”那人也奇怪,好奇道。

    “我……这个,我想吃肉……”蓝牧纠结道。

    “……”隔壁一阵沉默,半晌那人才说道:“蹲着蹲着,蹲出食欲了?”

    “唉,兄弟,算我求你,帮我这个忙吧!”蓝牧没法解释,只能恳求道。

    那人还真给蓝牧逗乐了,笑道:“我活这么大,还第一次听说!”

    “有找人借纸的,有找人借烟的,就是借个手机也说得过去啊!”

    “我说大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逗我呢?上个厕所肚子饿了?还特么要吃肉?”

    “怎么说我杨琦也是个热心肠的人,一点小事不至于袖手旁观,可你这是什么意思嘛?不吃肉没力气拉?说得过去吗?”

    蓝牧沉默,心说我也知道自己的要求过分了,可你也太能掰扯了,算了忍着吧。

    见蓝牧不说话,那人也不搭茬,没过多久,就听到隔壁提裤子的声音,然后就传来冲水声。

    那杨琦走出来,敲了敲蓝牧所在隔间的门,笑道:“说话啊?饿晕了栽坑里了?”

    “我擦……”蓝牧错愕,这人说话也太损了。

    “哦,还有动静呢,真不要帮忙?要不来根烟?”杨琦似乎无聊得很,语气嬉笑。

    蓝牧一愣,说道:“兄弟,你要能送我一打火机也行,我谢谢你了。”

    杨琦来了兴趣,说道:“又改打火机了?不吃肉了?”

    蓝牧真心饿得肚子绞痛,听到肉字,忍不住发出咕噜噜声,那动静极大。

    “嚯!你真能拉,原来之前那动静也是你发出来的呀?你是蹲了多久?算了,打火机送你了,我这还有香肠,也拿去吧!”杨琦倒是心底挺好,把打火机和香肠从门下方空隙递进去。

    蓝牧动了动爪子,说道:“谢谢你了,兄弟,你放地上就好。”

    杨琦莫名其妙,但还是放到了地上,眨巴眼睛,刚放下来的东西就已经不见了。

    正疑惑着,就听见里面传来撕包装袋的声音,很明显,那根香肠已经给蓝牧吃了。

    “兄弟,还有吗?”蓝牧舔着脸要道,吃了一根香肠,他更饿了。

    杨琦呆滞地看着隔间,说道:“至于吗?你把厕所当饭店了?”

    “啊……我……不好意思啊,我真的快饿死了,我叫蓝牧,魔都来的,江湖救急,以后一定报答。”蓝牧没办法,实在不敢露面,只能大开空头支票。

    杨琦也不在意什么报答不报答的,笑了笑,走出了厕所。

    蓝牧听到他走的动静,叹了口气,心想自己恐怕要支撑到天黑,才有可能逃回大山。

    可没过多久,又听到脚步声,然后就是那熟悉的嬉笑传来。

    “兄弟,十根香肠够不?”

    蓝牧一怔,欣喜不已,激动道:“兄弟!你真是我亲兄弟!太谢谢你了。”

    从门底下瞬间摸走十根香肠,利爪刨开包装袋,他血口一开,一口就全吃掉了。

    砸吧砸吧嘴,想到自己口袋里有钱,那伙人偷袭自己,根本没拿钱,这回怕是派上用场了。

    “兄弟,接着,两百块。”

    杨琦刚准备走,听到这话,就看到门底下躺着两张红钞票。

    “呵呵,我不要钱,江湖救急而已,算不了什么。”杨琦拒绝了钞票,转身就要走。

    蓝牧急了,大喊道:“兄弟!我是求你……”

    “嗯?什么?”

    “那个……你能再买一百根香肠么?”

    “……”杨琦错愕地看着紧闭的隔间,半晌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