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50章 乘气局(一)
    众人闻声望去,就见一支车队渐渐从晨雾中显出轮廓,行走温村地碑前的这条村道上。三辆马车在前,一辆驴车在后,只有领头的那辆坐着驾车人。驱赶着马车的是个人高马大的汉子,脸上有三道极为显眼的疤,显得面相有些凶,不像个良善人。

    然而江世宁他们却知道,这汉子仅仅是长得不友善而已,实际是个颇为热心肠的如果还活着的话,着实能称得上好人。

    他们不是旁人,正是先前在观音渡口稍过薛闲他们一程的疤脸男一行人。

    “他们居然还在?”江世宁诧异地喃喃着。

    他自己是正儿八经的野鬼一只,鬼魂有多怕生人和阳气的冲撞,他再清楚不过了。是以没有几个野鬼孤魂会选择在青天白日之下四处乱晃,即便是江世宁这种有纸皮可以傍身又有薛闲玄悯他们照看着的例外,也只敢在阴天或是清晨傍晚走动,这支早已死去的戏班子却毫无顾忌。

    因为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连一点儿警惕和自觉都没有,这途中也不知他们穿过了多少生人攒聚的街巷,换成普通鬼魂,早就该被阳气冲得四分五裂烟消云散了,可他们居然完好无损地一路行到了这里。

    “你以为他们跟你属同类?”薛闲瞥了这书呆子一眼,“我只说过他们已经但可从没说过他们是你的同类吧?”

    江世宁茫然道:“不是么?”

    “我对你说上八百回‘你已经死了’,你会消失么?”薛闲没好气道。

    江世宁木然道:“你没说满八百回也有八十回了。”

    “所以呢,你不还蹦跶得挺欢实的么。”

    江世宁不解,“不是鬼,那能是何物?”

    “是执。”玄悯在旁接了一句。

    “何谓——执?”从来就不曾听说过这么个玩意儿。

    执非鬼非怨,只因生前有所承诺,念念不忘,以至于执念深重,在将死之时盖过了其他一切,甚至于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只记得自己还有承诺未曾兑现,还有约不曾赴完。

    “这就好比你欠了一屁股债,还没还完呢就死了。”薛闲懒懒道,“但是你心心念念觉得自己怎么能死呢,要死也不能现在,起码得等到将债还了,或者必须等到将债还清了再咽气,于是你便以另一种形式存留了下来,懂否?”

    “倘若执念了结了呢?”

    “那就该上路了。”薛闲道。

    只是不管是执也好,鬼也罢,现今他们所处的境地都非常尴尬,可谓前有猛虎后有追兵。

    “两条路都堵上了,我长姐怎么办?”江世宁颇为担忧,“咱们该怎么离开这?”

    “谁说要离开了?”薛闲瞥了他一眼。

    “不走?!”陈叔陈嫂他们瞪着快要走到徐宅的村民,抖若筛糠。

    不走留下来给人当口粮么?!

    “有些邀请是不能拒绝的。”薛闲摇了摇手指头,道,“荒村里乱窜的这些,都有其限制。没出圈前都是正常的,一旦出了圈,那可就不好说了。你想想,若是一个热情的人拉你去他家喝口薄酒,你若是推脱,会怎样?”

    费尽口舌事小,说不定还会多番拉扯。这放在活人之间倒是无所谓,推推拉拉的,总有个先“败下阵”来的。可跟这些已死之人就不同了,拉扯之中若是对方急了呢?或是推拉之间对方不小心出了他的圈呢?

    顾忌太多了

    不过薛闲没打算立刻离开,倒并不是因为他在意这些顾忌,他若是真不想在这里磨叽耽搁,天王老子也留不住他。他之所以不介意在这里多呆一阵子,只是因为他觉得这处地方有古怪,指不定又能让他寻到一两块龙骨呢?

    就在众人留待原地说了几句话的工夫,那边刀疤脸已然一扯缰绳,停下了马车。他从车上跳下来,看到薛闲他们时先是一愣,而后拱了拱手走过来,略微皱了眉道:“你们怎么会来这处?”

    寻常人若是在路途中偶遇熟人,多半会觉得颇为有缘,诧异的同时也会聊笑几句,心情多半不会差,再不济也至少会客套性地问候两声。可这疤脸男却不按常理行事,他看向薛闲一行人的目光里隐隐含着一丝责备?

    客套话半句没有,甚至还颇有些不乐意,跟先前同路时的热心肠南辕北辙。

    不远处,三辆马车上陆陆续续下来了一帮男女,有老有少,一部分围着驴车卸行头,一部分正朝疤脸男这处走来。

    其中一个老太太朝徐宅看了一眼,充薛闲他们道:“这天寒地冻的,几位何故在这里逗留,快些回县城里头吧。”

    这老太太薛闲他们也是眼熟的,先前同路时,石头张抱着的那个暖手炉就是这老太太给的,照理说也是个热心肠的温和性子,怎么跟那疤脸男一样,张口便是赶人?

    江世宁头一回被人这么含蓄地驱赶,颇为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诶——仁良啊,他们都是我今日的客人,来来来,先把马栓了,上门喝口热乎酒,暖一暖嗓子。”徐大善人乐呵呵地张口解了围,抬手冲马车上下来的戏班子招呼道,“都来,都来。”

    他说着,就要伸手来拉拽薛闲。

    “哎呀,坐久了腰都麻了——”薛闲抓着离他最近的玄悯,借着他的肩膀伸了个懒腰,刚巧避过了徐大善人的手。

    他这举动看起来过于无意,简直不着痕迹。于是徐大善人也并未在意,只是顺手换了个目标,就近拽住了一个。

    江世宁:“”

    倒霉催的他还是头一回被另一只鬼这么拽着腕子。徐大善人的手同样带着阴鬼透心彻骨的凉,若是冷不丁摸上活人的手腕,能把人腕骨冻麻了,但对于江世宁来说,却并没有什么。

    “小兄弟如何称呼?我该准备些暖炉的,手太凉了,没惊着你吧?”徐大善人和善地道。

    江世宁干笑两声,道:“彼此彼此。”

    指不定谁比谁更冷呢。

    他一脸无奈地被徐大善人拽进了徐宅,进了大门后,忽地脑中一动,道:“徐老爷不妨去招呼其他客人,在下可以自便。”他这么说着,余光却瞄着掩着门的东屋。

    “怠慢了,怠慢了。”徐大善人满是歉意道,“客人太多,若是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小兄弟见谅。那徐某就先去招呼门外乡邻了,小兄弟可以随意转转。”

    他们说着这话时,玄悯他们已然从门外进来了。徐大善人一看见薛闲便顿了一下,道:“这位小兄弟是身体不适?”

    薛闲一拍腿脚:“腿疾,不好走动。”

    徐大善人一拍脑门,道:“巧了,徐某家里倒是备着一把二轮车,家中老母曾经双腿有疾,不便行走,我着人给她做了一把。现今倒是一直荒在角落了,放着也是放着,给小兄弟你代步吧,总这么背抱着毕竟费力。”

    薛闲客气道:“不费不费。”

    真正花力气的玄悯:“”

    这徐大善人是个靠谱的,并非只是嘴上客套。他还真就着人从后头一间偏屋里将那二轮车推到了前厅。薛闲这才发现,这徐宅前前后后居然连一道门槛都没有,十有八九是当初建造的时候,为了方便他那坐着二轮车的老母来回方便,特地没设。

    单就这点,薛闲便觉得这徐大善人的称号并非虚名,此人是个真正良善的。

    二轮车虽被称为“车”,实际就是在两旁加了木轮的靠背椅,椅后有两个木把手,方便家里仆役丫头推。徐大善人差人将这二轮车擦拭干净,还细心地让人给找块垫子来垫在座椅上。

    薛闲冲他道了声谢,又道:“不麻烦了,我没那么些讲究。”

    “称不上麻烦,家中这样的垫子常备着,这椅面太硬,坐久了难免不畅快,况且天气寒湿,着了凉可不好。”徐大善人还要劝说,薛闲却已经不客气地坐在了椅子上,正使唤玄悯给他推。

    “好罢好罢,小兄弟着实是个有意思的人。”徐大善人笑着妥协。

    他冲屋内几人拱了拱手,便出去招呼他那些乡邻去了。

    薛闲暼到他身影拐了出去,便毫不客气地推开了东屋门。

    屋内那些乞丐围着快要烧干的砂锅缩成一团,他们先前听着外面的笑语声,差点儿以为外头在开什么冤魂厉鬼篝火大会,吓得大气也不敢喘。所以当薛闲冷不丁推开门进来时,那群乞丐简直快吓得尿出来了。

    其中胆子最小的两个“咚咚”两声,当即撅了过去。

    “哟,这礼行得有点儿大。”薛闲半点儿没有罪魁祸首的自觉,还张口调笑了一句。

    约莫是觉得这孽障任性起来能把这一屋子人全逗晕过去,玄悯将薛闲推进门后,便干脆将这孽障连人带车推到了墙角,又顺手给他画了个圈,抬手摸出一张纸符,将其轻拍在薛闲脑门上。

    薛闲:“”不是,这是对付僵尸呢还是怎么着?

    “你这秃驴怎的这样锱铢必较?!不过是摸了一把你的脑袋,我又没调笑你什么,至于么?”薛闲对着墙壁,因为被拍了纸符的缘故,暂时作不了妖。他翻了个白眼,还想再说些什么,就感觉自己手里一凉。

    他低头一看,就见玄悯将铜钱塞进了他的手里,不咸不淡道:“此处是这荒村灵气最为充沛之所,抓紧养骨吧。”

    说完,玄悯拍了把他的后脑勺,转身便走开了。

    “”薛闲看着手里的铜钱,愣了片刻,道:“你去哪儿?”

    他想转头看看玄悯要干什么去,奈何被纸符贴了脑门,连脖子都转不了。

    这两位大爷自顾自的举动看得这一屋子乞丐一头雾水,就连江世静和方承都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就在他们愣神的时候,陈叔陈嫂他们做贼似的进了屋,杏子紧随其后,一见到江世静便扑了过去,“少夫人!”

    “少爷少夫人,你们可吓死我老陈了!”陈叔一见这两人除了狼狈一些,几乎毫发未损,顿时长舒了一口气。他瞪了那群乞丐一眼,连忙护到方承夫妇身边,道:“玉娥、杏子这路上都哭几回了。”

    江世静温声安抚,杏子一扑过来便给两人解了绑,那圈乞丐本就不是真想伤他们,此时又被吓成了一排呆头鹅,自然没人去阻止,任他们送了麻绳起来活动着筋骨。

    杏子丢开麻绳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何止我和陈嫂,就连江小少爷刚才眼睛都是红的,显然也急得不清。”

    “江小少爷?”江世静浑身一僵,见了鬼似的抓住杏子,“你说谁?江小少爷?哪个江小少爷?”

    杏子还没来得及答话,一个温和带着鼻音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姐,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