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18章 盲卦子(一)
    这一场雪下下停停,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这对于薛闲和江世宁来说,倒是有利有弊。

    利的是江世宁作为跑腿赶路的主力军,是个怕阳气的野鬼,雪天里整日黑云罩顶,阳气不足,阴气大盛,倒是给他行了方便,不至于天刚蒙蒙亮就歇菜。

    弊的是……

    “抬手帮我挡个脸!快!我脑袋要被风吹掉了!”薛闲气势十足地冲江世宁喊道。

    这么大的妖风,他自然不可能还坐在江世宁肩膀上。无奈之下,江世宁只能把他夹在自己的前襟里,只露出个脑袋,以便让这不安分的货指点江山。然而这妖风根本不按着常理来,无法无章,东西南北一顿呼啸,吹得人十分恼火。

    江世宁绿着脸抬起手,一边给他护着纸皮脑袋,一边在妖风中艰难前行,“你大可把你那金贵的脑袋一起缩进衣服里。”

    薛闲斩钉截铁地拒绝:“不,我怕一转神你便走岔了路。”

    江世宁:“……”这路盲哪来的脸?

    薛闲冷笑:“等你进城了,你会哭着问我怎么走的。”

    江世宁:“……”

    他们要去的是距离宁阳县两城之远的卧龙县,那是临江的县城之一,有着一处古老的渡口。

    那处渡口不算大,每日往来客舟也不算多,也不是唯一一个可以去往安庆府的。之所以要从那里过江,只是因为薛闲要去那里寻一个人。

    “渡口东边坊内有一户人家,应该是兄弟俩,不过看上去不大亲,我去过两回,两回都见他们吵吵嚷嚷的。大一些的那个会些本事,我得让他帮我看看这金珠,他说不定能找到把金珠卖给刘师爷的人在何处。”薛闲这么跟江世宁说道。

    既然他都去过两回,那说明还真是个靠谱的高人,江世宁自然无异议,乖乖朝卧龙县赶。

    为了免去进城出城的麻烦,他们特地绕开了中间隔着的两座县城,一路走的都是山道。这二位一个是龙,一个是鬼,又走惯了夜路,按理说应当无甚可怕的。

    然而传言这一带山林里有些流窜的山匪,不成气候,但对往来的车马多少也是个困扰。因为薛闲抱着颗金珠,江世宁一路都提着心吊着胆,生怕碰上一两群,上来就把他俩活撕了。

    当他在几处歇脚的废庙墙柱上,看到了刀斧劈砍过的打斗痕迹,又在门边墙角看到了干涸的暗红血迹后,这种担忧更是达到了顶峰。

    可不知是路线不同,亦或是别的什么缘故,他们一路上连一个活的山匪都没碰见,偶尔碰上经过的车马,还能化回纸皮搭个顺路车。

    总之,风平浪静得简直有些奇怪了。

    直到第四天,他们毫发无损地走到了目的地城门外时,江世宁依旧有些不敢相信:“是咱们运气太好了么?”

    “旁人都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倒好,整天惦记着贼,也是独一份了。”薛闲抬头望了眼城门。

    “卧龙县——”江世宁念着那三个大字,道:“都说但凡带‘龙’字的地名,都是曾经有真龙现身的地方。这卧龙县,听着像是真龙在这里睡过。”

    薛闲一脸嫌弃:“这巴掌大点儿的县城,连踏脚都不够,你才睡过!”

    江世宁一脸茫然地看他:“我也没说你啊?”

    他们来的刚巧,碰上了五更天,报早的钟声从城中响起,一波又一波,自里传向了外。第五波钟声的余音歇止后,城门被缓缓打开了。

    守城开门时,江世宁朝角落里避了避,打算趁着夜色未消,变回纸皮从门边溜进去,免得在检查时碰上些说不清的麻烦。可他刚退了一步,脚后跟便感觉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

    “怎么?”薛闲问道。

    江世宁蹲下·身,拨开脚印处的积雪,摸出了一枚略微有些变形的铁片。

    借着城墙上灯笼的光,薛闲眯眼辨认了一番,就见那枚铁片约莫有拇指大小,一面刻着粗糙的狼头,一面刻着名字,只是名字被人用刀狠狠划过,看不大请原貌。

    “又是一枚。”江世宁嘀咕着,从怀里摸出一枚类似的铁片。

    这是他先前在一间歇脚的废庙佛像下捡的,上面还沾着一滴暗色的血迹,写着名字的那面同样被划得一塌糊涂,完全辨不出字来。

    薛闲道:“先收着。”

    江世宁把两枚铁片都放回去,也不再耽搁,趁着守城不注意,匆匆沿着门缝进了城。

    一进城门,他就傻了眼。

    这卧龙县的模样和宁阳县相差甚远,一眼几乎看不到一条笔直的街道,俱是七弯八绕地相交相错,乍一看,像个乱糟糟的迷宫。

    江世宁憋了半晌,终于朝薛闲低了头:“这路……怎么走?”

    薛闲得意洋洋地抱着金珠,摇头晃脑道:“前一个街口,从东边有张氏酥饼铺的斜道插过去。”

    “看见那家卖芝麻甜糕的摊子没?在那个拐角往西转。”

    “哪条岔道有鲜汤馄饨味?对,就走那条岔道。”

    ……

    几条街巷一蹿,江世宁活生生被他指挥饿了。生为一只野鬼,真是鬼才知道他多久没有饥饿感了。

    “你这路盲,记路全靠吃食么?”他一脸生无可恋,半点儿平仄都没有地开口问道。

    薛闲搂着金珠一点头:“对。你多走路少说话,天都要亮了。再走过一家卤肉店和一家百顺食肆就到了!”

    江世宁默默翻了个白眼。

    这祖宗记路的方式虽有些烦人,但挑的都是近路。果然,在走过百顺食肆后,江世宁遥遥看到了远处隐在雪雾里的渡口,旗子在风中猎猎作响,岸边似乎还泊着几只客舟。

    江世宁揣着手,以此掩住前襟探头探脑的纸皮人,缩着脖子顶着风朝渡口东边的坊区走。

    “祖宗你能坐稳了别动么?风刮跑了我可不去捡你。”江世宁没好气地絮叨。

    薛闲又拧头朝旁边的街道看了好几眼,啧了一声:“我怎么总觉得后头有人。”

    江世宁下意识站住脚步,干脆转着圈环视了一周,“没看见什么行踪古怪的人啊。是不是这雪花片总从眼侧飘过去,看错了?”

    “或许吧。”薛闲咕囔着,缩回脖子,勉强安分了一些。

    他心道:若是真有人跟着,这地上的积雪踩起来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没道理听不到。兴许真是想多了……

    在薛闲的指引下,江世宁很快来到了坊内一处偏僻的门宅前。说是门宅,简直是抬举了它。从墙外看,这院子便小得活像个鸡笼,门是单扇,老旧斑驳,因为潮湿的缘故,门角甚至都长了霉点,也无人管顾。

    可见这住户不是个会过日子的。

    “敲门吧。”薛闲道。

    江世宁矜持惯了,敲起门来也十分文雅,“笃笃笃”三声,又轻又缓,听得薛闲一阵牙疼,“你这蚊子哼哼的门声,那对兄弟能听见就见鬼了,他们里头有一个耳朵受过伤,你放心大胆地敲。”

    闻言,江世宁无奈地加重了力道,一边念着“恕罪恕罪”,一边连声敲了数下。

    过了好一会儿,院子里终于传来了一点“嘎吱嘎吱”的脚步声。

    也不知是不是积雪地不好走的缘故,听起来莫名有些……蹒跚?

    “那对兄弟年纪多大了?”江世宁忍不住问道。

    “哦。”薛闲答,“小的约莫八·九岁,大的十六七了吧。”

    江世宁一愣:“什么?你找个孩子寻物问卦?”

    就在他愣神的瞬间,那单扇的老木门被人从里头猛地拉开。

    “贼人!滚!!”

    一道带着稚气的吼声从门里传来。

    接着便是哗啦一声响。一大盆不知什么来历的水迎面便泼了过来,将反应不及的江世宁从头到尾浇了个透!

    江世宁原身毕竟是张纸皮,被泼得满头满脸都是水后,当即一个激灵,周身一软,无力地栽倒在地。他怀里的薛闲同样没能幸免,湿哒哒地摔了出去,吧唧一声黏在了湿漉漉的地上,怀里的金珠“咕噜噜”滚了出来,刚巧滚到了门边。

    门里的人“咣当”一声丢开手里的木盆,犹豫了片刻,而后猛地一伸手,将门边那颗金珠攥进了手里,便惶急慌忙要起身关门。

    就在薛闲黏在地上,憋足了火气打算开骂时,一只温热的手从天而降,将他从地上揭了下来。

    那只手还带着一股熟悉的清苦药味,闻得薛闲当即打了个喷嚏。他湿哒哒地垂着脑袋,想直又直不起来,忍不住炸道:“秃驴!我是挖了你家祖坟还是刨了你的墓,你做什么非盯着我一个人抓?!追了八百里地你他娘的累不累?嗯?!”

    一道冷冷淡淡的声音在薛闲脑袋顶响起:“有劳惦记,不累。”

    “……”薛闲血都要吐出来了,当即就想把他头朝下种进江里去!

    站在这鸡笼小院门前的不是别人,正是玄悯。

    就见他拎着湿哒哒的薛闲,又捡起了被泼得变回原型的江世宁,将这二人夹在两指之间,而后毫不客气地一把推开了那扇木门。

    他大步流星地跨进院里,一把捉住匆忙逃窜的“小贼”,垂着目光平静道:“非己勿贪,把金珠还来。”