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48章 大善人(三)
    那是孟夏之时,他在华蒙县海岸被人抽去筋骨前的场景——数不尽的金丝细线从当空某处笼罩下来,一根根或是贯穿他的身体,将其钉在地上,或是缠在鳞皮上,困缚紧收,像个巨大的牢笼。

    金丝精细如发,哪怕贯穿了身体,一时间也流不出什么血,因为伤口太小了。可不流血不代表不疼,那些金线也不知从何而来,根根灼人,身体里的灼着筋骨,身体外的灼着鳞皮,稍稍一动,周身上下所有地方无一幸免,那滋味比万蚁蚀心痛苦百千万倍。

    可薛闲是什么性子?他想动时,即便万箭穿心将他钉在地,他也能不顾剧痛一根、一根、一根地将它们拔出来,再把对方的脑袋拧下来。

    毕竟皮肉之痛,从来就不是能阻止他的东西。

    他那天之所以没有强行挣脱,是因为那天刚好是百年一次的劫期。

    劫有大有小,不过大多还是天雷劫。

    雷劫对于薛闲来说,大约是最无可畏惧的了。真龙出海,哪次不伴着云雷?至少在声势上,他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再吓人的天雷砸在他眼前,他都能八风不动地看着,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寻常的云雷一般也砸不到他身上,毕竟那雷常常是他自己招来的,即便砸上了,于他而言也不痛不痒。可是劫期的雷多少还是有所不同的,非但不避着他,反而追着他劈,一道接一道地贯落在他身上,道道见血。皮开肉绽最轻的,真灵受损的痛苦才叫生不如死。道行若是不够,真灵能直接被劈散了,整个人便会就地化为尘泥。

    为了保命,寻常应劫的人多半会想尽一切法子给自己多添些屏障,总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薛闲却不行,因为他的一举一动关系着人间万顷江河湖海,他翻腾,就意味着江河湖海不得安宁。平日里便偶有洪涝的地方,在那时更是悬在针尖上,一不小心便是满城汪洋。

    是以薛闲应劫时惯常会恢复龙形,因为龙形体态庞然,有足够的地方皮开肉绽,若是人形,劈完基本就没一块好肉了,那还能看?

    碰上小劫,他懒得多动,便会随意寻一块无人荒岛,将自己横挂在上头,随那天雷怎么劈。劈完他便顺势在那里睡上一觉,待到身上皮肉恢复,不再血流不断,他便会滑进海底,养一养真灵再出门作妖。

    不过碰上大劫的时候,他就不能这么随意了。毕竟大劫的天雷可不是寻常地方能承受得住的,若是直劈在荒岛上,要不了几道,整个荒岛都能被劈碎了沉进海里,劈在有人的地方,那就更要成灾了。

    为了避免大劫时的天雷因他而落地,他应劫的时候便干脆腾空之上,将自己裹在厚重的黑云里。一道道的声势浩大的玄雷自九天而下,止于黑云之中,只劈他一个。在人间听来,响声虽是吓人,却伤不着什么,有惊无险。

    今年孟夏那次,薛闲碰上的便是大劫。

    偏偏那次的大劫比以往的更难熬人一些,以至于他应完劫后真灵受了重创,难以继续留在云中,直直摔落在了海边。

    真灵受创会使人神志不清,魂梦不醒。是以当那万千金线将他牢牢缠缚、钉在地上时,他连睁眼都十分勉强,更别说看清对方是谁或是挣脱束缚了。甚至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甚至都想不起来那些场景,只记得一些零零碎碎如梦靥般的片段。

    只是此时脑中一震,或许是机缘巧合又或许是别的什么,这被遗忘的一幕倏然一闪而过,让薛闲好一阵怔忪——在那细密的金线之端,隐约有一个人影,似乎是穿着白衣,然而遮挡太多,看不清模样,只有大致的轮廓。

    单看轮廓,那人有些瘦高,衣袍被风吹得上下翻飞,脸侧同样有翻飞的细丝影子,应该是被吹搅得散开的头发。

    只是

    依然有些说不出的古怪。

    脑中的嗡鸣声渐歇,薛闲终于从那一幕里脱身而出。

    “你怎么了?你、你醒醒——”

    他刚恢复五感,就听见一个女声在他耳边响起,语气焦急又满是担忧。

    “杏子姑娘,别摇了,再摇脑袋就该掉了”薛闲捏了捏眉心,眼睛还没睁开就开始胡说八道。

    “醒了?!”杏子惊喜地叫了一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急得慌了神,居然直接上手抓了薛闲的肩。她触了火芯子似的猛一缩手,讪讪地缩回旁边,解释道:“方才你忽然就没了知觉,连鼻息都探不到了,吓了我们一跳,我一急就就”

    薛闲挑着眉,终于懒洋洋地睁开了眼。他半眯着眸子摸了摸自己的人中,道:“就上手来掐我了?”

    杏子靠上马车壁,破罐子破摔地看着棚顶,颇有种跳进黄河洗不清的冤屈感:“昂,掐了人中。”

    “谢了,有劳。”薛闲偏头冲她一笑,继而又敛了神色,朝荒村看去。

    “诶?”没想到还被道了谢,杏子脸都红了,连连摆手,“不劳不劳,醒了就好。”

    当然,后头的话薛闲根本就没听进去,他目光正落在荒村中的某一处,心想着怎么还不曾有玄悯的踪影。

    “那秃驴”他刚说了几个字,又觉得在外人面前这么称呼玄悯有些不妥,便咳了一声,换了个正经些的语气道:“方才我闭眼了多久?那和尚进了村子后可有什么动静?”

    “动静?”杏子摇了摇头,面色颇为担忧,“有一盏茶的工夫,没听见什么动静,咱们咱们是不是该进去找一找?”

    兴许是方才上天入地的本事震慑住了车里的三位凡人,以至于他们薛闲他们怎么安排,这三人都乖乖听着,哪怕再焦灼不安,也不敢乱出主意强出头。只是毕竟已经过去了一盏茶的工夫,谁说得清这段时间里会发生什么危险。

    薛闲闻言皱了皱眉,伸手弹了一记腰间,道:“书呆子,你怎的半天不做声?”

    这帮凡人天都上过了,还怕见鬼?所以他找江世宁找的毫无顾忌。

    不过说来也奇怪,自家长姐和姐夫被人掳进了这鬼气森森的荒村,江世宁居然连头都没有探,着实不像他。

    “书呆子?”

    “”

    “江世宁?”

    “”

    这名字一出,车里焦灼不安的陈叔陈嫂以及杏子都猛地看了过来。

    “江小少爷您刚才喊的是江小少爷?”陈嫂抖着声音问道。

    薛闲随口“嗯”了一声,一头雾水地拉开腰袋看了一眼。

    太棒了,空的。

    江世宁早就没了踪影。

    薛闲面无表情地抬头看向荒村——江世宁那呆子多半忍不住,趁乱跟着玄悯跑了。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大清早水汽重,阴冷潮湿,整个村子都笼罩在一片茫茫白雾里,只能看见些荒芜的房屋轮廓,黑沉沉的,影影幢幢。

    “陆廿七呢?”薛闲头也不回地问道。

    马车里头,陆廿七静静地应了一句:“在呢,何事,说。”

    他的语气听起来颇为无奈,只因他此时正被两个大鹌鹑夹在中间,左手是哆哆嗦嗦的陈叔,右手边是叨叨咕咕的陈嫂。这夫妇俩大约把他也当成个神人了,不敢去碰薛闲,便窝缩在他身边,觉得这样能定心一些。

    “你可否算出那秃玄悯现在在做什么?”薛闲盯着那雾气问道。

    “我可以试试。”陆廿七顿了顿,又道,“不过得找一样和尚刚碰过的东西。”

    薛闲刚要开口,陆廿七又补充道:“马车太大了,不能用。”

    “”薛闲闻言收了声,默然想了片刻,扭头冲车里伸出一只爪子,“我的手能用么?”

    陆廿七:“”

    杏子:“”

    反正哪里不太对也可能哪里都不对。

    “活物不行,只能探死物。”陆廿七反正从来就没怕过薛闲,也不怕被揍,他毫无波澜地道:“要不你牺牲一下,我来算算。”

    薛闲冷笑了一声,转回头去不理他了。

    此时,早已荒芜的温村中有一间大宅子里响起了争吵声。

    这是一间两层的小楼,前后两幢,之间用长廊相连,箍成一个四方的庭院,院中原本不知种了些什么,此时只剩下半人高的蔓蔓荒草,和一株枯死的老树。各个屋子的窗子都腐朽不堪,纸早就破了,穿堂风呜呜咽咽哭个不停,听得人头皮发麻。

    争吵声是从前楼一层的东屋里发出来的,这是唯一一间不窜风的屋子了。

    “你不是说听你的准没错么?!这下好了,走都走不出去!”一个沙哑的男子声音响了起来,话音里满是埋怨。

    “不然呢?继续往前走刘伯、剪子和小石头还有命么?!”另一个声音回了一句,“这里好歹还有间屋子能挡个雨,今早你拾到菌子的时候怎么没张口抱怨?!”

    这东屋里此时正窝着几个乞丐打扮的人,个个儿蓬头垢面,也不是衣服是什么时候穿上的,大约从来也没洗过,散发着一股子酸腐味。只是在这屋子中,并不只有这一种味道,在这酸腐味之中,还混杂着浓重的血腥味。

    声音沙哑的那个男子两只手于腕部戛然而止,没有手掌,腕部的皮已经被磨得光滑,可见这手已经断了数年甚至十数年了。

    断手面前正支着个火堆,火堆上头横着的木枝上架着一只破了口的砂锅,里头汩汩直沸。断手咕囔了几句,用手腕将堆在一旁的野菜叶子捧起来,丢进了锅里,“有吃的又怎么样,吃完了命都不知道能不能留”

    “反正不吃肯定留不住命,煮你的汤去!”答他话的始终是同一个人,那人脸上满是可怖的疤,两个眼窝里只有一只有眼珠,另一个眼皮都粘合在了一起,也不见凸起,约莫是连眼珠都没了。

    在这两个争吵着的人周围,还窝坐着一圈乞丐,不是缺胳膊便是断腿,有那么四五个好手好脚的则一直在瞎比划,估计不是聋便是哑。

    他们身后靠着一张木床,床上躺着三个人,一个老的,两个小的,正是独眼口中的“刘伯、剪子和小石头”。他们身上盖着早已破洞的被褥,带着股淡淡的霉味,但好歹算个铺盖。

    躺着的这三人呼吸沉重,似乎都在发着烧,面色灰败中透着不正常的红,嘴唇烧得起了泡,裂了许多口子,露在被褥外的脖颈几乎没几块好皮,布着大块的溃烂创口。

    浓重的血腥味就是从这三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在这屋子的角落里,还蜷坐着一男一女,年纪轻轻,五官温和清秀,气质相合。他们身上穿着的袄袍虽然素淡普通,但一没破口,二没霉点,虽然头发有些散乱,但在这群乞丐中依然显得格格不入。

    这一男一女正是江世宁的姐姐江世静和姐夫方承。

    “阿莹”方承偏头,低声冲妻子问道,“伤着哪里没?”

    他们从小便认识,所以方承一直爱叫妻子的小名。

    江世静摇了摇头,“你呢?”

    “我没事。你别怕,他们不像是要咱们的命,也不像要劫财。”方承低声道,“倒像是”

    两人目光均是落在那张躺了人的床铺上。

    这帮乞丐将他们劫来之后,便解了他们身上缠绕的麻绳,只余留着手腕上的那截,还粗声粗气地说了句:“咱们也是没法子了。”

    就在他们正打算细说的时候,这屋子便突然出现了一些十分诡异的声音。

    像是有人正缓缓地从楼上下来,步履拖沓沉重,听着像是身体不大好,亦或是年纪大了。

    当时那些乞丐便是一愣,接着便面面相觑,甚至有一个人还抬手清点了一番人数:“五、六七,加上刘伯他们三个,便是十个,刚好,全在啊。”

    这话一出,所有乞丐脸色俱是一变,当即就有些惊着了——所有人都在屋子里,那么楼梯上缓缓走着的那个是谁?!

    有个胆子颇大的乞丐啐了一句“装神弄鬼”,便出了屋子,打算去看看下楼的究竟是谁,结果便彻底没了踪影,直到那脚步声消失了,也再没出现过。

    另外两个乞丐结了伴去找他,据说上上下下楼前楼后找了个遍,也没看见失踪的那个,倒是村子里起了雾,浓得很,连隔壁的屋子都看不着也摸不见了。

    这种诡异的场景让这帮乞丐想起了关于温村闹鬼的传说,一时间瘆得不行,便围着火堆坐成了圈,再没人敢出过门。

    “两位大夫要不要喝点这菌子野菜汤,一时半会儿你们是回不去的。”那独眼转头冲方承和江世静道,“喝点儿汤暖一暖手,就当我们兄弟几个给你们赔个罪,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给刘伯他们诊个脉吧,他们身上长满了疮子,再这么下去,命就没了。我们也是着实没办法了,才想了这馊主意。”

    “咱们虽然活不出个人样,但是也怕死。”断手接着他的话道,“可我们凑不出铜板,请不起大夫,也抓不起药,只能做一回匪”

    果然,和他们所猜的一样。

    方承摇了摇头道:“这两年灾祸不少,大小饥荒闹了几回,日子难免苦一些,付不出银钱便付不出罢,真求上门了还能见死不救么?我若是真抠着那么点儿银钱,半点儿药材都不肯给,我这夫人定然头一个不答应。只是”

    他看着独眼,道:“大街上胡乱将人蒙了头便抢走,也着实太过了,有这抓人的力气,做些什么不行?”

    “我们也想过谋日子过活,只是没人乐意要。”断手抬起自己的手腕,“咱们这样的,不说别的,做起活计来必然不如好手好脚的,肯雇我们这样的,基本就是纯行善了。这闹灾的年头,自己都活不周全,哪来那余力行善。”

    “没人乐意要?”方承没好气道,“你们捉我前问过我要不要不曾?你若是问上一句‘我付不出银子,做活来抵行不行’,你怎就知道我不会答应?”

    断手还想开口,结果刚张了嘴,那缓缓下楼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屋内众人俱是一惊,登时便不敢动了。

    “狗子,你离门最近,赶紧把屋门关了!”独眼压低了嗓音说道。

    一个断了一条胳膊的少年一蹦而起,惊弓之鸟似的窜过去关了门,又嗖地窝回火堆边,惊惧不定地盯着那扇关着的门。

    “我听说,只是听说啊——”狗子身边的那个单腿乞丐用手掌撑着地面朝旁边挪了挪,轻声道,“这温村年年都闹鬼,说是每年冬月末的时候,荒村里会突然响起戏曲声,锣鼓梆子在夜里一传老远,还有咿咿呀呀的戏腔哎呦,别提多瘆人了。”

    “对对对,还有呢,还说有时候不小心进了村子,碰上雾天,便怎么都绕不出去。”

    “还能听见人咳嗽,拍手,或是笑声”

    乞丐七嘴八舌地说着,自己将自己吓得够呛,攒在一起瑟瑟发着抖,被独眼青着脸打断了,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大家全都闭嘴。

    那缓慢的脚步声似乎从楼上某个房间里踱了出来,再次下了楼梯,在厅堂缓缓走了几步,似乎是在椅子上坐下了。隔了片刻后,似乎又站了起来,重新缓慢而拖沓地走着。

    脚步声一点点靠近了东屋,越来越清楚,最终停在了东屋房门外。

    屋内众人头皮都炸了开来,噤若寒蝉地盯着门。那门早就腐朽不堪了,即便锁上了,推上两把估计就能倒,着实起不了什么作用。

    就在他们吓得面无血色的时候,屋门外忽然响起了几声咳嗽。那咳嗽声虚得很,像是有着重病,咳完又重重地喘了两声,接着便拖着脚步又朝对面屋子走去了。

    呼

    房内的人俱是轻轻吐了一口气。

    然而对面房屋吱呀响了一声,又关了,脚步声再度缓慢地朝东屋挪来。

    在这帮乞丐被这脚步声吓得面色发白冷汗直冒时,温村地碑边马车里的众人却同时松了口气——因为他们看见浓重的雾气里出现了一个人影,白色的僧袍几乎和白雾融为一体,在寒风中上下翻飞着。

    “大师!大师出来了!”杏子叫了一声,车里的陈叔陈嫂连忙撒开陆廿七,爬到了车门边,探头看着,“少爷和少夫人呢?也回来了吗?”

    他们紧紧盯着玄悯化在雾中的身影,却失望地发现,玄悯身边并没有跟着第二个人。

    倒是薛闲看着玄悯的身影轮廓,微微皱起了眉。

    玄悯很快便穿过浓雾,走到了马车前。

    “大师,没找到我们少爷和少夫人么?”陈嫂他们慌了神,焦急地问了一句。

    玄悯道:“寻到了位置,不过无法靠近。”

    “无法靠近?”

    玄悯“嗯”了一声,又道:“不过——”

    他还不曾说完,陈嫂他们便扑通一下瘫坐下来,红了眼睛便要哭。

    薛闲却在一旁默不作声眯着眼将玄悯上下打量了一番,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你是何时剃发为僧的?”

    玄悯转眼看他,显然不明白他为何突然会问这么一句,“自小便是,怎么?”

    “你确信?”薛闲的语气听不出冷热,也没透出什么情绪,“你不是前尘旧事都不记得了么?”

    他为何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呢?

    只因为刚才玄悯自雾中走来的一瞬,身影轮廓着实和那金线端头的人影有些相像——同样翻飞的白袍,同样瘦高的身形,同样非比寻常的能耐

    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金线那端的人脸边有头发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