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49章 大善人(四)
    玄悯虽然不知他的用意,却还是答了一句:“能记起些许场景,有幼时的一些。”

    不知是薛闲神色太过正经,亦或是语气太过让人捉摸不定。玄悯答完之后,又垂下目光,幽黑平静的眸子和薛闲相对,补了一句,“确信。”

    自打经历过客栈那次问话后,薛闲对玄悯这脾性的了解又深了一些,或者说是更笃定了一些——

    这秃驴别的不说,至少有一样优点,便是不会骗人。他若是真不记得了,绝不会胡乱编造一些子虚乌有的场景来糊弄敷衍,只会直直白白地说忘了。而若是记得却不方便说,也同样会直直白白地道一句无可奉告,不会顺着问话人的意思想一个合其心意的回答。

    是以玄悯笃定地说一句“确信”,那便真的是确信,说明他确实记得一些幼时的零碎场景,而在那些场景中,他已然是僧人了。

    薛闲闻言并没有点头或是摇头,也不曾立刻答话,而是意味不明地看着玄悯。

    玄悯见他这模样,平静道:“不信?”

    “不是。”薛闲答了一句,突然伸出手指勾了勾,示意玄悯再靠近一些,“过来一点。”

    “嗯?”玄悯沉沉应了一声,虽是不解,还是弯了些腰。他以为薛闲有些不方便在陈叔陈嫂他们面前言说的事要说,便一本正经地等着薛闲开口。

    谁知,正经话一句也没等到,倒是等来了这孽障的爪子。

    薛闲眯着眼睛抬手在玄悯头上摸了一把,颇为欠打地道:“啧啧,可怜见的,那么小就被剃了啊?”

    玄悯:“”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孽障要造反。

    马车里的众人被薛闲惊得呆若木鸡,尤其是杏子,连哭都忘了,心里暗道这两人关系是不是也太好了点?

    她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薛闲,结果却不小心对上了玄悯的眸子。

    这大师的模样确实好看,尤其是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总给人一种安定可依靠之感,好似只要他不急,其他人便没必要急,因为他总能有些法子。

    不过不知怎么的,杏子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却莫名有些心虚,说不上来由。

    不过在她移开目光之前,玄悯已经先移开了目光。

    就见他表情颇为无言,抬手捏住了薛闲清瘦突出的手腕骨,将那作妖的爪子捏了下来。大约是为了防止他再次趁人不备蹬鼻子上脸,玄悯手指一直没松。

    薛闲被他捏住了手腕骨,鼻间嗤了一声,“多金贵的脑袋,碰不得么?”

    玄悯没有理会。

    事实上他手指间没有用多少力道,轻轻一挣就能脱开,但薛闲却并没有挣动,就这么随他捏着。

    玄悯指腹的体温侵皮入骨,将他的手腕捏成了同样的温度。

    薛闲目光懒懒地落在玄悯的手指上,心里将金线端头的那个人影再度描摹了一遍——确实什么都像,除了头发的影子。

    可玄悯从小便剃发为僧,而他筋骨被抽是今年孟夏的事,单就这点,便对不上号了。

    不过于他而言,只要玄悯不是那个人,那便行了,再好不过。

    否则

    “你方才说寻到了他们的位置,但无法靠近?”否则的念头刚冒出,便被薛闲大马金刀地斩了,他转了话题,问玄悯道:“你后来又说了个不过,不过什么?没见他们快被你这大喘气给吓哭了么?”

    陈叔陈嫂一听他这话,立刻眼巴巴地看了过来。

    玄悯直起了腰,抬眼一扫雾气浓重的荒村深处,抬起了另一只手。

    他手指一松,“当啷”一声,铜钱便挂了下来,在他指间微微晃动了几下。

    “确实无法靠近,不过——”玄悯这会儿终于放开了捏着薛闲的那只手,曲起食指依照某种顺序叩击着那五枚铜钱,神色平静道:“既然走不过去,那便让它过来吧。”

    说完,就见他五指一收,那铜钱串子发出一阵嗡鸣,接着红绳乍然绷紧。

    就听远处荒村里轰然一声巨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拔地而起。

    马车里众人被那响动惊了一跳,面面相觑,正有些惊疑不定呢,就见浓重的白雾中突然显出了一点儿黑色的痕迹。

    “天呐快看,那是什么?”杏子叫出了声,拽着陈嫂的袖子,一指空中。

    那黑色的影子极速朝这靠近,轮廓很快便清晰起来——

    那是一整栋破败老旧的宅院,连带着它所扎根的那一方土地,一起被玄悯就地拔起,拖拽了过来。

    轰——

    一声重响,宅院倏然落在了众人面前,在这片荒地上就地生根。

    什么叫“既然走不过去,那便让它过来”,这就是了

    马车里的陈叔陈嫂以及杏子都惊呆了,他们从没想过居然还能有这种声势浩大的搬迁方式,顿时连下巴都忘了合上。

    落地的一瞬间,众人甚至能听见宅院里某间屋子中的惊叫声。以及

    “书呆子。”薛闲突然出声,他盯着贴在宅院大门上死死拉着门环的一个瘦弱身影,嘲道:“你这是要给人家当门画么?”

    那瘦弱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从薛闲口袋翻出去的江世宁。

    要他坐在马车上等姐姐的消息,他着实办不到。薛闲猜得不错,他确实趁乱从薛闲身上翻了下来,跟着玄悯进了荒村,也跟着玄悯一起寻到了姐姐姐夫所在的方位。只是他跟玄悯有所不同,玄悯是人,所以无法走近那座宅院,而他是鬼,所以他并不曾费什么力气便走到了那宅院门前。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进门,整座宅子就被玄悯大刀阔斧地拎到了面前

    他还没来得及变回纸皮,就同车里的陈叔陈嫂以及杏子来了个面对面。

    “老天江江小少爷?”陈叔张了张口,结结巴巴道:“你、你没你还”

    他想说“你没死吗”,可“死”字太晦气,怎么也说不出口。他又想说“你还活着么”,可这话同样怎么听都别扭,于是依然没能说出口,最终便显得格外语无伦次。

    杏子扯着陈嫂的手臂红着眼睛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没看错!我真看见江小少爷敲门了可是,可是小少爷你”

    江世宁对上他们疑惑的目光,拱了拱手,道:“先前敲门太过唐突,吓着杏子姑娘了。”

    “那你现在是”

    “惭愧,野鬼一只。”江世宁苦笑了一下,又道:“陈叔陈嫂,许久不见,多谢记挂了。”

    一听“野鬼”这词,马车里的人便都静默下来,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何是好,况且眼下这境况也并非是个叙旧的好时机。

    “徐宅”薛闲看着那宅门上挂着的牌匾,念出了声。

    “徐?”陈叔忽地开了口,“这不会是那个徐大善人的宅子吧?”

    “徐大善人?”薛闲问道,“那是谁?”

    陈叔解释道:“这温村里头,大部分人家都姓温,只有不到十户是后来搬住进来的,那其中有一个徐姓商人。据说早些年做过布商,自己有家布庄,数十年攒了不少银钱。后来家里出了变故,他便把布庄盘出去了,带着妻儿搬到了妻子娘家所在的温村里,在这住了有十五六年了吧。他是个心善的,也不差钱财,这村里的人多多少少都受过他的惠,便习惯称他徐大善人。”

    闻言,薛闲打算轰门的手一顿,改挥了袖摆,一阵风应声而起,恰到好处地从锈蚀的门箍缝隙中透过,将那斑驳的大门推了开来。

    木门吱呀一声响,声音经年老旧,东边的屋子里霎时又传来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似乎被吓得不清。

    在大门洞开的一瞬,厅堂里一个正要推开东屋门的人影顿住了手上的动作,他抬手掩住了眉眼,似乎有些受不了从门外投进去的一点儿微不足道的天光。

    那点儿光亮甚至照不清那人的模样,只勾出一个颇为模糊的轮廓——那人的肩背不再挺直,看起来似乎是上了年纪,起码有五十多了,个头中等,站着的时候腿脚似乎不大得劲,膝盖绷得不紧,微微弯着。

    他花了一会儿工夫,才适应了这点儿天光,放下了手,半隐在黑暗里问道:“几位客人为何站在我家门前,可有什么事?今日徐某过寿,来者是客,若是不嫌弃,不妨进来吃杯水酒。”

    众人听得一愣,心说还真是徐大善人。

    还不待他们有所反应,那徐大善人又道:“不才有老友惦念,不远千里前来助兴。他们是安庆最有名的戏班之一,紧拉慢唱,有板有眼,几位大可多留片刻,饱一饱耳福,他们每回来,咱这温村都热闹极了,没人不喜欢。”

    戏班?

    薛闲和玄悯对视了一眼,几乎同时想起了先前在路上碰见的一行人。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细想,眼前的场景便起了变化——

    徐大善人这一番话,像是骤然打开了某扇门,破败的徐宅忽然亮起了红灯笼,整个荒村陡然间便有了人声,数百人影自浓雾中出现,正朝这边走来,影影幢幢,乌压压几乎看不到头。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山道尽头,有达达的马蹄声由远至近,正朝这荒村的方向绕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