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31章 锁头印(三)
    玄悯手指一动,倏然间便蒸干了这一身僧衣,又将蒸干了的江世宁放出来,接着便大步流星跟上廿七,往前头客舟攒聚的江岸走。

    薛闲缠在他腕子上,细细的尾巴毫无知觉地坠着,从袖口露出了一点儿尖,一晃一晃的。他在袖摆下拱了拱,终于探出了半个指头大的龙头,偏着脑袋看着廿七。

    这小子先前虽是格外瘦小,却比十九显得有活气,约莫是经常出门跑动的缘故,加上脾性有些倔,总显得筋骨有力,是个硬头硬脑的熊孩子。

    可这会儿,他每走一步,都似乎分外艰难。步子又轻又飘,仿佛刚一触地,就忍不住抬起了脚,多用一点儿力都难受。看着颇为费劲就好似在忍受着莫大的痛苦一般。

    仅仅走了十来步,他脸色已是煞白如纸,额头湿漉漉的江水刚被吹干,就又渗出了一层冷汗。

    “你方才说你身体不对?是怎么回事?”薛闲瞧他面色极差,料想这绝不单单是哀恸所致,便忍不住问了一句。

    廿七嘴唇已然白得毫无血色,活似大病未愈,高烧不退。脸色越是苍白,就越显得他眼珠深黑,黑得毫无光亮,简直不像个活人。他眼睫抖了抖,伸出舌头舔了舔开始干裂的嘴唇,摇头道:“没什么,我也不大明白,就是就是骨头里酸胀着疼,脚一着地,能从脚趾疼到头顶,不敢太用力。”

    他低低地回了一句,不等薛闲再开口,他又轻声道:“忍忍就过去了总不比死了难受。”

    江世宁步履匆匆间瞥了他一眼,又道:“也不定呢。”

    陆廿七忽地想起什么般,转头看向江世宁,虽说他实际年纪比看起来要大一些,但在江世宁眼里,依然是半大孩子,说话也就有些横冲直撞的毫无顾忌。他冷不丁问了江世宁一句:“你不是活人了吧?”

    那么一瞬间,就连缩在袖口里的薛闲都觉得陆廿七的眸子瞬间亮了一些,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江世宁这种脾气的人,也就对着薛闲时不时顶个嘴,跟孩子是不会一般见识的。他愣了愣,点头道:“嗯,死了三年了,只是心愿未了,暂居在一张纸皮上。”

    陆廿七闻言,路都走不顺了。脚掌踩地用错了劲,吃痛地叫了一声,额上又渗出了一层冷汗。然而他却全然未顾,只盯着江世宁道:“当真?这样说来,即便是死了,也不定然会消失无踪?”

    江世宁看了玄悯一眼,又看向陆廿七,含混道:“生魂多少还是会逗留个一时半刻的,若是情况特殊,多留一阵子也未尝不可,是么大师?”

    玄悯瞥了他们一眼,并未开口,但也不曾否认,只抬手指了指前面,示意已经到了。这里攒聚了不少船夫渔民,人多口杂,不便讲这些神神鬼鬼之事。

    陆廿七似乎已经全当他默认了,顿时脸色缓和了许多。

    在他们面前的江岸边,七八条客舟渔船凑成了堆,全都拴在了岸边。至于船上的人,则纷纷下了船,几人合力,从一艘大一些舟船上拖着什么东西。

    “天呐这都是什么时候落水的人?”有人啧啧几声,“怎的都泡烂了?”

    “我在这江上捞了这么些年的尸,头一回碰上这种阵仗。”那是捞尸人的声音。

    自打陆廿七在他船上诈了尸,捞尸人便暂且先弃了剩余的那些浮尸,先把船上的三个运回了江岸。将陆十九和刘老头好生搬上石面,又架着陆廿七在江边安顿好,灌了他几口热酒暖一暖冰冷的身子,这才又摇着船去捞剩下的那些。

    歇在江边的渔民船夫听了捞尸人的形容,也都纷纷搭了把手。

    他们的船不方便搭载死人,毕竟还得装鱼载客,多少有些晦气。便帮着捞尸人把泡成破棉絮似的浮尸拖拽上了岸,摆成了一行,乍眼一看,颇为触目惊心。

    玄悯看到那一排浮尸,眉心便是一皱。

    “方才可吓了我一跳。”捞尸人刚到岸边,正在把最后一趟尸体往岸上搬,边搬边道:“原本浮着六具,我还数了,一个小渚旁一具。结果方才去捞最后两个时,不知怎么回事,又浮上来一具,刚巧浮在我船舷边,那滋味简直了!”

    薛闲暗暗用爪子挠了玄悯一记,闷在袖子里低声道:“秃驴,看着点那些尸体。那捞尸人说的那具应该是被我放上江面的,这些尸首跟那百士推流局脱不了干系,回头跟你细说,你暂且先注意着点儿,看看那尸体上有无古怪。”

    他的声音听起来瓮声瓮气的,旁人听得不甚清晰,玄悯倒是听了个七八分,就好像是顺着衣袖里的空隙传上耳边的。

    玄悯略微皱了皱眉,朝一旁偏了下脸,“嗯”了一声,又用掩在袖摆下的手指不动声色地轻弹了一记那孽障的尾巴尖,示意他在人前不要乱动,安分一些。

    结果被那孽障狠狠咬住了手指头。

    玄悯淡淡道:“松口。”

    江世宁和陆廿七同时愣了一下:“什么松口?”

    玄悯面色未变,依旧无甚表情地看着那些被捞上岸的浮尸,目光一一扫过,从烂得能见骨头的脚脖子,看到杂乱的头发,和岸边那帮掩鼻皱脸干呕着的人相比,简直有种飘然出尘的气质。

    约莫是这气质太过唬人,江世宁没得到回答后,也不敢再多问,权当自己耳鸣听岔了,又默默扭开头去。

    被弹了尾巴尖的薛闲叼着玄悯的手指,狠狠咬了半天,这才泻完愤松了口。

    薛闲所猜测的倒是不错,这七具浮尸身上虽没有太多古怪,但腰间都吊着个东西。趁着那群渔民船夫呕的呕,透气的透气,玄悯用白麻布隔着手指,不动声色地将他们腰间的东西都摘了下来。

    一排七枚,都是被划了姓名的军中铁牌。

    这一看便知,这几人和墓室下头镇着的那些是同一批。

    薛闲见他用麻布将这些铁牌包好收了起来,又道:“对了,埋进江底的那些铁牌也还在,只是不大齐全,回头再细看吧。”

    这么说着,玄悯已经走到了陆十九的尸身旁。

    廿七正跪坐在那里,抬手虚虚地摸索着,一副想碰一碰十九,却又不敢惊动的模样。好像生怕他一动,十九就真的死透了一样。

    “你看——”廿七抬起头,目光是落在玄悯身上的,可又莫名有些空茫,越来越像个盲人。

    “我能感觉到他在这里,我能摸到他,但是我看不见他。”廿七道,“我能看见你们,能看见这岸上的人,尽管看不清楚,辨不出五官,但总是能看见的。可独独看不见十九。”

    玄悯瞥了眼闭目躺在江石上的十九,又盯着廿七深黑的眼珠看了片刻,道:“你所谓的‘看’,不是以目力在‘看’,你双目已眇,只是自己不曾发现罢了。”

    “你这话是何意?”廿七的嗓子一紧。

    薛闲偷偷从袖摆下露了头,也盯着廿七的眼珠,道:“怪不得,我说怎的淹了回水,眼睛就无光了。”

    他想了想,冲廿七道:“陆十九同你换了命,怕是连同扶乩那些也一并落到你身上了。你身体上的异变多半也与此相关,只是现在还不曾变化完全,所以得受些皮肉之苦。”

    陆廿七愣了片刻,茫然道:“你是说你是说,我的眼睛也会变得和十九一样?”

    “不是会,怕是已经变了大半了。”薛闲道,“你眼里的东西,或许已经不是它们的本身轮廓了,而是气。你眼中所见的一切,大约就是陆十九平日所见。”

    “那我看不见十九,是因为”廿七鼻翼动着,像是突然喘不上气,呼吸陡然急促起来。他皱着眉,眼圈在眨眼间泛了红,“因为什么?”

    玄悯抬手用拇指摁了一下他额上的命宫,“你这里长出了一枚红痣,你兄长也长出了一枚一模一样的,此乃换命完成的标记。若是他生魂在世间流连,迟迟不走,这枚痣不会出现。”

    换命之举实为禁术,即便换命成功,活下来的那个人也多半会变得有些古怪。只因其多少会对献命之人有所继承,或是长相越来越肖似,或是能耐脾性越来越模糊。献命之人的生魂在世间留得越久,对活下来的人影响便越深。

    换言之,为了不对陆廿七产生太多影响,陆十九连一刻都不曾多呆,他在墓室里留给廿七那句不咸不淡的话,就是真正的临别之言了。

    只是这一场离别,大约是再会无期。

    “别哭。”江世宁也找不着什么帕子,便用手指接了从他眼里无声滚落的水珠,“兴许”

    他这话还不曾说完,陆廿七已经面无血色地失去了意识。

    或许是皮肉之痛实在难忍,又或许是噩耗冲头,他这一晕便晕了许久。

    即便玄悯再冷淡,薛闲再混账,也干不出丢下一死一晕的两个半大少年人扬长而去的事情,那就太不是个东西了。于是他们便暂且在陆廿七和陆十九相依为命的那方狭小院落里住了下来。

    这院落着实是蜗舍荆扉,拢共就一间灶间和一间灰扑扑的小厅堂,厅堂里只放得下一张四仙桌,两边各有一间侧屋,也仅够搁下床和木橱,兄弟俩大约一人一间。

    说是住下,其实真正“住”着的,只有晕过去的陆廿七。玄悯他们将他安置在其中一间房里,又去街上的白事铺子里订了副棺木。陆十九睡在棺木里,暂且搁在另一间房里。

    就在玄悯在厅堂坐下,打算好生琢磨一番那石锁和铁牌时,薛闲幽幽地从袖口里探了个头出来:“别忙着坐,找间成衣店,布店也成。”

    玄悯垂目看他,等他解释缘由。

    薛闲用爪子挠了挠龙头,绷着声音用尽量威严的语气道:“没穿衣服。”

    玄悯:“”

    他似乎颇为无言,目光从这小细龙身上粗粗扫过,不咸不淡地将薛闲之前堵他的话原封不动地怼了回去:“哪本书上教的你赤身往旁人手腕上缠?”

    薛闲张嘴便咬了他一口。

    这孽障的牙尖利得很,一咬便是一道印。

    玄悯神色淡淡地撩开袖摆,露出清瘦修长的手指,略微曲起食中二指,呈在薛闲眼前。

    就见那两根指头上,前前后后起码有六道牙印,全是这孽障咬的。

    薛闲扭头不认,装聋作哑道:“别秀你这手了,不比鸡爪子美到哪里去,还硌人得很,中看不中用,盘起来半点儿不舒服。劳驾动动腿,给我搞件衣裳去。”

    江世宁一进屋便听见这孽障撒泼,颇为不忍看,扭头就缩回暗不见光的灶间角落去了。

    玄悯摇着头,起身出了门。

    这一趟本只是为了给薛闲弄件能穿的衣服,结果居然有了些意外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