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23章 盲卦子(六)
    “大师,怎么了?”江世宁毕竟是只野鬼,相较陆廿七而言,有先天优势,所以除了疼一点晕一点,并不曾受什么实际的伤,也最先缓过来。他满身狼狈地从地上坐起来时,就看见玄悯正举着一点火光,默不作声地盯着地上某处,一动也不动,似乎是愣住了。

    在有限的相处里,玄悯总是一副八风不动波澜不惊的模样,好似什么都吓不着他也气不着他。怔愣无言成这样,江世宁还是头一回见。

    能把玄悯震得如此无言,那得是什么糟心情况?!

    江世宁心里当即便是咯噔一下,多多少少涌出了一些不安。

    他见玄悯毫无回应,顿时更忐忑了,忙不迭站起身想要走过去看一眼,结果刚迈一步,就被绊了一下。

    “啊——你看着点!”陆廿七痛呼一声,猛地缩回脚。

    “恕罪恕罪,我没留心脚下。”江世宁连声道歉,转而看到那熊孩子捂着头蜷着手,一副半身不遂的邋遢样,便纳闷道:“你被踩的是脚,捂头做什么?”

    “”陆廿七憋了一会儿,瓮声瓮气道:“落地不知怎么回事没撑住,脸着的地,额头蹭破了。”

    江世宁对此很是服气。他被打了个岔,医家本性便又上来了:“站得起来么?还有哪里摔着了?”

    “撞到了先前被割伤的那只手,大概又流血了。”陆廿七甩了甩手,终于还是借了江世宁的力站了起来,“除此以外便没什么伤了,和尚咳,他发现什么了?怎么也不说话?”

    他小小年纪便没了父母长辈,总有些不知礼数。要不是玄悯先前小露过一些能耐,他连改口都不会改,大概就要直呼“和尚”了。

    这两位摔得不轻不重的伤员一瘸一拐地凑到玄悯身边,因为玄悯惯来冷冰冰的,他们也没敢离得太近,就这么隔着半步,狐獴似的抻着脖子往地上看。

    玄悯手里那张符纸大约也有玄机,烧了这许久愣是没烧完,依然留着一撮火光在他指尖,算不上亮堂,但足以让人看清地上的那张脸。

    江世宁:“”

    陆廿七:“”

    老实说,在颤颤巍巍的昏黄火光下,在这种瞎人骑瞎马不知前路的境况下,冷不丁看到同伴的脑袋掉在眼前,吓疯吓哭都是有可能的。更何况薛闲那张脸正面朝上,七窍流血死不瞑目的模样十分应景,其场面之惊悚骇人,简直更上一层楼。

    然而

    江世宁脑中最先翻涌出的想法竟然是无言以对。

    紧接着滚出来的想法是:这又闹的是哪一出

    最后的最后,他脑中才“嗡”地一响,手脚发凉地喃喃道:“完了,头掉了还怎么活。”

    他终于能理解刚才玄悯为何迟迟没有反应了,毕竟这种情景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那祖宗上一刻还叨叨不停没个安分呢,谁曾想他居然真能把自己的脑袋给挂断了?

    “身、身子呢?”江世宁结结巴巴问道。

    陆廿七一脸惊悚还未褪去,瞪着眼珠转看向玄悯。

    玄悯没做声,面上也没显露出更多表情,只是伸手从暗袋里摸出了那半张纸皮身体。先前活蹦乱跳的纸皮躺在他掌心,一动也不动,仿佛成了一张真正的薄纸,普通且无声无息。

    江世宁张了张口,却不知该说什么。还是陆廿七最先开了口:“他、他是人是鬼?都这样了,还能活么?”

    “应该”江世宁下意识回了一句,却发现这话没法接。他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把地上那薄薄的脑袋捡了起来,试探着叫了一声:“薛薛兄?你还清醒么?醒着便应一声。

    “”

    他屏息等了片刻,没听见任何答话。他托着薛闲脑袋的手当即便是一抖,忙不迭把脑袋送到了玄悯掌心。

    “用浆糊粘起来有用么?”陆廿七干巴巴地道。

    那能有用吗?你见过谁家掉了头是用浆糊粘活的?你倒是粘一个我看看?

    江世宁兜了满肚子的话想吐,最终还是看在陆廿七年纪不大的份上,又活活憋了回去,一脸糟心又犯愁地看着尸首分离的薛闲。

    结果就见一直垂目看着手掌的玄悯突然开了口,道:“救无可救,烧了吧。”

    江世宁和陆廿七几乎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什么?”

    玄悯神色未变,一副冷肃模样,看得江世宁当了真,当即腿脚有些发软:“大师你说真的?”

    “我不给纸人收尸。”玄悯应了一声,将另一只手里始终燃着的符纸靠近了薛闲的纸皮身体。

    就在火舌即将沾上纸皮的瞬间,一个幽幽的声音贴在玄悯耳边响起:“住手,你敢!”

    这声音显然已经不是来自于纸皮了,而是从玄悯耳边的虚空中散出的。

    神色郁郁将信将疑的江世宁闻声猛地抬头,目光直直看向玄悯,绕着他来来回回打了个轮转,愣是没敢开口,因为他根本找不到薛闲的人影。

    其实在纸皮断成两截的刹那,为了避免平白多受一次皮肉之痛,薛闲干脆将自己的真灵从纸皮上挣脱了出来。真灵没有实体,似风似气,无人能看见。碰巧合了薛闲的心思——作天作地不小心吧脑袋作掉了,着实丢脸,不太想见人。

    于是他默不吭声地攒聚在玄悯身后,好生当了一把背后灵。

    他本以为这样悄无声息地游过去,阴森森地贴着秃驴耳朵说话,能把这秃驴惊得失态。

    谁知玄悯连头都不曾偏一下,语气毫不意外地回道:“不装死了?”

    薛闲:“”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自打碰上这秃驴,薛闲觉得自己血都要呕完了。

    “你怎的知道我装死?”薛闲吓人不成反被气,憋了半天,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玄悯神色不改地一翻手掌,将原本打算烧了的纸皮放回暗袋,不咸不淡地回答道:“祸害遗千年。”

    薛闲想送他上天。

    不过

    想起一些事,薛闲又硬生生把自己的暴脾气压下去。他勉为其难地服了回软,道:“行吧,我这样气度的人也不好跟你这秃驴一般见识,随你胡说八道了。”

    玄悯闻言偏了偏头,目光在耳侧虚空中浅淡一扫,似乎觉得这孽障吃错了药,居然能忍住不回嘴老实被怼。

    薛闲低低清了清嗓子,大约觉得这事儿说出口颇需要费些脸皮。他扫了眼闻声看过来的江世宁和陆廿七,决心把声音压得更低了些。

    真灵没有实体,也就无所谓大小胖瘦,就像一股风。他将自己又缩攒了一番,干脆地游到了玄悯耳廓边,用低得旁人都听不见的气声道:“秃驴,打个商量。”

    玄悯没张口说话,但是也不曾有所动弹,显然在等着他的下文。

    “借你身体用用。”薛闲道。

    玄悯:“”

    薛闲兀自咂摸了一番,觉得这说法听着有些不像话,又默默换了一句:“不是,没打算夺你的舍。我是说,找个地方让我呆着,最好能贴着你的腰。”

    玄悯:“”

    薛闲:“”人话怎的这么难说!

    他之所以如此纠结,只是因为真灵不能长时间毫无依附地飘着,必须得找些实物做凭依,否则飘着飘着就该散了。真灵游荡的时间越长,对元气损伤越大。他可不想好不容易养回来的身体,转头又全瘫了。

    那纸皮小人断了,他便一时没法再寄居其上了。

    至于为何说要贴着腰

    自打金珠进了玄悯的暗袋,他便愈发觉得玄悯体质着实有些特殊。于是他不由自主想起了先前两回所听见的“撞钟声”,两回都自玄悯腰间骨根处传来,两回都震得他头晕眼花一脑袋空茫。

    金珠所起的变化,定然同这个脱不了干系。

    他甚至抱着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若是金珠这么贴着玄悯的腰,他也这样贴着,双管齐下,会不会要不了多久,他就能重新回到自己的原身里去了?

    真龙筋骨虽然被抽,但是想长出新的,好好养还是有指望的。

    他想早日回到原身,重新养出龙筋骨来,免得向现今这样行动不便,想要什么还得如此讨价还价字字斟酌。

    “罢了,我是说随便找个什么东西让我呆着,也不用绕着腰了,我就进你那暗袋吧。”玄悯一句话没说,薛闲已经接二连三自己改了要求,主动丧权辱国连退几步。

    玄悯瞥了那片虚空一眼:“先前如丧考妣,现今又主动想进去了?”

    薛闲咬着舌尖心不甘情不愿地哼哼:“是啊是啊,你就说行不行吧。”

    玄悯淡淡问道:“为何?”

    薛闲机械道:“你骨骼清奇。”

    玄悯摇了摇头,似是对这孽障无话可说。他略一思忖,从暗袋里摸出了薛闲那枚金珠。

    就见他食指一绕,便多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切口,殷红的血珠从那切口中渗了出来。他便以这血珠为墨,抬手在金珠上画了一道符咒。薛闲认得那符咒的画法,因为先前他寄居纸皮时,在那张薄纸背面画过一模一样的。

    他最后一笔收完,金珠微微亮了一下,又转瞬暗了下去。

    玄悯抬手在薛闲飘着的地方一抓,又照着金珠一拍,薛闲便被拍进了金珠里。

    他并非真正意义上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而是将金珠作为一个普通的可以依附的物件,暂且呆在其中而已。

    可即便是这样,他也乐意之至。

    不得不说,这秃驴不刻意气他时,还是勉强算得上顺眼的,仅仅这一个举动便精准地踩在了薛闲的点上,正中红心。

    将薛金珠放回暗袋时,玄悯垂目淡淡地训问了一句:“还爬么?”

    薛闲心说老子现今光溜溜圆滚滚连个手脚都没有,爬个屁!然而他刚承了玄悯一份人情,这么快就蹬鼻子上脸着实有些不太好,于是他难得老实地答道:“不爬了。”

    “还翻天入海么?”

    “”薛闲愤愤动了动嘴春,最终还是憋屈道,“不闹了。”

    玄悯见他终于真的老实了,这才让金珠落进袋底。

    至此,这孽障总算安分下来。

    一是他刚答应了玄悯老实点,总不能翻脸就不认人,多少得装装样子。二是玄悯确实给他挑了个好地方,寄居在这圆溜溜的金珠里,他就是想蹦跶也蹦跶不起来,除了随着玄悯的动作在暗袋里滚两遭,他也翻不出更多花样了。

    江世宁没听到薛闲讨价还价的那些话,但把玄悯一系列动收进眼里后,多少也知道了个大概。他指了指玄悯的暗袋,问道:“他本身受伤没?”

    玄悯摇了摇头。

    书呆子这才放心下来。

    把薛闲这倒霉珠子处理完,玄悯这才顾得上观察他们身处的地方。

    他拈着指尖一捧火,在四周大约摸照了一圈——这是一间不是何人修造的地下石室,地面略微朝一侧倾斜。

    玄悯朝倾斜的方向一晃纸火。

    江世宁和陆廿七近乎同时被那处的两团巨大阴影吓得一个哆嗦。

    “什么东西?!”江世宁抽着凉气,后退了两步。

    “镇墓兽。”玄悯道。

    就见这倾斜的地面约莫只有三四丈长,尽头正对着一扇半开的石门,石门两面各站着一只硕大的石雕猛兽,猛兽高约一丈多,圆目高额,不怒自威。它们均微垂着双目,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模样静静地审视着来者。

    如此模样如此规格的猛兽,惯常只有在一些王公大墓里才能看见。

    “镇墓?!”玄悯既然解释了,江世宁便不疑有他,登时后脖颈凉气直冒,他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问道:“这坟头岛难不成还真如其名,是个大坟头?”

    陆廿七听得脸都绿了:“可是从不曾听过这种说法啊?都说叫坟头岛是因为形状像坟包。若是个真坟头,那些药郎们哪儿还敢来?”

    玄悯抬手照了照那镇墓兽的脸和脚,淡淡道:“新雕的。”

    江世宁:“多新?”

    玄悯道:“三五年之内。”

    三五年之内雕的,便意味着这地下石墓也是三五年之内才修的?那就奇怪了,修给谁的?

    玄悯反手用火光扫了扫他们摔下来的那处,又照了照上头那个看不出多深的隧洞,摇了摇头。

    反正来时的路已然没法走了,也就只能顺着走下去另找出口了。

    玄悯火光一扫,便抬脚迈了步。

    江世宁和陆廿七都有些瑟缩和畏惧,然而又不敢离玄悯太远,于是迟疑了片刻后,又一溜烟地赶了几步,紧紧跟在了玄悯身后。

    “不怕不怕,我自己就是野鬼。”江世宁慢吞吞地念了两遍,似乎真的好了一些。

    玄悯从两头镇墓巨兽中间穿过,一把推开那扇本就半掩着的石门。

    木门即便年久失修,打开时顶多也只会发出“吱呀”一声响。可这石门却不同,推开的过程中,实质的门底和同样石质的地面摩擦,发出了霍霍响动。那声音显得格外空旷寂静,在不知多大多深的地墓里叠出了好几重回音,听得人汗毛直立。

    陆廿七当即夹了夹腿,觉得有些想尿。然而他是个死倔又不认弱的性子,非但没有往后退,还硬着头皮又往前走了两步。

    在这种鬼地方,你总是无法知晓是走在头一个更安全些,还是落在最后更安全些。

    就在玄悯要将石门完全推到底时,那门突然磕在了什么东西上,发出了一声闷响,便再也推不动了,似乎是被抵卡住了。

    “门后有东西!”陆廿七有些悚然地说道,声音里透出一些努力克制过的哆嗦。

    玄悯并没有先忙着去看门后的东西,而是用火光一扫前头的大致景象——

    “娘诶——”陆廿七终于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其实就火光所扫之处来看,这间应该依旧是条过渡的墓道,跟刚才那间石室并无区别,只是更为狭长一些。真正吓得陆廿七大惊失色的,是这墓道两边的墙壁,就见墙壁上画着比镇墓兽还骇人的猛兽图腾,不过那笔触的色调既不是墨色也不是彩色,而是红色。

    “这、这、这是用血画的么?”说到底陆廿七年纪还是小了些,最先破功慌了神。

    这么大的两幅图腾,那得用多少血?!

    江世宁是个软性子,也跟着哆嗦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应该不是,你闻,若真是血画的,这墓室就该满是铁锈腥味了。”

    “也对。”陆廿七很快冷静下来,深嗅了两下,“没有血味。”

    一旦冷静下来,能发现的细节便多了许多。

    比如这图腾的颜色还是过红了一些,若真是血干在墙上,早该变成褐红色了。

    “朱砂。”玄悯抬眸扫了眼两边的墙面。

    在墓里用血用兽都好说,用朱砂便有些耐人寻味了——因为朱砂带有辟邪镇鬼的作用,用朱砂来画这镇墓图腾,并非是祝这墓里的人安睡百年或是早日往生,而是镇得他永世不得超生。

    这可谓是极其刻毒的做法了。

    江世宁虽然没见过什么大墓,也是生平头一回来人家坟包里转悠,对墓里的规矩不甚了解,但对于朱砂,他还是了解颇深的。他在医堂时,从小耳濡目染,许多药材不用刻意背,便记得用途。但他还是喜欢无事时翻来覆去地翻查那些药材相关的书册,自然也包括朱砂。

    “用朱砂画兽”江世宁嘀咕道,“谁这么恨墓里的人,多大怨仇才能做出这种事。”

    玄悯却摆了摆手,道:“兴许是墓里邪物作祟。”

    若是墓里葬着的那位总也不安分,那修墓之人无可奈何之下,也是会在墓里加朱砂的,以护安宁。

    一切不好妄言,江世宁和陆廿七便不再横加猜测。

    他们见玄悯已经不再理会墙壁,而是兀自转到了石门后面,便忙不迭跟了过去。

    这一看,陆廿七的脸色就变了。

    就见这石门后头确实有东西抵着,以至于门开不到底。不过抵着门的不是什么稀奇物什,而是人。

    两个人,一老一少。

    年迈的那个蜷缩在地,一手捂着自己的肩,身上袄子满是泥灰,擦破了好几处,手背上青紫一片,也不知是不是掉下来是摔撞在哪儿了。

    而年少的那个,则倚靠着墙瘫坐着,双目紧闭,嘴唇惨白,他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怕是比江世宁还不如,瘦得过分,显得颧骨格外明显。他手上还捏着枯木枝,约莫有三根,被红绳缠绕在一起,分枝交错。

    若是薛闲此时能探出袋口就会发现,这红绳扎着的木枝他认的,这瘫坐的少年他也认的——

    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要找的陆十九。

    “十九?!”陆廿七愣了一下,便扑了过去。他最初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不该碰陆十九。直到他确认陆十九露出来的部分没有明显的骇人伤痕后,他才忍不住摇起了十九的肩膀。

    “十九?陆十九?!醒醒!”廿七边摇边喊着,见十九没动静,又推了推地上的老人:“刘老头,刘老头你醒醒!”

    江世宁抬步要过去:“我看看。”

    不过就在他打算弯腰查看时,面无血色的陆十九终于承受不了廿七的摇动,挣扎着睁开了眼。

    同样转醒的还有蜷在地上的刘老头,老人像是梦见脚下踩了空似的,两脚一抽,才猛地睁开眼。他睁着有些浑浊的老眸呆了一会儿,这才缓缓撑着地爬起来。

    江世宁赶忙弯腰搭了把手,将他扶直了。

    刘老头和陆十九两人面面相觑地看了一会儿,又有些茫然地看着来人,似乎晕久了有些反应不过来。

    江世宁和玄悯看着陆十九的举动,发现他确实如同陆廿七所说,颇有些稀奇,单看他这一系列行为,根本觉察不出他是个盲眼的。

    陆廿七猛地拍了十九肩头一把道:“傻了你?你不是能看气么?这就认不出我了?”

    他这一拍,陆十九似乎终于被拍回了魂。他用沙哑的声音喃喃了一句:“廿七?”而后便目不转睛地盯着陆廿七看了一会儿。他的眼睛不论怎么看,都着实不像是有疾的,盯着陆廿七时,甚至能看到里头攒聚的光亮,跟寻常人的眸子别无二样,只是更为深黑一些。

    不过片刻之后,江世宁发现他终于还是露出了一些盲眼人的习惯——

    那陆十九认人似乎格外慢,眸子微动,上上下下看了廿七好一会儿似乎还有些不大确定,又伸出手在廿七的额头上按压着摸了一会儿。

    “嘶——”陆廿七抽了口凉气,咬着牙道:“你怎么又摸这边,我刚摔了一脑门伤,那痣都摸不到了。”

    玄悯闻言抬眸扫量了一眼。

    就见那陆廿七上庭命宫中的几枚散痣果然被摔花了,破了两处圆皮,结了点血疤,确实和原本相差不少。

    陆十九闻言,又拽起了廿七的手,凑到鼻尖前,似乎打算莫看一番他的掌心。

    廿七二话不说把手抽了回来,皱着眉道:“手也别摸了,刚才在船上被划了条口子,刚有些好转,摔下来时又磕了一下,重新裂开了。你没轻没重地按一会儿,我这手非废了不可。”

    陆十九默默收回了手,点了点头,似乎这才确认来者确实是自己的弟弟,他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陆廿七。”

    这回终于不是疑问的语气了。

    在自家院子里,陆廿七还急得掉了几滴眼泪,这会儿真找到陆十九了,他又恢复了那不耐烦的模样,似乎来找人并非他心甘情愿似的。看得江世宁在一旁颇为无语。

    不过他很快发现,陆十九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摸完了人,又被陆廿七扶着站起来后,第一件事居然是把陆廿七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撸下去了,一副不喜欢被人扶着的模样,同样没有热情到哪儿去,甚至有些说不出的冷淡。

    这都什么臭毛病?

    江世宁有些糟心地看着这兄弟俩,总算理解了薛闲所说的“不太亲”是什么意思了。

    可他自认自己并不瞎,真心假心还是勉强能分辨出来的。不论是陆廿七在家流露出的担心,还是陆十九刚才辨认来人时脸上闪过的松一口气的神色,都不似作伪,怎的一站起来就非要做出这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呢?

    陆十九站起来后问了句刘老头的情况,便自顾自摆弄起他那几根木枝,不再搭理人了。

    玄悯上下扫量了他一眼,又扫了眼刘老头,眉心崴微蹙了一下。

    “大师,你和薛兄不是要找这位十九小兄弟么?”江世宁看见他皱眉,也不知出了什么问题,忍不住出声提醒了一句。

    玄悯点了点头,从暗袋里摸出了金珠。

    薛闲正在玄悯的口袋里滚得有些犯晕呢,先前他还是纸皮时,就觉得金珠在玄悯的影响下有了细微的变化。这会儿直接身处金珠之中,他才发现,这变化可一点儿也不细微!

    最初,他觉得自己是泡进了一汪热池之中,这热池下头还有一个泉眼,泉眼里汩汩地冒着热气,蒸得他周身舒坦。

    然而随着这池水温度越升越高,越来越热,到现在几乎热得有些烫皮肉了,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这泡的哪是热池啊,这他娘的是打算煮一锅龙肉汤吧?!

    可惜,后悔已晚矣,想出也出不去了。因为他发现这汤还有了些黏性,泡得他手脚发软,抬都抬不起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顾不上暗袋之外的事了,所以玄悯他们做了什么事,碰见了什么人,他都有些混混沌沌弄不清楚,更谈不上插嘴插话了。

    在他被煮得快要化了的时候,玄悯的手拯救了他。

    这秃驴也是个稀奇玩意儿,明明手指的温度与常人无异,甚至微微有些偏凉,怎的暗袋里靠着腰腹的地方就能把金珠烤成这样?

    薛闲被他握在手里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总算凉快些了。

    真灵的温度降了些,他的脑袋便也没那样昏沉了。

    他在玄悯掌心来回滚了两圈,将自己周身上下的温度都降了一些,这才老老实实停下来,透过金珠油黄透亮的薄皮看向外头。

    “陆十九?”薛闲诧异道:“这就找着了?”

    玄悯“嗯”了一声。

    薛闲顶着一脑门热腾腾的浆糊,反应有些迟缓。片刻之后,他才懒懒地应道:“哦,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刚巧你也带了木枝,帮我找个人。”

    说完,他懒懒地滚了一圈,冲玄悯道:“秃驴,给钱。”

    玄悯:“”

    薛闲见他另一只手摸了几粒碎银出来,眯着眼懒洋洋地叫道:“回头还你金的。”

    陆十九朝他们这里“看”了一眼,冲陆廿七道:“收了吧,别多拿。”

    他年纪不大,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却也有一身怪习惯。他要养家,所以找他卜算自然是要收钱的,只是这钱数却并不固定,只定了个数。金银铜全看你愿意,你若只想给铜板,那便是三枚铜板,你若想给银子,那也是三粒银子,你若吃错了药想给金子,依然是三粒。

    薛闲就是吃错了药的那种,回回找他卜算给的都是三粒小金珠。

    陆廿七老老实实从玄悯手中拿了三粒碎银,想把他塞进陆十九的兜里,却被陆十九挡住了:“我袄子蹭破了,你先拿着,别贪了。”

    “谁贪了?!”陆廿七皱着眉道。

    陆十九也不理他,只看向玄悯的方向,问道:“要卜算的是何物?”

    玄悯将手里的金珠递了过去。

    薛闲道:“就是这枚金珠,劳驾帮我算一算,这金珠先前经手之人,现今都在何处。”

    陆十九也没把金珠拿进自己手里,只就地蹲坐下来,摸着手里红绳绑着的木枝,一边盯着金珠,一边扶着木枝在地上缓缓移动着。

    江世宁在一旁看了一会才发现,并非陆十九握着木枝在地上写画,而是那木枝自己在写画,陆十九的手指只是堪堪触着它而已。他盯着那木枝看了好一会儿,就见地上被划出了几道横斜交错的线,以及一些零星的圈点。

    直到木枝“啪嗒”一声,侧倒在地,陆十九才皱了皱眉,将其捡了起来。

    他用手指摸着地上的那些痕迹,双眼半闭,嘴唇一直无声开阖着,也不知在自言自语地估算着什么。

    片刻之后,他抬头看向玄悯手里的金珠,冲薛闲的方向道:“有些奇怪,只算得出其中四人的踪迹,还有一人不知为何算不出,活像不存在似的。”

    薛闲沉吟片刻,道:“一共五人?行吧,那先告诉我算出来的四人。”

    “嗯。”陆十九点了点头,道:“其一是渔人,其二便是我算不出的那人,其三是一名术士,其四你们应当见过,是官衙里的人,姓刘。其五便是这位大师。”

    薛闲:“”得,不算我也知道有这四个。

    “那么现今的踪迹呢?”薛闲又问。

    陆十九一边摸着地上的痕迹一边缓缓道:“渔人现如今在一江之隔的安庆府,你们会见到的,术士在蜀中盘龙山一线天上的小龙洞清修,刘师爷”

    他手指摩挲过地面,微微皱了眉又松开,依旧是一副寡淡模样:“刘师爷昨日夜里碰上走水,活不过今日了。大师不用我说了。”

    一一交代完,陆十九收回了手,看着薛闲。

    “刘师爷活不过今日了?”江世宁有些愕然。

    当初在刘家宅院,他听到刘老太太说债必有所偿时,并没有想过刘师爷会真的偿尽怨债,更没想过会偿得这样快。

    陆十九闻言又抬手在地面摸索一番,道:“嗯,确实活不过今日了,现今正躺在一间偏屋里。”

    江家一家死于走水,死后江氏夫妇又被炼进了石墨里,必然也是经历了油泼火烧之苦。傻子刘冲整日住在阴气罩顶的偏屋里,被他吸了数年的气运,差点儿也把命搭进去。

    如今刘师爷时日真的走到了头,死于火烧,在偏屋阖眼果真,债必有所偿。

    陆十九看向薛闲,道:“还有需要问的么?”

    薛闲摇了摇头,整颗金珠也跟着滚了滚:“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

    陆十九又看向其他人:“你们呢?”

    玄悯闻言,收拢手指将薛闲重新放回暗袋。金珠从玄悯有些温凉的手指上滑下来时,薛闲暗道:要能伸手就好了,怎么说也得多扒住一会儿。

    可惜珠子溜圆,一点儿没有停滞地滚进了袋底,薛闲这锅龙肉汤又汩汩地煮了起来。

    撒开了金珠,玄悯从怀中摸出了一张折叠过的薄纸。

    这正是先前他在归云居上房里展开来的那张,纸上记了许多东西,有些是字有些甚至还有大致的图,有的笔走龙蛇十分潦草,像是随手记下的,有些则仔仔细细地写了数列。

    他将薄纸递给陆十九时,并没有将纸展开,而是维持着折叠的状态,隐约能从松散的一角看到起首写着两字:寻人。

    玄悯沉声道:“我想知道这纸是谁留的,有劳。”

    陆廿七依然规规矩矩地收了玄悯三粒碎银。十九看着那张薄纸,一手扶着木枝在地上涂画。

    刚落进暗袋里的薛闲对玄悯也十分好奇,趁着脑子还没有重新被煮晕,他也在竖着耳朵听着暗袋外头的动静。

    片刻之后,就在薛闲又要混混沌沌满脑浆糊时,他听见陆十九的声音模模糊糊传来:“你自己。”

    薛闲:“”

    自己留的纸却拿来问卦子是谁的,这就有点病了。他倏然想到江世宁先前说的,玄悯身上的药味同调治失魂症人的药有些肖似。

    难不成这秃驴真是个失忆的?!那他娘的也装得太像正常人了吧?

    不止是薛闲,站在一旁的江世宁,甚至包括陆廿七都忍不住一脸古怪地看向玄悯。

    不过江世宁转而便觉得这样的神色颇有些无礼,连忙收回了目光,眼观鼻闭观口口观心了去了。

    玄悯看也没看他们,似乎对这些目光恍然无所觉,他面不改色,依旧一脸平静地问陆十九:“确信从不曾经过他人之手?”

    陆十九摸着地面重新确认了一番,继而点头道:“不曾。”

    玄悯点了点头:“多谢。”

    该算的已然算完了,陆廿七便开口道:“你这半个来月没归家,就是因为掉进这鬼地方了么?”

    陆十九似乎没听到这话似的,指着身后的门道:“来时的路出不去,要从里头走。”

    廿七皱着眉瞪他,气得撒开手兀自走到一旁去了。

    陆十九也不管他,径自沿着墓道,朝通往更深处的墓门走去。刘老头也默不作声地跟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几步,又回头看向玄悯他们,道:“我们大致摸过一遍路,还差一点能走到头,这次应该可以。”

    说完便偏了偏头,示意他们跟上。

    玄悯静静看了他们片刻,也没多说什么,抬脚便跟了过去,迈步时他略微偏头冲江世宁和陆廿七道:“走在我后头。”

    两人应了,跟尾巴似的缀在玄悯身后,一方面有些害怕,一方面又不敢离玄悯太近,怕踩到他云雪一样的僧袍。

    江世宁见廿七还是一副讨债脸,便低声冲他道:“你那兄长应当是累极了,约莫是没少试着探路出去,你看他袄袍半干不干的,估计被水泡过,虽然略干了一些,但肯定还是重的,留着力气走路呢,说自然能不说就不说。”

    陆廿七看着地上的水迹,哼了一声算是应答,勉强把脸色收了收。

    陆十九在石门前停住步子,抬手覆在石门上。他盯着墓门,轻轻眨了眨眼,道:“会有些危险,记得跟着我。”

    在他眨眼的瞬间,陆廿七也忍不住眨了眨眼,眨完又晃着脑袋用手用力揉了两下。

    “怎么?”玄悯余光暼到,问了一句。

    “眼睛忽然有些发糊。”廿七又用力眨了眨,咕哝道:“好像又好些了,不管了,先出去要紧。”

    玄悯目光从他额前的那些伤痕上扫过,又落在陆十九身上。

    江世宁跟着他的视线来回看了一遭,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就在那答案呼之欲出之时,陆十九一把推开了石墓门。

    空洞森然的开门声缓缓响起,玄悯手指间那道符纸烧出的火猛地一跳,突然毫无征兆地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