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42章 店小二(三)
    玄悯性子依然挑剔,脏的乱的约莫一点儿也忍受不了,所以定的全是上房,他那银子虽然不少,但也经不起一直这么花。薛闲倒是很想知道,以他这种花钱速度,他随身带着的银钱还够用多久?若是真把钱花完了,又打算如何去挣,毕竟就算这秃驴本事不小,也很难想象他主动张口跟人收钱的模样。

    这间客栈的上房比不上归云居的档次,但也算得上洁净齐整。负责住店的小二手脚麻溜地给他们收拾了一番,又送来了新鲜茶水和净手的铜盆。

    “小的一直都在楼上,若是客官还有什么需要的,开门吩咐一声就行。”小二说了一句,便退出去合上了房门。

    虽然说是要休息一晚,但其实真正需要休息的只有陆廿七、石头张他们。对于薛闲来说,睡不睡觉都无甚关系。对玄悯来说

    反正薛闲基本已经不把他当人了,既不怎么吃又不怎么歇的,哪里能算人?

    这半身不遂的黑龙白日里在马车上颠了一天,他腿脚没有知觉,坐着的时候全凭腰眼里那点儿劲撑着,时间久了,必然不会舒坦到哪里去。玄悯为了让这祖宗松一松筋骨,稍微缓一缓劲,进门便把他安置在了床铺上。

    这客栈的上房别的不说,床铺倒是真的舒服,被褥铺得很厚,相当软和,半点儿不硌人,怎么也比硬邦邦的凳子要好些。薛闲觉得秃驴此举甚合他意,他毫不客气地伸了个懒腰,松了松肩背筋骨,而后拖拽着被子,给自己刨了个窝,就这么斜靠在隆起的被褥上,支着头舒坦地叹了口气。

    玄悯则合衣坐在雕花木桌边,一副根本没打算休息的模样。

    他拨了拨桌上的油灯灯芯,将光挑亮了一些,又从怀里摸出了之前折起来的告示,在灯下展开抖平,安静看了起来。温黄的灯火在他眉骨之下投出阴影,衬得眼窝极深,鼻梁高挺,唇边的折角显出一股不近人情的冷漠感。

    薛闲支着脑袋眯着眸子,意味不明地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道:“秃驴?”

    玄悯半天没听见他的下文,头也不抬地沉声应了一句:“嗯?”

    薛闲挑着眉毛问道:“这告示上的人究竟是不是你?”

    “”

    这问话着实有些直接,但是确实符合他这直来直去毫无遮掩的性子。

    他看见玄悯把手里的告示搁在了桌上,指尖轻轻地压着其中一角,转过头来瞥了他一眼,似乎在斟酌着该怎么答话,又似乎不打算细说。

    从当初在江家医堂被秃驴铲起来到现在,日子其实并未过去多久,但兴许是经历的事情不大简单的缘故,这时间莫名被拉得很长,以至于他有时候甚至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他们已经认识很久并且彼此熟悉了。

    薛闲其实看得出来玄悯这人防备心很重,认识这么久,任何关于他的事情玄悯几乎都闭口不谈,这兴许是天生性格使然,兴许是失忆所致,薛闲讲道理的时候还是可以理解的。

    扪心自问若是他自己也丢了许多记忆,他或许谁都不搭理谁都不信,直接搞出些翻天覆地的动静,先把丢掉的记忆都补回来再说,谁拦着谁倒霉。

    但是这会儿情况却有些特殊,毕竟他们现在是同路的,可以说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若是玄悯跟告示上的人无关,那便是一种应对方法,若是有关,那又是另一种应对方法。总要有个准备的,不能麻烦找上门了才临时刨坑。

    “秃驴,这样吧,咱们做个公平的买卖你看怎么样?”薛闲一本正经道。

    不怎么样,这孽障看着就不像是个知道公平的人。

    玄悯头都没抬,继续着告示,也没有开口表示反对——毕竟薛闲要是真想搞点事情,问你意见也就是意思意思,反对并没有任何作用。

    薛闲见他一副“你说着我勉为其难听着点”的模样,开口道:“咱俩都不算知根知底,这样万一招惹了麻烦也不好应对——”

    玄悯终于瞥了他一眼,似乎头一回听他心平气和地讲了点人话。

    “咱们来互问一些自认为要紧的问题,若是我问你,而你答得出来,那我也得回答你一个问题,若你答不出来或是不想答,那你就给我一粒银钱,怎么样?”薛闲眯着眼,一副“你看我是不是特别讲道理”的模样。

    玄悯一时间简直无言以对。

    你多会做买卖啊,跟一个明知失忆的人玩这种把戏,“答不出来就要给银钱”,这哪里是来问根底的,这简直明摆着是来讹钱的。

    “你不如直接拿去。”玄悯淡淡开了口,伸手将自己暗袋里的银粒子全都摸了出来,轻轻巧巧地丢上了床。

    薛闲咬着舌尖反手接住,在手里掂量了一番,又道:“行吧,不遛你了,换种玩儿法。”

    高僧就是高僧,一副视钱财如粪土的模样。银粒子全都扔出去了,玄悯也不再搭理他,兀自转过头去继续看他的告示。

    薛闲这祖宗拍了拍床板,不满道:“先看我,这回正经的。”

    玄悯约莫觉得他那懒散窝着的模样颇为伤眼,头也不抬道:“说。”

    “这样吧,我大方点儿。我问你问题,你若是能说出点儿东西,我就给你一粒金子,若是说不出来,那就暂且先放着等你想起来再说,当然,碰到你不乐意说的事情你也完全可以说你记不清了。”

    薛闲说着,把玄悯给他的银钱在被褥的一边堆成了一堆,好似在赌坊压筹似的,“喏,你的还算你的,我分文不取,左右你也没什么损失,指不定还能赚些钱财,怎么样?”

    其实这一路上全是玄悯在付钱,前前后后花了不少了,薛闲向来不喜欢欠人东西,人情也好钱财也好,总是收一银还一金。但是他又有些毛病,不喜欢直接还,偏爱这种迂回曲折的方式,也着实有点病。

    玄悯听了这话,终于抬起了头,大约没想到这祖宗还能主动吃亏,简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你不反对我就当你应下了。”薛闲说着,兀自想了想:该从哪儿问起

    他知道玄悯这性子从来就没把钱财当回事,自然也不会为了赢点儿钱财勉强自己说一些不想说的事情。虽然还没开始问,但他已经有所料想——以这秃驴的性子,多半也答不了几个问题。

    不过能问出一点是一点。

    “你那一睁眼便不认人的毛病是从何而来?”薛闲想了想,问道。

    玄悯略微皱了眉,盯着烛火,没有立刻开口。

    薛闲:“”多棒啊,出师不利。

    就在他以为第一个问题就得不到答案时,玄悯忽然沉声开了口:“不记得了,从数月前醒过来便是如此,陡然发作起来,总是得歇上两天才能恢复,现今算恢复得快的。”

    薛闲一愣:诶?居然认认真真地答了?

    玄悯说着,又抬手摸了下颈侧,蹙了眉道:“你上回让我摸一下这边,是为何?”

    “你没见过?”薛闲下意识问了一句,而后又突然想起来,每次玄悯恢复正常的时候,那痣便也恢复常态了,他还真有可能没见过那痣起变化的模样,“你每回翻脸不认人的时候,你脖子上那颗痣会爬出几根血丝,长得跟蜘蛛似的。但是碰一下,那血丝便又收回去,你便跟着也不傻了。”

    玄悯:“”

    薛闲看他蹙眉不展的模样,估摸着他兴许真不记得那痣是怎么回事了,便开口道:“行了,这就算答了一个问题了。”

    他说着,便伸手在袖里颇为艰难地摸了一会儿,摸出了一大把花生米大小的金珠子,丢了一颗在玄悯的银钱里。

    玄悯:“你哪来的地方装这么些金珠?”

    薛闲挑着眉:“好歹也是神物,身上多的是地方藏东西,只是大庭广众之下摸起来麻烦,就先用你的了。”

    “你方才说数月前醒过来便是如此是什么意思?”薛闲又问道。

    这次玄悯道没沉默多久,而是颇为直接地道:“字面意思,我醒过来时正独自呆在朗州山间一座尸店里。”

    “尸店?”薛闲一愣。

    所谓尸店,是湘西那一带专供赶尸人途中歇脚和躲避风雨的地方,活人怕晦气,平日是决计不会靠近的。

    “你怎么会在那里?”薛闲疑惑地问道。

    玄悯摇了摇头,“那之前的事情全然记不得了,睁眼之时,我身上只有这一串铜钱,一本记载着堪舆之术和法阵的手抄册子,一张记着一些零碎事情的薄纸,以及一些黄符。”

    “你之前是做什么的,来自何处,去往哪里,要办何事,全都想不起来了?”薛闲忽然觉得这秃驴有些可怜了,但凡一个寻常人在一间山野尸店里睁了眼,对自己的过去和将来一无所知,十有八九都要疯。

    玄悯摇了摇头,“当时一概不知,后来偶有想起一些零碎片段,但时常一夜过去便陡然又忘了。”

    薛闲忍不住道:“那怎么办?”

    “后来再有想起些什么,我便顺手记在那张薄纸上,随身带着,不清醒时便看一眼。”玄悯答道。

    薛闲“哦”了一声,“就是先前你在坟头岛地下墓室里,让陆十九帮忙卜算的那张?你自己的笔迹都不认得?”

    玄悯淡淡道:“我醒来的时候,上头便已有了些字句,字迹是可以仿出来的。”

    薛闲了然:“你是怕有人模仿你的笔迹,写了些误导你的东西?”

    “嗯。”

    “那你都记了些什么?”薛闲边说,边又朝玄悯的银钱里丢了两颗金珠子。

    “芜杂得很。”玄悯答道,“一些是关于这串铜钱的,还有几处地名,以及一件事。”

    “何事?”

    “寻人。”玄悯道,“我记得我该寻一个人,亏欠了那人一些事,一日不还,一日不得心安。”

    他声音沉缓,在屋子里低低响起,虽然语气一如既往有些冷淡,却莫名给人一种十分沉重的感觉,哪怕是不相干的旁人,也能透过他的话音感觉到一丝说不出的难过。

    这是薛闲头一回从他身上感觉到这样明显的情绪,这让玄悯忽然间有了些人间的活气。

    但是不知怎么的,薛闲却觉得心里突然堵了一块,上不去亦下不来,十分不舒坦!

    他盯着玄悯看了一会儿,突然不冷不热道,“行了,没什么要问的了,这钱你自己收了吧。”

    说完,他兀自把剩余的金珠重新撸起来塞进了袖里,也不知那里有什么机关。

    其实他依然没问出什么名堂,玄悯是不是告示上的人他也依然没弄明白,但他就是没那心思再往下问了,也懒得问。他看见玄悯愣了一愣,似乎也觉得他这突如其来的冷淡有些莫名。

    就在玄悯起身打算朝床边走来时,薛闲隐约听见窗外的墙根里有些隐约的人声,细细索索的,还有金兵搭扣相触的轻响。

    大晚上街上有宵禁,能带着兵器走动的便只有衙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