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40章 店小二(一)
    一边是将自己努力贴在山道上一动不动的黑龙,一边是石化在原地,觉得自己仿佛在梦游的疤脸男,还有一边是提着某人的尾巴尖,垂目盯着山下的年轻僧人。这刚巧构成了微妙平衡的三点,像一幅凝固静止的画。

    一时间,谁都没有动。

    弹指的工夫被无限拉长。过了约莫一百年那么久,疤脸男最先了有动作——

    他呆滞的眼珠转了转,神情恍惚地仰起头,盯着嶙峋的山壁看了许久,头顶之上除了茫茫细雪和阴沉沉的天,并没有任何活物。他想起方才所见之物,由粗至细,带着鳞片,似乎还有些别的

    记不清了,总之,那不知是什么的玩意儿在他鼻尖前来回晃荡了几下,甚至还差点儿打到了他的脸。

    可那么大的东西,怎么会瞬间便消失?

    “班头,怎么停着不走了?马又闹起来了?”后头的马车布帘被掀了开来,有人探头问了一句。

    疤脸男这才回过神来,他猛地摇了摇头,将方才那古怪的东西从脑中晃了出去,心里暗道:定是赶了许久的路,犯困了,有些糊涂。

    这么想着,他又拎起酒壶灌了口酒。这酒不像是江南一带酿制的,倒像是塞北来的,又烈又厚,一口下去,火辣辣的只烧心口。他打了一个激灵,手脚暖和了不少,干劲儿又上了头。

    “呿——”疤脸男最后抬头扫了眼,便一抽鞭子,驱使着马匹继续前行。

    在达达的马蹄声绕过这一层山道,朝更下一层走去,渐行渐远后,趴在山道上的黑龙翻了个白眼,长吁了一口气。

    真龙吐息可不是寻常人张口闭口间那么一点儿活气,随随便便就能引起山间的狂风。为了掩盖住动静,让疤脸男早点打消疑虑,薛闲刚才连气都憋住了,一点儿没喘,差点儿没闷死过去。

    危机解除,这祖宗再次活泛起来,好像刚才贴着山道的那个根本不是他似的。

    就见他仰起了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站在他尾部的玄悯,嗤道:“看吧,还得我亲自出马来给你收拾局面,若不是我反应及时,现在那疤脸就该跟自己的尸体面对面了。”

    好大的脸!

    “”玄悯原本都打算给他把尾巴尖放下了,闻言又顿住了手,重新直起腰。

    他也不说话,就那么提留着那点儿尾巴尖子,冷冷淡淡地看着薛闲,大有一种“你再说一次我听听”的意味。

    薛闲看到那点儿尖子,恨不得把尾巴剁了:这碍事的玩意儿,缩小的时候被这秃驴成日捏在手里戏耍,恢复真身了,却依然逃不脱秃驴的魔爪,要它何用?嗯?

    他垂目盯着玄悯,玄悯也拎着尾尖抬眼看他,不卑不亢,显然在等他把不要的脸再拾掇回去。

    尾巴被玄悯拿捏着,既是身体的要害部位,又是他方才丢人的罪证,容不得他继续厚脸皮。

    于是在对峙片刻过后,薛闲颇不甘愿地“啧”了一声,妥协道:“好好好,你厉害!”

    玄悯平静问道:“谁收拾的局面?”

    “”薛闲翻着白眼,半死不活地拖长了调子,“你——你收拾的,行了吧?差不多得了,撒手!”

    玄悯闻言,神色淡淡地弯腰松手,将这孽障不听话的尾巴尖搁在了地上。

    薛闲只觉得跟这秃驴相处久了,大约得折寿。

    两人因为这毫无必要的对峙耽搁了一些时间,等薛闲借着山壁遮挡重新变回人形披上衣服,再跟玄悯一起回到马车里时,整个车队刚巧走完了下山路,离前头那个县城也越来越近。

    外头的天色越来越阴黑,估摸着已经傍晚了。

    “快要入夜了,还得多久才能进城?”石头张朝布帘外头张望着,这一路有惊无险,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损失,但他着实是不想再在这“鬼马车”上多呆了,早点儿进城,早点儿分道扬镳。

    “快了吧。”江世宁指了指车外的积雪地上,“自打行上这条道,你看这车辙印子都多了几层,显然离城门不算远了。”

    石头张眼巴巴地看了眼装着干粮的包裹,咽了口口水,捂着咕噜直叫的肚子,苦着脸问道:“咱们进了城能歇个脚么?弄点吃食什么的,饿得我心都慌了。”

    他这话音刚落,旁边陆廿七的肚子也跟着叫了一声。

    “你也饿了?”江世宁问了一句。

    陆廿七依然有着少年心性,他约莫觉得那肚子叫得他十分没有面子,便垂着眼反驳道:“没有,不是我。”只是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又冷淡又倔,耳朵尖却已经泛了红。

    薛闲活动了一番久坐的肩背筋骨,懒懒道:“这雪左右也不会停,先前看那天色,兴许晚上还会更大一些,反正车马也走不快,早一点晚一点相差不远。”

    最难伺候的这位都发话了,那便是同意了。

    至于另一位

    江世宁他们瞄了眼玄悯,发现他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那便和默认没有区别了。

    过了约莫大半个时辰后,车队速度越来越慢,略显杂乱的人声依稀传了过来。

    “到了!”石头张兴奋地直搓手,活似个大肚圆脑的灰蝇。

    他们途经的这座县城叫做花枝县。因为靠着江,离观音渡又最近,所以它虽然位处安庆府边陲,却是个颇为热闹的县城。只是这县城格外小,在城内东西南北地绕行一圈,顶多花费一个时辰。可即便是这样的小城,进出城门都有些规矩。

    薛闲以前曾在这处落过一回脚,没记错的话,这花枝县对进城的人向来查得十分严,下马开车门是最基本的,不论是路经的还是需要歇留几天的,但凡外地的,都须得在进城门和出城门时登记在名簿上。

    果不其然,随着几声简短的询问,车队停在了城门前。一名守卫拿着名簿,正一辆马车一辆马车地清点人数。

    当他叩开薛闲他们这辆马车车门,探头进来清点登记时,众人的脸色都瞬间变得有些古怪——

    就见这守卫半边脸颊上涂了一大片厚厚的黑色药汁,手背上也涂了一片,散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味。

    顶着这颇为难闻的药汁,守卫自己约莫也觉得不大自在,检查得匆匆忙忙,只多看了两眼玄悯,便合上车门挥手让他们赶紧进城了。

    “他方才为何盯着大师?”江世宁不解道。

    “谁知道呢,兴许他长得就不像个好人。”薛闲似乎对车外的景象起了莫大的兴趣,看着帘外,头也不回地随口答道。

    众人:“”这车里看起来最靠谱的就是玄悯,这祖宗有脸说。

    疤脸男他们终归还是好心,一直将薛闲他们送到了一间客栈门口,才和他们分道扬镳。

    这戏班子似乎赶时间,半刻也不愿耽搁,自然没有在这县城中逗留的打算。

    “要租马车,跟这客栈老板说一声便行,花枝县小,一根房梁掉下来,砸死五个人,能有三个人之间沾亲带故。老板有的是办法帮你们寻摸一辆马车,给他点儿劳苦钱便行。”疤脸男临走前还这般叮嘱了一番。

    薛闲他们自然也不会白坐他们的马车。

    只是这戏班子的人个个儿都是怪脾气,给银钱不要,非说冬月末这几天他们连开台唱戏都不收银钱,何故要收这点车马费。唯一会说点儿人话的江世宁跟他们推推搡搡了半天,也没能成功将银钱给出去,着实有些无奈。

    最终,还是陆廿七幽幽开了口:“别拉扯了,日后总能还上的。”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手指摸着他那几根木枝,表情颇有些莫测高深。

    “你算出些什么了?”

    陆廿七没开口,只道:“总之,不会欠着的。”

    这小神棍说的话连薛闲都不会太怀疑,何况江世宁。戏班子打了声招呼,便笃笃朝出城的方向赶去,很快便匆匆消失在了夜色里。

    直到他们几人在客栈一楼坐定,打算要点酒菜暖一暖身体时,薛闲的注意力依旧停留在外头的街上。

    “你看什么呢看了一路?”江世宁奇怪道。

    “看得多了。我以前来过,这县城不如当初热闹,人少了许多,而且家家户户门边都贴着告示,你们看见没?”薛闲道。

    “什么告示?我看看去。”石头张是个闲不住的,他一听这话便溜溜地跑出了客栈门,没多会儿,神神秘秘地捂着衣襟进来了。他们所坐的位置较偏,有红漆圆柱挡着,别桌看不清他们的举动。

    “也不知这告示能不能揭,我方才在墙边捡到一张恰巧掉下来的。”石头张从怀里掏出来,摊平在桌面上,“看——”

    先前在外头,没什么光亮,他也没看清楚这告示上画了些什么玩意儿,这会儿摊开一看,一桌的人都愣了,而后齐齐看向玄悯。

    “大师,这”石头张结结巴巴道,“你怎么上了官府告示了?你、你犯什么事了?”

    玄悯也皱了眉,细细看着那告示上的画像。

    “先前在宁阳,那刘师爷不就是将大师认错成海捕文书上的人了么?”江世宁疑惑道,“可不是又给否了么?”

    薛闲抬手摸了下这告示,道:“宁阳的告示我特地瞧过一眼,画上的人除了都是和尚且颈侧都有一枚痣之外,跟这秃驴再没半分相像,况且那画上的人比这秃驴老了不少。”

    可是现在这张

    “那批海捕文书贴了据说快足月了吧?”薛闲捻着这告示抖了抖,“这张摸起来像是刚贴没几天的。”

    而这张告示上的画像,比宁阳县的那张改动了些许,将人改得年轻了一些,五官也做了调整,看着跟玄悯有了六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