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第一章 白毛狮子
    辅州市境内的藩篱山区,植被茂密,山势复杂,又没有丰富的矿藏,当地政府对此地的开发并不上心。

    不过作为当地仅有的自然生态保护区,地质旅游资源,倒是有着丰富的野生动物和珍稀动物。至今尚知兽类有33种,鸟类171种。珍稀动物金钱豹、蟒蛇、穿山甲、獐、麂、天鹅、白鹇、白鹤、白鹳、黑鹳、相思鸟、鸳鸯、锦鸡、角雉、草鸨等分布于山麓深处。

    也因此在山区外围稍稍开发了一些观景台,弄了一些吸引旅客的项目。这同时也带动了山区边缘地带村落经济增长。

    可惜这里自古以来就没有文人墨客留下点什么东西,是以在全国无数的壮丽景区中,根本排不上号。

    山峦深处,这动物的净土之中,本应该没有人类的痕迹,然而却在山谷里一片水塘边,有着一堆被削好的木材,整齐摆放。还有一根折断的钻木,似乎有原始人不久前在这里钻木取火。

    “唰!”

    深山沟里,一头高大的猛兽直立行走,头上狂乱的毛发犹如狮鬃,狰狞的獠牙露出嘴外,双臂粗壮如柱,利爪在石头上轻轻一抓,被水塘冲刷多年的石头就仿佛豆腐一般被轻松抓碎。

    那利爪太锋锐了,无论什么石头,爪子在上面一划,就能留下深刻的痕迹。

    白色狂野的皮毛显得威风凛凛,猩红的双眼散发着冷冽野性。

    破烂的布条包裹着腰间,遮掩胯下,配合它人立行走的姿态,又让他透露出丰富的人性。

    仔细看看布条,会发现它们原本应该是长袖t恤以及牛仔裤。

    “第六天!”

    这如人般的白毛狮子,在一块光滑的大石头上用利爪深刻地划出一个字,正是汉字“六”,除此之外自然还有一二三四五。

    “咕噜噜。”

    白毛狮子张嘴就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妈呀,饿死我了。”

    人形狮兽流露出丰富的面部表情,一脸痛苦,虚弱的姿态走到木材堆前。

    伸出硕大的手掌,三下两下就把一根木头削尖,然后开始拿钻木在另一块木头上摩擦。

    它那恐怖的双眼此时仿佛看待小婴儿一样温柔,小心翼翼地操作,生怕弄坏了什么精美的宝贝一般。

    可惜,没过多久,就听见一声咔擦。

    手上的木头直接折断,在它手中脆弱的跟豆腐一样。

    “妈蛋!”

    白毛狮子暴怒地跃起,一脚踢飞了木材堆,还不解气,又一掌拍在身旁的树干上,直接把大树拍成两截。

    闹腾一番过后,它又丧气地坐在地上,眼神中露出煎熬的感受。

    它快疯了。

    “我要吃肉!我要吃肉!受不了了!”

    只见它浑身散发着野性与暴躁,身子一弓,瞬间弹射出去,在树桠上轻松腾跃。

    这白毛狮子浑身充满了爆发性的力量,野性在体内激荡,听觉和目力都远超人类,视野轻易洞穿茂密复杂的树林。

    感受着周围的律动,一切生物都逃脱不出它的感知,就连一只爬虫在蠕动,都被它清晰地看到。

    山谷树林里隐藏着诸多野生动物,白毛狮子凭借身体的狩猎本能,直接隔着老远便锁定了这些猎物。

    遵循着本能天赋,不需要看,不需要听,相距甚远,也能敏锐地捕捉到猎物的踪迹。

    这既是它此刻所感受到的狩猎律动!

    锁定目标,瞬间从阴影处飞扑而出,利爪刺入一头野兔后脑,一击毙命,这兔子死得没有一丝痛苦,也没有一丝挣扎。

    从开始狩猎到锁定几十米之外的目标,再到瞬间扑杀,全程只花费了几秒钟。

    那凌厉地动作,那凶猛的姿态,那矫健的身影,完全是大自然里天生的追猎者。

    而这么一个丛林之王,在这猎物丰盛的山里,却足足饿了六天。

    “不行,我不能吃。”白毛狮子口吐人言,痛苦地挣扎了一下,就强行拒绝了血肉的诱惑,把野兔扔在了地上。

    它不是找不到食物,而是面对食物,始终下不定决心生吞活剥。

    因为他这个外表是白毛狮子的家伙,其实是一名人类,至少心灵是人类,一个叫蓝牧的魔都晨光报社的记者。

    一周前,蓝牧接到任务,说是有人匿名信投诉辅州市藩篱山景区管理部门不作为,对当地的自然保护区监管力度不够,让一支盗猎团伙在自然保护区里肆意捕猎野生动物、濒危动物。

    总编让他只是去当地的有关部门采访了解一下情况,若是暗中能调查出来什么劲爆的真相就更好了。

    蓝牧年轻气盛,一心想着出名,做出些成绩来,得了这个出差任务后,自然想找到盗猎团伙的蛛丝马迹。

    所以到了辅州市当天,他没有去有关部门,而是直接坐车到了藩篱山景区,买了门票,坐了缆车,在各个景区问询了不少工作人员,向他们直接了解情况。

    本来他就没在这些人口中探听到什么,结果在他失望而归的路上,竟然离奇地遭遇了袭击。

    天色将晚,一个人烟稀少的景区,不知道几个人从身后偷袭了他,将他打晕直接从山上翻过保护栏扔了下去。

    害得他一路在山坡上翻滚,没有几秒钟,剧痛就将他惊醒。

    醒来后发现自己在急速翻滚,大为惊慌,起初还想伸手抓住什么,可滚动之势太过迅猛,整个人蜷缩着犹如轮子一般往下翻,一些柔弱的枝桠、灌草都被顺势碾过。咕噜咕噜地滚下去,每一秒他身上都多出不少伤口,稍微突出点的地方就膈应着他弹起,感觉骨头都撞裂了。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停在坡上,只得听天由命,双手抱头,尽量护住自己。

    咬着牙强忍着剧痛,柔软的腰身暴露在外,不知道受到了多少次撞击,浑身上下每一个骨头都在疼痛,连绵不断地重击下,他终于撑不住再次晕倒。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醒来时,是被水呛到,冰冷的水刺激着他醒来,连喝了两大口水,气管都要窒息。

    死亡危机逼迫着他强行驱动自己的四肢,疯狂向上划动,手脚每一次拨动都是痛到骨髓,好像全身都骨折了一般。

    冲出水面,眯着眼睛看,马不停蹄地往岸上游,总算憋着最后一口气爬上一块石头。

    当他放松下来后,还来不及惊喜自己大难不死,却悲剧的发现他无法动弹了,浑身上下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

    四肢全部失去知觉,只能躺在潮湿的地上等死。

    不能打电话求救,他在这里就相当于等死,身上的伤势太重了,不能得到及时的处理,恐怕活不过一夜。

    就在他意识模糊,即将沉睡过去时。

    一条蛇爬到了他身边,而就在他身旁,有一堆动物的尸骸,许多猩红的肌肉组织,骨头血肉什么都有,好像有不少动物死在那里一般。在这堆血肉上,静静地躺着一颗白色小球,乳白色一尘不染。

    蛇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那颗乳白色小球。就在蛇距离小球十厘米左右时,小球突然自动飞起,钻进了小蛇的体内。

    紧接着,小蛇全身覆盖了一层乳白色薄膜,然后痛苦地朝他冲来。

    不过两秒,就听到砰的一声,小蛇爆体而亡,留下一滩残破尸骨,而小球在血肉中落出。

    因为小蛇的靠近,它爆体后将小球带到了蓝牧身上,毫不意外,小球直接钻进了蓝牧体内。

    蓝牧将蛇被白球爆体的全过程都看在眼里,心想自己必死无疑,怎料却反倒救了他一命。

    他身体也包裹了一层乳白色物质,浑身细胞都在瘙痒,这种身体内部的瘙痒,挠又挠不到,难受地想死。

    可预想中的爆炸没有出现,瘙痒持续了几秒钟就消失了,然后他感觉前所未有地安好。

    一用力,蓝牧直接站起来了,身上剧痛的伤势离奇地消失了。

    这一番离奇经历,将他从浑身骨折濒死的绝境拉了回来,治愈了他全部的伤势。

    但同时也付出了难以接受的代价,他身体胀大了一圈,身高起码有两米,肌肉壮实,鞋子都被大脚掌给挣破。

    变成了白毛狮子兽人。

    这怪物之体虽然形似狮子,可蓝牧知道,绝不是真正的狮子。

    因为太强大了,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还是体内那股神秘的能量,都绝不是地球上有的生物。

    利爪能撕碎这座山里所有的物质,高大的身体却又极为灵巧,能在树枝上轻松地腾跃。

    更为恐怖的是,他本能性的拥有了狩猎能力。

    惊人的目力和嗅觉根本不算什么,他怪物般的身体隐藏着一种奇异的能量。

    这股天赋能量一旦释放出来,就能让他感受到方圆一公里的生物律动,一切猎物都无所遁形。

    而且当他运用这能量潜行时,哪怕站在猎物眼前,猎物也看不到他,根本感受不到危机的来临。

    就仿佛,他隐形了一样。

    蓝牧一开始还很兴奋,在山谷里肆意纵横,奔跑、跳跃,释放体内那旺盛的野性。

    但随后,他就沉寂下来,因为变成这副模样,又怎么能暴露在他人眼前?

    他变成了野兽,而野兽就是应该待在山里。他再也不能回归社会了。

    还能怎样?身为现代人,变成这么个怪物,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躲在深山里茹毛饮血?直到有一天被人发现,然后抓起来切片研究?

    不能回归社会,这对于蓝牧来说简直是无比煎熬。

    想到未来的生活,他浑浑噩噩,迷茫了三天。

    这三天躲在深山里,称王称霸,却不敢出去。哪怕他能轻松爬上高山,能在崖壁上徒手攀岩。

    直到他感觉到饥饿终于忍耐不住后,这才惊醒。

    不管他未来如何,现在他也必须生存下去,无论什么生物,都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只要能活下去,或许有一天,他还能变回人类。

    然而,一直到现在,他变身怪物的第六天,他还是一顿没吃。

    一连六天没有进食,哪怕是这么强大的凶兽,也实在饿得不行了。

    其实越是强大的野兽,对于食物的需求就越大。强横的肌肉力量,庞大壮实的体型,敏捷锐利的行动都会消耗他大量的体力,尤其是体内那股神秘力量,令他穿过重重屏障感知到猎物,还能隐形,这种能力,最是消耗过大,用过几次后,他能清晰地感觉到体内能量的空虚。

    在极端饥饿的情况下,野性时常超越理性,很多时候,他恨不得茹毛饮血,直接生吞那些鲜活的猎物!

    足足六天的时间,他光只是喝些水,已经到极限了。

    再不吃饱肚子,他怕自己会彻底失去理智,沦为狂野嗜杀的凶兽。

    “唉,其实我杀得猎物也不少了,每次按耐不住,就滥用能力猎杀小动物,现如今,我杀孽也造了,还装什么环保主义者啊!”

    蓝牧脑海里不停地说服自己,杀都杀了,还在乎吃吗?

    不过很快又压抑自己,毕竟他的生活已经彻底改变了,他实在不愿意茹毛饮血,他怕忘记自己,曾经是一个人类。

    “啊!”

    蓝牧仰天长啸,声如虎豹狮吼,附近的小动物受到惊吓,逃得一干二净。

    “火!我一定要找到火!可恶,要不怎么说火是文明之源呢!太特么重要了!”

    六天了,他在这深山老林憋了六天,如今,他终于决定出去,也不多待,只需要偷到火就行了。

    而要偷火,非得接近缆车出口不可,那里有个观景台和工作人员办公室,常年有人值班,记得自己曾经采访过一个值班员,那人就抽烟,肯定有打火机。

    “唉,盗火,我的网名不亏叫普诺米修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