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27章 底骨(四)
    十三年前自陆家塘而来,定居在江边东坊区的陆垣是个鳏夫。妻子早亡,他一人拖带着两个儿子,在江边牵了条小舟,打渔为生。他虽然长了张略带凶相的莽夫脸,却有着憨厚老实的性子,逢人便笑,凶相也温和了三分。

    街坊邻居常说,陆垣的两个儿子长得着实不像他陆家的人。

    因为陆垣是个大高个儿,人也壮硕。大约是常年拉扯渔网的缘故,手臂上肌肉高隆,显得格外有力。而他那两个儿子却不然。

    他刚来东坊时,大儿子四岁,小儿子两岁,一个赛一个纤瘦。小儿子瘦归瘦,眉眼间多少还有些陆垣的影子,显出了一些虎头虎脑的活气。大儿子却当真没有半点儿跟陆垣相像之处。

    父子三人往那一站,那个小名十九的大儿子永远最为显眼,因为白得过分,几近病态。

    这陆十九不仅长得不像陆家人,性子也不像。陆垣是个热心肠,小儿子陆廿七也是个喜欢闹腾的,皮得不行,还不服管,小小年纪便犟头犟脑,没少被陆垣收拾。独独这大儿子陆十九,整日话少得离奇,一点儿没有孩子样。

    多数时候,这陆十九确实显得懂事许多,但有时候,他会冷不丁做出些古怪的举动,加上他那副苍白羸弱的模样,颇有些鬼气森森的,自然不那么招人喜欢。

    所以街坊间偶或有逗逗陆廿七的,却少有去逗十九的。

    街坊们不知道的是,这陆十九还真不是陆垣亲生的。

    陆垣家里没什么人,长辈早已不在。发妻病死后,陆垣很是颓丧了一年,家里破败得紧,儿子廿七一整年没有足够的吃食,身上也没几两肉,瘦得可怜。于是他便干脆锁了老屋,带着儿子来了卧龙县,因为这里靠着不错的江道,鱼水鲜肥,足以谋个生计。

    进城前,他带着儿子在一间土地老庙歇脚时,碰到了窝缩在山间的十九。

    一个看起来三四岁的孩子,独自一人在山间老庙里窝着,怎么看也不正常。

    陆垣问了十九几个简单问题,便猜到了大概。

    这十九原本住在离这百里之远的葛县,家里兄弟姐妹实在太多,又碰上了旱年,他爹娘大概是养不过来了,只得丢弃几个。原本大概是想卖掉的,只是这十九长了副病怏怏的模样,看着就像是养不活的,又天生有眼疾,才四岁,看东西就很是模糊了,卖也卖不出去。

    卖不出去便只能丢了,丢近了说不准还能摸回家,便干脆丢到了百里之外。土地庙偶尔有人来往歇脚,说不准碰上个好心的,还能把人带走。

    这本是个过分乐观的想法,毕竟比起好心人,这山林间流匪豺狼更多,更可能是在被人带走前,便被山匪掳了或是被豺狼吃了。

    不过这十九是个命好的,他碰上了陆垣。

    陆垣想着养一个儿子也是养,两个也是养,廿七还能多一个玩伴,便干干脆脆地把十九带走了。

    不过后来他便发现,十九不算是个好玩伴,因为比起四处撒欢,他更喜欢安静带着。但十九是个懂事的儿子,即便两眼看不清东西,他也会每日摸索着给陆垣帮忙收拾杂鱼杂虾,或是搬着小凳站在灶边煮点汤糊。

    所以陆垣收拾过廿七,却没碰过十九一根手指头,反倒格外心疼这孩子。

    小孩子总爱追着比自己稍大一些的人玩儿,廿七也不例外。即便十九是个少言少语的性子,廿七也喜欢跟前跟后。在廿七自己眼里是帮忙,在十九眼里是纯添乱——

    比如十九烧了一盆滚开的水在墙边晾着,打算帮老爹烫一烫换下的罩衣罩鞋,去一去鱼腥味。结果廿七在灶间屁颠颠地溜来跑去,非要帮忙,然后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了开水盆里,哭得跟杀猪一样。

    再比如院里的树上结了虫壳,影响长果子,十九抱来根木扫帚,打算把虫壳捅下来,廿七依旧屁颠颠地来帮忙,结果扫着扫着便觉得那虫壳儿挺好玩,抠了一个下来放在嘴边吹起了哨子。哨音挺亮,廿七乐得直蹦,然而当晚他那嘴便肿成了肉肠,依旧哭得跟杀猪一样。

    起初十九看见他便头疼,后来眼睛越发模糊了,看也看不清了,便习惯了。

    自打眼睛模糊得近乎看不见起,十九发现自己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了,也能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他有时候会忍不住跟着声音一路出门,四处找寻一阵,实在找不到来源,再默默回来继续干活。

    他九岁那年,廿七刚满七岁。有一天晌午,他又听见了古怪的声音,便忍不住出了灶间,一路摸摸索索地朝江边走。那时候的廿七比小时候稍微收敛了一些,大约是因为兄长半瞎的缘故,终于懂事了一些,偶尔知道要照顾人了。他一见十九出门,便忙不迭跟了出来,一路叨叨着让十九回去。

    然而十九却像是中了邪一般,罔若未闻。

    就是那个晌午,十九在江中浩然的水雾里恍然看到了龙的影子,然而惊叹的下一秒,他便跌进了水里。

    廿七下意识跟着跳了下去,想要把那眼瞎的兄长拽上岸,却发现就像小时候的无数事情一样——他以为自己是去帮忙的,其实是去捣乱的,他差点儿把自己的命也赔进去。

    两人落水之处是较为偏僻的一处江岸,渔船客舟都没有踪影。若不是刚巧有对卖菜的夫妇经过,他俩怕是死在江里都无人知晓。

    卖菜的老伯不会水,但认得廿七。

    “爹赶过来时,廿七已经连挣扎都停了。”陆十九缓缓道:“那天水里不太平,一次捞两个太危险。他撑了我一把,让我勉强透了口气,而后先把廿七捞上了岸。待他再回来救我时,水里不知怎么的,突然起了风浪。我能觉察到脚下有暗涡,那暗涡似乎套住了他的脚脖子,总之浮浮沉沉呛了不少水。”

    他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又轻轻吐了出来,道:“我被推上岸时,他被暗涡拽了下去,直接拽进了江下,便再不曾冒头了。”

    “自那之后,爹没了,廿七一见水便怕,也不再整日跟着我了。”十九淡淡道。

    他像是不会哭也不会露出太过明显的情绪,说这话时,语气平静得似乎在说旁人的事情,甚至连眼眶都没泛一点儿红,却听得人莫名有些不大舒服,像是忍不住替他难过起来。

    玄悯在一旁收起了那两片镂着符文的石片,突然出声道:“陆廿七的掌纹,我略扫过一眼,在他六岁时有个断痕,又被人强行拉长了一段。”

    十九看着廿七,没抬眼,也没说话。

    过了好半天,见廿七依然毫无动静,他才又低声道:“我那时候还不太懂,以为想法子续上就行了,哪怕他长得慢一些,能活着便好了,怎么样日子都是能过得不错的,只要他们都好好活着。但是”

    但是没想到廿七被续了命,陆垣就碰上了劫。

    等价的买卖。

    他说完,终于抬眼看向了玄悯:“这墓没到头,前头还有一段边能出去了,也没什么危险,可否帮我个忙,再带着廿七走一段。”

    玄悯瞥了他一眼:“最后一个忙?”

    十九一愣,低低“嗯”了一声,又叹了口气道:“否则,我可就白跑这一趟了。”

    玄悯张了张口,还未曾接话,暗袋里的薛闲便开了口:“这池深起码十来丈,怎么翻上去继续走?”

    问完这话,也没给其他人答话的机会,他又贼贼地继续道:“要不我把水重新吐出来,让你们浮上去?多好的法子,省时省力!”

    十九:“”

    玄悯淡淡道:“不劳费心,既然已经吸进去了便老实撑着罢。”

    薛闲气倒。

    他们正说着话,一直不大出声的刘老头轻轻拍了拍十九,抬手朝某处指了指。

    玄悯他们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那处的水池池壁上,有一方一人高的黑色阴影。

    他们抬脚走了几步,凑到了近处一看,发现这居然是一扇铁质的门。

    只是不知在这里泡了多久,门锁和缝隙皆已锈死,而玄悯的符纸在这墓室里又无法派上用途,于是众人废了好一些工夫,才用碎石将锈死的门锁砸开。

    铁门打开时的摩擦声刺耳极了,以至于趴在地上晕了半天的廿七都睁开了眼。

    “醒了?”十九一转头便看到了他,“站得起来么?站得起来便别趴着了,想出去得自己走,这里也没人驮你。”

    廿七一醒,他便又恢复了冷冷淡淡的语气,半点儿想要拉近兄弟关系的意思都没有。

    “我知道。”廿七也喝过几口水,那水的滋味估摸着不会太好,烧得他嗓子有些哑。放在以往,十九这不冷不热的话一说,廿七必然是要回上两句嘴的,脸色也不会太好。然而这次他却破天荒地没堵回去,默不吭声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捶着胸咳了一会儿,咳出了嗓子里的余水。

    他脚边不远处,纸皮状的江世宁晾了一会儿,总算干了些,不至于一碰就烂了。

    玄悯走过来,将其捡起来丢进暗袋,让他跟那颗喝撑了的珠子凑堆,这才跟众人一起穿过铁门。

    铁门后是一条斜直向上的台阶,约莫是当初修建墓室的工匠留的,为了铺完石砖能从池下出去。台阶的另一头落在另一端墓道里,和先前来时的墓道似乎是对称的。

    正如十九所说的,前头似乎并无危险。长长的台阶道连个骇人的图案都没有,出乎意料的安全。

    在台阶快到头时,玄悯的符纸终于能燃起火了。

    只是火苗燃起的瞬间,有一股略微古怪的味道被火舌一燎,淡淡地弥散开来。

    暗袋里的江世宁突然出声:“等等别动!这味道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