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63章 同寿蛛(三)
    只是那呼吸声着实古怪,轻得仿佛要咽气似的,却均匀而有节奏。

    那声音轻而缓地喘了三口气后戛然而止,再没有出现过任何一点儿新的动静。

    “兴许就是咱们要找的人,怎的突然没了声音,别是死了吧?”薛闲眉头一皱。

    他那倒霉的二轮车还在竹楼门外,眼下也没法自如行动,只能坐在桌案上干看着。身边的玄悯闻言倒是没有犹豫,径直朝薛闲所指之处走去。

    桌案上的油灯不知怎么的,自打沉到地下这层后,便陡然暗了许多,火苗只有小小一豆,微弱得很,仿佛随时要灭,自然照不透这地下深重的黑暗。

    从火光勉强能照到的地方来看,这里是一间方形的石室,宽度同上头的屋子相差无几,只是这一豆火苗的光照不到长向的尽头,是以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这石室究竟有多大。

    玄悯的背影很快没入灯火映照不到的黑暗里,他走路又向来悄无声息,以至于那一瞬间,看起来仿佛整个人都被黑暗吞噬,再无踪迹一般。

    薛闲心里没来由地一紧,倒不是慌张,毕竟他这辈子也没什么几回尝一尝“慌张”是何滋味。这更像是觉察到了一些古怪

    就在那一瞬,他头顶突然再度响起了机簧声,“嗡——”的一下。

    薛闲眉心一跳,猛一抬头,却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罩上了头顶原本空着的地方,随着“咔哒”一声,严丝合缝在了一起,成了上头屋子的新地面以及这间地下石室的房顶。

    “”若不是玄悯失忆了,薛闲真想问一句:你这破楼是建来跟人作对的吧?人还没出去呢,出入口就先封上了,这是开什么玩笑呢?

    倘若不是顾忌着这地方是玄悯的,他早抬手把这刚合上的房顶掀了!

    不过薛闲生平见惯了惊心动魄的大场面,单单一层合闭的房顶,于他而言除了有些讨嫌,倒并不算什么大事。合便合上吧,等把该捉的人捉到了,再考虑怎么掀这屋顶动静能小些也不算迟。

    于是他懒懒地收回目光,重新看向前面的黑暗中。

    只是那弹指间,他陡然觉察到有些不对劲,似乎少了些什么

    是了,静了,就连石头张那聒噪不停的嘴似乎都闭——不对!

    石头张呢?!

    薛闲眉心一蹙,迅速扫视了一圈,火光所及之处连个活物都见不着,哪里还有石头张和陆廿七的影子?!

    “秃驴!”薛闲冲前方的黑暗处叫了一声,“石头张和陆廿七那小子不见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连玄悯都一并消失了。

    不过好在那处暗不见光的角落里传来了玄悯一贯平静的声音,只是他所说的内容就没法让人平静了:“藏匿在此的人也不见了。”

    “你没找到人?”薛闲眉心皱得更深了。

    说话间,玄悯一身白衣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走回到桌案边,拿起了那盏油灯,又重新朝薛闲听见呼吸的那处角落走去。

    那油灯的火苗着实有些微弱,苟延残喘地散着一星余亮,随着玄悯的步子,一点点地照透了前头的路。光亮的范围小得很,几乎只在玄悯脚下笼了个圈,看起来倒像是玄悯僧袍衣摆扫亮的。

    而薛闲所呆的地方却越来越暗,渐渐变得一片漆黑。

    他在几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看见玄悯停了步子,举着油灯灯盏的手来回移了两下,将那一片照了一遍——那是这间石室的顶头,在玄悯刻意映照下,两处墙角都被照得清清楚楚。

    确实空无一人。

    薛闲的耳力,至今还不曾出过什么谬误。他能肯定,先前的呼吸声确实在这处,绝没有弄错,而且单就那气息听起来,也是个苟延残喘的,怕是跟玄悯擎着的火苗一样,满是油尽灯枯之相。

    那样的人,还能在他和玄悯眼皮子底下这么快溜走?

    方才薛闲还有些不确定,毕竟这地面沉得太快,而他全部注意力又被那呼吸声引走了,以至于根本没留心石头张和陆廿七。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这两人压根就没有跟着沉下来,留在外头了。

    然而现在消失的又加上了这个藏匿之人

    若是再没发现当中有鬼,那这脖子上顶个脑袋除了显高便没别的用了。

    “有人为了躲祸,大约在装神弄鬼。”薛闲说着,冲玄悯所在的地方抬了抬下巴,“那处仔细看过了么?可有什么破绽?”

    没了二轮椅子就是这般不便,凡事还得依赖旁人,尽管玄悯的能耐他从不怀疑,但这么陷在黑暗里干等着别人下结论着实有些不痛快。薛闲是个老实不住的,他想也没想便抬袖在身下的桌案边一拂,整张木质的桌案便猛地一抬。

    眨眼间,薛闲便连人带桌“咣当”一声,重重落在了玄悯身边。

    这般大的动静,薛闲却依然稳稳坐着,托着桌案的风扑向墙角时,撩起了玄悯的袖摆,又被落地的薛闲倏然一收,石室便重归于静。

    玄悯举着灯盏,状似对他颇为无言,不过也不曾多说什么,只用灯火细细地照了一遍墙角以及地面,连一点儿蛛丝马鹫都不曾放过。

    “这里有一滴血。”薛闲一指墙角旮旯里贴着缝的一星小点,说道。

    玄悯闻言细看了一眼,又倏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身朝对应的另一处墙角照了照,“这处也有。”

    他冲薛闲抬了抬手,示意他稍待片刻,独自举着灯盏大步流星地去了另一头的墙角,扫了一眼后,转头冲黑暗中的薛闲道:“那人布了阵。”

    薛闲了然:“果然,跑不掉就开始装神弄鬼了。这是何阵?”

    他对法阵之类的了解不如玄悯多,毕竟他甚少需要用到这些,自然也做不到单凭几滴血以及所在的位置判断出这是个什么阵,这种事还得靠秃驴。

    “倒不是危机四伏的法阵,只是颇耗时间。”玄悯举着灯盏重新走了回来。

    “就这么一间石室,想必也四伏不到哪里去。不过怎么个耗时间法?”薛闲皱眉问道。

    “这阵名为九连环。”玄悯将灯盏重新搁在桌案上,淡淡道:“没有破阵之法。”

    薛闲:“何谓没有破阵之法?难不成进来了就别想再出去?”

    “寻常阵局是有门的,八门虽变幻无常,但只要找对,便能从阵局脱身。”玄悯语气沉缓的解释道:“而九连环阵则无门,且不因被困之人能耐高低而异,此阵常被用于险境脱身,可存续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不攻自破。”玄悯道。

    “”薛闲简直气笑了,“在这里头关一个时辰后再出去,煮熟的鸭子都该飞了。”

    他可没那个耐心在这见鬼的地方白白耗上一个时辰,薛闲冷冷笑着的同时,抬手一招。

    “慢着!”玄悯一看他这模样,便皱着眉出声阻止。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就见这小小一方石室之中乍然亮起了数道紫白亮光,每一道都带着泼天气势劈砍在这石室的墙面上。白光和墙面相撞击时,炸响声惊天动地,隆隆不断。

    显然,这祖宗被气到了。阵局无门,他便打算硬破,什么时候轰开豁口什么时候算。

    然而这九连环阵却邪得很,石室内乱窜的雷电非但没能炸裂出什么豁口,反倒引起了雷火来,猩红的火焰顺着每一道天雷劈下的地方滚滚而过,眨眼间,四面墙都布满了窜天大火。

    那火舌长得很,几乎快要舔到他和玄悯的衣袖了。

    这倒不是最闹人的,最恼的是,四面墙的大火带起的热气蒸腾不断,转瞬便填满了整间石室,再这么烧下去,就该变成炉膛了。

    有那么一瞬,薛闲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枚金珠里,被玄悯的腰腹灼得满兜直滚。

    他常年云雷伴行、上天入海,向来喜凉喜水,最烦的便是热得人大汗淋漓的火。

    炙烤间,薛闲剩下的桌案突然被人一抵,微微抖动了一下。他偏头一看,就见玄悯正阖着双目,眉心紧蹙,一手撑在了桌案边沿。

    坏了,那龙涎的功效可还没散了,他本就烫得厉害,硬是压了一身火气在身体里,这会儿被这外界的大火和热气一蒸,只怕不仅仅是难熬了,真元涣散走火入魔都是可能的。

    薛闲想也不想,倏然收了手。

    炸响的雷电顿时消失无踪,连带着四面墙壁的大火也慢慢褪了下去。墙壁上甚至连焦黑的痕迹也不曾留下,方才的一切仿若都不曾发生就有鬼了。

    他娘的火倒是散了,热气半点儿没走,依然滚滚腾腾地蒸着二人。

    好死不死的,那一豆苟延残喘的灯火也终于熬到了尽头,“呼”地一声,撒手人寰。

    整间石室骤然陷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在极度的黑暗中,尤其是极静之时,但凡有一点些微的响动都会被放大数番。薛闲本就是五感极其敏锐的,此时就有些要命了,因为玄悯的呼吸在这黑暗中显得尤为清晰,被四面墙壁折出的回音偏巧由四面而来,直直贴着薛闲的耳根,简直像是将他活埋了进去。

    薛闲一热便有些头脑发空,反应也随之变得迟缓起来,着实经不住源源不断的热浪以及耳边重重的呼吸声。

    “这是怎么回事”他觉得自己周身也蒸出了一层汗,薄薄的长衣变得有些粘腻,紧贴在皮肤上,恼得他语气颇有些不耐。

    “九连环阵如其名”玄悯的声音很低,沉沉响在薛闲的耳边,“每强行破一次阵,阵中人所承受的便会叠加一层,一共可叠九层。”

    “”

    仅仅是一层,便这样闹人,叠上九层,他和玄悯就该熟了。薛闲有些混沌的脑中这样想着。

    他咬了咬舌尖,一边在心里抱怨为何是火而不是水,一边有些担忧玄悯的状况。从方才的声音听来,他的状况极差。

    得想个法子

    不管旁的,至少得让这秃驴先缓过来一些。

    薛闲在混沌之中这样想着,可这阵又不能强破,他手头也找不到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丹丸或是——

    等等。

    他在混沌之中勉强想起了一件事——他身为真龙,自然一身都是宝物,随便一样丢出来,于凡人来说都是至珍至宝。龙鳞和龙角他暂时也取不了,这破地方本就狭小,他若是变回龙身,玄悯估计就真该断气了挤的。

    况且就算想办法取了,这两样也不能直接怼进嘴里,还得磨粉入药,麻烦得很。可除了龙鳞龙角,能用于救人的便只有龙涎和龙血

    对了,还有血呢。

    但有龙涎的教训在先,这回薛闲不再冒失了。他抬起汗湿的手,在旁边摸索了一番,拍了拍玄悯道:“龙血血会有什么麻烦的功效么?”

    玄悯静默了片刻才道:“没有。”

    “那便行了,我弄一些给你。”薛闲也喘了一口湿热的气,正想着该从何处切个口子,就听玄悯在重重的呼吸声中,模模糊糊地问了一句:“当真?”

    有那么一瞬间,薛闲愣了一下。

    然而还不待他被热晕的脑子转过弯来,他就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人摸索着捏住了。

    他下意识顺着那手指的力道偏开了一些头,接着有什么东西便贴上了他的颈侧。

    薛闲呼吸一窒,身侧的手下意识动了动,却并没有抬起来,只是攥紧了桌案的边缘。

    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还有另一种古怪的感觉在他愈发混沌的脑中萦绕不去,却始终不曾找到出口。

    颈侧的触感鲜明得几乎能盖过其他一切,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轻轻抵在了他的皮肤上,只要再多用一丝力,只要再一个眨眼的工夫,就会破开皮肤压进去

    “不对。”在那一瞬,薛闲乍然反应过来古怪之处究竟是什么了——以玄悯那极端克谨的性子,即便真的落入这种境况下,只会让他站远些,绝不会这么轻轻巧巧就答应来喝龙血,更不可能挑脖颈下口。

    他热得混沌的头脑瞬间清醒,脸色迅速一寒,抬手便将面前的人扫了开来。

    他惯来力道极大,尤其是陡然间爆发的力道往往不受控制。任何一个寻常人被他这样一扫,能将对面的墙壁砸得四分五裂,然而碰撞上墙壁的闷响却并没有响起。

    取而代之的是珠子似的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啪”的一声响动十分轻微。

    伴着那声轻响,周遭的一切犹如云雾般骤然而散,不论是恼人的热气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均被驱散开来。薛闲面无表情地扫了眼四周——

    他仍旧坐在桌案上,头顶空空一片,还未封上。桌案上的油灯也还未熄,玄悯正阖目垂手,静静地站在他身边。而至于一度消失的石头张和陆廿七,则倒在地上,昏睡不醒。

    这种模样他还是见过的,这是各自陷进了某个阵局里,还未脱身。

    薛闲冷声一笑,转头冲隐在黑暗的角落里抬手一抓。

    借着,一个重物便被强行拖拽到了他脚前的地上。那是一个瘫坐在地上的人,灰头土脸,形容狼狈,身上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

    “先给我说说,你这布的是什么邪阵。”薛闲两指虚空一挑,那人便被掐了喉咙似的仰起了头,“再回答一句,你可曾碰过龙骨。答完了给你个讨价的机会,看你怎么死比较痛快。”

    那人口里直溢血沫,即便这样,他还是露出了一个颇为狼狈的笑,粗哑地道:“可惜了,只要再稍晚一会,咳就成了,可是不急,还有三个。”

    薛闲脸色更冷了,抬手便要动作。

    然而那人又开了口,“你可可帮不了他们,心魔这东西,还得自己来脱,只要有一个晚一些”那人说着,意味深长地顿了顿,而后低低地笑了起来。笑的过程中又呛进了血沫,咳得整个人都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