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64章 同寿蛛(四)
    心魔

    薛闲眉心一皱。他不是没听说过利用心魔将人困住的阵局,事实上,这种阵局往往被人用来应对最难保命的困境,碰上能耐远远高于自己的对手,或是碰上人数过多的夹击和围攻,这种阵局能一定程度上牵制住对方,以赢得一线生机。

    这也是少有的可以以弱敌强、以少胜多的方式。毕竟心魔人人都有,或是,或是困惑,再不济也有会有些念想,可大可小,可近可远

    有些过于弯绕隐蔽,甚至连自己都不曾发现,却能被这阵局勾出来,加深放大至足以侵扰人心。

    即便是薛闲,在听见“心魔”这两个字时,眉心都猛地跳了一下——他的心魔居然不是在广东华蒙海边被人抽去筋骨的瞬间,也不是想要让抽骨之人血债血偿的念头

    方才幻境中所提到的都不是能和这些相提并论的事情,他绝不可能仅仅因为想从这石室里出去就被这阵局勾得魔怔了。既然不是因为那些事那便只能是因为人了。

    和他同在幻境中的只有一个人,玄悯。

    这也是陆廿七和石头张都莫名消失了,而玄悯却还在的缘由——因为他就是这阵局勾出的心魔所在。

    只是因为心魔不深,亦或是破绽于他而言算得上明显,这才得以脱身而出。

    薛闲脸色几度变幻,最终恢复到了面无表情的森冷模样,将那苟延残喘之人丢在了地上,缓缓擦净了手上沾到的一点血污。

    这人确实满满都是油尽灯枯之相,却又因着某些东西而抱着一丝微末的希望,所以他双眸虽已涣散,却又透出一星癫狂的亮色来。

    薛闲想起他方才颠三倒四的话,寒声道:“你打的什么主意,现在坦陈还能让你多苟活一个时辰。我弄清楚也不过是多动一动手指的事,倘若你非得犟这一口气,让我自己动手,那可就连一个时辰也没有了。”

    蜷缩在地的人咳得痉挛,每一声都有进气没出气一般,仿佛随时都要咽气。薛闲甚至怀疑他是否还能听见自己所说的话。

    果不其然,那人没有丝毫接话的意思,也或许是他连接话的力气都没有。

    薛闲对此并不意外,他正在脑中抽丝剥茧,想找出这人在苟延残喘之下拼死一搏,究竟是在依赖什么

    将死之人,最渴望的还能是什么呢?无非是有人来救,或是有命能逃。

    前者在如今这境况之下恐怕难以成行,毕竟即便有人来了,也得先过上薛闲这关,几番耽搁下来,这人恐怕都等不到出这屋子就该硬了。

    而后者简直天方夜谭,别人来救,他都不定能活,更何况只有他自己呢,这么耗下去,他必死无疑,哪里还有命?除非

    除非他找到了某种法子,能帮自己再多续一段命。

    薛闲脸色一沉:恐怕还真是在打续命的主意。

    各人各命,既然快把自己作上黄泉了,就不可能平白多接上一段。所谓的续命,一般不过两种,一种是换命,一种是绑命。前者之意,在于利用各种法子将别人的命同自己交换,终归还是要一个活一个死。而后者,则是将自己的命绑在另一人身上,同生同死。

    乍一听,前者更为阴邪一些,后者似乎并无害处。可实际上不过是绕了个弯子,前者是以寿填寿,后者是以福禄填寿。一个是分了寿命,另一个分了福禄不说,还转移了祸端,兴许还有旁的害处。

    是以两种半斤八两,彼此彼此。

    既然打的是续命的主意,总得有个被换命或被绑命的人。

    这正合了方才这杂碎颠三倒四的乱语——少了一个,还有三个呢。

    想起这个,薛闲几乎黑云罩顶。

    他是个不爱欠人人情的,这种性子算来有好有坏,好的是他活了这么多年清清楚楚一身无债,从不亏欠于人也从不与人多有纠缠和瓜葛。坏的是,没有瓜葛往来,自然没有真正亲近之人。

    当然,这在寻常人看来才算个弊事,就他自己而言,这样最为自在。

    但不论是否真的亲近,陆廿七和石头张都是他带来的,这种时候总也能算上一句“自己人”,更别说还有玄悯。

    当着他的面,打他身边人的主意这恐怕是真不想活了。

    薛闲双眸一动,想起他从心魔中脱身的瞬间所听见的声音——那是一种类似于轻质滚珠掉落在地的声音,较之金银玛瑙珠子要轻得多,且没那样脆

    那很可能是续命的关键。

    此时时间紧迫,他也没那样好的耐心慢慢等那杂碎自己想通说出来。

    他想起当初石头张所说的,这人将他带去一座山间,看着他雕了七把石锁以及两头镇墓兽

    “我问你,你可知道卧龙县江心有个坟头岛?那岛下有间墓室,墓室三百多荒魂不得安息。”薛闲再度将那人钳了起来,冷冷道,“你猜那些被镇的人若是看见你,能不能认得你?”

    咳喘中的男人身体蓦地蜷缩了一下,似乎将死未死之时,对自己造的孽有种本能的畏惧。

    他重重喘了几声,不知想起了什么,用近乎微弱的声音道:“我”

    “现在想说了?抱歉,我又没那耐心听了。”薛闲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的话,歪了头道,“我只是确认一番,怎么才能让你承受点报应。”

    说完,他垂着的那只手手掌一翻,一把被划了名字的铁片便出现在了他的掌心:“被镇的冤魂怨气深重,即便安置了尸骨,没个十年八年也消不干净,尤其是见了仇人的时候。”

    他放轻了声音,又屈起食指虚空一弹。垂死的男人额心命宫处便多了一道弹出的红痕,他仿若回光返照般清醒起来,就好像他又能活了似的。

    “受罪,还是得醒着受。”说完,薛闲抬手一洒,那些铁片便落在了那男人身上。

    明明是一些拇指大的薄薄铁片,被薛闲捞回来的这些加起来拢共不过二三十枚,掸一掸便掉了。可那男人却好似承受了五岳压顶般的力道,整个人僵硬地贴着地,挣扎了数番却丝毫不得动弹。

    紧接着,那人仿佛看见了什么一般,瞪大了双眼嘶声惊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走开——别过来!!”他惊惧得肝胆俱裂,又仿佛痛极一般蜷缩扭动,整个人边叫边哭嚎着讨饶,似乎在瞬间便崩溃了,“求你!求求你——你问什么都行——啊——走开——把这些带走——让他们走——”

    也不知是不是这人挣扎的声音过于凄厉刺耳,原本蜷缩在地上的陆廿七和石头张先后抽动了一下,仿佛在睡梦中踩空了楼梯般,瞪着脚猛地惊醒过来。

    啪嗒——

    又有什么东西掉落在了地上,接连两声。

    石头张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仿佛刚做了一番噩梦,瞪着双眼毫无焦距地看着虚空中,好半天才一个激灵地回过神来:“怎么回事?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怎的会在这种地方睡过去?”

    他一看陆廿七,发现这向来不爱搭理人但算得上靠谱的小子似乎也刚醒,顿时更觉得诡异了,“诶,小七,你也做梦了?梦见什么了?”

    陆廿七惨白着一张脸,莫名有种失魂落魄之感,过了好半天,他才低声道,“看见十九了,但又有些不像——”

    “啊啊啊——求你——求你——”廿七话未说完,就被那男人的又一番崩溃哭叫打断了,方才心魔中带出的情绪被驱散了一些,惊疑不定地冲薛闲问道:“此人是怎么了?”

    薛闲皱着眉看了眼依然不曾有动静的玄悯,又看向地上的人,手指一抓,“暂且让你缓一缓,我再问你一遍,你动了什么手脚?”

    身上百蚁噬心的痛楚终于停了,那男人涕泪泗流地蜷在地上,喘了好几口气,这才道:“我不能死不能死我用了同寿蛛阵局里放了”

    他的话颠三倒四,含含糊糊,但薛闲还是听明白了。

    同寿蛛?

    “怎么解?!”薛闲厉声问道。

    “阵破蛛蛛亡阵不破”男人睁开了混沌失神的眸子,定定看向玄悯方向,“只需一刻刺破皮肤见、见了血”

    他说着这话时,薛闲已经皱着眉在玄悯身上翻找起来。

    “留下血点便”

    找到了!

    薛闲在玄悯脖颈间,隐约看见了一个正在浮现的红点,他也顾不上许多,直接扯开了遮挡着的领口,下意识低头贴上了那枚近似淤血的点

    “吸也不管用,进去了便吸不出了。”约莫是先前薛闲那一弹的效力还未散,男人缓过来后,倒是不如先前那样虚弱了,甚至能说出完整的话来。

    他回光返照似的盯着玄悯的脖颈以及伏在其上的薛闲,无神的双眸里再度显露出一丝癫狂,他喃喃道:“成了没用了,已经成了。只要那血点边伸出蛛足,我就又能活了。”

    他喟叹一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似乎又有了活气。

    薛闲皱着眉抬起头,抿去嘴里的一丝血味。就见有着血点的那片皮肤被他吸得有些泛红,但那血点却正如那杂碎所说,并未消失。甚至还隐隐有着要扩散的趋势,也不知是不是那杂碎所谓的“伸出蛛足”。

    就在那血点边缓缓延伸出一丝血线的时候,薛闲一愣。

    这情景有些眼熟

    他攀着玄悯的脖颈,扫了眼玄悯颈侧和下颚相连处的那枚红痣。每回玄悯出现混乱时,那红痣便会朝外爬蔓出数条血丝,和这所谓的“同寿蛛”一模一样!

    而就在这时,玄悯脖颈间正在长出的这枚新血痣,在伸出两条血丝后,戛然而止,而后竟诡异地缩了回去,仅仅是眨眼间,连那血痣都消失了。

    薛闲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玄悯身体一动。

    “醒了?”薛闲看着玄悯缓缓睁开眼,偏头看了他一眼。

    有那么一瞬间,玄悯似乎抬了一下手。

    “叫人算计了,进了心魔。”薛闲说着,想起自己先前所见,神色又有些复杂。于是他也没注意到,玄悯微抬了一下的手又落了回去。

    他阖上眸子静了一会儿,又重新睁开,终于真正清醒过来。

    而后,他默然无语地再度看向薛闲。

    薛闲被看得一愣,乍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姿势着实有些暧昧,而玄悯脖颈间那抹被人嘬出来的痕迹还鲜明地彰显着自己的存在。

    玄悯:“”

    薛闲:“”不,容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