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39章 戏班子(四)
    这一带气候阴湿,雪积得没那那样快,只在山道上覆了薄薄一层,被先前来往的人反复踩踏,有些地方便成了薄冰,滑得很。领头的马依然嘶鸣不断,真正是抽一鞭子才肯挪上几步,走得断断续续。

    可即便这速度再慢,也不过是一圈山路的工夫,就该走到那大小碎石堆压的地方了。

    “他们自己就真的完全不知道?”江世宁僵着脖颈,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等着薛闲或玄悯答话。

    薛闲道:“若说真的毫无知觉倒也不是,你看他们——”

    他随意冲车前挑了挑下巴:“那马到现在也没个消停,先前过断桥换路走的时候,那疤脸和那李老头都是一副为难又不情愿的样子,多半心里还是有些排斥这地方的。”

    人么,对一些不幸有所感应时,总是下意识想绕开的。

    这祖宗腿不方便,却不说安静地坐着。他没法站着弯过腰去看车外,便整个人横斜在座位上,勾头朝帘外瞄。玄悯不得不朝后靠在车壁上,才能给他腾出些地方。之前送给这祖宗纳凉的手,已经成了帮他维持平衡的了,撑了他整个儿上半身的分量。

    最初明明是本着顺手收妖的心思铲回来的,眼下却相处成了这样,着实是世事难料

    江世宁坐在座位上,捏着袍子的手指显露出了他不大安宁的心情。

    陆廿七膝盖刚巧碰着他,能感觉到他的动静。他忍不住用那几乎盲了的眼睛瞥了一瞥,道:“怕鬼的鬼我也是头一回见。”

    “”江世宁没好气道,“这会儿不是你在墓室下哭爹喊娘的时候了是吧?”

    陆廿七被他堵得一愣,嗤了一声,撇过头去,倒是没继续嘲讽。

    他年纪小,胆子也确实算不上大,只是脾气倔,有着少年人死要面子的心性,平时能装大胆都尽量装,只是那坟头岛的地下墓室有些超出他的忍耐范围,才原形毕露。

    相较他而言,陆十九小小年纪起便能看见许多寻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习惯了神神鬼鬼那些玩意儿,自然是不怕这些的。

    此时的廿七融合了十九的性子,所以才如此淡定。

    只是他淡定了,江世宁被嘲了一句也收敛了些,就苦了石头张了。

    他一听说江世宁也是鬼,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他瞪着那青豆眼,一言难尽地在车内扫了一圈——这一车厢拢共装了五个“人”,除了他以外,其他四个皆是牛鬼蛇神,而他前头的车厢、再前头的车厢,以及拉车的人和马,又没一个活物

    亲娘诶,这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

    石头张想哭,他抱着暖手炉,缩头缩脚地使劲往车壁上贴,好像再用力一点,就能把他那大肚鹌鹑似的身体拍成扁的,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还有一点——”薛闲盯着帘外,说道:“等马车再往前走两步。”

    整个车队在这说话的功夫里朝前行进了一段。原本需要遥看的碎石堆一点点被拉近,眼看着快到脚下了。在他们这辆马车行到那碎石正上方时,从马车里翻下去,就能顺着山崖边,轻轻巧巧地下一层山道,落在碎石堆上。

    而离那碎石堆越近,拉车的马匹便越是烦躁不安。就听见疤脸男连嘘哄带呵斥的话音不断传来,不知是不是众人过于敏感,那疤脸男的语气也越来越急躁了,前面的车厢也不像先前那样安静,不断有话语声细细索索地传过来。

    这般氛围着实让人难以安心。

    “他们会不会一时兴起也勾头往下一层山道看?”江世宁忍不住道。

    “不会。”玄悯言简意赅地答道。

    他说话惯来简洁,甚少解释什么,只挑最重要的部分说。这种斩钉截铁的干脆风格,在此时倒是能安抚人心,因为不会给人留有怀疑的余地。

    江世宁安心了些,倒是石头张下意识问了句:“为何这么肯定?”

    “因为他们自己也怕!哪来那么多问题。”薛闲依旧盯着车外,看也没看他,习惯性地怼道:“我看你浑身上下大约只有舌头是瘦肉,动得勤,割了下酒也挺合适的。”

    下酒

    玄悯皱了皱眉:“”

    这祖宗怼人便怼罢,还非得恶心恶心围观的。

    他扫了眼帘外,抬起另一只手拍了拍薛闲的肩膀:“我下车一趟。”

    薛闲一愣,转脸道:“你来?”

    玄悯“嗯”了一声,免得在这车里坐着,还得时不时听某些人胡言乱语地说些不能多想的话,听多了十天不吃饭都不成问题。

    “你行么?”薛闲眯了眯眼,“这马车再磨叽也就是一圈的工夫啊?你来得及?”

    玄悯不轻不重地压着他的肩膀,让他从布帘边让开,端端正正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别挡着道。而后,他一把摘下腰间铜钱串子,抬脚越过薛闲。

    他个头很高,而车顶又有些矮,以至于他不得不半弯着腰,借着被薛闲握着的手撑了一下,这才迈步下了车,一袭僧袍像是从门边略过的风雪一样,只是一晃,便不见了。

    贴在车壁上的石头张呆了一会儿,连忙撩起了布帘,就见那抹云雪似的白色身影已经从山崖边翻了下去,无声无息,连一粒碎石都不曾跟着滚下去。

    车里的众人均是被玄悯这出尘的模样给震了一下,除了薛闲

    他啧了一声,心说马马虎虎吧,比他自己略差那么一些。

    想是这么想,他还是挪了挪身体,占据了玄悯原本的位置,掀着布帘,一动不动地盯着山道上玄悯的举动。

    玄悯在碎石顶上稳稳站定,脚踩在那不足巴掌大的一点石头尖子上,愣是没让那碎石块晃动半分。他抬头看了眼山壁——在上一层山道和这一层山道之间,山壁缺了极大一块,显得上一层山道也有些摇摇欲坠,似乎承重多一些,便会整个人垮塌下来似的。

    那缺掉的部分,眼下都堆在玄悯脚底。这些碎石,大的约莫有大半人高,这么冷不丁从上面砸落下来,别说木质的马车了,就是铁的也能砸变了形。

    除了那一部分马车边角和罩着的蓝布帘子,其他均被死死压在石头底下,约莫已经不成形了。人就算挖出来,也铁定不是齐整的模样。

    玄悯沉吟片刻,便有了打算。

    正盯着他一举一动的不止薛闲一个,石头张和江世宁都凑在了布帘边,就连陆廿七都忍不住勾头望了几眼。

    “你勾什么脖子?”薛闲瞥了这小子一眼,没好气道:“睡了几天起来,眼睛能正常看些东西了?”

    陆廿七不冷不热道:“谢谢挂心,只是不巧,更模糊了一些。”

    他看东西越模糊,便意味着他眼睛盲得越重,所看见的越倾向于气,而气所形成的轮廓自然没那样清晰。

    其实薛闲还挺好奇的,于他这种天生目力远超寻常人的神物来说,其实颇难想象陆十九抑或是现今的陆廿七眼中的世界会是什么模样。

    “就你这个距离,基本人畜不分。”陆廿七随口答了他一句,形容了一下自己的目力。

    只是

    这一听就不像个人话,更像是拐弯抹角地挤兑人。

    “你能耐了。”薛闲短促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抬眼继续去看玄悯。

    以他的角度他的目力,足以将玄悯的一切动作尽收眼底。

    都说刀,尤其是一些传说中的妖刀,要用血去醒,一旦醒了便是寒芒雪刃,能割风断水。玄悯的铜钱既没刃口也没锋芒,不知怎么回事,也总要用血去醒。

    薛闲看见他又在手指上划了道口子,指尖在铜钱边沿上细细抹过。

    就听“嗡”的一声响,那些铜钱便活过来似的,微微颤动着,在风雪中发出幽咽的鸣声,隐约又空茫。薛闲听闻这声音,耳里稍有不适,略微皱了皱眉。

    玄悯将那五枚铜钱以东南西北中的位置排在左手掌心,又从怀里摸了几张用来画符的黄纸,只是纸上空空如也,什么纹样也没有。

    他弯腰,将黄纸折了一道,对着东南西北的方向,在脚下的碎石上压了四张。接着,他便用手指拨转着左手掌心对着四方的铜钱,淡色的嘴唇微微开阖,似乎是念了句经文。

    也不像是一整句,更像一个短促的词。

    那些铜钱明明只是搁在掌上,却好似是生了根似的难以拨转。

    玄悯念完那个梵音似的词,缓缓拨转了东面那枚,在他拨转的过程中,压在东面的符纸上突然出现了细细的血痕,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提着笔饱蘸了朱砂,正稳稳地画着符。

    繁复的纹样一气呵成,在玄悯将整枚铜钱拨转半圈后收了笔。

    接着是南面;

    而后北面;

    再至正西

    四张符纸彻底完成的那一瞬间,狂风平地而起,如虎咆狼啸。厚重的毛毡布帘子被那风刮搅着,猎猎直抖,噼里啪啦在石头张脸上连拍数下。

    “”石头张觉得自己当真是倒霉催的,他抹了把被拍得有些疼的脸,抬手把布帘整个儿掀了上去。登时,车窗毫无遮掩地暴露在风中,被狂风卷起的寒意和细雪直灌进来。

    细雪又凉又刺,吹得石头张江世宁几乎睁不开眼。

    他们眨了两下眼睛,又用手半挡着前额,这才重新看清山道上的情景。

    “呵——”石头张直接惊得到抽了一口气。

    就见玄悯招来的狂风直接将那山道抄了底,碎石和压在其下的车马均浮了空,完完整整被风托着,朝一旁的虚空中平移而去。

    就在这整片狼藉彻底悬在空中时,依旧立在碎石顶上的玄悯抬起左脚,不轻不重地踏了一下。

    他脚下的所有碎石车马便犹如承受了千钧之力般倏然朝深谷中坠去。

    片刻之后,就听隐约一阵“隆隆”闷响从山谷中传来。

    石头张傻不拉几道:“他要炸山啊?”

    “那应该拖了你一起去炸了。”薛闲没好气地堵了他一句,道:“估计是就地埋了吧。”

    正如薛闲所猜测的,碎石坠地的巨大冲击不容小觑,在它们真正落地前,山谷里湿软的泥便被冲撞出了一个深坑,那些车马和不知成了什么模样的尸体便刚巧落进了深坑里,那些碎石则刚巧堆成了一个坟包。

    裸露出来的石块芯子沾着被风刮搅而下的细雪,最终尘埃落定时,透出一种隐隐苍苍的白,像是在黄土坟包上洒落了一层纸钱。

    玄悯收回铜钱时,顺手划了一根火寸条,将那几张黄纸也烧了。

    算是送了个简陋的葬

    他抬手抹去铜钱上残留的一点儿血迹,重新挂回腰间,对着石坟头,清清淡淡行了个佛礼。

    云雪似的僧袍下摆被风鼓起又落下,几个轻扫,便消失在深谷树林中。

    于玄悯而言,翻上崖壁并不比翻下来难,几个起落间,便已经上到了原本落着碎石的那层山道上。马车终于转过了一圈,正朝这边拐来。疤脸男的声音也顺着传了过来,那领头的马只要再挪几步,便能露出头脸来。

    以免被疤脸男看见,玄悯抬脚一踏,借力便上了山崖,正要从上头绕过去,就发现偏一些的地方,居然还剩了一堆碎石,碎石下头压着两个人,看不清头脸。

    这堆碎石刚巧被嶙峋突兀的山壁遮挡住了,在玄悯之前落下的地方根本看不见。

    看那模样,怕是当时车队被碎石砸垮后,有两个腿脚快一些的跑了出来,结果刚跑到那山壁后面,就又被另一波碎石砸了个正着。

    马车眼看着就要来了,而玄悯此时再掠下去画符也已然来不及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条黑龙从山道另一边现出了身形。

    薛闲!

    这祖宗做什么都颇为声势浩大,就见两道玄雷直劈而下,轰然砸在那压在人身上的石块顶端。石块应声炸裂,变为无数齑粉。黑龙于无声无息之下裹挟着劲风,龙头一扫,劲风便连人带石粉一起卷下了山崖,在松林之间浩浩而过。

    呼——

    风静,树止。

    剩余的两人落入山谷时,石粉如同砂土般掩在了他们身上,再未露出半点儿。

    “吁——”疤脸男被那狂风一惊,拉了一下缰绳,等风过去,才又挥了下鞭子。

    狂躁不安的马匹在走上这条山道时,看到空空如也的地面,忽地安分下来。笃笃的马蹄在山间叩着,行过玄悯处理过的山道,正朝突兀的山壁后面拐来。

    薛闲下半身不便动弹,也没有知觉。他凭着上半身沿着山壁直上,将自己整个儿落在了上一层山道上,暂时避开疤脸男的视线。

    谁知尾巴没有落稳,在疤脸男架着马车绕过山壁时,那倒霉催的尾巴尖“咻——”地一下,从山崖边沿滑落,半死不活地垂挂下去,刚巧挂在了车队面前。

    疤脸男:“”

    薛闲:“”

    跟薛闲呆在同一层山道的玄悯默然无语,无声无息地走到这祖宗的尾巴边,默默地将他那挡人路途的尾巴尖拎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