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54章 旧鼓调(一)
    这祖宗炸着浑身的龙鳞,硬邦邦地僵了好半晌,直到瞟见玄悯虎口的伤疤在以可见的速度愈合,这才缓过神来道:“看吧,血不流了,是不是得谢我?”

    这话一出口,他自己先自我说服了一番,顿时觉得有理又有据,于是刚才丢了的脸仿佛又回来了,瞬间活泛了起来。

    可直到这时,他才发现,玄悯睁开眼之后皱着眉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既没有放下行着佛礼的手,也没有将破了禁止的铜钱串子收起来,甚至没有瞥一眼被薛闲舔了一口的伤

    这就古怪了。

    薛闲抻直了脖子位处的角度太高,即便他为了不把玄悯活埋,变回龙身时已经有所收敛,稍稍控制了大小,但原身毕竟是原身,稍微缩了一些也还是庞然的。他琢磨了一番,默默歪了脑袋,放低了脖颈,以几乎搁在地上的姿态看了玄悯一眼。

    改换了角度,玄悯的神情模样便清楚多了。就见他眉心微蹙,薄唇紧抿,双眸虽然睁着,眼珠却蒙了一层黑雾,深不见底,没有一星半点儿光亮。这使得他的目光没有落点,像是还未从某种梦靥之中醒过来似的。

    更让薛闲心中一惊的是,玄悯左侧脖颈处的血脉格外清晰,像是青紫的蛛网,从下颔骨处一直蔓延进了僧袍衣领里,在玄悯的皮肤和白如云雪的僧衣映衬下,可怖中透着一股莫名的邪性。

    饶是薛闲这种流血掉肉都不放在眼里的人,看到那一侧图纹,也有了一瞬间的怔愣。他二话不说,下意识抬起龙爪一勾,将玄悯左侧的僧袍衣襟拉开了一些。

    “嘶——”

    那蛛网似的血脉痕迹爬满了他整个肩膀,甚至还沿着肩背的肌肉纹理一路向着更深处去了。

    “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薛闲爪子一掀,又将玄悯的衣襟盖好,神色凝重地嘀咕了一句。照这东西蔓延的架势,要不了多久,指不定玄悯大半个身体甚至全身都会布满这种痕迹,活脱脱从高僧直接变妖僧。

    不管怎么看,玄悯这状态都不对劲。只是不知现在陡然将他弄醒,会不会引起什么问题?

    薛闲略一沉吟,而后抬着龙爪在玄悯的眼前试探性地晃了两下。玄悯毫无反应,甚至连眼睛也不曾眨一下,漆黑的眼珠上依旧蒙着一层浓重的雾气。

    方才这秃驴是怎么睁眼的来着?

    对了,被他舔了一口。

    只是不知是因为刺激到了虎口的伤,还是因为龙涎

    薛闲想了想,又用舌尖在玄悯那愈合了大半的伤口上舔了一口,玄悯手指轻微抽动了一下。

    薛闲:“”总不至于得他娘的一直舔到这秃驴醒吧?!像什么样子!

    这是什么乌七八糟的,要不是因为他了解玄悯的性格,知道玄悯向来正经从不嬉闹,他都要怀疑是不是在故意作弄他了。也亏得陷入这种境况的是玄悯,若是换一个人

    薛闲想象自己要舔人一口,就觉得脑子都要恶心炸了。

    他狠狠打了个激灵,眯着眼盯着玄悯的脸,心说你要是再不睁眼我就要给你“洗个澡”了

    就在薛闲张了张牙,比划着从哪个角度下手比较方便的时候,玄悯僧袍下诡邪的血脉痕迹正在淡去,如同江海退潮一般,从手臂肩背消散、退至脖颈,最终重新凝回他颈侧的那枚小痣里。

    就在那些痕迹彻底消失的瞬间,玄悯双眸蒙着的那层雾气倏然散了,漆黑的眼珠像是擦净的琉璃,瞬间有了一层光亮。

    紧接着,他眉心一动,磨着铜钱的手指一收,真正醒了过来。

    他神智清醒的刹那,余光暼到脸侧有什么东西动。他下意识一转脸,刚巧和预谋“下口”的某人打了个照面。

    玄悯:“”

    薛闲:“”

    默然无语了片刻,玄悯终于还是问道:“你在做什么?”

    薛闲:“”

    总不能说比划着怎么下嘴吧?

    或者,借你脑袋照一照我的牙口?

    不行,这种明摆着找茬欠收拾的话还是算了吧。薛闲怼起旁人来无所顾忌,对着玄悯还是得掂量一下的,毕竟某种意义上,这秃驴仿佛生来就是治他的。

    这孽障脑中风云变幻了几番,最终还是干巴巴道:“打个哈欠你也要管着?”

    这要是放在以往,玄悯冷冷淡淡的神色里定会透出些微“随你闹吧”的意味,可这会儿,玄悯的表情却有些莫名沉肃,像是还未曾从某种情绪中脱身出来。

    “你摆着副苦大仇深脸作什么?方才叫你叫不动是怎么回事?”薛闲奇怪道。

    玄悯垂目看了眼手指吊着的细绳,又用拇指摩挲了一番那两枚褪了锈皮变得油亮的铜钱,沉默了片刻后,将铜钱串挂回了腰间,淡淡道:“记起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薛闲下意识问了一句,说完他又懒懒补了一句,“当然,老规矩,你若是有什么不想说或是不方便说,可以当做没记起来。”

    事实上,单是这么简单问上一句,对于薛闲来说已经是破天荒的了。以他一贯的脾性,旁人的事都同他不相干,尤其是私事,好也罢,坏也罢,苦也罢,乐也罢,他都生不出半点儿探究的心思。旁人乐意说他便听着,听不听得进去还得看心情,看得顺眼的能容忍人家多嘴两句,看不顺眼的连听都觉得费耳朵。而旁人不乐意说的,他绝对不会主动多问。

    但玄悯却是个例外,对于玄悯的事情,他总抱有那么几分探究欲。上回在客栈里盘问的那番话还有些其余考量,毕竟玄悯的身份来历关系到当时他们的处境。可这次就不同了

    这次没有半点儿其余的考量,问这话,纯粹只是因为薛闲下意识想知道,想听一听玄悯记的私事。只不过当他不过脑地问出口了才想起来,以玄悯的性子,十有八九是不愿意跟人说这些的,于是才又补了后面的话,算是纡尊降贵地给玄悯搭个可下的台阶。

    谁知玄悯却并没有顺着台阶而下,在薛闲面前,他似乎并不打算保持那份难以亲近的疏离感和戒备。他抬眼盯着远处茫茫白雾中的某个定点看了一会儿,似是在整理头绪。过了片刻,才平静地开口道:“不多,且十分零散,大部分是少年时候坐在案前抄经的场景,只是”

    “只是什么?”薛闲见他略有迟疑地皱起了眉,似乎想起了什么不那么令人愉悦的画面。

    玄悯脸上露出了淡淡地嫌恶,“其中有两个一闪而过的场景里,我手里拿着样东西。”

    薛闲:“什么东西?”

    玄悯静了一会儿,道:“像是人皮。”

    薛闲:“什么玩意?”

    玄悯偏头看了他一眼,沉声重复道:“人皮,碎的。大不过掌心,小不足榆钱,有两片略厚,其余均薄得很。”

    薛闲想过许多玄悯可能会拿着的东西,诸如木鱼,纸符、书、笔墨、再不济端个化缘的碗也是可以想象的,可人皮这东西着实有些超出预计了

    “人皮?你看清了?”薛闲问道。

    玄悯点了点头。

    “那前因后果你可还记得?”薛闲琢磨着道,“兴许是你拾捡来的呢。”

    不过这话说出去估计鬼都不信,人皮这东西是随便能拾到的么?!路边到处是这玩意儿还得了?但要说那人皮和玄悯直接相关联能和人皮扯上关联,会是什么良善好事?

    玄悯身上虽然有着和普通僧人相异的气质,可要说他真干出过什么杀戾气太重的事情,又着实有些难以想象

    也不对,薛闲冷不丁想起刚才玄悯半身布满血脉痕迹的模样,又想起早在很久之前跟玄悯还不曾这样亲近时,他自己还曾同江世宁说过:玄悯身上有股说不出的气质,像是霜锋寒刃敛在了一层薄薄的素白麻之下,沉静冷淡之中透着股硬质的锐利感,在必要的时候说不定是敢犯杀戒的

    但这和杀戾气并不一样。

    薛闲琢磨着这些想法,兀自出了会儿神。直到片刻后回过神来,才发现玄悯正看着他,目光里有种说不出的意味,像是在等他开口说些什么。薛闲愣了一下,换了自然的语气,问道:“那是何时的事?还是少年时候?”

    玄悯“嗯”了一声。

    薛闲有些纳闷:“你确信?前因后果不记得了,你是怎么记得是少年时候的?”

    玄悯摊开了手掌:“少年人手掌模样不同,况且,我那时面前的桌案上还摆着抄的经书。”

    薛闲:“”

    你抄经的时候捏着人皮是不是想气死你们佛祖爷爷?

    不过说归说,一说是少年时候,薛闲便更没法将玄悯同什么杀孽之事联系在一起了。

    一定是另有曲折吧?

    薛闲这么想着,拖着调子冲玄悯道:“与其在这里干想瞎猜,不如等你想起前因后果再说。你这刚解了铜钱禁制,就记起了一些场景,兴许再解上一枚,就又能多想起一些,五枚全解了,没准就彻底恢复记忆了。”

    这话不无道理。他们两人都是干脆的性子,自然不会在这没头没尾的一点儿片段上耗费太多精力。

    玄悯用手背拍了拍薛闲尊贵的龙下巴,道:“走吧。”

    薛闲愣了会儿,才想起来自己还缠在玄悯身上呢,他不变回人样,玄悯也走不了。他咳了一声,招了风将二轮车扯了过来,于一片白亮之中变回人样穿好了衣衫,重新做回了椅子里。

    他理着衣襟袖摆时,就见玄悯朝前迈了两步,从埋龙骨的坑里翻出了几根铜钉以及数张纸符。他用干净的麻布将这几样东西暂且包裹好,收了起来,这才站直身体走回来。

    经历过先前的撒手没,回程路上,玄悯自然不会轻易放薛闲自己乱跑,而是稳稳扶着椅后的把手。只是目光落在虎口处时,他的动作略顿了一下。

    虎口被硬生生撕裂的伤已经愈合了大半,快要结痂了,估计再过个小半日,这一块皮肤便会光洁无暇,好似从没受过伤。

    只要略动一动脑子,他便能想起来薛闲是怎么给他处理的伤口。

    只是,龙涎这东西,是随便能用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